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上的伤是你后娘弄的吗?”平时的阮逐月还能分辨明细,可是她万万不会想到一个八岁的孩子会跟自己撒谎,所以完全的没有深想。

    “嗯!”实儿失落的低头,显得很伤心的样子。

    (燕莲怒吼:实儿,你是我儿子吗?你竟然想要后娘,你这是诅咒我早死呢?你有这样的儿子吗?)

    看到他可怜兮兮的样子,阮逐月的心柔软的跟什么似的,伸手摸着他的头安抚道:“你别难过,先在这里养伤……至于你后娘……等你伤好后,我陪你一去回去,看看那刁妇还敢不敢伤人了,哼,到时候,她要在嚣张,就抓了她去坐牢,以后就不会再伤害你了。”

    阮逐月的一番打抱不平,让实儿有些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遇到的还是个傻小姐,自己这么随口说说,他就这么相信了。

    这件事,不能说阮逐月傻,而是实儿刚好巧合的戳中了阮逐月的弱点,她就是因为自小没娘,受了很多的欺负——小时候,有娘宠着,她任性刁蛮,觉得有娘护着,天塌来都不用怕。可是,等娘死了之后,府里的那些嬷嬷丫鬟就欺负她,说她爹会娶后娘,再生个小弟弟,她就等着被卖了……。

    她吓坏了,哭着去求爹爹,惹的爹爹大怒,狠狠的清洗了一阮府里的丫鬟嬷嬷,并表示一辈子不再娶,才哄好了年幼无知的她。

    自从娘没有之后,不管谁都她好,她都觉得空空的。

    因为这样,所以实儿这么随口一诌,她才会相信的。

    “爹爹对我后娘极好,要是你去了,肯定会说我不孝,”实儿继续胡诌着,心里在算计着: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户人家?他知道自己回京了,可是只在战王府跟古泉村两点一线的他,根本不知道救了自己的人到底是好还是坏的。

    他不知道这一点,却知道京城的局势很是复杂,更明白自己的爹爹有很多的敌人,娘也有,所以他不能轻举妄动,不能表明自己的身份。

    “唉,先养伤吧,你先休息,我出去了!”阮逐月见他还算是孝顺,心里明白他的为难,就拍拍他的肩膀,安抚了一之后,就带着丫鬟转身离开了。

    实儿一点睡意都没有,后背的伤很痛,那大夫根本没有于大夫的本事高,可于大夫不在,只能忍着。

    “爹,娘,你们是不是在找实儿啊!?实儿没事,娘,你别哭,”实儿蜷缩着身子,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双腿,小身子显得特别的孤单落寞,看的让人很心酸。“实儿会回家的,不悔不离,你们平安吗?有没有受伤?”

    实儿一个人低声的呢喃着,关心着家里的每一个人,想念家里每一个人,可是他不敢轻举妄动,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别人利用威胁爹爹的筹码,就不妙了。

    娘说过,在危险的时候,保护住自己是最最重要的!

    燕莲要是知道他心思那么复杂,还编出一个后娘砍人的事情来,肯定会吐口鲜血的——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都一天一夜了,还没有找到吗?”应家人平安无事,那从后山进来的人,在于秋云的设计之,全部被逮住了。

    “没有一点消息,”燕莲知道北辰傲跟北辰卿等人在里面审核那些被抓住的人,想知道母后的到底是谁,所以于秋云留了几个活口。“派出了那么多的人,都说没有见到受伤的孩子,也不知道这个实儿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会不会进后山了?”应翔安担心的问道。

    他们知道实儿不见之后,前前后后的去找了,最近的几个村子里,都没有他的踪迹,京城里又没有他的消息,所以才这么想的。

    “山里?”谢氏在一边惊恐的捂住自己的嘴,颤抖着道:“他一个八岁的孩子,若是真的进山了,遇到什么野物,该怎么好呢?身上还带着伤呢,不行,我得去找他,”说到这个,谢氏就激动了。

    “娘,”燕莲见状,揉着自己的额角,有气无力的说:“你别添乱了,你进山去找,还不得让人找你?实儿那么聪明,隐卫把他藏在了大路边,或许是被什么出城的人救走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

    她也担心实儿,可这个时候若是大张旗鼓的找,更给实儿带来危险,所以只能让隐卫暗中的查……。

    没有人比她更担心实儿了,可是现在,她不能自乱阵脚,免得给敌人可趁之机。

    “咯吱,”一声,紧闭的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了北辰两兄弟跟于秋云,三人的脸上都满是沉重跟严肃,隐约还带着怒气。

    “怎么样?问到什么了?”燕莲上前关切的问。她最主要是想知道,实儿是不是落在这些人的手里了。“都是些什么人?”

