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雪,越越大,整个天水城就像被孤立了的孩子,谁也疼不了,爱不了。

    雪灾越来越严重,不要说百姓,连将士们都出不去了。他们一直在组织人扫雪,铲雪,可是,不管这么做,都没有老天发怒的厉害,雪是越积越深,东城主让人扫雪,才勉强的清理出一条道路来让人行走。

    “这雪啊,越越大,在这样去,恐怕连城中百姓的口粮都成问题了!”燕莲依靠在窗口,低声呢喃着,眉头皱的很深,都能夹死蚊子了。

    应燕荷也随着她的目光看去,没有说话,因为这些,她根本不懂。现在的她,只知道没人欺负她,能吃饱穿暖,日子,如此这般的好。

    兜兜转转了一大圈,才恍然的发现,以前的日子多好……可自己年轻不懂事,硬生生的毁了自己,也毁了一个家。

    “恐怕再过几天,城中的百姓就要闹事了,”梅以鸿站在不远处,同样的目光落在了窗外厚厚的积雪上,语气沉重。

    因为大雪,客栈关门了,应燕莲就住到了这边。而北辰傲因为军营里的事,加上如今大雪,更出不来了。

    应燕莲搓了搓有些发冷的手,看着梅以鸿道:“跟东城主说一声,这件事,要小心谨慎,万一一个不好,闹出了百姓闹事的事情,就会让现在的局面雪上加霜了!”

    雪的那么大,晋国的人还是不肯退兵,几乎是在瞅准了机会给秦**队致命一击……而秦国的军队也是在防备,为的就是晋国的紧追不舍。

    这样的局势,若是天水城里再出现什么暴动的事情,就更加不好控制了。

    “这事情,东城主明白的,他是土生土长的天水城人,”梅以鸿抿嘴解释道。

    应燕荷狐疑的望着应燕莲,眼里闪烁着疑惑跟不解,那双眼睛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弄的燕莲不得不看着她问:“怎么了?”这眼神,弄的自己好像跟陌生人似的,她完全不认识了。

    “……你是应燕莲吗?”迟疑了一,应燕荷纠结的问道。

    “额!”燕莲跟梅以鸿对视了一眼,好笑的问道:“你说呢?”

    应燕荷看着她,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真是奇怪了,明明我们是两姐妹,可为什么你懂得那么多?我为什么一句话都不懂呢?”就算是认识几个字,这样的事情,她压根儿没有见识过,怎么能懂那么多呢?

    “呵呵……,”应燕莲看着有些可爱的应燕荷,觉得她不嫉妒,不嫉恨,反倒有些美了。“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懂不懂的无所谓,只要做最真的自己就可以了!”也许,在真的经历了那些痛苦之后,反倒让应燕荷重新做人了。

    现在的她,才二十出头就已经生出了白发,非人的折磨让她原本娇嫩的脸庞也爬上了皱纹。可是,以前的她,满脸都是嫉妒的狰狞,反倒不如现在美好。

    人心,真的能体现在脸上的。

    “也许吧!”应燕荷日有所思的说着,发现从懂事来,从未如现在这般的轻松过。

    心中没有那么大的杂念,反倒觉得心是无比的自在。

    “不过,燕莲,你怎么变的好像不像是古泉村的人一样呢?”燕荷歪着头,望着她很认真的道:“咱们村里的人,没有你那样聪明的!”能跟王爷将军说的上话的,还那么面不改色的。换成她,要不是因为燕莲在,早就吓的换身瘫软了。

    之前住进来的几天,她是战战兢兢的连话都说不全了。

    现在是燕莲住到这里了,她才好一些的。

    看到了燕荷眼里的疑惑,燕莲明白她的意思。她们都是在古泉村离土生土长的,懂得的不多,看到当大官的就心慌不已,连话都说不全了,更何况是命令人家将军做事情呢。

    “呵呵……,”燕莲没有细细的解释,因为解释也解释不全乎,不如保持沉默的好。

    梅以鸿也因为应燕荷的话而狐疑的看了应燕莲一样,觉得应燕荷的话说的是对的,那应燕莲真的跟别的乡姑娘……不,连城里的那些大家闺秀,甚至是长公主等人都比不上她,那份才智聪明,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好了,言归正传,”燕莲收起了玩笑的心思,对梅以鸿严肃的说:“你去跟东城主商议一,看看城里百姓的口粮到底还剩多少,这天气如此阴冷,雪该是不停的,问题只会越来越严峻,若是突然爆发出来,到时候就控制不住了!”

