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样,孩子们也得回到战王府去。

    “一定要穿成这样吗?”燕莲这一次可没有上一次那样的轻松了,北辰傲一回府就让人送来了隆重的礼服,那是一层一层能把人压死的华服,燕莲一穿上就想叫救命了!

    “娘,你好好看啊!”实儿瞪大了双眼,傻傻的说了一句。

    不悔跟不离则用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她,好像她是个陌生人似的,看的她好想流泪。

    一身层层叠叠渐渐变成金黄的华服,所用的心思,心血肯定是不少的,燕莲也撑得起这身衣服,头上添上假鬓,戴上金簪,轻扫娥眉淡扫眉,活脱脱的把燕莲给彻底的改变了。

    以前的燕莲是素颜朝天,在一众精心打扮的人面前,就显得平庸。可是,当她精心装扮了一,那红润润的红唇微微一抿,反倒显得妩媚动人。

    那一身跟北辰傲颜色差不多的衣服,更衬托出她的尊贵气质,看上去,比公主更尊贵。

    这个样子,不怪实儿惊呼。

    北辰傲从头看到脚,满脸的点点头说:“不错,就这样了!”他就知道,金色的颜色适合她,把她衬托的富贵逼人,气质高雅,跟换了个人似的,难怪孪生子都认不出她来了。

    看到北辰傲微笑点头的样子,燕莲的表情僵在那边了,哭丧着道:“我不要,这样穿过去,我都不知道怎么行礼,给皇上请安了,”她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头都不是自己的了,好重好重啊!

    “慢慢会习惯的,”上一次进宫,他的身份还没暴露出来,所以燕莲怎么穿,都是可以的。可现在不行,她要是再穿的跟上一次一样不重视,恐怕连皇上都要不高兴了。

    习惯你妹!燕莲心里无比不痛快的骂着,悲愤的纠结的跟着北辰傲离开,让七巧跟程云留在王府里好好照顾三个孩子。

    一上马车,燕莲就发现以前的那种舒适感不见了,因为她不能靠着,不能躺着,不能趴着,只能笔直的坐着,否则,身上的衣服会皱,头上的首饰会歪掉……。

    北辰傲看到燕莲自从上了马车之后就一直僵着脸,忍不住觉得好笑。

    “放轻松,有我在呢,不会有事的!”以为她是担心进宫的事情,就安抚着她说道。

    燕莲僵着脖子,白了他一眼,才不悦的道:“你在有什么用?你能帮我穿了这套衣服?真不知道这衣服有什么好,贵又贵死,又不耐穿……,”神神经经的唠叨,显得她特别的紧张跟心神不宁。

    “莲儿,不就一身衣服呢,你是站在城墙上都眉眼不皱一的战王妃啊,是百姓口中口口相传的,敬佩不已的战王妃呢,不能被一身衣服给打败了,是不是?要是你这么进宫去,肯定会被人嘲笑的,到时候,你可不要觉得丢脸!”北辰傲伸手抱住了她,见她整个人僵住了,就伸手搓搓她的手臂,笑着调侃道。

    被一身衣服打败了?为什么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简单呢?她不满的瞪了北辰傲一眼,好歹没在浑身僵住了。

    可是,她依旧觉得头上顶着假发配上这一身的衣服,还真的让她不自在。

    以后进宫,难道都要这样吗?

    她想哭了。

    北辰傲身上有金牌,所以,马车直接进了宫门口,到了地方之后,才被北辰傲搀扶着了马车。

    “燕莲,”还不等燕莲松口气,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让燕莲回头看着,发现来人是杭青青。此刻的杭青青也跟换了个人似的,高雅贵气,一改往日的柔和,看着到有几分的气势。“怎么了?”就算是急,走路的姿势也是优雅的,这一身的气派,燕莲表示,她真的不如。

    “衣服好重,头饰好重,头要断了,”燕莲保持着嘴角僵着的微笑,低声抱怨着。

    “噗嗤,”杭青青掩嘴忍不住一笑,娇嗔道:“上战场你都不怕,难不成还怕这一身的衣服?”

