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应燕荷的突然出现,让燕莲的眼皮子一直在跳……应燕荷也一直在城门口徘徊,好像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出城,一连四天都是如此。

    这城门禁止出门的禁令是北辰傲的,所以燕莲想要解除的话,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找北辰傲把事情给解释清楚。

    可是,她进不了军营啊!

    最后,还是梅以鸿告诉她,城主是可以进军营跟北辰傲禀告城里的事情的,让他去给北辰傲带句话,让北辰傲出来说比较好,最好还是进城主府,免得被人听到了,反倒坏事。

    对于这个提议,燕莲自然是附和的。她去跟东城主送了一声,让东城主去跟北辰傲说一声……而隐藏在暗处的隐卫们哭了。

    夫人,我们是干什么的啊!?你为嘛宁愿用东城主,也不用我们呢?

    不得不说,因为应燕荷的出现,弄的燕莲的脑子打结,完全的忘记了隐卫是可以随时联系北辰傲的。

    因为这样,等到她见到北辰傲的时候,被北辰傲好好的嘲弄了一番,弄得她很是抓狂。但不管怎么抓狂,她还是把心里的担心给说了出来。

    “北辰傲,你说应燕荷留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呢?”燕莲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北辰傲听了她所发现的事情后,眉头深深的皱在一起,因为他也知道此事不会简单的,就如燕莲想的,应燕荷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里,还有那个痞子于三。

    他们两个人,身无分文的,能来天水城就已经不错了,而且还生活无忧的,这若是没有问题,那真的是有鬼了。

    “你是想让我把应燕荷放出去?”就是为了防止有奸细,所以进出城门都被禁止了。

    “嗯,”燕莲点点头,颇有深意的说:“我是觉得奇怪,按照住在他们旁边的人说,应燕荷也是极少出门的,就是这几天一直往外走,好像是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出门似的,只不过应燕荷一个不起眼的妇人,在护卫的眼中起不了什么风浪,所以才会被漠视了。若不是我发现,还真的不会去怀疑一个家里有个瘸子的女人。”

    北辰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出声问道:“那莲儿觉得这里面含有什么深意?”

    “整个天水城的百姓都知道,此刻城外紧张的局势,能不出城的话,就尽量的不出去……可应燕荷却恰好跟人家相反。你我都知道,于三跟应燕荷都是从古泉村来的,这里没有什么亲人,那所谓的亲人出事,又指的是那样呢?”燕莲的情绪在最初的波动之后,现在显得格外的沉浸。

    “从一开始,应燕荷跟于三被人安排在这里,就是充当某种角色的……,”说到这里,燕莲迟疑了一,仰头望着同样一脸严肃的北辰傲道:“若是应燕荷被人发现跟晋国勾结,成了奸细,你说……会连累我们吗?”

    奸细,那是株连九族的事啊!应燕荷跟她是同宗同祖的,若是一个不好,甚至会牵连到北辰傲的,因为他毕竟是个异姓王,跟真正的皇族没有一丝的关系。

    想到这里,燕莲就浑身打了个冷颤,觉得有一层深深的后怕。应燕荷若是真的当了奸细,把秦国最主要的消息通给了晋国,让晋国打胜仗,然后幕后的人开始查找原因,牵扯出了应燕荷,那古泉村里的整个应家家族都要死,甚至还牵连战王府跟北辰府——这黑手,藏的可真深啊!

    人家是想一打尽,是想一锅端了他们所有的势力。

    在国事面前,应燕荷跟她的那些矛盾冲突根本不算什么,没有人会觉得跟他们无关的,甚至还会说北辰傲也是故意输给晋国的,因为应燕荷跟她的关系……。

    这一连串的深思,让燕莲在寒冬里冒出了一层的冷汗,浑身颤抖了一,都不敢在往想了。

    “真是好本事啊!”北辰傲抿嘴,冷笑道。

    他听了燕莲的话后,心里知道,这些基本都是被猜中了。只是,那幕后的人唯一没有想到的大概就是应燕莲会陪着自己来,而且,还藏身在天水城里。

    若是幕后的人知道应燕莲也来了天水城的话,或许就不会启用应燕荷了。

    这一场阴谋,到底谋算了多久?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燕莲无助的望着北辰傲,心里已经慌乱成一团了。

    若真的牵连这件事,不要说应家,就连整个古泉村都要被斩杀的干干净净——可他们何其的无辜啊!

    九族之内,要死多少人?