    她的眼皮直跳,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

    “行,我去跟东城主商议一,你就留在这边不要出去了!”东城主是不知道燕莲是个女的,什么事都跟她商议,把她当男人看了。

    这样的天气里,她一个女人家,出门还真的不方便。

    “好,你去吧,我在这边等着你的消息,”燕莲望着他说道。

    梅以鸿去了城主府,应燕荷跟应燕莲两姐妹在子里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应燕荷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应燕莲则满脑子在想着粮食,大雪,敌军……脑子里没有一刻是宁静的。

    “王爷,这大雪封锁,天水城里百姓的口粮估摸着都不多了,若是起了内乱,于我们不利!”阿峰在一边抱拳禀告着。

    “是啊,军营里的粮草也不多了,虽然今年有御寒的衣物,可是现在城里就算是有银子,也出不去,买不到粮食!”寒冬对天水城的百姓来说,本就是一件苦事。又遇到了难得的大雪,这样的日子是让他们苦上加苦了。

    “临近的城池呢?”北辰傲阴沉着脸,手一直在案桌上弹着,心里是无比的烦躁。

    这样僵持去,于秦国是越来越不利了。他原先还想着,乘胜追击,让晋国心生不宁,好乱了他们的军心。可现在,不要说乱了他们的军心,估摸着大雪在这样去,该乱的是天水城跟秦国的军营了。

    “大雪封路,铲除了又落,根本清理不出一条道路来,”这天寒地冻的,百姓们也不愿意动手。

    “眼,百姓们可有什么举动?”北辰傲的表情未变,只是看上去更加的阴冷了。

    “现在还算是平静的,可是……再持续去,可就不好预料了!”大庆在一边低声咕哝着,然后抬头看了一眼一边沉默的岳安明,冲着北辰傲抱拳道:“王爷,不如先开仓救济百姓吧!?不然的话,等到百姓没有粮食后,引起内乱,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不行,”阿峰一听,立刻尖利反驳道:“若是开仓救济了百姓,那将是们呢?他们还要保卫天水城,还要跟晋国的那些人决一死战呢,若是没有了粮食,你让他们怎么去打仗杀敌?”

    “可是,百姓若没有粮食的话,不也是死路一条吗?那护着天水城,还有什么意义?”大庆梗着脖子,不悦的道。

    “这……,”阿峰迟疑的望了一眼北辰傲,不敢在往说了。

    “王爷此事是该斟酌,阿峰跟大庆两位小将说的是,这粮草是最为紧要的,护着将士还是天水城的百姓,就得看王爷怎么决定了!”岳安明在一边慢悠悠的说着,表情是一脸的严肃,可若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的双眼里还闪烁着幸灾乐祸,完全没有一丝的忧心。

    北辰傲淡淡的扫了岳安明一眼,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望着阿峰跟大庆道:“你们派个人去城主府问问,看看城主府那边是怎么安排的,若是急缺了粮草,可从军营这边分一点过去,只要冰雪融化了,所有的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是,末将立刻就去!”两个人齐声的回答着,此刻到看不出有什么嫌隙了。

    等到两个人离开了,北辰傲才看着岳安明道:“岳大人,在军营里说话,该斟酌一,免得惹祸上身,本王治你一个挑拨之罪,可别怪我手不留情了!”

    “官不明白王爷的意思!”岳安明阴沉着脸,略带委屈的道。

    “呵呵,明白不明白的,岳大人自己斟酌!”北辰傲冷睨了他一眼之后,就让他出去了。

    岳安明出了北辰傲的营帐之后,双手紧握拳头,冷冷的望着那帐篷,低声毒辣道:“北辰傲,我到要看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待雪化之极,就是你北辰傲哭的时候了!”一想到这些,岳安明的心情就莫名的好了。

    这些委屈跟北辰傲到时候的凄惨比起来,真的是不痛不痒的!

    “王爷,”岳安明离开之后,跟着燕莲的隐卫突然冒了出来。

    “何事?”因为好几天没有见到应燕莲了,北辰傲整个人都暴躁了起来。

    “夫人跟梅将军已经跟城主商议好了,百姓若是缺粮,从军营里分出来,而且要放在大街上赈灾,”隐卫面无表情的把事情禀告着,没有一丝属于自己的情绪。

    “是让东城主来军营谈吗?”北辰傲望着隐卫问道。

    “是!”

    “告诉夫人,就说本王知道了,回去吧!”北辰傲的语气里带了一些愉悦,想到了自己跟燕莲是心有灵犀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是!”隐卫抱拳行礼之后,转身离去。

    营帐里的事情都解决了,北辰傲站了起来,走到了营帐门口,看到了门口的积雪,双眼里闪烁着一阵的寒光:该分出胜负来了。

    快过年了,心情本该是好的,可久久没有停止的大雪让所有人的心情都压抑着,没有一个人高兴——大雪挤压的连她们要出来拿救济的粮食都难了。

    “王爷,仓库里的粮食已经不多了,若是在继续赈灾去,到时候连将士们的口粮都没有了,”有人忧心忡忡的禀告着,就怕到时候事情越发的混乱。

    之前说是把粮食借给百姓,是等到雪停之后就让百姓出城去买,到时候还给军营,就可以了。可是,这雪连续着,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就让军营里的将士开始焦躁起来,渐渐有了不满的声音,担心他们的粮食问题了。

    “这雪要是一直,难道还要给百姓粮食,那我们的呢?”有士兵在暗地里不满的发泄着,对未来充满了不安。

    “一定会想办法的,难道还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饿死?”有人迟疑的说道。

    “什么办法?大雪不停,难道王爷还能出去把粮食给搬来吗?”刚才抱怨的人语气尖锐的质问道。

    “这……,”被咄咄逼人的语气给逼问的哽住了,什么话都放在喉咙口,说不出来了。

    “其实,我到觉得王爷来了之后,咱们的日子反倒好过了,”旁边的人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由衷的说道:“以前,咱们的能比现在好多少?每一年到这个时候,不多是为了粮食而愁苦吗?至少今年,有战王在,咱们都不用挨冻了!”

