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连续跟在岳安明身后十天后,那速度慢的跟蚂蚁爬似的,连护送的士兵都有些承受不住了,嘟嘟囔囔的抱怨着,却被岳安明给怒斥着不敢再多言语半句了。

    “这家伙不安好心啊!”燕莲也不是傻子,这岳安明摆明了就是等北方开战了,粮草不到,先引起人心惶惶,到时候输了此仗,好让晋国提条件——这个卖国贼,真正的可恶!

    北辰傲的脸色是阴沉的可怕了,金君凛回晋国也是想要筹备粮草,调兵遣将,势要跟秦国决一死战的,自然也不能马虎。

    这一站,势必要打,就看谁在粮草,兵马之上赢得先机。

    岳安明是不知道有大批的粮草是跟着梅以鸿一起往北方去的,若是按照岳安明这么一个做法,就是等于把秦国几十万的儿郎性命白白的交给晋国人屠杀呢。

    这个畜生!

    “怎么办?”对于杀人放火的事,燕莲表示自己两世为人都没有做过——但是,北辰傲上过战场,肯定是过杀手的,所以多杀一个,也无所谓。

    北辰傲没有回答,而是让马夫越过运送粮草的队伍,径自往前,好像完全不管这件事似的。

    燕莲疑惑的看着他,弄不懂他的心思。

    上一世,她经过很多,但真的没干过杀人放火的事,也没能适应这里的处事之道——一个不注意就会连小命都保不住,能让上位者双眼不眨一的杀人。而北辰傲就是属于那种人!

    北辰傲真的想动手,就能直接一刀抹了岳安明的脖子,可是他没有,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打算的。

    就在燕莲疑惑的时候,北辰傲的手放在马车的木板上轻轻的敲了几,原本赶路的马车就停了来,外面传来了让燕莲觉得陌生的声音。

    “主子,”陌生的声音是属于隐卫的,燕莲掀开马车的窗户帘子往外看,看到一身黑衣的隐卫,眼里闪过好奇——这些隐卫到底是藏在哪里的呢?难道是藏在马车底吗?怎么北辰傲一敲马车的木板,他们就出来了呢?

    虽然好奇,但也不会开口去问。一问,就显得她好傻了。这个年代,毒药,轻功,武功,什么都不是她能觊觎并了解的,所以还是保持沉默的来的好。

    在北辰傲面前,她其实有种泪奔的感觉。

    穿越重生女的万能呢?一往无前呢?战无不胜呢?为什么遇到北辰傲之后,她觉得自己就真的跟乡来的一样,做什么都有些心虚啊!

    他那脑子简直就是万能的,自己设计的游戏在他的眼里,那真的是小儿科了。

    古代,不好混啊!

    “速速回京禀报,请皇上旨,岳安明半月内无法送粮草到达战场,就治一个贻误战机的罪,牵连岳家满门!”孰轻孰重,就让岳安明自己掂量了。

    “是!”隐卫一句多疑的话都没有,领命即离开。

    “岳安明动不得,否则会内忧外患,更让晋国有可趁之机,就先留着他的小命,等到我们班师回朝的时候,再好好跟他清算!”北辰傲的怒气是极力在隐忍着,那是叛国,无论是谁都接受不了。

    为了那该死的野心,竟然宁愿把自己的国土割让给敌人,这多么可笑,讽刺。他们岳家真的以为三皇子当了皇上,没有强大的军队支撑,没有军威,以后的金君凛还会把三皇子看在眼里吗?

    一个能为了野心出卖国家的阴狠毒辣之人,金君凛难道会没有戒心?他只会在秦国没有茁壮成长起来的时候毁掉,如何会让秦国压抑晋国,给他们机会呢。金君凛才是那个最为算计的人。

    “这样的人,真该千刀万剐!”燕莲也表示出了她的吩咐,叛国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若真的想要皇位,可以,用真本事,就算是阴谋算计,只要不牵扯到本国的利益,有能者居之,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勾结外地,甚至要卖国求荣,这样的人,留不得,岳家,更是留不得。

    “放心,会有机会的!”只要有证据,拿岳家,还不简单吗?

