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马车越来越近,还传来了热闹的议论声,让她不由的抱起了孩子,往外走去……。

    当她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马车,看清楚赶马车的是程云之后,惊喜的立刻回转身,往院子里跑去,大声喊道:“燕莲回来了,燕莲回来了……,”

    忙过了春种,应家人都是在家或者在顶,要不就在后院,谢氏的这么一番嚷嚷,顿时引来了大家的注意,顶上玩闹的应燕秋更是往后院喊着:“爹爹,大哥,姐姐回来了,”

    这一喊,整个应家人都动了。

    他们在家里过的极好,心里自然关心着不在家的人。

    尤其是,今年的这个年,是他们过的没有团圆的,也是他们家里唯一的一个不团圆的年,谢氏还在年三十落泪了。

    “老夫人,夫人吩咐了,要关紧大门,”马车慢慢的赶紧了应家的院子,程云坐在马车上说道,就怕后面的人跟上来看热闹,到时候关门就不好了。

    谢氏心里疑惑,但也知道,燕莲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就连忙把祖儿交给了迎面过来的巧儿,把大门给关上了。

    “嘻嘻……,”马车停,掀开了帘子,露出了不悔的笑脸,立刻就让从后院回来的应翔安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上前连忙说:“不能跳,外公抱抱,”

    不悔也不怕生,伸手搂住了应翔安,冲着他一直甜笑着,让应翔安的心刹那间就融化的一塌糊涂,忍不住的搂紧了这个让人疼惜的孩子。

    应家人自然是在乎燕莲的三个孩子的,所以谢氏也抱住了不离,紧接着实儿利落的跳了马车——他那么大了,总不能让人抱着。

    而后,才是燕莲出来,还不等她马车,谢氏责备的语气就冲过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谢氏看到好好的女儿,心里是兴奋的,高兴的,激动的,可是,心里的责备也是有的。

    战场,她竟然去了打仗的地方,让人牵肠挂肚,就怕某一天收到的消息是天人永隔的,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那要他们如何的接受?

    “爹,娘,我回来了!”燕莲也是泪眼朦胧的,哽咽的说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于奶奶佝偻着背,激动的道。

    “哇哇……,”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孩子哭泣的声音,让燕莲觉得诧异,忍不住张望着,却没有发现哭泣的人,忍不住想开口问呢,就听到谢氏说:“是秋儿家的,才三个月,可皮实着,”

    “真的吗?”燕莲眼睛一亮,满脸喜悦的道。

    “啊呀,都站着干什么,孩子他娘,快去准备准备,这一路过来,孩子们肯定饿了,给准备些东西,”应翔安抱着不悔不肯松开,急切的吩咐道。

    “我去,我就去,”谢氏把不离交给了站在她身后的应文杰,一脸喜悦的道。

    燕莲看着他们,心里暖暖的。远游归来,父母们的喜悦,大约就表现在为孩子们准备一顿丰盛的饭菜上。

    “娘,等一,”燕莲想起马车上还有一个人,立刻说道。

    “怎么了?”谢氏停住脚步,不解的问道,同样的,众人欲转身的动作也停顿了,眼里闪过疑惑。

    燕莲抿抿嘴,低声道:“都已经到了,你难道还想藏在马车里一辈子吗?”

    “谁啊!?”一听到马车里还有人,应文杰就好奇的开口问道。

    “……,”什么声音都没有,也没有人出来,弄的应家人疑惑不解,看看马车,又看看燕莲,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在不出来,我就不管你了,”燕莲看到应燕荷在进村之后就缩在了马车里,就有些哭笑不得。

    难不成,她觉得留在马车里就不需要再去面对吗?

    “姨母,出来吧,外公外婆他们都是好人,不会怪你的,”实儿站在马车外,听了娘说的大概的事情之后,也不知道对她该有什么情绪了。

    娘说,姨母有些可怜。她的人生,唯一错的,大概是有个眼皮子太浅的母亲,所以才会害了她的一生。

    要是应燕荷的娘是个善良的,不觊觎不是他们的东西的,那日子,会幸福的多。

    “姨母?”众人惊愕,谢氏更是上前看着实儿好奇的问道:“实儿,你喊谁姨母呢?”

