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燕莲抿抿嘴,低头思索了一后说道:“实儿,你爹说的是对的,朝堂之上,风云变幻,没有永远的敌人,或者说,是在相互利用,可为了家族最好的利益,就得如此做——若是我们把上官家族拒之门外,那么就等于把上官家族推向了我们的敌人,等于给我们制造出了另一个敌人,明白吗?”

    与其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好!

    实儿纠结了,皱皱小眉头,有些迟疑的问道:“那梅姨那边呢?她要生气了,该怎么办?”

    这孩子,那么小就护短了,那长大以后,该怎么得了呢?

    燕莲只是心里腹诽着,却不曾想到长大后的实儿,更是护短到名气都大了。

    “你梅姨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该如何的取舍,再说了,上官浩对她来说,只是过去式,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知道吗?”她看的出来,梅以蓝对上官浩是彻底的死心了。而且,她很享受现在无忧的日子,更倾向做一个在外拼搏,而不是靠男人而活的聪明女人。

    “那好吧,我不反对了!”实儿听了娘的话后,呐呐的回答着,虽然有些不甘,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北辰傲扫了一眼自己的大儿子,表情平静,心里却不满了,觉得自己这个一家之主被人忽略的严重,得严重的抗议一。

    “实儿,你还小,以后做事决定的时候,多听听你爹爹的,他上过战场,做过生意,有深谋远虑,你不懂的可以多跟他学习,不懂,不满的也可以抗议,娘很喜欢你今天的表现,以后凡是不能决定的事,以后咱们一家都这么讨论,可好?”她给北辰傲戴了几顶高高的帽子,免得这个表情纠结多变的男人会因为儿子们向着自己而吃味。

    实儿看了一眼被娘亲哄的就差吐出舌头围着娘亲打转的父亲,点点头表示赞同。

    爹爹不管多么的严肃,一遇到娘,就成了绕指柔,什么都彪悍不起来了。反倒是娘亲,把爹爹给吃的死死的,看着好滑稽的说。

    “上官浩虽然有这份心,但对于之前他做的事,最好还是戒备一些,免得上官家那些老古董又逼着他做什么别的选择,到时候,就不值得了!”燕莲让上官家族靠着,只是不想多个敌人,但也不知道让上官家族靠的太近,因为这样的人,真不值得她信任。

    “放心,此事,大哥会办好的!”北辰傲心里也是有计较的。

    燕莲招人的事有几天了,别的人都能招到,但是那个会泅水的姑娘或者大娘却不好找,弄的燕莲眉头皱的紧紧的,又想到金君凛就在这几天进京,心情更加的不好。

    “泅水的姑娘?”北辰傲伸手搓搓她的脸,笑着问道:“傻姑娘,这里又不靠近大海,又没有渔娘,怎么会有泅水的姑娘呢?你想找这样的人,该找船王,让人家给你安排几个进京,何须那么纠结呢!”

    “可以吗?”眼睛惊喜的望着北辰傲,也不计较自己受虐的脸颊了。

    “自然是可以了,那是小事!”

    “太好了!”这个问题解决了,燕莲的心事也少了一半了。“对了,北辰傲,那晋国的人,什么时候才到啊!?”解决了自己的难题,她才有心情关心起国事了。

    她只是个小女人,可没有胸怀天的衣襟,只不过是因为北辰傲才顺带解决的。

    “明天,”说起这个,北辰傲的语气就变了,“金君凛因为此次战事大败,失去了晋国太子之位,因为是皇后嫡子,皇上不忍他在晋国被人谋害,才想出了这么一招——可是,当质子不算,还想在秦国为金君凛谋算权利,想要金君凛娶了护国公主,真是把秦国的人都当傻子呢!”

    “护国公主?”燕莲想起那个神秘的女人,有些好奇的问道:“连你都不知道护国公主是谁吗?”

    “不知道,”北辰傲摇摇头说:“皇上封护国公主的时候,我不在京城,只知道是凭空冒出来的……据宫里的人说,皇上好几次都脱口夸赞那护国公主,也不知道人家暗地里做了什么,反正是皇上很信任并照顾的人!”

    “那对于晋国的提议,皇上是答应还是拒绝呢?”燕莲好奇了。

    晋国的人,还真是天生会算计,比长公主都要尊贵的人护国公主都觊觎着,莫不是想借着在秦国当人质的时候,在秦国培养势力,还一举回去夺了晋国的皇位呢?

