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莲斜睨了他一眼,用你是白痴的眼神望着他道:“梅以鸿早就知道他的身边有内奸了,你觉得他还会傻傻的等着你们行动吗?你怎么就不问问,梅以鸿去哪里了?”都不知道他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察觉到应燕莲的镇定之后,阿峰才惊觉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害怕,没有惊恐,连自己说北辰傲自顾不暇的时候,她都很镇定,连一丝的担忧没有。这让阿峰后知后觉的问道:“他去哪里了?”

    燕莲眨眨眼看着眼前灰头土脸,满脸红肿的人,笑眯眯的伸出一根手指,摇着头,坏坏道:“现在……我不想告诉你了!”方才,她可是一直想要告诉他的,可他不听,那就不要怪她了。

    “……,”阿峰除了恨恨的怒视她,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燕莲一见大局控制住了,就很淡定的吩咐着开门的人把地上的血给冲洗干净,免得那血腥味一直在她的喉咙间徘徊,痒的她都想吐了。

    隐卫把这些人都结结实实的绑住了,燕莲派了两个人看着,自己则让那些原本躲藏起来的丫鬟都走了出来,然后让他们该干嘛就干嘛,自己则坐在椅子上,思索着这件事该怎么跟梅以鸿解释。

    唉,对于这个内奸,梅以鸿是深恶痛疾的,因为这个人害的他失踪,也让梅家没落,梅老将军夫妇丧命。

    若不是因为报仇支撑着,都不知道梅以鸿到底能不能熬来。

    “燕莲……,”一旁一直盯着她的应燕荷终于忍受不住了,望着她张口结舌的道:“你……你……你怎么会武功的?谁教你的?”为什么她越来越觉得眼前的应燕莲不像是自己认识的呢?

    在她的心里,应燕莲是未婚先孕,而且还胆小如鼠,只要被人一骂,就会卑微的低着头,从不敢反驳什么,唯一的长处就是认的几个字。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完全的变了。

    性子泼辣,有一说一,绝不姑息,甚至还改变了二婶跟二叔的性子,也彻底的改变了应家二房的命运。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燕莲的胆子那么大,竟然敢徒手去抢刀子,还把一个大男人给打的趴了。她……她甚至还说,曾经把北辰傲给打趴了,那她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啊!?

    燕莲要是知道人家心里那么复杂的想法,肯定会无语的告诉她:自己会的只是花拳绣腿,能把人家打趴,只是因为人家没预料到她一个女人会动手。当初的北辰傲,不也是因为这样,才被自己打趴的吗。

    “这个……只是因缘巧合,学了一些而已,”那个传说的师傅,还是少提的好。要是真的被人提起来,万一北辰傲要见见人家,到哪里去找?

    燕荷望着她,心里越发的觉得他们两姐妹是走的越来越远了。

    她们两个好像不是活在一个地方的,她总觉得眼前的应燕莲陌生的很,不是自己了解的那个应燕莲。

    但不管怎么样,能看到应燕莲那么聪明,几次的化解危难,她还是高兴的。

    天水城被围住了,所有的人都戒备,气氛,凝重,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那种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他们谁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在一刻,说不定,一块石头,一支箭,就能把自己的小命给结束了。

    晋国的军队围住了天水城,却没有攻击,而是有坚持耗去的心思,想要让天水城的百姓跟将士因为没有粮食而投降,这让很多的百姓跟将士都有了意见,心思也开始浮动了。

    若是没有粮食,投降,是迟早的。

    “我就说了嘛,粮食是不能给百姓的,如今,能给我们吃的粮食就只能熬几天了,在这样去,就算是雪停了,我们也是出不去的。”一直在鼓动将士们的心的人,这几天不肯歇了心底的心思,总想让那些士兵起来抗议。

    “吃都吃了,还能让百姓吐出来吗?”旁边的人没好气的问道。

    都整个时候了,还想着这些,还责怪整个,责怪那个,有意思吗?

    “就是,就算是缺了粮食,不是让人出城去买了吗?事情还没到最后一步呢,如今,还是先解决眼的事情好,”一边的人也听的有些不爽了,语带不快的道:“若真的打输了仗,天水城被围攻了,粮食再多,不还是给了晋国的人吗?与其这样,我到宁愿所有的粮食都被百姓给吃了,免得留一粒米来给晋国的将士吃!”