    这姨母,不是秋儿吗?

    燕莲蹙眉,看着纹丝不动的马车帘子,刚想撂狠话的时候,那帘子才微微的动了一,从里面慢慢的挪出了一个身影,最后,一点点的,应燕荷的脸才露了出来。

    “怎么是你?”谢氏看到应燕荷的时候,到没有生气,而是觉得诧异。她更为惊讶的是,燕莲怎么会跟燕荷在一起——当初离开北辰府之后,她又去了哪里呢?

    “二婶,”应燕荷了马车,紧张的用说绞着自己的衣袖,有些不安的喊道。

    换成以前,应家人看到应燕荷,或许会痛恨的大骂。可是,现在看到她那憔悴,甚至有些苍老的样子,谁还骂的出来呢?

    这些年,恐怕她过的也不是很好的。

    “娘,先不要问了,我们进去说吧,我来的时候,在城外城崔大娘那边吃过了,”燕莲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应燕荷的身上,虽然没有开口怒骂,但已经让应燕荷浑身不自在了。

    既然带了她回来,那就送佛送到西,该解决的,帮着解决吧!

    一子的人都围在大堂里,坐的坐,站的站,在地上爬的爬,咋一看,就单单一个应家二房,也算有了小家族的模样了。

    应燕荷坐在最现眼的地方,纠结不安,连头也不敢抬了。

    对上众人疑惑的双眼,燕莲微微叹息一声道:“燕莲在这几年过的也不好,年纪轻轻的,你们可以看看,她都已经有白发了,”人心,最容易同情弱者,所以燕莲冲着这一点去说服应家人。“她是我从北方的天水城带回来的,那边也是两国的主战城,”

    “她……她怎么会去那么远的?”谢氏看到应燕荷这样,一时无法接受。

    在她的记忆里,应燕荷一直是嚣张跋扈的,甚至是蛮不讲理。来这边,没一次是好好落座说话的,不是吵就是闹,让心烦不已,让人厌恶。

    可现在,看到她惴惴不安的坐在那边,一直用手绞着衣服,低着头,连话都不敢说,真的让人不习惯。

    “她是被人带着去天水城的,”燕莲说起这个,就看了于奶奶一眼,轻声道:“于三走了,”

    一直盯着燕荷看的于奶奶没想到燕莲会突然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忍不住愣了一,之后脸色变了变,眼里有些伤感,低声呢喃着:“我就知道,他的命不长,不好好安生的……,”

    说不伤心,那是假的!

    那是于家唯一的根啊,到这里,断了。

    “北辰傲让人把他火化了,把他的骨灰带了回来,就安葬在他父母的旁边吧,至少落叶归根,不用让他孤魂野鬼的飘荡在异乡了!”燕莲轻声道。

    “……,”于奶奶几次的抿嘴想说什么,但最终哽咽的说不出来。

    一听说于三死了,应家人脸上的表情也凝重了。

    他们都是善良的人,都不愿意听到死人的消息,尤其是他们熟悉的人。

    燕莲把天水城的情况说了一遍,让他们记得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否则会给家里带来灭族的大祸——而对于应燕荷要为自己挡刀的事,她也着重的提了一,告诉他们,应燕荷是真的变了。

    看到应燕荷如此,应家人本就原谅了。如今,一听说她还为燕莲挡刀,就更不想为难她了。

    跟应燕荷落魄的样子比起来,他们如今的日子,好的太多了。

    “燕荷,你是要回到老那边去吗?”谢氏的语气有些古怪,引来了燕莲的注意。

    “不,”燕荷知道二婶二叔都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心里稍微的松了口,才悠悠的道:“我要在村里买块地,落个女户,盖个子独自住吧!”她也不想跟老那边的人多纠缠。

    “也好,”谢氏一听,就松口气说道。

    燕莲的双眼眯了一,有些好奇的问道:“娘,老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这语气,不得不让她怀疑啊!

