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草,御寒之物,兵器,所有的所有都是靠人为的,否则也不能一子就收集齐全了。兵器自然是国家之事了,谁要真的交出兵器来,那真的是傻的告诉人家——我有兵器,我有造反的嫌疑。

    而粮草跟御寒之物却是秦国最最缺少的,所以此次事情就分派给了各个有名额的,只要在一定期限内交出多少的粮草跟御寒之物,就会得到朝廷的奖励。银子算是一回事,偶尔运气好的,就会改变命运,尤其是把事情办的漂亮的,或许会成为皇商,还可以得个一官半职的。

    这样的诱惑,对岳三少来说,真的是太诱惑人了。

    他在查出岳家有多少的存活跟实力之后,想着一岳家的能力,还能从外面收购多少,于是报了一个比岳家多一半的数目。

    这一次,就数岳三少报出的数目最多,立刻引来了很多人探寻的目光,以为他有什么渠道或者手段呢。

    岳三少自鸣得意,觉得这次的功劳是非他莫属了。

    可是,当他到六月的时候,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就有些懵了。

    粮食,按道理来说,六月收割早稻,有的是新粮,只要出银子,就能得到粮食,就算比一般的价格贵一些,也是能接受的。

    可是,京城的附近几个村,不,甚至是更远的地方,都没有粮食了,好像粮食一夜之间都消失了。

    而更为恐怖的是棉花,竟然连旧的,甚至是前年的棉花都没有了,让岳三少有些接受不了,觉得事情诡异的很。

    “怎么会这样呢?”岳三少在子里走来走去,一刻都冷静不了。“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粒粮食都收购不到呢?”这是他最最疑惑的。

    “你不是说全部都算计好的吗?怎么会出那么大的纰漏?”叶琴儿压低声音,完全不敢大声,就怕引来别人的注意,到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我怎么知道?”岳三少有些烦躁的低吼道:“明明往年有银子的时候,就会有人卖粮食……可如今,就算是有银子也买不到,这不是见鬼吗?”甚至他出了高价,也没有人卖粮食,这不是见鬼是什么?

    “那要怎么办?”叶琴儿见他愁眉苦脸的,就担心的问道。

    她没有什么夫妻情深的意思,而是想着岳三少要是惹出祸端来,自己也要遭殃,所以才会多余的问了一句。

    “我在想想办法,”岳三少咬紧牙根说道。

    有办法是自然好的,也不知道是岳三少是走了狗屎运还是什么,竟然在他快要交任务的时候,有人来告诉他,从南方运来了一批粮食,只要银子给的高一些,就能卖。

    岳三少一听,哪里还能坐得住,直接就去找人家了。

    “呵呵……,”这一天,岳三少回来,是满脸的笑意。

    “三弟,有什么喜事吗?笑的那么开心?”岳安明看到自己这个精明的三弟,笑着问道。

    “大哥啊,”岳三少笑眯眯的打了一声招呼,在家里,他还是不能光明正大的跟大哥过不去的。“事情成了!”

    “哦!?”岳安明诧异,疑惑道:“你真的买到粮食了?”之前,他一直担心粮食没有,岳家交不了差。

    不过,岳家交出这些粮食跟御寒之物本就没想着要银子,那也是贵妃的意思,所以能完成一半的话,也是好的,就没特别的担心。现在,难道岳三少满脸的笑意,就知道事情成了,才多问了一句。

    “是啊,白花花的大米,都是从南方刚运来的,可好了,”岳三少想起自己检查过的大米,满心的喜悦。

    “你确定吗?”岳安明的眼角抽搐了一,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我亲眼看过的,”岳三少见他不信,就有些不满的道:“大哥要是不信,可随我去仓库里看看,那可都上好的大米,以那样一个价格买来,还是凭着运气呢!”

    岳安明显然是不相信的,觉得世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呢?可是,在看到仓库里白白的,还散发着香味的大米,真的确定岳三少是走了狗屎运了,竟然能买到那么多的大米。

    “这生意,以后还得往做,”岳三少得意洋洋的说:“应燕莲是有地,可也就三个村长,能跟整个江南比吗?哼,看她以后用粮食威胁我,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岳安明见他得意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应燕莲不是个好惹的,也不是个简单的女人,你最好收敛你的得意,好好警惕着,否则吃了亏,别怪岳家不保你,还连累了岳家,就别怪父亲对你不客气了!”

