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装的本事是不错,引来的人都说她大度,说梅以蓝是小气的,连这点容忍之量都没有。

    后来,她见梅以蓝不出现,不曾搭理过一次,就恼羞成怒,说梅以蓝枉为人母,对孩子不管不顾的,孩子声声啼哭,喊着母亲,嗓子都哑了之类的,弄的百姓更是怒骂梅以蓝不是个好女人。

    事情闹腾的差点打起来,后来还是上官浩来了,亲自的解决了这件事,才把人带回去的。

    可就算是这样,梅以蓝的名声还是受到影响了。

    “上官府,上官浩,你们欺人太甚了。”梅以鸿“砰”的一拳头砸在桌上,满脸狰狞的低吼着。

    “大哥,我没事,你不要生气,”梅以蓝看到大哥动怒了,立刻安抚着说道:“不管上官家做什么,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想怎么样是他们的事,你若动怒,就如了他们的愿了!”既然离开了,就没有想过再回去。

    若不是大哥还活着,上官府就差再狠狠补上一脚了。经历那么多,她已经看透了。要不是有师兄,有燕莲,说不定她已经成了一杯黄土了。

    燕莲看到梅以蓝纹丝不动,对上官浩是真心的失去了一丝的期盼,就想着她的心性还真的蛮坚定的,这一点,让她满意。要是她继续跟上官浩纠纠缠缠的,那自己就会收回城西的一切,因为上官家的人太会算计,实在不是她喜欢的。

    “你妹妹都不生气,你也别生气了,越是这样,越冷着上官家才好,朝堂上也无视之,看看上官家的人会不会找上你,”北辰傲也是有怒气的,梅以蓝是他的师妹,差点就成了梅家的唯一,他们不好好护着,还落井石,差点逼死了梅以蓝,怎么能让人原谅。

    要是当初自己没有护着梅以蓝,现在等到梅以鸿回来,跟上官家要人,看上官家怎么交待。

    “嗯嗯,北辰傲说的对,你越是计较,人家还越能解释,你就当跟人家一点点关系都没有,看看上官家还能不能扯上重新崛起的梅家呢!”燕莲的黑眸里闪过一丝光芒,暗暗冷笑着,想着上官家的人,说不定真的做的出那样的事情来。

    “大哥,师兄跟燕莲说的都是对的,你听我的,他们伤不到我的,”梅以蓝闪烁了一,不敢把自己出门遇刺,好在有燕莲派的护卫护住自己,不然还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见到大哥呢。

    有了大家的劝说,梅以鸿的怒气才消散不了不少,但眼底深处的深意却没有抹去,对上官浩的怨恨,是怎么都过不去的。

    这个话题,让大家都心头有些不悦,就换了个话题,不知道怎么的,就扯上了之前闹的京城人尽皆知的关于叶家那好不容易得到的少爷的事,也说到了应文博的死因。

    “北辰傲,岳家不能动,那叶家呢?能不能动?”从北方回来之后,燕莲反倒更加的霸气了。

    “你要动叶家?”北辰卿错愕的问道。

    “不能吗?”燕莲的双眼锐利的凝视着,里面隐含着怒气。

    “能,”北辰傲直接开口着,但想到了什么,微微蹙眉说:“那应文博死也就死了,这样的人渣,活着反倒更是一害,”想起应文博算计燕莲,谋害燕莲的事,北辰傲就对这个死去的人没什么好感。

    “可他是应家人,”燕莲明白北辰傲话中的意思,但不表示她认同。她应家人,就算是再坏,也轮不到别人来欺辱,还白白的丢了命,连个交待都没有。“我应家人,我得护着,不然的话,人家以为我应燕莲怕了叶家,一次,还不知道会冲着谁手呢!”想起叶家姐妹跟杨娇儿,燕莲的心头就一阵的烦躁。

    “也是,这叶家也太过分了,在京城杀人,还真的是无法无天了!”北辰卿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道。

    “无法无天又怎么了?谁抓了他们,谁又给他们判罪了?这些话,就说给那些虚伪的,腌臜的东西听的,”燕莲不是想救应文博,只因为应文博这件事,并不像表示看的那么简单。

    不是她多心,总觉得这件事,就像是给她一个警告,一个教训似的,让她警惕着,心里也越发的不舒服。

    她这句话,是不是把他们三个都骂进去了?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了一眼,有些哭笑不得。

    “这件事,我不好插手,”北辰卿知道此事发生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京城的,就解释说:“此事闹的满城风雨的,甚至有人还说此事是人家借了战王的势在闹事,我若在插手,事情就更加复杂!”