    燕荷有些担忧的看着谢氏,也想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喜欢跟老那边的人一起住,但不表示她不关心。

    那边,还有她的亲生父亲跟哥哥,还有爷爷奶奶呢。虽然之前有摩擦,可经历过生死之后,她对这些没有任何的怨气了。

    “……文博,没了,”谢氏迟疑了一,还是说出了心里的答案。

    燕荷惊愕,“怎么会没有的?”燕莲不是告诉过她,大哥在家里,一直由着爹在照顾吗?之前还害的后娘的一个孩子没有了,怎么就死了呢?

    燕莲也错愕,她还想着,应燕荷回来,带着金子,若是被应文博知道了,恐怕会让应燕荷的日子过的不安生,还得想个法子解决呢,却不料应文博已经死了。

    “他啊,在家的日子不好好过,非要进京去找杨娇儿,说那孩子是他的,说人家是戴了绿帽子,给他应文博带儿子,弄的满城风雨的,最后,被人打死在暗巷里,若不是有乞丐喝醉去了那边,或许化成了灰都没有人发现呢!”应翔安有些伤感的说道。

    不管那个孩子怎么坏的,总让大家的心里不好过。就如于三,对于奶奶那么的不孝,可他死了,于奶奶还是为她伤心。

    “叶家?”燕莲的双眼眯了一,没想到杨娇儿竟然会冲着应文博黑手——这个女人,心还真的是狠呢。

    一日夫妻百日恩呢,更何况,应文博对她是真的捧在手心里的,竟然如此狠手。

    “你大伯去了叶家找杨娇儿,可人家不见,还打了你大伯一顿,说他胡言乱语的,要抓了他见官去,你大伯不敢了,怕连累了家里,就只能带着文博的尸体回来草草的埋葬了,”谢氏说起来,唏嘘不已。

    这人一辈子,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当初,他们家过的日子是最最不如的,如今,大房却弄的妻离子散的,家不成家。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错,唉!

    “大哥,”应燕荷哽咽的喊了一,眼眶转眼变红,伤心的落泪了。

    应文博的死,让气氛一子变的沉重起来,但因为几个孩子在,又说起了燕荷的落脚处,气氛才好了些。

    燕莲是想让燕荷住在村中,这样也热闹一些,能让人照顾着。可燕荷拒绝了,说要买地主在白氏的旁边,这样的话,以后能照顾珠儿。

    珠儿,那是大哥唯一的孩子了。

    而她,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了,不如帮着白氏照顾珠儿,也好让自己能好过一些。

    一家人,说说笑笑的,不一会儿,天就黑了。

    北辰傲没有回来,谢氏跟于奶奶去做饭,期间,方氏带着辉儿来了,看到燕荷也是惊讶的。在了解了情况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就说他们家子不多,人多了一些,让燕荷住到他们那边去。

    应燕荷感动的红着眼眶,久久才喊了一句:“四婶!”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方氏能说的,只有这一句。

    燕莲平安的归来,自然是要庆祝的。燕莲说,若北辰傲没有事情,肯定也会来的,就让谢氏多准备一些菜,在天水城的时候,他可是唠叨了好久,说是想念谢氏的做的菜了。

    谢氏一听,立刻心就醉了,说要烧出最好的菜来给北辰傲吃,弄的大家又是一阵热闹的笑声。

    因为燕荷有些不习惯,所以早早的就让她跟着方氏回去了。

    应燕荷走了,应家的大门才打开了,马车也被赶了出来,放在了另一边的院子里。

    大门一开,五儿抱着儿子,白氏牵着珠儿就陆续的过来了,脸上满是欢喜,还问燕莲是不是真的去战场了,那边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燕莲自然是一一解释着,把那边凶险的情况跟讲故事似的讲了出来,听的众人都一惊一乍的,跟着激动。

    ~~~~~~~~~~

    明天万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