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江南船王,好,好一个北辰傲,”岳安明是真的气疯了,接二连三的被人算计,他连喊冤的机会都没有。

    一番彻查来,没想到对头真的是北辰傲,也是他给自己的狠手,让岳家损失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看到气疯了的岳安明,向婉心的心里嘀咕:早就告诉你了,你却不信,怪谁呢?

    “该死的北辰傲,我岳安明跟你没完!”咬牙切齿的怒吼之后,他把目光落在了向婉心的身上,阴沉着脸问道:“你可知道,北辰傲把北辰家族的生意交出去之后,北辰家族是让何人控制生意的?”

    向婉心自然是想得到岳安明的重视的,这样的话,自己的日子也好过,就细细的思索了一番后道:“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姑姑说过,说什么北辰家族两个嫡子都入朝了,这家族的生意只能是交给庶子了,至于是哪个,她没细说……,”

    “庶子?”岳安明的双眼眯了一,心里隐约有答案了。

    “爷,这北辰家族的庶子就算是想管家族的声音,也是有些难的,估摸着是表面好听,其实那些生意全部都掌握在应燕莲的手里呢!”向婉心是完全乱猜的,只是不想应燕莲好过,却没想到真的被猜中了。

    “这怎么可能?”岳安明不信,觉得把那么大的生意交给一个女人,甚至连北辰傲的人都还算不上的女人,这根本无法让人相信。

    向婉心自然知道他不信的缘由,就把他不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爷是不知道,那北辰傲是把应燕莲捧在手心里疼呢,大过年的都不愿意回京,都在古泉村里陪着,把应燕莲当宝贝似的,这样的人,就差把整个战王府捧上了,怎么可能还在乎北辰府的那些呢?再说了,交给应燕莲,总还有北辰傲的监视,交给了那些庶子,谁知道人家是不是真心的,万一出个什么事,是北辰卿等人无法控制的,所以暗地里,肯定是交给应燕莲的!”

    “那北辰老夫人会同意?”这个是岳安明不信的原因。

    一被问起这个,向婉心的手掌就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有些憎恨道:“她自然同意,那应燕莲的本事大,能不花一兵一卒的就让城西百姓迁移,得了城西那么大的一块地方,真的论起来,比向家都要大呢,她还有什么好不答应的?”

    有了孙子,她是什么都不管了,也忘记了她的娘家人,甚至还把她们姐妹推进了火坑。要不是她的保证,她们姐妹会在北辰府里那么多年吗?

    就算她 嫁的不够好,也不会是平妻——看到应燕莲那么好,她的心里充满了恨意,就想毁掉这一切。

    “应燕莲……,”岳安明的双眼转向了窗户外,望着外面洒洒落的阳光,阴沉着脸道:“她如今连城西都不去了,战王府被护的水泄不通的,连只苍蝇都进不去,想要对付她,有些难!”他要让北辰傲也尝尝被人算计的滋味,可应燕莲一直窝在战王府里,他该如何手呢?

    “城西不行,城外城呢?”向婉心想起北辰老夫人对应燕莲的夸赞,就冷笑一声道:“那可是应燕莲的地盘呢,若是出点事,她那边的子还能卖的出去吗?”卖房子,亏应燕莲想的出来,也唯有她会这么想了。

    “城外城的子在卖?”岳安明蹙眉问道。

    “嗯,城西的村民不多,入住之后还有许多的房子空着,应燕莲自己留了一,就把其余多的子给卖掉,也不知道现在卖的怎么样了!”向婉心越说,心里越是嫉妒,觉得应燕莲会那么好,完全是靠北辰傲的。

    应燕莲无语:真的靠北辰傲的话,北辰傲有的是机会,怎么就偏偏轮到我呢?

    岳安明的双眼眯了一,觉得城西跟战王府都是进不了人的,唯有城外城是可以的。如今的城外城也是小有名气的,毕竟跟城西迁移有关,多少人羡慕嫉妒的关注着,怎么可能就这么漠视呢。

    向婉心到没有想着就这么扳倒应燕莲,而是想让岳安明给她添添堵,让她的日子不好过。

    朝堂上,众人都在请求皇上,让将军尽快的往北方去,免得贻误了军机。

    他们的心思就想早点知道皇上新赐的将军是谁,会不会对他们有利,若是不利,该怎么做,各方人马都在绞尽脑汁的做着,想尽办法探听那新将军是谁,却不知道那所谓的将军早就已经秘密的往北方去了。