    燕莲无语的微微低头,跟着他们一起往前走:对他们来说,这华贵的层层叠叠的衣服跟比脑袋还重的头饰是正常的,可他们有没有想过呢,那一向是一根簪子解决一切的,这顶个大脑袋在头上,能自在吗?

    可就算是不自在,也只能装自在了。进了这么一个吃人的地方,若是不好好的做好规矩,倒霉的还是自己。

    燕莲觉得,她唯一的本事就是装,装的像模像样的,天知道她的脊背疼的想躺在地上了。

    这一次,燕莲是坐在北辰傲的身边,不像上一次,两人坐在角落里,没人理会。

    装模作样,谁不会呢!双手放在膝盖上,黑眸微敛,静坐着,油然而起的一股子优雅贵气,反倒让别人高看了几眼。

    燕莲他们来了之后,岳贵妃跟贤妃也陆续到了。当燕莲在岳贵妃从自己前面飘过的时候,察觉到了一道凌厉的视线,可她微敛着黑眸,没有看到,但也知道是谁了。

    岳贵妃,呵!

    “皇上驾到,”一声嘹亮的略带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响起,让所有的人都起身,给皇上行礼。

    “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喜悦带着庆功的心情,喊出的声势自然是不同的。

    “众卿平身!”皇上领着皇后落座之后,就望着台的众位大臣朗声道。

    “谢皇上!”

    “今日,是为了给众位将军庆功的,以表朕的欣喜,”皇上端起了酒杯,望着众位大臣道:“晋国侵略秦国数年,屡屡提出不当的要求,欺人太甚,这一次,由战王与梅大将军里因外和的扫平了晋军,朕心甚悦,这一杯,朕先敬战王与大将军,”

    “臣不敢!”北辰傲跟梅以鸿站了起来,拱手为礼。

    看到皇上以各种名义给众位将军敬酒,燕莲抽搐着眼角,继续装低调。

    歌舞在场中慢慢的展开,轻柔的歌声,曼妙的舞姿,以现在的气氛来说,算是不错的。只是,微敛的双眸暗暗的打量了一场中的气氛,发现众多的人是把眼神落在梅以鸿跟北辰傲的身上的,那就像是看到了鲜肉,活生生的要把他们给吞了呢。

    燕莲的双眸微微的一扫,落在了梅以鸿的身上,仿佛想到了什么事之后,脸上闪过一丝嘲弄,随后低头,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杭青青一直在关注燕莲,或许心里是担忧她的不适,可见她表情闪烁,燕莲的嘲弄跟讽刺一闪而过,就觉得纳闷,但也没有开口询问。

    “皇上,这大将军能平安归来,那是梅家的大喜,相信老将军在天之灵,也能甚感慰怀,”一坐在前面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说这话,甚至都没有起身,引来了燕莲的诧异。“只是,这梅家想来人丁凋落,不如趁着这大好的日子,给大将军赐门亲事,让梅家喜上加喜,不是更好?”

    果然如此!燕莲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那些人看梅以鸿战功赫赫,梅家肯定不会落败的,就想把注意打到了梅以鸿的身上。而北辰傲……恐怕更是人家口中的香饽饽吧!

    梅以鸿没有好大喜功,嘴上一直挂着和善的笑容,反倒是北辰傲,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人不敢随意的开口。

    “皇上,”岳贵妃娇滴滴的开口,那一腔的软语,能把人的骨头给化了。“这位大人说的是,梅老将军如今不在了,想必知道独子安然无恙还立如此的大功,定是希望梅家开枝散叶的!”

    皇上纹丝不动,没有回答,只是端起酒杯,佯装喝酒。

    这尴尬的气氛弄的岳贵妃的脸黑了一,还想在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皇后在一边笑着问道:“大将军可有心仪的姑娘?”

