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不悔开口的比较早,一看到她,就立刻张开双手挣扎着,想要扑入她的怀里。

    “不悔,”燕莲立刻冲上去抱住了他,伸手上摸着,见他并没有受伤,心里才放心了一些。

    “两个孩子都没事,你放心,没受伤呢,隐卫保护的很好,”杭青青赶紧出声安抚着,抚慰她惊恐不安的心。

    燕莲很想抱抱不离,因为孩子此刻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可他在老夫人的怀里,老夫人没有疾言厉色的,让燕莲反倒不好开口了。

    那是她的亲孙子,真的闹起来,就是自己不对了。

    “燕莲,”突然,门外响起了一声急促的声音来,很快的,北辰傲跟北辰卿两兄弟走了进来。

    “孩子没事,”燕莲一看到北辰傲,立刻说道。

    “实儿……实儿不见了,”北辰傲不忍瞒着她,这件事瞒不住的。

    “什么?”燕莲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掩饰,震惊的差点抱不住不悔。

    “小心,”杭青青见状,立刻低呼了一声,赶紧把不悔抱在了怀里。

    “怎么……怎么会不见的?”燕莲伸手抓住北辰傲胸前的衣服,颤声问道。

    “隐卫护着他往京城来,却被人发现,苦苦纠缠,实儿提议隐卫把他藏起来,让隐卫引走那些刺客……可是,那些刺客发现了,重新找回去的时候,发现实儿不见了,根本没有他的踪迹,隐卫也觉得不可思议……,”北辰卿在一边赶紧出声解释着。

    “实儿……实儿……,”燕莲无力的放手,嘴里无助的低喃着……。“会没事的,他一定没事的,我去找他,我去找他……,”想到了实儿一个孩子在那么危险的地方独自一个人,说不定被那些杀手找到了,燕莲就浑身颤抖,有些不敢想了。

    “那些杀手没有找到实儿,会找到他的,会的,相信我!”看到她满脸惊恐,浑身颤抖着,北辰傲忍不住的伸手抱着她安抚着,轻声道:“我已经派出了大量的人去找,一定会找到他的!”

    “我也去,我也要去找,我要找到他,让他第一个看到我,”燕莲恨不得伸手抽死自己,完全不能原谅自己让几个孩子陷入那么危险之中。

    “娘,大嫂,两个孩子就先放在府里,除了你们两个之外,我不希望孩子被任何接手,”北辰傲想着应家如今不安全,应家人受到了惊吓,肯定也照顾不好孩子。而实儿有落不明,燕莲也无心照顾两个孩子,只有让两孩子留在这里了。

    老夫人是什么人,自然听出了儿子话里的不安心,就点点头保证道:“你放心吧,快去把实儿找回来,娘要看看他,”对于那个大孙子,老夫人的心里是感慨万千,不知道是该见还是不该见。

    “好!”北辰傲没有拒绝。

    不管有多大的恩怨,在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一家人始终是一家人。

    “属把大公子藏在这里,”受伤的隐卫根本来不及包扎,只是胡乱的用布缠着,防止血流的更快。他指着不高的树丛说道:“属引开了那些杀手跑了一段路,那些杀手察觉到了属并没有抱着大公子,就往回去找,属亦跟着……可是,大公子不见了,属找不到,那些杀手也找不到……,”

    “属该死,护主不力,请主子责罚!”那隐卫在说完事情的经过之后,立刻跪请罪。

    燕莲虽然焦急,但看到隐卫受伤,想必也是极力在保护实儿的,就跟北辰傲说道:“先让他回去养伤吧!”

    实儿没有落入那些杀手手里,表示他是安全的。

    这个孩子一直跟着她,自己给他讲了很多的关于解决危机的事情,他肯定是因为担心那些黑衣人会返回,所以在隐卫引着那些杀手离开之后就自己离开了,完全没有通知隐卫的意思。

    北辰傲挥挥手,让那隐卫去,并没有出声呵斥。

    “现在,该怎么找?”大家都很清楚,实儿不见了,是那个小子自己藏起来了。

    “不能大张旗鼓的找,”燕莲连忙出声道:“那些人兵分几路的想要三个孩子的命,的代价不是一点点,如此的嚣张,完全不怕后果是什么,可见人家根本不想活着,所以若是被他们知道实儿不见了。那对实儿不利!”

