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哥哥会回来的,他一定会回来的,”燕莲上前抱住了两个孩子,给他们安抚,给自己信心。

    “晋国,金君凛,真的是欺人太甚了,”北辰傲看到他们母子三人抱成一团,那样子,揉碎了他的心,忍不住的怒火喷发道:“这个京城,该好好的清洗一番了!”

    “你想做什么?”燕莲没有阻拦,反倒是双眼铮亮的问道。

    冲着孩子手,圣母也会有怒气的,更何况她应燕莲一向都不是什么好人。

    “查,彻查,看看这些晋国的探子到底如何进入京城的,都藏在什么人的手里,”北辰傲的双眼里闪过凌厉的光芒,彻底的激发出了他心里的恶魔因子。

    北辰傲的怒气,真的不是谁都能承受的。那些黑衣人被抓到了朝堂之上,北辰傲禀明了梅老将军被害的真相,却没有说出梅以鸿还活着的事。

    “皇上,臣以为,这些人能自由的进出京城,肯定是有人包庇,有人维护的,此番能在京城外行凶,那以后呢?说不定能在京城随意杀人了,随意臣奏请皇上彻查此事,”北辰傲一身正气的禀告着,唯有他自己心里明白,那隐藏在心里的怒火是多么的炽烈。

    都把他当成了好拿捏的,什么事都冲着他来,这一次,他要让所有人看看,北辰傲跟战王府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皇上,臣赞成,这连晋国的细作都能如此随意的进京,这是多么荒唐的事,还请皇上详查!”北辰卿自然是站在北辰傲一边的。

    “皇上,这晋国的细作固然可恶,可这些人难免特意隐藏,这一竿子的打死,得多少人要冤死,还请皇上斟酌!”有的人不干了,觉得北辰傲这么做,肯定是要铲除异己,这对他们不利。

    有人赞同,有人附和,有人反对,有人保持中立,这朝堂之上,一子乱成了一团。

    “都被朕闭嘴!”看到越吵越离谱的众大臣,皇上厉声怒斥道:“晋国的细作能在京城里横行,你们这一帮子的老家伙还想着姑息,是不是等到细作进了宫里,要了朕的命,你们都觉得是朕咎由自取?查,查,彻查,给朕查清楚,但凡有点关系的,全部严惩不贷!”

    皇上发怒了,谁敢言语半句。

    这一,人人自危,就怕最后遭殃的是自己。那些家里陌生的或者养了一手的,都急了,回家立刻就开始清查,有本事的找替罪羊,没本事的,只能被严惩不贷。

    “失败了,又是失败了,真是太可恶了!”叶棋儿知道那些杀手连一个孩子都没有解决了,心里的恨意真的不是能用言语来形容的。

    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想要弄垮一个乡来的妇人,怎么就那么难呢?

    应燕莲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呢?

    “二姐,你看,这杨氏也太过分了,给我准备的嫁妆就那么点,这不是给我丢脸吗?”叶琴儿跟岳三少的亲事定来了,就要成亲了。可她对自己的嫁妆不满意了,她是叶家嫡女,这嫁妆至少也得五十八抬,可杨氏给她准备的,只有三十二抬,这不是给她丢脸吗?

    叶棋儿这会儿正心烦意乱呢,哪里有心思去扮演什么好姐姐的角色,就横眉怒道:“你还想要多少?你嫁的只是岳家的一个庶子,难不成你还想要八十八抬嫁妆?”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还想要多少嫁妆,简直不知所谓。

    叶琴儿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二姐是这幅样子的,有些目瞪口呆。

    “二姐,你怎么了?”她要求的并没有错啊,她是叶家嫡女,不是吗?

    想到叶琴儿就要嫁给岳三少了,再怎么样,也就是一个庶子的夫人,甚至连夫人都不配,就冷声道:“我能这么了?你嫁的人是岳三少,一个庶子,你想自己要多少的嫁妆?带多了,还以为我们叶家是拍着岳家的马屁,连一个庶子都要隆重的对待,你想让叶家丢脸吗?”

