(  )

    隐卫自己也受伤了,面对那么多人,能熬到现在,已经算是不错了。

    看到自己这样去,小命不保不说,还会连累了大公子,所以隐卫要紧牙根,拼着最后的一丝力气,带着实儿跃而起,借着高超的轻功,把那些杀手甩掉了一些路,带依旧很是幸苦。

    受伤加上疲惫,他已经毫无办法了。

    “把我放,你先离开,”看到后面越来越近的人,实儿冷静的说道。

    “不行,属会誓死保护大公子的,”隐卫 一听到他这样的话,急了,恨不得立刻表明自己的忠心。

    “我知道你的心意,只是这样去,我们两个人都要死,”越是面对这样的情况,实儿越是冷静,八岁的他,像极了北辰傲。“你放我来,我会找地方隐藏,你先引开他们再回来找我……这样,我们两个都能脱险,”

    没有自己当累赘,他会轻松一些,那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受伤也一样。

    隐卫的脚步加快,也知道大公子说的是对的。

    隐卫感觉到自己根本无法摆脱那些追逐自己的人,就故意饶了半圈,依旧往大路上去……。

    “该死的,他手里没有那个孩子,”那些人不停的追逐着,发现快要追上人家的时候,人家又拐弯跑了,力气好像比刚才更好了,就显得有些疑惑。仔细查看之后,才发现那隐卫的手里,根本没有孩子。

    “他把孩子放在那里了?”那些在发现目标丢了之后,就停了脚步。

    “一定是在来的路上,”

    “走,回去!”黑衣人掉头,让隐卫急了。

    现在,从被追杀开始变成了追杀那些杀手——隐卫的主要目的就是让他们离开这里,好让大公子平安。如今,那些人寻着来的路上找寻,一定会找到大公子的,到时候就麻烦了,所以他挥剑冲向了放弃追杀他的那些杀手。

    隐卫难缠,那些人又要誓死完成任务,所以留几个人缠着隐卫,其余的人都往回走,寻找被隐卫藏起来的人。

    当燕莲得到消息的时候,都快哭了。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些人会冲着孩子跟应家人去——这些人是非要把她逼疯了,才罢手啊!

    一个城西,到底潜藏着多少的利益,能让那么多人冲着她去。

    孪生子被安然无恙的送到了北辰府,那一路真的如于秋云预料的那样,一路无恙,连个阻挡的人都没有。而战王府跟城西的那一路,有因为去勘察,真的是埋伏重重,让他们都心惊的后怕。

    北辰老夫人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两个孙儿,至于实儿,也就见过一次,所以看到刚刚跌跌撞撞会站起来的孪生子,心里对应燕莲的不满也消失了。

    三个孙儿,都是嫡孙,谁还敢谁北辰府认定不兴旺呢?

    北辰老夫人抱着一个,杭青青抱着一个,以至于她家的宝儿歪着头,站在一边一直看着略微有些熟悉的两个弟弟,想着为什么娘都不愿意抱她了。

    自从上次燕莲说了杭青青之后,她就不敢在抱着宝儿,就算是摔了,也不敢这么捧着了。

    这样一来,反倒让宝儿学会了走路,现在走的稳稳当当的,看的她都觉得惊奇。

    向岚心看到两个如画里走出来的孩子,心里是格外羡慕的。想着若不是应燕莲抢走了自己的好运,那两个孩子就是她的,眼里闪过浓烈的恨意。

    “这应燕莲也是的,这是战王的孩子呢,怎么能放在乡这么个地方呢?还招来危险,好在如今是平安无事,要真出了什么事,看她怎么跟表哥,跟北辰府交待?”向岚心有心挑拨着,眼里是羡慕嫉妒恨,纠缠成一团了。

    杭青青抱着不悔,心里暗暗焦急,北辰卿没有回来,要老夫人再有什么离奇的想法,她是真的应付不过来。

    “就是呢,姑姑,看那孩子跟你多好,一直冲你笑呢,”向婉心自然明白向岚心的意思,就顺口帮了一把。

    北辰老夫人一直因为自己的亲孙子姓了别人的姓,自己看不到,抱不了,从出生到现在都未见过,心里痒痒的,憋着一口气,就想着见一见。现在,她是老了,完全拿捏不住两个儿子了。