    “众位爱卿不用担心了,新的将军已经秘密奉旨去了北方,或许都快到了,”快马加鞭,加上那么多的粮食,相信梅以鸿也不敢在路上耽搁的。

    若是丢失了粮草,那真的是灭九族的大事。

    “什么?就快到了?”这话,让众位算计的大臣都变了脸色,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该有什么反应了。

    上官浩淡淡的扫了一眼北辰傲,见他相当的平静,连个表情都没有,就知道这件事,早就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他有些疑惑,当初,明明是自己比北辰傲高一等的,他在朝,北辰傲在商的。商人,是最被人看不起的,表示着阴险狡诈,让人防不胜防。

    可是现在,自己再怎么想要追上都追不上皇上对北辰傲的信任,连皇子都比不上北辰傲——而以前,自己不也是深受皇上信任的大臣吗?

    可如今,自己却连那新将军是谁都不知道,这不是表示皇上因为北辰傲而不信任自己了吗?

    上官浩的心里思绪万千,他也知道,梅以蓝跟自己和离之后,连孩子都没有要,就直接去了城西,让梅家空着,连个主子都没有。

    城西,那是应燕莲的地盘。这个女人在其中恐怕花费了不少的力气,他有些茫然了,到底是要靠近还是要疏远呢?

    靠近,意味着以后就要依附战王府,也靠着皇后了。而现在,多少人都是没有表态的,毕竟皇子年幼,皇上还年轻,现在表态有些早了。

    可若是错过了机会,以后想要靠近就难了。

    他在抉择,怕选错了路,会对上官家族极其的不利。

    像是感觉到上官浩的眼神,北辰傲抬头望着他,微微一笑,显得有些高深。

    那一笑,让上官浩的心里猛的颤抖了一,觉得里面含的深意,好重。

    “皇上,事关重大,还请皇上明示,那新任的将军可否妥当?这事关江山社稷,不能有一丝的马虎!”岳安明一身的正气,岳家,如今也就他能上的了朝堂了。

    父亲的面壁之过还没结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眼,是容不得岳家有什么提议的,若是再出错,恐怕连他都要受罚了。

    他现在也是小心翼翼的走,但见北辰傲一脸的得意,就忍不住的出口想要找事,更想知道那个秘密离京的将军到底是谁,为何整个京城都没有一丝丝的消息泄露。

    不管是那个家族的人离开,都该有消息的,毕竟每个家族都彼此安插着人,没有人能做到那么悄声无息的。

    “老臣同意岳小大人的提议,这事关北方的战事,不容一丝马虎,”站在岳安明后面的一个老大人站了出来,那不是针对谁,只是表示自己的担心而已。

    “众卿也不必担心,此人比任何都要了解北方的局面,就连战王都比不上,所以众卿不必有议论了,”皇上也有他的坚持,梅以鸿活着,那对他来说,简直是一个大惊喜,自然也不会在现在就暴露出来的。

    若是暴露出来,梅以鸿带着粮草去北方,路上不安稳,在遇到什么杀手的话,就对秦国不利了。

    “反倒是粮草……此次运送粮草的任务该交给谁呢?众卿可有什么好的人选?”皇上望着自己的臣子,严肃的问道。

    粮草不比将军的重要性差,那是事关边疆将军的生存,所以一定要找一个信任的过的,还能有几分本事的。

    “启禀皇上,微臣以为,此事交给岳安明大人最为合适,”北辰傲的一番禀告,彻底的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光是上官浩,连岳安明自己都觉得诧异,虽然他很想抢得这一次的任务,可由北辰傲提出来,他就意识的觉得那是个陷阱,所以脸上满是抗拒。

    “启禀皇上,微臣对粮草一事不是很懂,若是路上出什么差错,微臣担待不起,”这粮草出了问题,不是直接要岳家灭门吗?

    到时候,不管自己姐姐是不是什么贵妃,到时候,谁求情都救不了岳家。

    北辰傲是真正的狠毒,竟然在这里算计自己,简直想要岳家从京城消失呢。

    “运送粮草的事情,谁也没有做过,岳大人这么快的就拒绝,难道是不想为皇上分忧吗?”北辰傲满脸严肃的问道,不容他拒绝。

    岳安明的眼里藏着深深的恨意,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北辰傲——可是,当着满朝的文武大臣,人家说的又是在理的,他就是拒绝也拒绝不出来。

    ~~~~~~

    亲们接送孩子的时候,请一定要小心,紧握孩子的手,不要大意,免得后悔不已,如今的人贩子,就跟抢似的,要小心!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