    叶琴儿呐呐的张张嘴,想要反驳,可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呢。

    看到二姐那个样子,杨氏又那么的冷漠,她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似的——从自己跟岳三少的亲事定来之后,二姐变了,杨氏也变了。

    “好了,你回去吧,亲事就在这几天了,别给叶家丢脸,你是叶家嫡女,”叶棋儿挥挥手,不耐的赶着她离开。

    叶琴儿心里有浓烈的不满,觉得二姐是因为自己要嫁给岳三少了,所以不屑自己,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就想着要推掉这婚事。

    她也不说自己的心里话,第一次瞒住了自己的心思,转身离开。

    叶棋儿见她离开了,眼里闪过一丝不屑,还在纠结方才的事。

    而叶琴儿则带着浓烈的不满去了主,想找父亲表示自己不愿意嫁给岳三少……。

    “三小姐,”院子外的丫鬟看到了叶琴儿,行礼之后喊着。

    “我爹呢?”叶琴儿刁蛮的问道。

    “老爷跟夫人都在里面,”丫鬟如实相告。

    “我找我爹有事,你让开,”叶琴儿的刁蛮在叶家是有名气的,只要有不满就会挥鞭子打人,所以丫鬟根本不敢拦着。

    叶老爷还是蛮会装的,因为他还想靠卖女儿过人上人的日子,所以表面上,他对几个女儿都还过的去的。也只有叶书儿是因为运气好,所以才会进宫当了贤妃——当初,不也是被叶大人给利用的吗?

    如今,他见女儿那么值钱,能利用,心思就更重了。

    整个家里,大概就只有叶棋儿是最早知道叶老爷的那种龌龊心思了。

    “老爷,”子里,响起了杨娇儿绵软的声音,“琴儿的嫁妆都准备好了,可她好像有些不满,这……,”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就给叶老爷给打断了。

    “有什么好不满的?嫁给岳三少,以后还能有什么作为,她想要多少嫁妆?别理她,随便她闹腾,等嫁出去就好了!”叶老爷很是无情,完全不把自己的女儿的一辈子幸福放在眼里。

    叶琴儿站在门口,那手高高的举着,原本是想敲门的,可这个时候,她傻住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整个家里最最受宠爱的,因为她是嫡女里面最小的,亲姐姐又是贤妃,家里谁不宠着,疼着她。就算是杨氏,说是叶家的夫人,还不是让着她。

    但现在,她却觉得自己好傻好傻,真的是被卖了还感激着他们。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该知道的!”叶琴儿冷冷的警告了一声门口的丫鬟,然后转身冷漠的离开。

    那丫鬟愣愣的看着,觉得三小姐突然好可怜。

    事情发生已经两天了,整个京城风声鹤唳,北辰傲怒了,牵连了好多人——也拔除了很多的原本给他绊子的人。

    实儿还是没有消息,所有人的都希望战王的大儿子能找到,这样的话,北辰傲的怒气会消一些,也不会有雷霆之势了。

    战王府。

    “两天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实儿到底去哪里了?”燕莲觉得自己快崩溃了,因为她抱着太大的希望,想着有隐卫暗查,至少能知道一点消息,可是那么久了,她甚至都不知道实儿到底是不是安全的。

    北辰傲看着她抓狂的样子,很想开口安抚,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安抚——现在说什么,她都不会冷静的,唯有实儿安全的站在她的面前,她才会觉得安心吧!

    “北辰傲,是不是有人抓了实儿?是不是还有什么阴谋啊!?”燕莲胡思乱想的猜测着,觉得实儿若是平安的话,一定会主动找他们的,不可能藏起来的。

    “不可能的,”北辰傲抓住她的肩膀,用坚定的语气告诉她说:“若是有人抓了实儿,一定会用实儿来威胁我的,既然没有,那就表示实儿暂时是安全的——隐卫说,实儿虽然受了伤,可是伤的是皮外伤,不会有大碍的,所以你不要胡思乱想,要不然,等到实儿平安归来,你就要病倒了!”

    燕莲知道北辰傲说的都是对的,可是,她是当娘的,自己的孩子落不明,生死不知,她怎么能冷静呢?

    “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实儿安全回来的!”给她一个有力的保证,为的是让她安心。

    “你一定要把实儿找回来,”燕莲崩溃了,伸手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哽咽道:“他是我的命,没有你的时候,是他陪着我一起熬过来的,受了多少的委屈,好不容易有好日子过了,他不能出事的,你要帮我把他找回来,找回来……呜呜……,”

    极度的压抑,让燕莲承受不住了。

    “会的,一定会的!”北辰傲眯了眯双眼,在心里发誓,一定要那些让燕莲哭泣伤心的人付出代价来。

    阮家。

    “辉儿,你身上的伤口在愈合了,也能来走动了,要不要回去看看呢?”阮逐月看着望着窗口愣愣发呆的孩子,忍不住疼惜的问道。

    实儿看着阮逐月,心里是充满感激的。这两天,她一直很细心的照顾自己,还让府里的绣娘给自己做了新的衣服,料子也是极好的,跟他在王府里穿的差不多。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