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不行!”她的话一说出,立刻引来了两个大男人的反驳。

    “莲儿,这军营里目前形势都复杂了,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进去,不是存心让我牵挂吗?”北辰傲一脸义正言辞的反驳着,眼里满是拒绝的坚决。

    “就是,万一被人发现了,拿你威胁,要怎么办?”这些都是卑鄙无耻的家伙,这样的事情是完全做的出来的,所以梅以鸿坚定的站在北辰傲一边,不想让这个发疯的女人继续发疯。这要真的出事,他们后悔都来不及。

    看着北辰傲跟梅以鸿严肃的表情,燕莲呐呐的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抿抿嘴,有些无奈的闭上了。

    她其实很想说:北辰傲,我就算是手无缚鸡之力,可我不也把你给打倒了吗?不过,有梅以鸿在,这话,她还是忍着没有说出口,免得让他没有面子。

    对于燕莲想要进军营的想法,两个大男人都一致的反驳了,弄的燕莲只好打消了这个想法。

    可是,她总要找点事情做做,否则一直在客栈这么待着,会发疯的。

    就算是发疯,燕莲还是得留在客栈里,毕竟她是跟北辰傲一起住进客栈的,总不能两个人一起消失。

    掌柜的问起来的时候,燕莲只说北辰傲是做生意的,去寻找东西去了,多的到也没说什么。

    燕莲每天就跟逛街似的出门,她长的不是很吸引人注意,收敛了一身的气势,打扮的土一些,低调一些,就跟别的妇人没什么区别。

    北方的妇人都是有些好爽的,不像京城那边的妇人,扭扭捏捏的还保持着一丝的矜持——她们在这里生活,很多的妇人都是失去了男人的,一个人扛起一个破碎的家,所以行为举止方便反倒没有很大的要求。

    也因为这样,燕莲的进进出出显得很平常,没有引来多大的注意。

    北辰傲用了什么手段,燕莲是不知道的,只是知道属于梅以鸿的人真的陆续出了营地,到了一个地方聚集了。

    梅以鸿是个带兵的将军,能在北方坚持那么多年,也算是有几分本事的。这些人都是忠心跟着他的,所以看到他活着,有多激动,已经不用言语去形容了。

    燕莲去的时候,刚好又来了两个人,看他们三个激动的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让燕莲显得有些诧异。

    “将军,属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那两个人跟梅以鸿的关系看起来就比别的人更进一步,那男男相抱的场面,让燕莲忍不住的颤抖了一,觉得这场面好有爱的说。

    “将军,你好好的,怎么就没有消息呢?外界都谣传着将军已经……,”另一个人说到这里,哽咽了一,然后满怀惊喜的往说:“将军还活着,如今又有战王坐镇北方,到要看看那晋国还如何的嚣张!”

    “对,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打击一晋国的嚣张气焰,让他们都知道知道秦国的厉害!”血腥男儿都以国富民强为傲。

    燕莲满意的看着北辰傲从军营里扔出来的几个人,觉得这样拥有血腥的男儿才能成为保驾护国的真正英雄。

    从头到尾都是那些从军营里出来的人激动的跟梅以鸿说着,梅以鸿自己是一句话都插不上,毕竟这一次他死里逃生,在众人都以为他死了之后又出现在兄弟,将士面前,着实的让人惊喜,所以个个才跟小妇人似的,一直呱啦呱啦的说个不停。

    男人的呱噪本事比女人更有过之而不及啊!燕莲挖挖耳朵,在心里了评论,想着军营里连个女人都没有,这几个男人……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燕莲坐在那边很安静,又是其貌不扬的,所以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可是,当她笑着眯了眯双眼,扭动了一身子的时候,吸引了一个人的注意。

    “将军,她……是什么人啊!?”有人疑惑的开口,就引起了好些人的注意。

    我的存在感那么低吗?燕莲纠结的扯扯嘴角,想着自己是不是穿的太像大婶啊!?