    只要岳家的野心一直在,那拿岳家,那就是指日可待。

    岳安明那边,北辰傲跟应燕莲都不管了,只要圣旨一,啧啧,到时候,不是岳安明想不想赶路的问题,而是他到底能不能到达的问题了。

    在他还没有达成目的的时候,想要公然的抗旨,那还真的有些玄乎,所以呢,岳安明苦逼的日子来了。

    这半个月,能让他赶路赶的吐血,尤其是粮草重,马车的速度不快,啧啧,有好戏瞧了。

    至于北辰傲跟应燕莲则完完全全的把这些人给甩在了后面,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也不怕岳安明会慢吞吞的了。

    一路上快马加鞭,速度挺快,也没有人想要做什么,毕竟快要打仗了,人心惶惶的,很多人都心神不宁,想着是要离开故土呢,还是继续留……。

    北方的主战之地被称为天水城 ,因为常年战争,局势不稳,所以百姓的日子并不好过。

    当北辰傲他们进了天水城的时候,就看到街上很是萧条,甚至都没有多少百姓出现在街上,让人觉得一阵的荒凉跟心酸。

    天水城是一座诚,如今却破破烂烂的,甚至跟江南的一个小镇都比不上,不是荒凉是什么?

    “这里这么会是这样的?”燕莲自从重生以来,都是古泉村跟京城两点一线,中间也就去了两趟的方家村,甚至连溪坑村都没有去过,这么大的一个镇,都没有古泉村来的热闹。

    “连年战争,缺衣少粮的,百姓的日子不好过啊!”北辰傲走南闯北的,见识的多了,自然了解其中的一些缘由。

    “先找地方住吧!”本就没抱着来享受的心态来的,所以对于这个样子,只是表示出惊叹而已。

    他们坐的马车不算是很豪华,但胜在大,这样的马车是极少出现在天水城的,所以当马车进入街道之后,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好奇,但谁都没有上前,毕竟多管闲事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找了一家看起来小,但还算干净的地方,燕莲把马车上的欢喜衣服都拿了来,然后进了房间。

    两人稍微的休息了一之后,就楼准备吃饭,也顺便了解一城里的情况。

    因为物质缺乏,想要吃些好的就不行,好在一路上赶路,燕莲也只想吃一些清淡的,不然真的没什么好吃的。

    “掌柜的,这里如此的荒凉,你把店开在这里,这生意好做吗?”北辰傲是生意人,其中的道道也明白一些,也能找一些适当的话题。

    那掌柜的看了他们一眼,叹息一声无奈的说:“不好做又能如何?这是老祖宗传来的,想要放弃也不成,只能将就着,勉强能混个温饱……,”说到这里之后,又忧心忡忡的道:“这仗跟往年不同啊,也不知道会闹到何种的地步,两位怎么选在这个时候来天水城呢?要是打仗了,你们就出不了城了!”

    “怎么就跟往年不同了呢?”燕莲负责吃东西,北辰傲则继续问道。

    那掌柜的或许是觉得无聊,没生意了,所以也干脆的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一脸认真的道:“你们是不知道,往年打仗,百姓都习惯了,只要不攻打进来,城里的百姓是苦一点,但日子是照常过的!可这一次,上面的人直接命令,让百姓少出来,免得出事,这不是严重是什么呢?”

    “哪里传来的消息呢?”北辰傲的双眼眯了一,不动声色的问道。

    燕莲则是诧异的看了一眼那个忧心忡忡的百姓,也为掌柜所说的话而蹙眉。

    战争还没起呢,就开始人心惶惶的,这样好吗?