    “这话说的好,让他们吃饱打我们吗?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

    那人见几个人都是冥顽不灵的,不管自己说什么,他们都反驳,搞得好像自己谋害他们似的,真的让人气死。

    可他说的,都是对的啊!

    是北辰傲答应要把粮食给百姓的,这才让将士们的粮食缺少的,这难道还不许他说了吗?

    见自己眼前说服不了他们,那人就狠狠的跺跺脚,语带阴狠道:“你们就信着北辰傲,几天后,粮食运不进来,看你们哭不哭!”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去,也不管这些发呆的了。

    “他到底是怎么了?”有人愣了一,挠挠头,不解的说:“从一开始,他就极力不满王爷把粮食给了百姓,可现在,都兵临城了,他依旧想着那些粮食,难道饿着他了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个人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光芒,低头有些担心的问道:“我也觉得他有些问题,你们说……他会不会是……?”最后那句,他不敢说出口,毕竟从怀疑开始,这个人的结果就不会好了。

    这些将士都是在战场上生死相搏的,把彼此都能把后背交给彼此的,所以想要怀疑其中的一个,率先是自己的心里接受不了了。

    可是,现在,由不得他们不怀疑,因为那人的举动,实在是太诡异了。

    “这样的话,还是先别乱说的好,”有人谨慎的说:“几天之后,或许真的会出现粮食缺少的情况,不如,到时候再 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若他还有什么诡异的举动,到时候就禀告了王爷,不管是不是冤枉的,先抓了再说!”

    “好,就这样办!”几个人商议了一,觉得还是这样好,免得到时候出事,事情就无法交待了。

    果然,几天之后,仓库里的粮食被搬光了。如今,不但是将士们没有口粮了,连天水城的百姓都没有粮食了。

    因为出城的人都没有回来,谁都不知道粮食能不能带回来,所以那种为了活着而战的气息就一子变了。

    “砰!”一声巨响,打破了还端着碗喝粥的人,个个都抬头麻木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谁都没有出声。

    “这样的日子,老子不过了,”砸碗的人高声怒吼道:“老子是来打仗的,是来送死的,结果连口饭都吃不上,那老子还要打什么仗啊!?”

    所有人都惊呆的看着他,望着手里的碗,碗里是清水加几颗大米,不要说填饱肚子,就是解渴都不够的。

    “兄弟们,我们为了秦国出生入死的,是把脑袋记在裤腰带上的,可战王却把属于我们的粮食给了百姓,这不是要逼死我们吗?我们要是没有吃饱,没有喝足,哪里来的力气解决敌人,能把敌人给赶走?”那人情绪激动,厉声的扬高了声音,想要让所有的将士都听的到他的话一样。

    “王爷是领兵的大将军,难道他不知道这件事吗?难不成,战王是勾结了晋国的军队,要把天水城拱手让给晋国,只是把我们当成傻子,白白的牺牲掉……,”这一番话,镇定了所有人,个个都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打破这一景象。

    “兄弟,你说的对,战王那是不安好心呢,”突然,有人“砰”一声的,也扔掉了手里的碗,高声叫道:“兄弟们,你们细细的想一想,朝廷发给我们的粮草,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让兄弟们吃饱了,好有力气去打仗,去把晋国的军队赶回去。可现在,我们都饿着肚子,还有什么力气跟人家打呢?”

    “我们什么力气都没有,还不如直接打开了城门投降算了,免得到时候死伤无数,都是白白牺牲的!”开头闹事的人紧握着拳头嚷道,声音是尖利的,让人听的心生一种不舒服。

    “话不是这么说的,”有人看不过去了,捧着自己手里的碗怒道:“百姓们没有吃的了,难道要百姓活活的饿死吗?王爷这么做,也是为了救百姓——我们打仗,保家卫国,还不是为了百姓?”

    若不是为了百姓,朝廷何必每年往这里派兵,还要让人押送粮草,从京城千里迢迢的往天水城来。

    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想让天水城的百姓过平静的日子吗?