    “是啊,今年是我在这边过的最好的了,还能穿那么厚实的棉袄,那是在家里都没有过的,”知足的人,就觉得这样够好了。

    “话是这么说的,可本该咱们能过的最好,”那人语气激动,恨不得把所有人的脑子都剖开看看,想知道他们里面藏的是什么,怎么就那么傻的,对北辰傲那么死心塌地。“要不是把粮食分给了百姓,咱们就能顿顿吃干的,不用喝稀的熬日子了!”

    “听你这话说的,难道咱们还能眼睁睁的看着天水城的百姓饿死,冻死?你可别忘记了,咱们 今年能穿的上御寒的衣物,很多还是天水城百姓日夜熬着给做的呢,至少咱们现在还饿不死,我是相信王爷到时候一定有办法的!”从一开始就坚定北辰傲给他们带来了好日子的将士是完全的听不进去。

    这样一来,军营里的人就分成了两派,一派是觉得该分给百姓粮食,该一起承担。另一派则觉得不该分给百姓,毕竟将士们才是重要的。他们要是吃不饱,何来打仗抗敌的力气呢?

    雪在百姓的快要哭了,绝望的时候,终于停了。

    “雪停了,”燕莲望着窗外,眼里没有喜悦,反倒有了更加凝重的表情。

    “雪停了不好吗?”应燕荷疑惑,觉得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了。她都能听到了百姓的惊喜欢呼声了,连她都感受到了这样的喜悦。

    “好,也不好啊!”燕莲叹息一声,无法跟应燕荷说这些复杂的事情——现在的她,更希望应燕荷能保持这份简单,不用过的那么的幸苦痛苦了。

    “……,”应燕荷被她高深的话说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燕莲也没注意应燕荷古怪表情,而是紧紧的盯着梅以鸿留的军事地图看着,双眼连眨都不眨一……。

    “梅以鸿,”突然的,盯着军事地图看了好半天的应燕莲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地图上比划了一,然后大声喊道。

    “怎么了?”应燕荷被吓了一跳,捂着自己的胸口问道。

    “让梅以鸿进来,快点,”燕莲也不藏着自己的脾气,厉声道。

    “喔,”应燕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匆匆忙忙的就走了出去。

    她现在才彻底的明白,应燕莲跟她是两个世界的人,那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她压根儿就不管,跟自己的想法是完全不一样的。

    “燕莲,怎么了?”见应燕荷急急忙忙的叫了自己来,说是燕莲找自己有事,就放了手边的事,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梅以鸿,你来看,”燕莲连头都没有抬起来,只是盯着地图看着。

    梅以鸿是满脸的疑惑,走上去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地图根本没有什么改变,就忍不住疑惑的问道:“看什么?”

    “你看,晋国的军队驻扎在这里,”燕莲在地图上比划着,就跟一个即将要冲锋陷阵的大将军一样,莫名的就让人信服。“天水城在这里,雪停了之后,金君凛肯定是要派人攻城的……,”略带压抑的激动语气在燕莲的嘴里溢出……。

    梅以鸿之前是听的漫不经心的,可是当燕莲越往说,双眼就越亮,忍不住的聚精会神的听着,双眼落在地图上,也不肯挪动了。

    应燕荷看到他们两个在低声嘀咕着什么,完全不掩饰,只可惜她什么都听不懂,就只能羡慕的看着应燕莲,想着若是早一点知道应燕莲是跟她们不一样的,是否自己的命运就不一样了?

    也许,像三婶这样的,也是好的。闲事不管,什么都依靠自己,不出彩也能稳稳当当的。

    “好,”突然的,梅以鸿惊喜的大喊一声,可怜见的,又把应燕荷给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开始要翻白眼了。“燕莲,这注意真好,到时候,肯定能给晋国一个狠狠的教训!”

    “呵呵,好不好的,就看你的了!”燕莲反倒没有太高兴,而是盯着梅以鸿严肃的道。

    说说是很简单的,所有的事情要实施起来,却是难上加难的。

    “放心,这件事,拼死我也要完成的!”梅以鸿的双眼里闪烁着恢复记忆以后的最亮的光芒,那是一种去除了颓废心态,真正要跟敌人面对面的豪气万千。

    这样的梅以鸿才是最最出彩的。

    ~~~~~~~~~~

    一个按键,什么都没有了,懒懒已经累的什么都不想说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