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君凛望着站在城墙上,面对着那么大阵仗却面不改色的女人,真心觉得见鬼了。

    整个天水城都被围住了,他们是插翅都难了。就算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士,面对这样的局面,也要变变脸色的,可为什么应燕莲一个女人家家的,在城墙上,还那么的谈笑风生,一点点紧张都没有呢?

    这种情况,难道不诡异吗?

    “应燕莲,不管你是谁,今天,本太子定然要拿天水城,你也别故弄玄虚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你就等着看本太子破城吧!”金君凛倨傲的喊道,神情里对天水城是势在必得。

    “让你离开你不走,那就别怪本王妃不客气了!”燕莲嘴角泛起一抹颇有深意的冷笑,睨着金君凛,高高在上,从气势上就压倒了人家。

    “哼,本太子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法!”金君凛一直觉得,应燕莲是在故弄悬念,要真的有法子的话,早就现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她这么做,就是想让自己上当呢。

    “那你好好看看,”燕莲丢一句话,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支古怪的东西,然后冲着天空放了上去,天空上顿时发出了“砰”的一声亮响……。

    “将士们,冲啊!”燕莲豪气万千的嚷着,然后,风,呼呼的吹着,什么响动都没有……。

    所有人都风中凌乱了,用看疯子似的的眼神看着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哈哈……,”晋军原先是紧张兮兮的,还真以为这个女人会搞出什么名堂来,没想到架势十足的放了什么东西之后,什么声音都没有,还真的是笑死人。

    看到笑的花枝乱颤的晋军,再看看秦军们无语的表情,燕莲也凌乱了,还低声呢喃了一句:“怎么就不灵了呢?”

    “王爷,这是战场,不是随意能游玩的,你竟然让一个女人指挥战争,是不是太过分了?”岳安明愤怒的质控北辰傲,可惜的是,他的人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想要找个附和的人,还真的很难呢。

    燕莲看到岳安明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露齿一笑,调侃道:“岳大人,慌什么呢?不还有一支没有放吗?”燕莲扬扬手中的东西,笑的格外奸诈。

    “别故弄玄虚了,应燕莲,若是天水城守不住,你就是罪人,”岳安明愤怒的怒吼着,憋的脸颊都红了。

    “切,这罪名,按的还真是有意思,岳大人还真的会自打嘴巴呢!”燕莲嘲弄了一句,转身不再搭理岳安明,也不管他气的快要缺氧的表情,冲着一脸兴奋的晋军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再一次的冲着天空放了一次信号——这一次的信号,比方才的更响,更亮,更高。

    安静,两军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什么状况,可是,再一次的,什么动静都没有,让所有人的表情都龟裂了,唯有北辰傲表情不变,淡定的看着。

    跟燕莲认识那么多年了,知道她不是那种爱开玩笑,只说不做的人,所以,他在等待,就如当初,燕莲的一句颇具深意的玩笑话,里面就隐藏了自己最最需要的,最后挖出了大量的鲜姜,让天水城的将士们可以在寒冬的时候喝上姜汤。

    现在的情况,跟当初,不也一样吗!

    他,一直没有忽略掉燕莲双眼里的促狭,所以,一直在等待!

    “哈哈……,”再一次的,晋军笑了,笑的无比嘚瑟,无比的猖狂,那笑声跟嘲弄声,声声的刺激了秦军的心,都忍不住的握住了手中的大刀,恨不得冲去跟人家决一死战。

    “秦军,你们是抱女人抱着的孩子呢,竟然让女人上战场,贪生怕死的胆小鬼,还是投降吧!”城墙,有人挥舞着大刀,猖狂的讽刺着。

    “投降吧,别挣扎了,大不了,让你们回家抱老娘去,”一个人开始起哄,后面的哄堂大笑就不止了。

    金君凛也是嘴角带着笑意,抬头望着城墙上的人,发现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怒气,唯有北辰傲跟应燕莲是嘴角含着笑,平静自然,没有一丝的怒气……。

    这样的眼神,好像是笃定了什么事似的,他的心头越发的不自在了。

    燕莲也不跟人家再玩笑了,抬手,又放了一次信号,还不等她把头落在晋军的身上呢,城墙,就有人学着燕莲娇滴滴的声音,捏着鼻子嚷道:“将士们,冲啊!”