    “就算是为了百姓,也得让我们吃饱,否则我们怎么打仗?”因为被挑起了心里的情绪,个个都显得激动,有人站在北辰傲这边,有人则觉得北辰傲是有问题的,是想谋害将士的……。

    这两种情况对峙起来,就让原本不妙的气氛更雪上加霜了。

    但是,站在北辰傲这边的人毕竟多,他们是忠于国家,忠于自己的心的。

    “来人,”一直站在高处看着他们的北辰傲在上面看了许久,他都没有出声,只是用阴沉的表情睨着他们,见气氛差不多了,才大手一挥,厉声道:“把这些都给本王抓起来,”

    原本还怒气冲冲砸碗的人一听到这样的命令,都愣了一。可是,还不等他们回过神来呢,他们已经被拿着刀子的士兵给包围住了。

    “战王,你这是什么意思?”开头闹事的人仰头望着北辰傲,不但不跪,反倒神情倨傲的质问道。

    “你说呢?”北辰傲冷冷一,反口问道。

    那人咽了一口水,语带不满的质问道:“难不成王爷是觉得属说了实话,就想要杀了属吗?”事情,越闹越大,这样,才更有意思。

    北辰傲把手放在了城墙上,望着眼前不知死活的家伙,抿嘴露出一抹诡异阴狠的冷笑,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是如何知道本王把所有的粮食都给了百姓,要饿死你们呢?怎么?连本王那个都不知道的事,你就率先知道了呢?”

    一听到北辰傲是这么回答的,那人就仰头大笑了几声,稳定了情绪望着北辰傲继续叫嚣道:“这样的事情,还需要猜测吗?王爷,你好歹看看将士们吃的是什么,一碗碗的清水粥,里面的米都能数的出来,难道,王爷就是想我们吃这样的饭,上战场杀敌吗?”

    义正言辞的语气里,有着太多太多的不满跟控诉,可若是仔细听的话,却能在话语里听出一丝的狡诈。

    手,轻轻的放在了城墙上,有一没一的弹着,北辰傲沉默了。

    “战王,你该给我们一个解释,否则,我们死不瞑目!”那人见北辰傲沉默了,就扬声叫道。

    他打探的很清楚,多少粮食给了百姓,多少粮食留着给将士,一天之内,军营里需要多少的粮食。那结果就跟自己计算的一样,就是到这个时候没有粮食的。

    “死不瞑目,死不瞑目……,”这一句话,引来了那些想要指控北辰傲的人,情绪越发的激动……。

    “你们不要吵,”岳安明站在北辰傲的身边望着众人道:“王爷心里有打算的,你们稍安勿臊,相信王爷会给众位将士一个最好的答案,王爷,你说,是吗?”他笑的很憨厚,可话里的意思却是那样的清楚,就是想让北辰傲交待不了。

    没有粮食,面对将士的怒气,北辰傲又能如何呢?

    北辰傲睨了一边的岳安明一眼,冷笑道:“岳大人,这粮草是你护送来的,少了的粮食,本王……是不是该跟你要呢?”他还好意思在这里大放厥词,若不是顾忌着京城里的势力,他早就把岳安明给宰了。

    原本带着温厚笑意,想当和事老的岳安明愣住了,没有想到他会这么一说,有些接不了话了。

    “交不出粮食来,岳大人就请安静一些!”嘲弄了一句,北辰傲望着面的人,摇摇头,然后叹息一声说:“你们啊,心太急了!”

    众人一听,都不知道北辰傲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谁都不敢在开口了。

    “快,快,快让开,”突然的,在安静诡异的气氛里,一道道热闹的声音响起,让众人都觉得奇怪,都这个时候了,还要闹哪样呢。

    可是,当他们回过身去,看到了后面被人抬着来的东西,都彻底的傻眼了。

    “馒……馒头?”其中一个结巴着,久久的说不出半句话。

    “好多馒头……,”捧着碗的士兵傻傻的呢喃着,被馒头散发出来的香味给迷住了,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这几天,不是喝汤就是喝汤,嘴里什么味道都没有,这会儿,看到馒头之后,觉得那比任何的山珍海味都来的好吃,来的香甜。

    “怎么会这样?”当看到一排排被抬上来,还散着热气的馒头,众人惊呆,包括岳安明。他失态的伸手指着面的馒头,望着北辰傲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晋国的军队只是围住了天水城,并没有攻打的意思,本王是真不知道,每天的白粥怎么就委屈了你们呢?瞧,如今,不是有馒头吃了吗?就是不知道指责本王有问题的话,是从何而来的呢?不如,你给解释解释?”北辰傲指着刚才一直叫嚣着质问自己的男人,嘴角露出了一抹嗜血的冷笑。