    “借了战王的势?”燕莲的声调有些古怪,望着北辰傲道:“你……是不是太低调了?不然的话,人家怎么有胆子说那样的话呢?”这样的谣言并不会传到古泉村来,就算是爹娘,也甚少进京的,尤其是自己不在的情况。

    “也许!”北辰傲的黑眸锐利的眯了一,冷笑是:“叶家的胆子还真的够大的,竟然算计上了战王府,那本王要是不给他们一些回礼,一次,说不定还就给我套上一个杀人的罪名了!”

    叶家敢动手,还不是仗着贤妃,觉得他跟燕莲都不在京城,没有人能为应家撑腰,所以才会如此的放肆,甚至还想败坏了他的名声。

    在这样的情况,大哥若是在插手,事情只会越来越僵,不过,现在,他们回来了,解决这件事也不迟的。

    “是有些过分,不过,你们还别说,那应文博去叶家闹了之后,杨氏就没有在出现了。她啊,以前可是很喜欢接别人的帖子的,就算人家看不起她,她也要去凑热闹,那些贵妇们说的,不是她能接上的,她也不怕丢人,硬是凑上去,让人哭笑不得!”杭青青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说道。

    整件事,杨娇儿才是罪魁祸首。她要是不设计应文博,或者不想过那种富贵的日子,应文博不会出事,也不会死。他或许继续耍横的跟白氏一起过着磕磕碰碰的日子,或许因为无奈的日子而改变……。

    “她是没脸出来了吧!?”梅以蓝虽然不是很清楚这件事,但这么听着也就明白了。“或许是叶家人管着,不许她出来丢人现眼了!”

    “呵呵,应文博其实还挺狠的,”燕莲低头摸着自己的手腕,揉捏了几之后才继续说道:“他这样的废人,留着只会碍眼,或许是因为心生厌世了,才想着包袱杨氏,让杨氏戏弄了他而付出代价来!”

    “杨氏生的那个孩子,就算是叶家的,以后的路,也不好走了!”杭青青感叹一句,觉得都是大人害的,不然也不会连累到孩子的身上了。

    “不管怎么说,杨娇儿还是叶家,都得为这件事付出代价来!”燕莲的语气里满是坚决,觉得这件事,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

    几个人坐着聊了几句,然后才分别告辞离开。

    而这个时候,几个留在应家玩的孩子也分别被他们的爹娘接回去了。一子,热闹的应家显得冷清了几分。不过,有几个孩子在,在怎么冷清都冷清不了的。

    可以说,爹娘的比较,还是娘在他们的心里占了重要的位置。当北辰傲跟两个孩子互动,想要抱抱两个孩子的时候,竟然被他们拒绝了,还一个往燕莲的怀里钻,一个让实儿抱着,就是不愿意他抱,弄的北辰傲差点哭了。

    “为什么?”他满含怨念的问道。

    为什么燕莲能抱,实儿能抱,连谢氏跟应翔安都可以,就他不可以呢?

    燕莲望着哀怨的北辰傲好半天之后,才总结出了一句话:身上杀气太重,孩子太敏感,不喜欢!

    得,燕莲的一句解释,弄的北辰傲悲催了,连忙还了身上的衣服,赶紧洗澡换衣服,里里外外的,连跟头发丝都不放过,看的燕莲跟实儿笑了好半天。

    为了给他们一家团聚的机会,应家人可是早早的进休息了。

    等北辰傲清洗了一身的风尘,再收敛了身上的杀气,不悔才怯怯的冲着他伸出手来,抱住了他的脖子。

    “为什么你跟我一样去了天水城,孩子看到你没事,看到我就这个样子呢?”北辰傲抱着孩子跟燕莲抱怨,总觉得不公平。

    “因为你平时跟孩子相处的机会太少,所以才会让孩子对你陌生,”那一身带着杀气的气息,连她都觉得不舒服呢。

    北辰傲搂着怀里的不悔,沉默了。

    他或许是百姓眼中的战王,是值得让百姓称颂喜欢的,可是,他却不是一个好父亲,对三个孩子,他缺少太多太多的关心跟付出。

    燕莲是实话实说,并没有别的意思,也没责怪他,因为他们都有无奈,不是故意为之,也不是不爱孩子。相反的,他们都是为了孩子才如此拼命的。

    第二天一醒来,燕莲他们就跟着北辰傲回去了,因为今天要举行宫宴,皇上还特意的点名要她进宫,她想逃避都不成。

    ~~~~~~~~~

    一句性命,让我找了半个小时,根本发不出去,想哭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