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大庆对梅以鸿忠心到底,就不知道有什么人会对你忠心到底呢?”燕莲望着脸上闪烁着羡慕嫉妒的阿峰,心里感叹万千——他背叛了所有人,那么所有人只会背叛他,而不会跟他靠近并对他忠心。

    得到了所谓的人上人的位置,真的如他说的那么好吗?

    “将军,别听那个妇人胡说八道,她懂什么呢,还不如趁着现在抓了她,好威胁梅以鸿跟北辰傲,看看他们两个是要保住天水城还是要护着这个传说中了不得的女人。”更有的,他把目光落在了应燕莲身后的女人身上,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似的,格外的让人惊恐。

    应燕荷对上他森冷的目光,瑟缩了一,躲在应燕莲的背后,不敢动弹了。

    阿峰深深的瞧了一眼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女人,心里对她的狐疑从一出现就存在——这样一个女人,竟然还能得了两位当世男子的青睐,真叫见鬼了。

    北辰傲跟梅以鸿大约是如今京城里最赤手可热的,尤其是北辰傲,深得龙心,其地位跟身份,就堪比皇子了。这样的人,是每个势力都想拉拢的,而他却又站在了皇后一边,强力支持小皇子,这就更让他的身份尊贵了。

    虽然皇上拥有数位皇子,小皇子是最小的,可小皇子毕竟是正统,是嫡子,这皇位若是有人扶持,才算是最名正言顺的。

    大概也是因为如此,皇上才会对他越来越信任的,荣宠甚至超越了皇子。

    可也因为如此,他们势必要铲除了北辰傲,绝对不能让他留在这个世上,那会坏了太多太多人的计划,挡住太多人的前程。

    “你们上去,抓了她们,”阿峰双手一挥,颇有气势,“留着应燕莲的命,另一个,本就该死!”应燕荷早就该死了,看到她还活着,还真的是让人吃惊。

    好在应燕莲自以为是,没把应燕荷送走,否则的话,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应燕荷颤抖着身子,伸手揪住了应燕莲的衣服一叫,倒是没惊恐的尖叫出声,这多少让燕莲高看了她几眼。

    确实有长进了,只是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

    “阿峰,你既然知道北辰傲跟梅以鸿都在乎我,那么,当他们两个都不在的时候,会这么简简单单的让我留在这里吗?”燕莲冷睨着眼前执迷不悟的男人,冷嘲道:“你知道吗?这个时候,梅以鸿该在做什么呢?”

    “别跟我打哈哈,拖延时间,梅以鸿不管去做什么,他都来不及救你,北辰傲更是自顾不暇,没空搭理你!你若是聪明的话,就束手就擒,免得刀剑无眼,伤了你,到时候就不值得了!”阿峰见院子里除了开门的人跟她们两个女人外,没有别的人了,就觉得是梅以鸿去做什么事,带走了院子里的人,所以才会这样的。

    对于这样的局面,他是控制的妥妥的,若在出事,还真的是见鬼了。

    “真是冥顽不灵啊!”燕莲摇着头,想着阿峰若是有一丝丝的后悔或者迟疑,那么她可以考虑一,放了人家。但现在,见他死死的往前撞,就是不肯离开,那就别怪自己无情了。“阿峰,你知道北辰傲身边有人护着吗?”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渗人的很。

    “什么意思?”阿峰的心里涌上了一层不好的感觉,有些不安。

    “动手!”这一次,燕莲没有心思跟阿峰逗弄了,而是利落的厉声命令道。

    “什么?”众人惊愕,还没回过神来,院子里突然蹿出很多黑衣人来不说,连原本成了俘虏,被人抵着刀子的开门人也一个利落的转身,把刀子换了个方向,直接把刀子放在威胁他的人的脖子上,还不等人家惊叫,所有的声音都卡在断掉的脖子上了。

    血,一股股的流着,那人甚至连惨叫都没有叫出来就丢了性命。或许,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

    局面,一子就改变了。燕莲护着燕荷退进了子里,冷眼的看着隐卫诛杀那些本该死的人。

    背叛了自己的战友,背叛了自己的国家,这样的人,坚决不能留。

    阿峰看到了这一切,惊恐不已。他见识到了那些黑衣人的高强武功,脑子里闪过一丝念头,颤抖着唇,不安的呢喃着:“是隐卫,战王府的隐卫!”