    这些人的心,真是够狠……燕莲想到了这里,就忍不住的深深的咬着自己的唇,那一丝丝的血腥味在她的口里徘徊着,已经出血了。

    “傻丫头,”北辰傲伸手抿住了她的嘴,擦掉了溢出的血珠,伸手抱住她颤抖的身体,用沉稳的声音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

    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声,燕莲徘徊的心像是找到了港湾,慢慢沉淀了来。

    “北辰傲,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抓了应燕荷,她一定知道什么,绝对不能让她跟晋国的人有接触,要是真的出事,实儿跟不悔他们都会受到牵连的。”一想到这些,她的双腿又无力了。

    她自己死都不要紧,可是孩子,她绝对不能让三个孩子出事,那是她的命啊!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北辰傲伸手摸着她的头发,宽慰着她说:“我北辰傲发誓,绝对不会让应家任何一个人出事的!”

    “北辰傲,北辰傲,北辰傲……,”燕莲无助的呢喃着,好像喊着他,就能给她一些信心,让她不会在那么彷徨了。

    北辰傲看着怀里惊恐的女人,发现认识她到现在,从未见过她那么的惊恐不安,那眼神里的惊恐怎么都掩饰不住,浑身的颤抖,是从内心里发出的,让他的黑眸里闪过锐利的光芒,浑身也散发出了一声的冷气。

    让她受惊,让她伤心,让她不安,这些人,统统该死。

    知道了应燕荷的身份有异,在天水城可能是个被利用的细作,所以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于三一直在里,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见不得人似的,弄的燕莲格外的好奇,很想把于三给逼出来。

    雪越越大,道路几乎给阻拦住了,应燕荷因此更焦急了,差点就在门口哭了。

    “清理道路,需要请人……有工钱的哦,”街上,一排排穿着护卫服的护卫在街上嚷着,吸引了好些个百姓都探出头查看着。

    “官大哥,真的有工钱吗?”应燕荷一听,立刻上前激动的问道。

    “有啊,”那官差上打量了她一眼之后,然后蹙眉担忧的道:“只是,你一个女人家的,没力气,干什么活呢?让你家男人来,我给留个位置,”

    应燕荷一听,摇着头急切的道:“大哥,我男人腿脚不方便,不能干活的,你……你就让我干吧,工钱少给一些也没事的,”难得遇到这样的机会,应燕荷就算是求,也要人家答应的。

    因为应燕荷的苦苦哀求,那官差也就皱着眉头,无奈的道:“好了,好了,看在你那么可怜的份,就算你一份了,”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应燕荷很是卑微的双手合十,弯腰感激着。

    “去那边领一把扫帚跟簸箕,把雪给扫了,要是搬不动了,找个人帮忙,”那官差叮嘱了一之后,就不理应燕荷了。

    应燕荷在官差离开之后,那哀求的表情就变了,双眼里闪过一丝阴狠,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去,往那边领了东西就要往城门口走去,目标相当的分明。

    应燕荷是一边随意的扫着雪,一边四处张望,就每一个人都在认真的扫雪,谁也没有注意自己,就继续往外走,拿着扫把,连簸箕都不要了。

    等都出去的差不多,连人都看不到了之后,应燕莲就扔了扫把开始狂奔,不知道的还以为后面有什么在追着她呢,那样子,别提有多疯狂了。

    应燕荷的目标很分明,一直往晋**营跑,当看到晋**营快要到了的时候,她的眉眼之间全是笑意,浓浓的,带这兴奋,解放,还有怨怒……很复杂,谁也不知道她此刻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应燕莲,我要让你欠我的,统统还给我,我要让你跪在我面前求我……,”最后几个字,她是仰头怒吼的,那语气里的憎恨是深入骨髓的。

    “要怎么求你?”突然,在应燕荷的身后响起了让她脸色大变的声音,顿时让她整个人僵住了。

    “不,不可能的,我一定是听错了,对,是听错了!”应燕荷麻痹自己,就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想要继续往前走,可是,身后的声音依旧不放弃的响起,让她差点崩溃。

    “应燕荷,你没听错呢,我是想知道,你到底要怎么对付我呢!”燕莲穿着厚厚的袄子,身形笨重的站在应燕荷的身后,心里有着压抑不住的怒火。

    应燕荷的身子僵住了,就算是她不愿意回头,可是应燕莲的声音在一直在她的耳边回响,就跟魔音似的,让她甩不掉,就僵着身子慢慢的转回身,当她对上应燕莲那双阴冷泛着杀意的眸光时候,双眼猛的瞪大,还倒吸了一口气,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应燕荷怒视着眼前的女人,咬牙切齿的问道。

    “跟着你来的,”燕莲双手环抱,冷冷的睨着应燕荷道:“大冷天的,你一个女人家,要去哪里呢?”