    “哈哈哈……,”再一次的哄堂大笑,让秦军们的脸色都变了。

    “将士们,冲啊!”一声怒吼,让大笑的人都停止了笑声,面面相觑,询问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

    他们都摇着头,还不能他们弄清楚,震耳欲聋的声音在他们的后方响起,“兄弟们,冲啊,”

    “冲啊……,”齐声的怒吼,那气势,那阵仗,不要说晋军,连城墙上的秦军都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依靠在城墙上,望着面的情况,傻了。

    “还等什么,打开城门,冲出去,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看到晋军后面杀出来的人马,燕莲笑了,立刻扬声吩咐道,那豪气万千的样子,不亚于一个上阵杀敌的大将军。

    “冲啊,兄弟们,杀了这帮狗娘养的,”一想到那些死去的兄弟们,秦军就跟打了狗血似的,浑身都是力气,连气势都不一样了。

    “怎么回事?”金君凛察觉到声音是从后方来的,立刻想要让人去查看,就发现自己的队伍乱了。

    “太子殿,秦军在后方,我们被围住了!”一个身穿战袍的小将冲了过去,满脸惊恐的道。

    “什么?后面?”金君凛一愣,摇着头怒道:“不可能的,天水城里总共才多少的将士,本太子比谁都清楚,后面要是有秦军,那天水城里的人,哪里来的?”若天水城里没有人,他早就把天水城给攻来了,何苦等到现在呢!

    “小将不知!”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太子殿,秦军是由梅以鸿指挥,发动攻击的,”一会儿,又有人来禀告了。

    一听说是梅以鸿,金君凛的双眼就落在了城墙上的那道红色身影上,只见她此刻满脸张扬的笑意,上面红果果的写着得意跟嘲弄,讽刺他们刚才猖狂的多么可笑。

    “冲啊!”天水城的城门,终于被打开了。那是晋军一直以来的期盼,可是,这一次,他们最最不希望的就是秦军打开城门,这就意味着,他们被包围住,想要突围,就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岳大人,此战,可好!?”看到面完全是一边倒的情况,燕莲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岳安明看到了梅以鸿身穿战袍,率领着大军抄了晋军的后方,脸色都变了又变,已经找不出什么形容词了。

    “好!”岳安明咬牙切齿的回答着,知道自己的计划,功亏一篑了。

    北辰傲,应燕莲,你们胜利了。

    这一仗,晋军输了,输的很惨很惨。

    秦军被晋军压制了多少年,恐怕连晋军自己都不知道了。这些年来,死了多少的兄弟,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每一次收拾战场的时候,最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看到跟自己身穿一样战服的人躺在地上,没有气息。

    这一次,能报仇,能把郁闷在心里的那些窝囊统统的散发出来,所有人都握紧了自己手里的大刀,砍向敌人的手劲也更有力了。

    晋军这个时候,因为两面加攻,已经不知道该往那边走了,个个都慌乱无措,跟方才的得意嚣张是完全的不一样。

    金君凛想要指挥,想要所有人都听他指挥着——可是,谁能听他指挥。晋军的强项,一直是因为人多,军纪,并不是那么严谨的。如今,一看到自己面临生死,而且还是大规模的,所有人都乱了。

    心乱了,就没有什么气势可严了。

    一边倒的情况继续发生着,众人想要擒住金君凛,但在晋军死伤无数的情况,金君凛还是带着一些人跑了。

    穷寇莫追,又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就由着金君凛逃了。

    “逃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金君凛,晋军的数十万大军都被你抛了,就不知道海国进攻的时候,你用什么抵抗!”燕莲低声呢喃着,相信了那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真谛。

    晋军对秦国,对海国手,既然能的了手,就表示他们是做好了两国的报复手段了。

    “战王千岁千岁岁,战王妃千岁千岁岁,”就在燕莲望着北辰傲一脸甜笑的时候,结束了战争的将士们,突然在城墙跪,异口同声的喊着,那气势,比方才更有气势,让那些成了战俘的晋军们都傻傻的望着城墙上的两个人,觉得好不可思议。

    梅以鸿在天水城驻扎了那么多年,愣是没有打胜过,只是坚持守着天水城,两国是谁也拿不谁。可如今,却被北辰傲,应燕莲给搞定了。

    就这么一战,所有的战争都结束了。

    他们很清楚,这一次惨白,晋国想要再开战,不但不可能,而且还元气大伤,这几天都要防着别的国家进攻,不能在攻打别的国家了。

    想到了这些,成了战俘的晋军们都耷拉着头,想起了方才他们的肆意大笑,就后悔的不得了。

    一个女人,搞定了一切,改变了所有的局面,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大笑呢?