    “是晋国的杀手,”北辰傲压抑着满心的怒火道:“这些人安插在京城,若不是此次暴露出来,都不知道晋国在秦国京城安插了那么多的人!”

    燕莲有些诧异,没有想到此次派来的人竟然是金君凛的人马。

    “实儿在他们的手里吗?”这个才是最关键的。

    “燕莲,你放心,那些人说,若是找到了三个孩子中的一个,一定会放出撤退的信号……可是,等到他们被抓了之后都没有看到信号,那就表示三个孩子都不在他们的手里,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北辰卿连忙解释,就怕她会乱想。

    这个时候乱了,就是给敌人可趁之机。

    “太好了!”燕莲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总要胡思乱想,现在确定了,忍不住松口气。若是实儿在他们的手里,她是真的不知道他们会利用孩子怎么威逼北辰傲了。

    “会找到实儿的,他那么的聪明,肯定是在什么地方等待着我们把他找回来,”北辰傲看到她重重的松口气,知道实儿没有落在晋国人的手里,那才是最好的。

    “还有一件事……,”一边一直沉默的于秋云突然开口道:“方才那些人说,梅老将军夫妇的死是他们的手,这件事,需要跟梅家两兄妹说吗?”

    “什么?是他们!?”燕莲惊愕,她万万没有想到,是晋国人的黑手,这实在太过分了。

    秦国的国防,竟然是如此的薄弱,真的让人着急。

    “这件事还是跟梅以鸿说一声,他的记忆有空缺,可对晋国人的敌意却没有消失,”北辰卿一边提议道。

    “大哥,这件事你去说,他们兄妹在城西,我带着燕莲去家里把孪生子接回来……,”北辰傲觉得自己亏欠孩子太多了,所以想着自己在众大臣面前表明自己不会带兵去北方,至少能松口气了。

    “好,”北辰卿也没有阻拦,他知道北辰傲为了此事,已经太对不起孩子跟燕莲了。好在燕莲是通情达理的,否则换成任何一个女人,早就闹的不可开交了。

    孩子出事,燕莲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北辰傲的一句不是。

    如此开明聪慧,怎么不叫人佩服呢。

    实儿的落,不止是一家人在找,还有多方人马在找。

    而偏偏的凑巧,阮家是北辰傲那一边的,当初在处理梁震的事情的时候,阮家已经表明了立场,所以这件事,阮家不会插手。

    也因为阮家没有插手这件事,所以在府里后院的阮逐月也不知道京城在寻找着战王的大儿子,更不知道别人翻遍整个京城在找的人就在她家的后院。

    实儿是满腹心事的养伤,回答的一切都小心翼翼,更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在没有知道自己确切的安全的时候,他根本不敢表明自己的身份。

    从北辰府接了孪生子回来,燕莲的心思很沉重。

    “别乱想了,这件事跟你无关,”北辰傲知道因为向婉心的几句话,让她心里有了疙瘩,就安抚着说:“就算你在古泉村,孩子也会出事,说不定更伤害了你。现在至少知道实儿是安全的,没有落入敌人的手里,那是最好的,不是吗?”

    “可我这个当娘的……还是没有照顾好他!”向婉心的这句话,真的戳中了她的弱点,让她忍不住的想哭。

    “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我这个当爹的不也没有做好吗?”北辰傲不想她自责,这件事,错的不是她,只能说是阴差阳错。

    本来三个孩子都是在战王府里的,都好好的,可因为晋国公主的出现,不得不让燕莲把孩子送到古泉村去。

    应家有几个隐卫,,加上于秋云,几个刺客,真的不用担心。可是,谁能知道,金君凛在离开之后还搞出那么大的事情来,甚至不惜暴露出安插在京城的棋子。

    “是我们都亏欠了三个孩子,”燕莲看着乖乖坐在椅子上双眼眨都不眨一的望着他们的孪生子,心里后悔的不得了。

    自从进入了战王府,她发现自己的野心越来越大,说是为了追上北辰傲的脚步,不想给他丢人,可谁说那不是她心里的野心呢?

    “娘,哥哥,”不悔像是知道了实儿不见似的,突然开口喊着,虽然口音有些模糊,可那意思却很清楚。

    ~~~~~~~~~~~~~

    一万更新,刚回家的懒懒伤不起。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