    现在,谁也不知道实儿在哪里,是不是安全了,无恙了,所以他们不敢赌。要是实儿去了什么普通百姓人家,被人家查找到的话,根本连一点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秘密查找,在附近……往附近的村子找,”北辰傲知道燕莲说的完全是对的,杀手肯定是知道他们一家人往北辰府去了,说不定以为三个孩子都安全在北辰府里,所以收了继续追杀的心。

    他们是绝对不敢在京城这么动手的。

    北辰府也是老家族了,其中肯定隐藏着属于自己的势力的。

    应燕莲出现在京城,事情就有些不对劲了,因为她极少出城西,所以看到她跟北辰傲一起出现,很多人都觉得事情不对劲,可是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查,一定要查清楚——家族的都是这样的命令,他们很担心应燕莲又会惹出什么幺蛾子来,到时候会震撼的他们无法接受。

    那些人追查的很有本事,很快的,就几户大族知道北辰傲的大儿子失踪了,而且还是在被追杀的情况不见的。

    这么一来,那些想跟北辰傲交好的,就可以派人出去寻找,想要找到人,给他们一个套近乎的机会。而那些想要北辰傲不好过的则派人想要先找到实儿,好给北辰傲一个致命一击。

    京城,因为实儿的消失,变得风雨欲来风满楼。

    而此刻的实儿,在什么地方呢?

    睁开双眼的实儿看到了床顶,跟战王府的不一样,没有那边的好,却比古泉村的好,心里有些怔愣,还没有彻底的回过神来。

    “你醒了?”阮逐月看到床上醒来的小人儿,关切的问道:“伤口还疼吗?”

    一被问起伤口,实儿就忍不住的呲牙咧嘴,因为真的好疼。

    “我让大夫看过了,受的不重,但流了很多的血,要静养,你要乖乖的,不能随意的乱动,知道吗?”阮逐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当在半路上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孩子冲着自己的马车来的时候,很奇异的就让人救了他。

    看孩子的穿着,应该不是什么富裕人家的孩子,是粗布的料子,身上什么贵重的东西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会受伤的。

    实儿住在古泉村,燕莲不想他穿的太好,免得跟村里的孩子起隔阂,所以阮逐月看到实儿的穿着之后,根本没有把她跟战王府里的小世子联系在一起。

    “嗯!”实儿见人家温柔的笑着,穿的也极好,根本不像坏人,就乖巧的点点头。

    “小姐,药来了,”丫鬟端着熬好的补血疗伤的药走了进来。

    “我喂你,”阮逐月扶着他坐了起来,端起了药碗正准备喂他,却被他拦住了。

    “娘说,喝药要一鼓作气,一口口的喝,更苦!”实儿说的很是认真。

    “呵呵……,”被他逗笑了,阮逐月也不拦着,把碗递给了他,见他一鼓作气的喝完了,就笑着问道:“肚子饿了吗?”

    “嗯!”经过那么激烈的情况,他要是不饿的话,根本不可能。

    “大夫说你流血过多,只能吃一些清淡的,我让厨房给你煨了红枣粥,先喝一些,好不好?”把碗交给丫鬟之后,她笑着问道。

    “好!”实儿觉得,他喜欢这个姐姐,漂亮还温柔。

    燕莲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会这么想,肯定会骂他小色狼。

    吃饱了,喝足了,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阮逐月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看似平淡却给人一种不一样气质的小男孩,对他充满了好奇,很想打探一番。

    咳咳,实儿吃亏就吃在这里——他的气质像极了北辰傲,可五官像极了燕莲,跟北辰傲的俊逸搭不上边。若是父子两人在一起,侧面看过去,还有几分的像,所以阮逐月没有察觉,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叫什么?”

    实儿一愣,之前他暗暗打探过,这里不小,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官邸,所以迟疑了一之后说道:“我叫辉儿,”(辉儿不满,抗议:外甥,你叫什么名字不好,偏用我的名字!)

    “辉儿?是哪里人呢?怎么会受伤的?”阮逐月真的好奇,因为一个年幼的孩子受伤之后,不但没有哭泣找娘,还能那么冷静,让她越发的好奇。

    “我是……方家村的人,”想说来自外地,可是他略带京城的口音怎么都瞒不住,所以他没有撒这个谎,“因为爹爹有了新的媳妇,所以……,”话说到一半才算是最好的,解释的太清楚反倒是欲盖弥彰了。

    因为自己没有母亲,所以阮逐月一听到他这么说,心就软了。

    没有母亲的孩子是最苦,最可怜的,哪怕她过的最好,父亲把什么都给了她,可她依旧觉得很空缺……那是一份无法弥补的痛。

    ~~~~~~~~~~~

    一万一,希望懒懒能逐渐恢复正常更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