    梅以鸿心里是烦躁的,因为他不想成亲。

    “启禀皇后娘娘,家父遭人谋害,凶手不曾抓到不说,微臣不能做个不孝子,这孝期未过,微臣不想成亲!”拿孝道压人,谁敢逼迫他成亲呢。

    梅以鸿的话一出,原本抱着联姻注意的人都变了脸色,再来就把目光落在了北辰傲的身上……。

    “那战王爷呢?这立赫赫战功,总不至于也不想成亲吧!?”开口的,依旧是方才有些无理的人。

    燕莲正式的把目光落在那个中年男子的身上,发现他所在的位置甚至都比北辰傲略微的高一些,虽然看不大出来,但是她可以感受的到。

    “多谢老王爷关心,小王已经有三个儿子了……,”北辰傲的话还没说完呢,那个被北辰傲称为老王爷的中年男人就暖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淡淡的提醒道:“是啊,应娘子是为战王生了三个儿子,只是那三个可不是嫡子,战王难不成想要由庶子继承战王府吗?”说完之后,还特意的扫了应燕莲一眼,好像在等着她的勃然大怒。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那人家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眼里闪过讥笑,不但没有震怒,而是有些不屑。

    庶子继承战王府,那是对皇上的轻蔑,这罪名,有些重呢。

    “小王的亲事,难不成老王爷想要做主?”北辰傲丝毫不畏不惧,知道今天会遇上这样的事情,更不能丝毫的退让。

    “本王做主,又有何不可呢!”老王爷更是寸步不让。

    这宴席才开始,已经是火药味十足了。梅以鸿的一句守孝,打败了那些预备咄咄逼人的,可怜的北辰傲就成了他的牺牲品,要忍受这些无理的要求了。

    “皇叔觉得哪位能与战王匹配呢?”皇叔最终开口打破了僵局,含着笑意问道。

    老王爷这个时候到重视起了皇上,抱拳道:“老臣以为,这战王的亲事,自然是要门当户对的,自然人选,那还请皇上顶多,老臣只觉得那应氏的身份,配不上战王而已!”

    这是针对她来的?燕莲要是还不明白的话,那就真的是个傻子了。

    老王爷的话一说完,她就察觉到了数道幸灾乐祸的眼神,其中有岳贵妃的,贤妃的,岳家人的,还有叶棋儿的——好像无形之中,自己得罪了蛮多的人了。

    “应氏,你有话可说?”皇上的眉头微微皱了一,有些不满老王爷的直言不讳。

    不管应燕莲是否是他御赐的护国公主,单单就她在天水城立的功劳,天水城百姓的拥护,就足以让她匹配北辰傲了。

    “民妇不为妾,”燕莲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却莫名的让人觉得她的坚定。

    对她来说,为妾不为妾的,无所谓。可是,为了三个孩子,她是不会答应的。

    以前,她是不觉得嫡子跟庶子有什么区别的,可看到岳三少的场之后,才知道,庶子本就是家族利用的工具,没有一丝的人性可言,所以,死,她也不会让三个孩子成为庶子的。

    “呵呵……不为妾,难不成,你小小一个乡农妇,还想成为战王府的战王妃?”老王爷厉声质问道。

    “老王爷,你是不知道,在天水城的时候,应氏就已经自称为战王妃了!”岳安明突然开口道。

    “无知的妇人,可知冒充皇亲的罪名?”那老王爷一脸怒气的质问道。

    “老王爷息怒,那是小王的意思,”北辰傲自然是清楚,那老王爷会出现,完全是为了冲着燕莲来的,就是不许她成为北辰傲的夫人,战王府的战王妃。

    所有人都在看着燕莲的笑话,大约都在想着,她为北辰傲生了三个儿子,最终却沦为妾室,看她,还有什么可傲气的。

    唯有少数的几个人在担忧着,其中有长公主,杭青青,还有阮逐月……。

    “皇上,”就在众人等着看戏的时候,应燕莲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穿过那些舞姬,走到了堂前,跪道:“民妇自知身份不配战王,所以此生不嫁,只招赘!”