    岳三少还是有点本事的,毕竟岳家如今用的银子,大部分都是他赚来的。若不是他,岳家也不会有如此光鲜亮丽了。

    要不是他还有点利用的价值,岳家是不会允许一个庶子在京城内走动,惹来许多的非议的。

    “大哥,应燕莲就算有点本事,可她还是个女人,如今在战王府里,北辰傲能允许她抛头露面吗?这样的事情,也就是男人能做,她啊,还是靠边站的好!”岳三少得意张狂的道。

    岳安明看着他得意的样子,皱皱眉头,想着自己许久不在京城,是不是助涨了岳三少的性子呢?

    连自己说的话,他都敢这么反驳了,那背后,他还把自己这个当大哥的看在眼里吗?

    深沉的双眼里一闪而过一丝锐利,随即消失,冲着他笑道:“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岳家以后还得靠你呢!”

    “呵呵,大哥说的哪里话呢?咱们兄弟齐心,岳家才会越来越好呢!”无意之中,把自己的目的也暴露了。

    岳安明在听出了岳三少的野心之后,心里沉了一,盘算着家族的生意再交给岳三少的话,以后他肯定不会把自己跟父亲放在眼里的,到时候就控制不住他了。

    两兄弟就这么各自算计着,谁也不知道鹿死谁手。

    “夫人,门外有人送来一份信,要属亲自交给夫人,”程云从门口进来,捧上自己手里捏着的信。

    “信?”燕莲诧异,把不离送到七巧身边之后,走过去好奇的接了过去,疑惑的问道:“知道是什么人送来的吗?”

    “不清楚,属是从管家手里接到的,”程云见不离跟不悔在学走路,一边都扑了软软的东西,就算是摔了也不怕,就没有伸手去搀扶。

    她知道,夫人更愿意两位小主子多摔摔,好记住!

    燕莲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就直接打开了信,看到了信的开头,就诧异了。

    “王爷呢?”这个事情,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办的呢。

    “王爷还在宫里,”程云禀告道。

    “噢,”燕莲点点头,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自从孩子在古泉村出事之后,燕莲表示没有什么必要的时候,是不会让三个孩子去古泉村的。她不是怕孩子出事,而是担心连累了应家。

    应家都是古朴的农民,只会种地,过简单的日子。若是真的强加把他们拉到京城来,反倒让他们不快,所以燕莲就尽可能的不去打搅他们的平和。

    自从古泉村的事情发生之后,她也暗中派了几个人去保护应家的人,不是隐卫,是她特意让北辰傲挑选的,拿了卖身契在自己身边的。

    这样一来,她心里也能放心一些。

    信,是江南来的,是那个根儿的父亲,传说中的江南船王派来送来的,而信上写的是他让人从江南运送了一万石的粮食来,所有的粮食都卖给了岳三少……岳三少缺粮食,她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人家千里迢迢的运送新粮来,到底想要谋算什么?

    她不觉得船王会算计自己,帮了岳家,只是弄不懂其中到底藏的什么猫腻。

    这岳三少买了粮食,花的银子是多一些,可是能交差了,还能得到一些奖励,那不是最好不过的吗?

    而这一切,都是北辰傲安排的,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按的什么心思,也不告诉她一声。

    等到北辰傲回来,她一直在追问,可是无论她怎么追问,北辰傲都是一脸的高深莫测,弄的燕莲很是抓狂。

    很快,到了完成任务的时候了。

    岳三少是得意洋洋啊,想着自己是超额的完成了任务,又是头一份的,心里的兴奋怎么都消除不掉,走路都有些打脚了。

    “怎么是你?”当岳三少看到代表北辰府的人是应燕莲之后,忍不住皱眉质问道。

    “为什么不能呢?”虽然不知道北辰傲骨子里卖的是什么葫芦,但燕莲相信他不会害自己,也不会算计北辰府,所以在不知道他的底牌后,依旧带着人来了。

    “哼,这一回,本少爷要让你瞧瞧,你北辰府输的有多惨,”岳三少还没开始就炫耀起来,张狂的道:“女人,这一次,输了可不要哭哦,输的人是什么都得不到的!”

    就算是一个皇商,以后在京城,不管做什么生意都能横着走了。

    “呵呵,还没分出胜负呢,岳三少何必那么急呢?心急,可是吃不了热豆腐的!”燕莲娇媚的冲着他一眨眼,眼里满是笑意。

    ~~~~~~~~

    什么都没写也被隐藏了,懒懒默默飘走……早上更新的啊,哭!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