    燕莲依靠在北辰傲的身边,在城墙上望着城的一幕,眼里也闪过动容。这一幕之后,谁还敢说她应燕莲是高攀了北辰傲的。

    她,有这个本事跟这个男人比肩齐。

    “众将士幸苦了,打扫好战场之后,晚上让天水城的百姓为将士们做好吃的,保证大伙吃的饱饱的,谁也饿不了肚子!”那些藏着的粮食,终于能搬出来了。

    “战王岁!”众人一听,立刻兴奋的呐喊着,那喜悦,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

    多少年了,他们没有那么畅快过。

    “看,梅以鸿呢,”燕莲看到了身穿战袍,身上带着血迹,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那样子,卓立于天,看的人一身火热。

    北辰傲跟梅以鸿的视线对上了,两个人没有说话,只是默契的露出了一抹笑容,那是真正意义上,轻松的,带着解放的笑容。

    重重的打败了晋军,这以后的天水城,平安了。

    知道了秦军打败了晋军,以后的几年里都不会有战争了,天水城的百姓就乐了,兴高采烈的,甚至还拿出了红绸布挂在家里的门口,一子,整个天水城就跟皇上要大婚似的,到处喜庆。

    “噼里啪啦,”一阵阵的鞭炮声,让回去的燕莲都露出了笑容。

    站在街上,望着露出欣喜笑容的百姓们,燕莲的嘴角也洋溢着笑容,为她们的幸福而开心。

    虽然打胜了,可是,北辰傲还有很多的事情要解决,比如战俘的问题,伤亡将士们的安排,这些都要他解决。而梅以鸿活着,效忠他的人也高兴,自然的,他也要解决一些事情,所以,剩的,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北辰傲想让人送她回来,可是,她不愿意!

    她想感觉那种欢快的气氛,所以才拒绝了他派人护送,想着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危险的,就漫步在街上,看到孩子们蹦蹦跳跳的,大人们手舞足蹈,那种快乐,完全的写在脸上,多么的简单。

    他们,只希望能活着,能吃饱,就好了。

    原本死气腾腾的天水城,因为秦军的大胜而有了人气,所有窝藏在家里的人都走了出来,为迟来的新年喝彩。

    对啊,过年了!

    燕莲抬头看着头上的烟花,想起了自己离家几个也了。家里的孩子,可好,她对得住秦国的百姓,却对不住自己的三个孩子。

    现在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而北辰傲想要立刻班师回朝,也是不可能的,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

    “燕莲,”听到了喜悦的声音,应燕荷也坐不住了,第一次光明正大的,没有带别的心思的出现在大门口,望着来来回回跑着的孩子,眼里露出了一抹羡慕。

    孩子,她也有过,可这辈子,都不会有了。

    就算有个女娃,也是好的,以后还能相伴着,陪她到老。如今,连个女娃,她都得不到了。

    “怎么样?觉得高兴吗?”眼里的笑意是遮不住的,燕莲故意的多问了一句。

    “怎么能不高兴呢,”燕荷望着百姓们欢喜的样子,望着燕莲苦笑道:“在战争面前,你我以前的恩怨,真的算不了什么!”

    这几天,她也是深有感受的,因为天水城被包围住,若没有粮食,没有支援,等天水城破了,就是他们的死期了。

    可现在,胜利了,性命保住了,就发现经历过生死大难之后,就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你想的明白就好,”燕莲见她是真的放来了,心里也宽慰不少。相信爹娘看到还活着的燕荷,应该会高兴的。

    那两个软心肠的,不管以前燕荷做了多少的错事,都会原谅的。既然爹娘都原谅了,她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更何况,那天,她还想为自己挡刀呢,一命还一命,够了。

    就如她说的,在残酷的战争面前,她们的那点鸡毛蒜皮的事情,真的不算什么大事。

    “班师回朝的时候,跟我回去吧!?”她知道,应燕荷最最想回去的地方,还是古泉村。

    一听说要回去,应燕荷的眼里是闪过喜悦的饿,可想到了什么,又摇摇头道:“回不去了,就算是回去,哪里是我的容身之处呢?”