    “招赘?”众人哗然。

    难不成,应燕莲是因为老王爷的为难而不敢在入战王府了?

    家里合适女儿的人,都露出了一抹笑容,想着应燕莲不掺和,人人都有机会。若是真的搭上了战王府,可是平步青云,等着荣华富贵了。

    “当日京城,北辰老夫人咄咄逼人,说民妇不配北辰傲,可是,北辰傲在京城街头大喊:此生入赘应家,不知能否请皇上为民妇做主!”尼玛的,让你们算计,我让你们好好的算计。燕莲低着头,眼里闪过的震怒,唯有她自己清楚。

    她就不明白了,她跟北辰傲的事情,缘何要那么多的人掺和,反对呢?

    他们,都是吃饱了撑得吗?

    那个什么老王爷,简直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处处针对自己,跟北辰傲老夫人一样,有毛病还神经兮兮。

    那老王爷原本还是有些嚣张的,结果被应燕莲的话刺了一句,恨不得杀了人。

    她个无知的妇人,竟然把自己说成了北辰老夫人那样的妇人,简直是可恶!

    北辰傲看到燕莲跪在了堂前,不但没有说话,反倒嘴角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任由她自己去解决。

    解决不了的,还有他呢!

    他说过,此生不负她,绝不许别人欺她,辱她,毁她,定然也要护住她拼死,几经磨难才生的三个儿子。

    “你想让朕怎么为你做主?”皇上兴致盎然的看着堂前跪着的女人,嘴角含着笑意,一点都不生气的问道。

    皇后古怪的瞄了一眼皇上,觉得皇上对待应燕莲的态度……有些诡异——那种感觉就像是平日里,皇上看到莹儿似的那种表情,带着一些纵容,一些疼爱,就像是……像是一个父亲对待一个女儿的那种样子。

    或许说,皇后是最最了解皇上的,竟然无意中从皇上的言行里就察觉到了真想。等她知道应燕莲的身份之后,心里庆幸着,自己没有强加把长公主塞给战王,还彻底的让他们站在了小皇子这边,否则的话,事情怎么样,她还真的不敢想象。

    “北辰傲虽为朝廷大员,但该说话算数,不可言而无信,那不是君子所为,”燕莲的意思很清楚,就是想让北辰傲做到自己许的诺言。

    “大胆的妇人,你敢让战王入赘?”老王爷觉得眼前的妇人是疯了,连这般可笑的理由都提的出来,简直是猖狂到极点了。

    燕莲望着从一开始就针对自己的老王爷,虽然是跪着的,可背脊挺拔,没有一丝的畏惧,反倒是铿锵有力的回道:“北辰傲,民妇敢,那是他许的诺言——轩辕傲,民妇不敢,那是皇亲!”

    这话,绝了。

    听到应燕莲的回答,梅以鸿跟北辰傲都抽搐了一嘴角,完全被打败了。

    就算应燕莲怎么那么理直气壮呢,原来,她的算计在这里呢。

    北辰傲就算是身份再高,也不可能改名为轩辕傲的,那等于是背叛祖宗的事情,是要被百姓的口水淹死的。

    而应燕莲也胆大,在人家这般的瞩目之,也敢这么回答着,胆子当真是大的很啊!

    “战王,你是如何的意思?”皇上把目光落在了北辰傲的身上,平静而严肃,天知道他快笑翻了。

    ~~~~~~~~~~~

    跟人家作者拼十万的字,懒懒是不是疯了?若是有6000的大红包,证明懒懒赢了,若是没有,就证明懒懒输了。赢了,表示以后存稿多多的了……亲们觉得呢?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