    那笑意,让人打冷颤。

    看到出来那么多的馒头,可以让所有的士兵能一个人吃好几个呢,那个带头的人脸色惨白,连站都站不住了,一直靠着旁边的人扶着……。

    “王爷饶命啊,属是一时糊涂,不知道王爷另有安排,求王爷饶命,属再也不敢了!”那人也知道事情的严峻,立刻跪求饶,不带一丝的拖泥带水。

    他跪了,被他挑拨的人也跪了,个个都不敢言语半句,空气里,弥漫着馒头的香味。

    “再也不敢了?”北辰傲的表情更阴冷了,“呵呵,男子汉,大丈夫,该敢作敢当呢!听,晋国的军队有了变化,声音震耳欲聋呢,没有听到吗?”

    那人一听,浑身打颤,快要伏在地上了。

    “你们的碗一摔,不是在告诉晋国的将士,我们秦国没有粮食了吗?他们就可以趁机攻打了,是不是?”北辰傲的语气越发的尖锐,眼神也锐利的能把人心给戳穿了。

    “不是的,不是的……,”跪在地上的人都摇着头不敢承认,这一点头,等待着他们的就是杀头或者株连九族的事,他们要敢点头才怪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不知道该有什么表情——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只是抗议没有粮食呢,怎么就变成了变相的通知晋国可以发兵了呢?

    他们,是奸细吗?

    秦国是他们的国家啊,他们怎么能这样呢?

    原本还觉得云里雾里的将士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个个都怒视着眼前跪在地上的人,恨不得把他们都剁吧剁吧给喂狗了。

    “噢,我就说嘛,从一开始,你就一直鼓动我,说什么王爷把粮食给了百姓,那就是要谋害我们,几天之前更是挑拨我们,说什么王爷有问题,不安好心,结果,你才是最最阴险的,竟然想要出卖我们,你还是不是秦国人,是不是我们的兄弟了?”这么多年都一起过的,想到这样的结果,质问的人都红了眼眶。

    他宁愿自己的兄弟死在战场上,也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背叛,那是最让人无法接受的,尤其是这种生死的背叛。

    他们为了一己之私,难道要置几万的将士于死地吗?天水城里还有许多的无辜的百姓呢,他们的心,怎么就那么狠呢?

    “我也想起来了,他们说话就鬼鬼祟祟的,原来,是不安好心呢!”一个回忆起来,另外的人也就立刻想起来了。

    “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呢?我们都是生死相交的兄弟,竟然被他们背叛,简直太可恶了!”人这一生,最见不得的就是背叛,最最不能接受的也是背叛,所以跪在地上的几个人就受到了所有人的指责,让他们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本王不妨告诉你们,这几天来的白米汤,就是想引出你们呢!”北辰傲看到越来越激动的将士,就伸手压了压,等所有人都平静来后,冷笑道:“梅以鸿大将军在战场上出事,若没有奸细,会出这样的事吗?他的武功如此之高,没有阴谋算计,一般人想要拿他,那是极难的,所以你们觉得,本王还会傻傻的放任你们闹腾吗?”

    北辰傲的一番话,彻底的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原来,这是王爷特意安排的,就是为了要引出这些叛徒?

    他们只要想到这些人曾经跟他们一起吃,一起喝,还一起上战场,还曾经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他们,就觉得浑身打颤。

    若是他们那个时候发狠,他们早就不在这里了。

    “北辰傲,你不要得意,晋国把这里包围的水泄不通,你就算有粮食,能熬得住几天?”那带头的人见事情败露了,也不藏着掖着了,干脆站起来仰头高声道:“你要是聪明的,就打开城门,主动投降,否者的话,就白白的让这些将士去送命,你战王就是秦国最大的罪人!”

    “我呸,”有人听不去了,拿了自己头上的头盔,“砰”一声的扔在了人家的身上,怒声道:“我们就算是战死,也不要当叛徒,不要当胆小鬼——英雄,宁可站着死,绝不要跪着生!”

    “说的好,宁可站着死,绝不要跪着生!”北辰傲被那个人的豪气万千给冲到了心里,也朗声喝彩道。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所有的将士异口同声的喊着,气势如虹。

    ~~~~~~~~~~·

    大更,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