    一个儿子是在眼前,对自己的言语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的,根本不听自己的。另一个因为心里怨恨自己,干脆就不回来了,弄的她想见,想说都不行。

    对上小孙子纯真的眼眸,老夫人这一次却没有动怒。

    她在府里极少出门,但是对于应燕莲的表现却是清楚的很。大儿子一直在给她洗脑,告诉她应燕莲是多么多么的有本事,拿了城西这一块谁都觊觎的地方,那是无形的帮了北辰家族,更在外面帮着北辰府说话。

    她是北辰府的老夫人,自然也知道这么多年来,北辰府对城西的功夫,可都没有用。而这件事,被应燕莲解决了,多少让她有些惊讶。

    这个乡来的妇人,好像还是蛮厉害的。

    要是换成向家俩姐妹,根本不可能做到,也没有那个野心——而应燕莲送三个孩子去乡,自己则在城西,她是知道的,对于二儿子跟应燕莲如今遇到的局面,也是清楚的很。可这一次,她拿不了乔,因为她是什么都帮不了。

    “姑姑,那俩孩子留在你身边照顾多好,”向岚心见杭青青不开口,就趁机挑拨道:“你是孩子的亲奶奶,孩子留在你的身边,那是理所当然的,谁敢谁半句呢!”

    “就是,那应燕莲自己不好好的照顾几个孩子,不知道在弄些什么东西,连半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这样去,怎么能教好孩子?”向家两姐妹是前所未有的体现了姐妹之情,看的杭青青不由的泛起了冷光。

    “姑姑,那应燕莲是个乡妇人,不免会教坏了孩子,不如,你自己亲自教养啊,看你把大表哥跟二表哥教的多好,谁说北辰家族里的嫡子一定要一个在朝,一个在商呢?”那是姑姑心里的痛,她们都是知道的。

    “乡妇人才会紧盯着银子,连亲生儿子的死活都不管!”这句话,才是最具有杀伤力的。

    “应燕莲在做的事情,恐怕不是你们能懂得的,”杭青青一改刚才的沉默,抱着不悔站了起来,冷声道:“谁人不知,城西如今在应燕莲的手里……真说起来,向家算什么?能比的上应燕莲吗?再说了,她之所以把孩子送去古泉村,还不是因为晋国公主住在战王府里,难道你们是想让晋国公主冲三个孩子手吗?”

    向家姐妹没想到一向因为没有生出儿子而自卑的杭青青会在这个时候不客气的质问并羞辱她们,都有些征楞住了。

    “大表嫂,你是不是怕两个孩子回来,剥夺了你家宝儿的地位,所以才会出口阻拦的?”向婉心的心思转的快,立刻不客气的反驳质问道。

    “就是,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换成我,都不好意思了!”向岚心说的更尖酸了。

    对于这样的话,杭青青听的太多了。突然的,她想起了应燕莲之前说过的,为别人活,不如为自己活,活的潇洒才最好。

    “呵,不知道岚心姑娘说的不好意思是什么意思呢?我杭氏青青,是有北辰卿送了聘礼,正大光明的从北辰家大门进府的,当着所有长辈的面,拜堂成亲的,有什么不好意思?就算我生不出儿子来,二弟还有三个儿子呢,北辰府怕什么?再算了,北辰卿不嫌弃我,你们有什么资格嘲弄我?别忘记了,这里是北辰府,不是你们的向家,别在这里大放厥词!”杭青青的一身怒气,不但惊到了两个向家姑娘,连北辰老夫人都有些愣住了。

    “姑姑,”向婉心一见,立刻哭诉道:“呜呜……大表嫂这是不喜欢我们姐妹,是想让我们两姐妹离开呢!”