    传说中,不知道战王是谁的时候,多少的势力想要暗探战王府,可是,每一个势力都被战王府的隐卫给挡了。若不是北辰傲自己说出来,恐怕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北辰傲就是战王。战王就是北辰傲。

    一想到这些人就是北辰傲的隐卫后,阿峰的心里是拔凉拔凉的。这些人的本事,他没见过,但听说过,握着的刀子手也越发的不稳了。

    怎么办?怎么办?他看到一个个跟着自己来的人都被杀了或者砍倒在地,鲜血满地,那股子味道,让久经沙场的他竟然产生了害怕。他不安的想着,迫切的想要逃脱,却发现每一个地方都有人看着,他们就好像锅里的水,怎么都沸腾不出去。

    “应燕莲,我要杀了你,”阿峰知道,唯有抓住了应燕莲,不,就算是抓住了应燕荷,自己的局面就会改变,所以他奋力一击,避开了隐卫的追杀,冲着子里的燕莲去了……。

    “躲开,”当站在燕莲身后的燕荷在看到那把冲着燕莲来的森冷大刀的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把撞开了燕莲,自己去面对迎面砍来的刀子……。

    “啊!”燕莲是没想到应燕荷会救她,心里忍不住惊了,人也踉跄的往旁边跌去……。

    “我死了,带我回古泉村去,”应燕荷大声的嚷着,眼里是释怀的坦然。

    经历了那么多,她这般不堪的人,差点惹大祸,能救了燕莲一命,也是命里的福气了。

    临死的时候,她最最想的,竟然是想回到以前最最不屑的,最最想离开的古泉村……。

    应燕荷是闭着双眼等死,脑子里闪烁的画面是古泉村里的山山树树……她以为,这一次,她是死定了。

    “要回自己回去,我才懒得送,”应燕莲略带怒气的声音响起,让应燕荷错愕的睁开双眼,看到的画面让她张大嘴,好半天都回不拢。

    “你一个大男人,不上阵杀敌,不报效国家就算了,还冲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手,你还好意思活着,我都替你的厚脸皮不好意思了,”趁着阿峰对自己是没有太多的防备,又收不住架势的时候,燕莲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手起刀落,不等阿峰有反应,拳头就冲着他的门面挥过去,一声声的怒斥,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应燕莲,你确定你口里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包括你吗?你真的手手无寸铁就把一个挥舞着大刀子的男人给揍的连还手都忘记了,你确定你能划上手无缚鸡之辈吗?

    燕荷是傻傻的看着,嘴巴忘记闭了,就这么一直看着……隐卫们已经差不多的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阿峰是方才趁着空隙想要奋力一博,却不料应燕荷把应燕莲给推走了,他是收不住手势,想着抓住了应燕荷也是一样的,却不料应燕莲突然的发难,反倒把他弄傻了,才忘记反攻的。

    等到他双眼被打的红肿,嘴角都渗出血迹来之后,他才恍然想要动手,语带狰狞的怒吼道:“臭女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想他一个堂堂的将军,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打的还不了手,这传出去,他还有何颜面见人?

    “北辰傲都被我打趴过,还你,做梦吧!”燕莲傲娇的嚷了一句,一个反肘,狠狠一记,阿峰就顶着满脸的狰狞“砰”一声,躺地上了。

    燕莲的那句话,让北辰傲的隐卫颤抖了一,谁也不敢多言一句。

    主子,你的形象,崩塌了。

    阿峰是最最狼狈的,没死,却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躺在地上不能动弹。而他带来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受伤躺地上,但都比他好,没他那么惨。

    “小样,你不是要杀我吗?起来啊,瞧你那样,”燕莲是在人家血口上撒盐,把不能动弹了的阿峰刺激的狠狠的颤抖了一身子……他输,是输在看不起女人,若不是没有预料到应燕莲会跟自己动手,他就不会输了。

    方才,隐卫一个没注意,才让阿峰有了空隙,现在,他是死也折腾不起什么动静了。

    “把死了的人都拖去,这些人都给我绑了,等到大战之后,再把他们交给梅以鸿,让梅以鸿处理吧!”燕莲揉着眉头,为这些人唏嘘。

    想要成为人上人,那无可厚非。可是,背叛了不该背叛的,就算是成为人上人,他们的心,安吗?

    通敌叛国,死的不单单是他们,还有他们的九族,不知道该有多少人要丧命啊!

    “呵呵……应燕莲,杀不了你,我无话可说。可是,北辰傲跟晋国一战,注定是要输的,呵呵,你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是晋国的人,你阻止不了的,”阿峰耷拉的脑袋被人架着,可语气却是嚣张的。

    ~~~~~~~~~~~~

    先更新一章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