    “她是……,”梅以鸿才想着怎么介绍的时候,燕莲突然咧嘴一笑,打断了他的话说:“我是他媳妇,”

    她的话让众人一愣,梅以鸿更是呆了一,到底还是没反驳出口。

    “媳妇?”众人惊愕,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太一般了,完全配不上他们的将军啊!

    众人的表情,燕莲是收进眼底的,觉得这样的玩笑是无伤大雅的。

    “咳咳……是我救了失忆受伤的他,还照顾了好几个月呢,”这话里的意思就是我不嫁给他,要嫁给谁呢。

    燕莲确实是救了梅以鸿,也照顾了一些日子,所以说的很是坦然,只不过那是上一次的暗杀,被她按在这一次而已。

    众人看着她的眼神有些诡异,看着梅以鸿的眼神更是略带同情,里面还有怒火,恐怕是觉得燕莲是那种趁人之危的,所以眼神也有些不善了。

    “你是什么人?我家将军乃是京城大家族的人,你一个小小的乡姑娘,竟然攀附我家将军,心不是是太大了?也看配不配了!”那尖酸的质问,一点都不客气,对燕莲是百般的鄙视。

    燕莲只是觉得自己开个玩笑,无伤大雅,只不过面对这般尖锐的嘲弄,觉得心里很不舒坦——她就那么差吗?

    她正想开口呢,梅以鸿却满脸严肃的说道:“大庆,不许这么说,燕姑娘救了我,若不是她,我早就不在了,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照顾她也是应该的!”

    燕莲狐疑的睨了他一眼,也没驳了他的话。

    北辰傲要是知道了,会生气吗?肯定会的,她得绷紧点皮啊!

    “可是……将军,就算她救了你,也不用这样啊!?你给她点银子,打发她就是了,”被称为大庆的人一脸的怒气,看着燕莲的眼神是越发的不善了。

    “大庆,你是想让将军成为背信弃义的人吗?”一边跟大庆一起来的男人不悦的说道:“那是将军的事,你就别插手了!”

    就算那姑娘配不上将军,可她毕竟救了将军!

    “就是,一个大男人,话那么多,跟个老妇人似的,絮絮叨叨的,”燕莲故意装作很无知的样子,一脸傲娇的睨着大庆嘲弄道。

    “你……,”大庆自然是怒的,他心里的将军是不可高攀的,能给他配的,也就是京城的那些名门千金,没想到却配上这样的一个女人,让他极其的抓狂。

    梅以鸿看着燕莲那纠结的样子,忍的极其的幸苦。她自己说的,要低调行事,不能太高调了,所以弄的灰头土脸的,还一脸的不讲理,这才真的像个乡的妇人啊!

    这个样子,恐怕连配个小家族的人都会被人嫌弃的。

    “大庆,好了,”梅以鸿的态度是不轻不重的,显得还有几分的无奈。“你们几个是我信任的,这一次让你们出来,无非是想让你们知道,我这一次出事,不是巧合的,所以不想被人知道我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将军,当初你怎么会受伤失踪的?”大庆很是急切的问道。

    “就是啊,我们得知将军落不明的时候,翻遍了整个天水城都没有找到将军,都快疯了!”另一个人也是急切的解释着,表示着自己的关心。

    梅以鸿看着他们焦急的样子,微微一笑说:“好在我都没事,大庆,阿峰,你们几个回去之后,还要小心一些,”

    “将军放心,属等会警惕的!”阿峰等人都抱拳说道。

    来的人都走了,燕莲望着一直站在门口沉默的梅以鸿,沉声问道:“在想什么?”

    梅以鸿直直的望着前面,眼神中有痛苦跟失望……过了好一会儿,他转过头望着燕莲,挣扎道:“我不想怀疑他们,他们是我在战场上生死相依的,能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人,可是……每一次我出事,知道消息的都是他们几个!”