    “呜呜……姑姑,若是大表嫂真的不喜我们,我们走就是了,”向岚心也红着眼眶附和着,哽咽道:“只是……岚心舍不得姑姑……呜呜……,”说着,又要开始哭了。只是,这一次,他们两姐妹踢到铁板了。

    北辰老夫人原本是想开口安抚的,毕竟杭青青说的话,打了向家的脸,让她有些不悦。可是,当她怀里的不离突然抖了抖身子,往她怀里蹭了蹭的时候,立刻感觉到他是怕了,就收敛了脸上的温和,压低声音怒斥道:“你们给我闭嘴!”

    这一次,轮到杭青青惊愕了。

    她以为自己那么怒斥了向家姐妹之后,老夫人肯定是生气的,自己挨骂是肯定的。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挨骂的反倒是向家姐妹,有些懵了。

    “多大的人了,哭哭啼啼的,吓坏了我的小孙孙,立刻给我滚出去,”如今的老夫人眼里,没有了向家姐妹,只有自己怀里有些害怕的小孙子。

    “额!”向家姐妹立刻不敢小觑了北辰老夫人的怒火,都停住了哭泣,但眼里还是有浓浓的委屈。

    “这一次,你们的大表嫂说的对,这城西在多少人眼里是个宝,你们知道吗?当初,你们姑父在世的时候,就想着北辰府能得到城西,可偏偏京城别的不多,就是有势力的家族多,所以各方牵制,直到你们姑父去世了,这件事都没有解决——如今,应燕莲能拿,那是你们二表哥的福气!”第一次,北辰老夫人是站在北辰家族一边说话,让杭青青眼露错愕,觉得这样的老夫人,看的让人好不习惯。

    她嫁给北辰卿那么多年,见到老夫人都是死命的帮着向家,恨不得把北辰家的一切都交给向家。

    对两个儿子,更没有好脸色,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这一次,帮着应燕莲说好话,真的让杭青青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了。

    “可……可她拿到了,为什么不直接交给二表哥,还要握在自己的手里?”向婉心在迟疑了一之后才呐呐的开口问道,“难不成,她还在防范二表哥吗?”

    “向二姑娘,你二表哥是战王,是统领兵权的。他暴露出身份之后,就交还了北辰家族的所有生意,若实在插手城西的事,你是想害他呢?还是想害北辰家族啊!?”这个女人,是无时无刻不在消除应燕莲,真正的看着厌恶。

    “大表嫂,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不懂,才这么说的!”向婉心心里恼恨,可脸上显露出的委屈,好像是杭青青欺负了她似的。

    “青青,你二表妹不懂事,就别跟她斤斤计较了,”老夫人适时的开口,没有跟以往一样骂骂咧咧的摆脸色。

    杭青青是难得看到老夫人这么对待自己,自然也不敢太造次,但是对于向婉心,她却不想放过。

    “娘,”杭青青深呼吸一,摆起忧心的表情望着她说:“表妹不懂,尽可不要管,毕竟如今的北辰家族跟以往不一样了,二弟又在风尖浪口之上,若被人揪住了表妹的话,那被有心人利用,害的可不是单单一个人,而是整个北辰家族,包括娘怀里的小不离!”

    老夫人的身子颤了一,低头看了一眼正在玩自己腰间玉佩的小孙儿,又看了一眼被杭青青抱着的小不悔,心里就偏向了自己的两个小孙儿。

    “婉心,岚心,你们是大家闺秀,那些复杂的事情,你们是不懂的,以后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这是明晃晃的在警告她们,以后不要乱说话,免得惹祸上身。

    向家姐妹现在看到孪生子,心里是恨不得掐死他们。

    有了他们,姑姑才不疼她们的。以前,姑姑从不对杭青青有好脸色,被骂的永远是她……现在,因为孪生子,挨骂受委屈的就换成了她们,怎么不叫她们心里憎恨呢。

    “老夫人,应娘子来了,”管家过来,低声禀告着。

    “让她进来,”北辰老夫人到没有听向家姐妹挑唆,没有阻拦着,想要把孪生子留在北辰府里。

    燕莲走的极快,脚步都有些打架,差点摔了。

    ~~~~~~~~~~

    飘走,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