    打仗跟做生意的道理是一样的,讲究的是人心战术,若是你连心都动摇了,哪里还有战胜的可能。

    “谁知道,反正就这么谣传着,大伙都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这生意啊,就更不好做了!”语气里是深深的无奈。

    “我们一路过来,说是朝廷派了新任的将军,不知道他到了没有?”燕莲咬着筷子,佯装好奇的问道。

    “说是这么说呢,可是多久了,连个影子都没有出来,谁知道那将军在什么地方呢,朝廷的是,小老百姓的,谁能懂呢!”掌柜的叹息一声说道。

    这话,让燕莲跟北辰傲惊诧的对视了一眼,梅以鸿可是比他们早出发好些日子的,怎么可能还没到呢?

    原本是想了解一诚意如今的情况的,可现在这样,反倒让两人无法淡定了。

    他们吃完之后,跟掌柜说去走走,随意的看看,把行李都留在了客栈里,就出门了。

    北辰傲握着燕莲的手,在天水城的街道上自在的走着,好像就是这里的人似的,没有一丝的陌生。

    很快的,两人到了一处看起来平平淡淡的院落门口,北辰傲上前敲敲门,很快的,门被打开了,开门的人原本是开口询问的,可看到眼前站着的人后,立刻眼里闪过一丝惊喜,虽然没有开口,但侧身往里挪动了一,让他们先走了进来。

    “京城有人来吗?”北辰傲一进门,见人家关门之后立刻问道。

    “有,”开门的人立刻回答着,并侧身引领着他们往里走。

    也许开门的人是知道北辰傲来的是为了什么,所以直接领着他们去见了梅以鸿。

    “你们怎么来了?”正在焦头烂额的梅以鸿一看到北辰傲跟应燕莲到了,忍不住的睁大双眼问道。

    “我们怎么就不能来了?”燕莲戏虐的问道。

    梅以鸿张张嘴想说什么,但看了北辰傲一眼之后,又颓废的坐了去。

    “发生什么事了?”北辰傲让燕莲坐,自己也坐在她的身边,然后望着梅以鸿严肃的问道。

    “我进不去,”梅以鸿直接说道:“好在我进城的时候把那些粮食是分配送进城的,所以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只不过我想进军队的时候,却发现里面严密的不得了,根本无法进入。”

    “你没有拿出圣旨?”北辰傲挑眉,疑惑问道。

    “军队里的人像是被人换了心事的,对于此次的战争也是敷衍了事,完全没有一站到底的决心,更是传出了不利的谣言,闹的人心惶惶的,这样的阵仗本就不对,我是在等着消息,毕竟晋国现在还没出兵,”秦国一向不会主动出兵的,所以他在等待契机,也让人探查,如今的军队到底是被谁统领着的,为何这势头是如此的不对呢。

    梅以鸿的话让北辰傲沉默了,他伸手敲着桌面,沉默不语,像是在考虑什么……没有人出声打断他的思索,包括燕莲在内。

    战争那玩意离的她好远啊!

    “梅以鸿,军队里可有你的人?”北辰傲突然开口问道。

    “有!”这个是自然的,若没有,那真的是傻子了。

    “可有法子联系上?”蹙眉,扶额,像是被什么问题给困扰住似的。

    “有,但必须要进去,”梅以鸿的表情格外的严肃,一本正经道:“如今的将士是不能随意的进出,说是为了战争做准备!”

    “现在该如何?”燕莲在一边轻声问道。

    “我去,”北辰傲眯了一双眼,冷声道。

    “什么?”燕莲跟梅以鸿都震惊的看着他,有些疑惑他的举动。

    “梅以鸿,告诉我你的人在军队里该怎么联系,我把这些人弄出来,你隐藏在后面,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北辰傲的语调里有着深深的压抑的怒火,让燕莲忍不住的颤了一。

    她不是怕,只是觉得北辰傲要进军队的话,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事情来呢。

    梅以鸿在众人的眼里本就是死的,让他隐藏在后,说不定真的会成为一个意外呢。

    北辰傲的决定是没有人敢反驳的,燕莲想反驳,可她没有反驳的理由啊,因为她知道北辰傲的决定是目前最正确的决定,所以她没有开口反驳,而是提出了一个要求——她 也要进军营。

    ~~~~~~~~~~~~

    这几天白天都有事了……默默飘过。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