    “你的是意思是叛徒就在其中?”燕莲惊愕。

    “若不是这样,我会次次上当,历经生死吗?”梅以鸿的语气里有着浓浓的低落,他不是傻子,虽然不精通算计人心,可至少稍微的想一想,就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

    梅以鸿话里的沧桑让燕莲很是无奈,那种背叛,比亲人之间的背叛更重,因为他们都是可以把命交给彼此的,却最终遭受背叛,那种痛,深入骨髓,带着沉沉的无奈跟痛惜。

    “知道是谁吗?”这才是最关键的。

    梅以鸿摇摇头,深深的叹息一声道:“若是知道是谁,这事情反倒更好办了!”

    “那你要小心了!”她不知道北辰傲跟梅以鸿达成了什么条件,但在明知道叛徒就在这群人中间,还这么做,肯定是商议好的。

    燕莲是不知道,因为她的一个无心的玩笑,差点害的她提早去跟阎王报道。

    “一而再,再而三,这一次,我再上当,那真的是我傻!”梅以鸿苦笑着,为自己以往的天真而嘲弄着。

    “不是你傻,而是人心本就贪婪!”这一点,燕莲是感同身受的,因为前世,她也遭遇过背叛,损失的是钱,跟梅以鸿发生的事是差不多的,但结果差别太大。

    一个是金钱,一个是性命!

    “贪婪?”梅以鸿望了她一,沉默了半响后才道:“或许吧!”

    北辰傲自从进了军营之后,甚少出来,也没有让人带消息给燕莲,所以在有些人的眼里,燕莲就是梅以鸿的女人,一个想要攀附权贵的无知女人。

    “燕姑娘呢?怎么都不见她呢?”阿峰来了几次,只觉得在第一次见到人家,之后就没见到了,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她啊,不住在这里,”梅以鸿说的漫不经心的。

    “住哪里了?”大庆在后面随后问道。

    “她一个姑娘家的,又没有成亲,就算是要跟着我的,也要懂得避忌,免得到时候被人诟病,于她名声不利!”真要他们两个住在一起,北辰傲非从军营里出来崩了他不可。

    其实,他是巴不得燕莲想要高攀呢,可惜人家攀的更高,根本无视自己的存在。

    他跟她,早就错过。

    北辰傲比他早了好多年,无论他怎么追都追不上的,不如默默祝福,只要她过的好就好!

    而自己,身在战场,日子没个稳当,说不定哪一天就不在了,还是安安静静的做一个人好。

    “她还有什么名声啊?”大庆吐槽,满脸的不满。“一个大姑娘,没出嫁就跟着人家,巴巴的不要脸呢!”

    “大庆,那是未来的将军夫人,不许造次!”阿峰一天,立刻满脸不悦的呵斥着。

    “什么将军夫人,你看看她那样子,能上的了台面吗?等咱们将军打败了晋国,胜利回朝的时候,她见到皇上,还能好好说话吗?”大庆对燕莲的敌意是从一开始就有的,从没有消停过。

    梅以鸿看着大庆那充满敌意的表情,眼里闪过一丝的异样。

    咳咳,应燕莲见到皇上会不好好说话吗?到时候,不要怕她太会说话噢!

    连岳贵妃这样的人都被应燕莲无视的,皇上又向着她,跟长公主又是好朋友,不要在宫里横行就算不错了,还怕,是别人怕她才是。

    只要她想做什么,随便的折腾一番,就能引来整个京城的震动,她才是最不该被人小觑的。

    “可不管怎么样,那都是将军的选择,她就算再不配,以后也是将军夫人,你这般无礼,把将军放在眼里吗?”阿峰一脸怒气的质问道。

    看不起将军夫人不就等于看不起将军吗?他这个人,怎么就那么死脑筋呢!

    “我……,”大庆被阿峰给训斥着,最后发现自己怎么解释都矛盾,就张张嘴咽咽口水,最后恼恨道:“反正我就不高兴!”

    你哪门子的不高兴啊!?又不是梅以鸿的爹娘,轮得到你不高兴吗?

    战争的势头,越来越大,半个月不到,晋国的兵马已经纠结在距离城外千米的地方了。

    ~~~~~~~~~~~~·

    送葬这些事情,好严肃又好琐碎,亲们谅解,懒懒抽空会更新的!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