    “我……我……我的事,不用你管!”应燕荷见眼前只有应燕莲一个人,回眸看了一眼就在眼前的晋**营,双眼里涌上一层坚决,想着若是把应燕莲吸引到那边,或许还能要了她的命,就不需要自己报仇了。

    “你的事,我是不想管,只是你如今要做的事,我却要管,”燕莲冷睨着她,冷笑道:“看到晋**营就在眼前了,是不是觉得兴奋又紧张呢?”这个傻子,被人利用了,还帮着人数钱呢。

    “你……,”应燕荷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前的女人,双唇死死的咬着,血珠子在冒出来的时候就凝成了一点。

    燕莲无视她的怒火,冷冷的,高傲的睨着,眼里,尽是讽刺跟嘲弄。

    “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应燕荷觉得应燕莲是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就怒吼了转身要跑,可还没等到她往前迈一步,后劲一疼,双眼一黑,就直接歪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倒要看看,死了,你是怎么不放过我的!”燕莲恨不得一脚踹死躺在雪地里的应燕荷,最后硬忍着一口气,让隐卫把人给搬回去。

    燕莲在隐卫搬走应燕荷之时,回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晋**营,双眼里迸发出了浓烈的冷意,心里在琢磨着:应燕荷到底要送什么消息去晋国!

    “咳咳……,”应燕荷觉得嗓子难受,咳嗽了几声之后睁开了双眼,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看着很不熟悉。

    当她揉着有些发疼的脖子,坐起身满脸疑惑的正想开口的时候,却看到了一边坐着的人,立刻“啊!”的惊叫了一声,脸色惨白,身子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醒了?”燕莲睨着坐起身的应燕荷,冷冷的问道。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应燕荷自然也看到了子里的其他人,但对于她来说,无论怎么都接受不了应燕莲会在这里。

    这里离京城有千里之遥,她怎么会在这里的?

    “这个该是我问你才对,”燕莲站了起来,望着眼前满脸怨怒的女人,蹙眉道:“应燕荷,谁送你到天水城来的?”

    应燕荷双唇死死的咬着,不打算开口。

    “这个,上面写了秦**队的布置,剩余的粮草……这个,不该是你能得到的,”燕莲一字一句的问着,双眼冷酷,见她还是死死的咬着唇,一言不发,就再加了一句。“你不愿意说,我无所谓,大不了,把于三给抓出来问问,相信他会告诉我什么的!”

    一听说于三,应燕荷的表情立刻变了。

    “于三到了这里,就不会简简单单的了,要什么酷刑,你大可亲眼看着,”燕莲死死的盯着应燕荷,查看着她的面部表情。

    “凭什么?你们不是当官的,没权利抓人,”应燕荷大概在这几年经历了什么,也知道一些事情,所以大声的嚷嚷道。

    “不是官?”燕莲挑眉,指着一直沉默的北辰傲道:“应燕荷,你该知道朝廷派的将军是谁吧!?”

    “战王,”这个,她自然是知道的。

    “那你说,他能不能抓你呢?”燕莲好整以暇的问道。

    “你……你骗人,”北辰傲,应燕荷是认识的,所以摇着头,不敢置信。

    “我就算把金牌给你看了,你也不会相信的!”见应燕荷根本不知道北辰傲就是战王,那么她更加确定,应燕荷是很早就离开京城的。

    不认字,给她看了也是白看的。

    “你……,”应燕荷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这样的情况,完全手足无措了。“我……我在天水城待了那么多年,就想找个机会过富贵的日子,想要风风光光的回古泉村,想要让你跪在我面前,所以我才人不人,鬼不鬼的跟于三躲在这里,平日里根本不敢多跟人说话,就怕出事……可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小心翼翼了,为什么还是被发现了?就差那么一步,只要往前一步,我就能到晋国的军营,就能成功了,成功了!”

    为了表示自己内心的愤怒,她的手一直紧紧的握着,愤怒的捶在床板上,发出了阵阵的“咚咚”的声音,里面有太多太多的怨念了。

    “成功了?”看着发疯的应燕荷,燕莲冷冷一笑,嘲弄道:“应燕荷,你该庆幸我在你身后,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你大概就身首异处,死在晋国了!”

    应燕荷一听,摇着头,脸色惨白,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不问你是被谁带来的,只想问你一句,你知道战王来了天水城,可知道战王就是北辰傲?”若是说了,相信应燕荷会更加小心翼翼了。

    “不知道,”应燕荷麻木的回答着,整个人瘫坐在床上,就个病入膏肓似的,一点点的精气神都没有了。

    “让你送消息的人肯定是从军营里送出的消息,既然如此,人家为何不告诉你?北辰傲,你是认识的,只要人家一说,你就知道了,不是吗?可是,人家没有说,你知道为什么吗?”燕莲问的有些尖锐。

    可不管多么尖锐的问题,到了应燕荷的身上,都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输呢?成功就在眼前了?她的心里有好多好多的不甘心,有着无法说出的怨怒,更恨老天的不公平。

    北辰傲就是战王,战王就是北辰傲,那应燕莲呢?北辰傲来了天水城都带着她,那他们还是那么好,应燕莲是要成为战王妃了吗?

    ~~~~~~~~~~~

    先更一章……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