    对于应家老,她的记忆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怨,里面,承载了她太多的感触,让她的心都迷茫了。

    看出她眼里的矛盾,燕莲笑眯眯的拍着她的肩膀问道:“是为了银子?”

    “是,也不是,”燕荷到没有扭捏,而是坦然的说:“我这未婚就跟人家走了,那么多年来,没有正大光明的成亲,回去之后,有何颜面见乡亲呢?再说,家里那么多的人,我回去之后,也不好住在老那边,不是吗?”

    从燕莲的嘴里,她知道自己走后,爹爹狠心的休了娘,又娶了一个年轻带着女儿的寡妇。家里还有一个性子变的古怪的哥哥,还有爷爷奶奶,这一家人住在一起,那日子,就别想安稳了。

    也因为这样,她矛盾着,不知道要不要回去。

    “你不想回老住,就跟你大嫂一样,盖个子,自己住吧!”燕莲望着她,笑着提议说。

    “我没银子,”以前的银子是人家送来的,只够开销用,根本攒不来。那些人大概是怕他们拿了银子之后就会跑掉,所以才会给的少的。

    “什么叫没银子呢?那一千两得黄金,你忘记了吗?”燕莲冲着她眨眨眼,别具深意的道。

    “什么?”燕荷捂着嘴巴,不敢置信。

    那一千两,会给自己吗?她还以为,自己帮着敌人做事,会被处死呢,绝对不会有命回到古泉村的。

    后来,燕莲说,她这是将功折罪,功过抵消了,不会在追究她的责任,也不奖赏她。

    也因为如此,她完全没有往银子上去想。

    “那是我出的注意,不狠狠的宰金君凛一把,那银子还是留着当军费,好来攻打秦国的,所以呢,这金子啊,我留了,”燕莲眨眨眼,笑着说:“自然了,那么多的金子,也不能多给你!”

    “我知道,我知道,”燕荷连忙点头道。

    “那金子呢,给你一些过日子,再给古泉村的村民盖一间学堂,大的,以后的孩子都能去免费的上学堂,邻村的孩子也可以,”一千两的黄金,足够村里的孩子支撑好多了。

    “我能去照顾那些孩子吗?”没有孩子的她,看看也是好的。

    “以你的名义去给古泉村的孩子盖个学堂,再拿出余的金子交给村里可信的人,让他们请夫子,请人,相信他们会把孩子交给你照顾的,”这样的付出,相信村里的人会知道的。

    “燕莲,”应燕荷听完了燕莲的话后,泪眼朦胧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哽咽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再也忍不住的伸手搂住她的脖子,抱住她哭喊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呜呜……,”

    以前做过的事情,她都知道,虽然其中有很多都是娘的错,可她是娘的女儿,错了,也该由她承担。

    她觉得自己做错了那么多的事情,燕莲不但没有生气,就算自己差点犯大错,心里更是想杀她的,却还是被她原谅了,还设身处地的为自己着想。

    她说的话,完全是为了自己能在古泉村立足,经历了那么多,她若还是不懂,那真的是个傻子了。

    就因为这样,她才完全的忍受不住,才痛哭流涕的。

    看到应燕荷眼泪鼻涕的激动样子,燕莲囧了。她跟应燕荷认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那样的亲密接触,忍不住不习惯的皱皱眉头,最后还是僵着手拍着她的背安抚道:“好了,别哭了,都过去了……,”耳边的哭泣声依旧,弄的她没有法子了,就咬牙威胁道:“你要再哭,把我的衣服哭脏了,就交给你洗了!”

    这么一句话出来,让应燕荷忍不住破功了,红着眼眶嗔怒道:“应燕莲,”她怎么就那么让人又爱又恨呢。

    “好了好了,我错了,你别哭了,那么大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呢!”燕莲翻个白眼,发现自己真心不是那种会开口说软话,安抚人的。

    燕荷是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表情,更诡异啊!

    战王妃城头上三笑,解决了天水城的危机,也解决了晋国的咄咄逼人,打的晋国的人落荒而逃,还抓了好多的俘虏……这一,战王妃应燕莲的名声,在天水城就传开了。

    对于这些原来越离谱的传言,燕莲只觉得自己心虚的很。

    ~~~~~~~~~~·

    月票能过三百吗?呜呜,大更,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