    据说,金君凛是很受晋国皇帝喜欢并信任的,若不是这一次惨败,金君凛的皇位基本是不会动摇的,只可惜啊,年轻气盛,大胜变大败了。

    “皇上沉默,看不出他的意思,”对于这件事,北辰傲也是好奇的,想着这一次金君凛进京,不知道这个神秘的护国公主到底会不会出现,对于皇上当时的诡异眼神,他心里总觉得那个护国公主跟他有些关系。

    可是,他想破了脑袋,真的没想到合适的人选。

    “有好戏看了!”燕莲摸着自己的巴,颇为期待的道。

    燕莲让北辰傲连夜修书去跟船王说,要找五个泅水本事好的姑娘,最好是年轻没有成亲的,让人家小姐心里没有障碍,觉得干净。

    燕莲的要求,北辰傲自然是遵从的。

    第二天,晋国使者进京。

    这一次可没有上一次的欢迎,因为上一次人家是强势的来和亲的,这一次,晋国是输者,所以呢,两边的百姓只低声的议论着,没有一丝的热闹,反倒有几分的诡异。

    骑着马,走在前头的金君凛没有狼狈,跟之前一样,只有认真看的人才发现他眼神深处跳跃的火花跟怨怒,还有浓浓的仇恨。

    原本是一人之,万人之上的尊贵太子,未来的皇上,却因为战败,丢了自己的太子之位不说,还要被迫离国,成了人质,还要入赘——这些,加在他身上的耻辱,都是北辰傲跟应燕莲他们造成的,这个仇,他一定要报,一定!

    “拜见秦皇陛,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一次,金君凛的态度跟上一次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呢。

    “免礼,”皇上淡淡的说道。

    “谢秦皇陛!”对于这样的待遇,金君凛老早就清楚了,所以他死死的压着身上的怒火,低头道:“此番,两国大战,晋国最终败落,小王奉父皇之命来递交两国和谈书,再送上晋国在天水城周围的数百里土地,加上那条护城河,作为小王迎娶贵国护国公主的聘礼,并终身留在秦国京城,永不回晋国!”

    “百里土地?”原本静默的大臣们不淡定了,纷纷低声议论着,语气里有些兴奋。

    北辰卿跟北辰卿还有梅以鸿则默契的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而是静等皇上的吩咐。

    皇上没有惊喜,只是淡定的挑挑眉头,平静的问道:“不知众位爱卿有何异议?”这护国公主的来历,大概就他一个人知道,可为什么偏偏就是这样的人,让金君凛盯上了呢?

    若是他查出来的,证明晋国在京城的奸细,还存在着——若是没有,那等于说是京城有人给他通风报信,知道他很重视这个护国公主,甚至几次三番夸赞,所以才会惹来金君凛的窥视。

    他这个当皇上的又不是傻子,金君凛说永不离京,那只是现在的妥协之词,以后能不能困的住他,还得看以后两国的发展。

    “启禀皇上,晋国既然如此有心,不如圆了凛王爷的心愿!”又是一个属于岳家的,北辰傲的双眼眯了一。

    “皇上,天水城外的护城河是属于晋国的,而天水城一向用水紧张,若是秦国的疆土能扩展,那对天水城的百姓来说,是最好不过的!”有人提议,自然有人附和,然后就是谁强硬,听谁的。

    “是啊,两国交好,没有战争,百姓们才能安居乐业!”

    听到一句句的支持的话语,让金君凛的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意跟……讽刺。大概,连他自己都举得秦国的那些官员可笑的很,可他却偏偏要这些可笑。

    “战王,你意如何呢?”皇上没有理会那些朝臣的意见,冷声看向北辰傲问道。

    “启禀皇上,”无视那些探寻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北辰傲出列,站在朝堂上微微躬身道:“若皇上喜欢凛王爷如今提出的疆土范围,微臣愿意与大将军一起,为皇上分忧!”话外的意思是,什么和亲不和亲的,不知道,若是皇上喜欢,我们直接抢了就是。

    嗯,这个,大概就是当初金君凛所喜欢的耀武扬威,只是不知道如今看到北辰如此的嚣张,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了。

    满朝文武听了北辰傲的话后,都脸色大变,其中包括脸色阴沉的金君凛。

    该死的,北辰傲,我定然与你誓不罢休!

    “战王爷,”金君凛收敛了自身的怒气,一脸温和的笑道:“你有你的战王妃了,难不成还觊觎护国公主不成?小王只想留在京城,不被人奚落,又是两国互好的事情,不知道战王缘何要反对呢?难不成,战王好战,想用秦国的百姓去博得名声吗?”

    这话,说的温和,可话里的意思却比较阴险,简直是把北辰傲当成了那种为了自己向上爬而践踏着百姓的血肉往上爬的无耻小人。

    “凛王爷觉得,如今的本王还需要如何的名声?”北辰傲又不是傻子,想要他妥协,还真的有点难。尤其是他看出了皇上的意思,因为那些大臣的喜悦并没有出现在皇上的脸上——那也就是说,金君凛的条件并没有让皇上交出护国公主的意思。

    他,北辰傲,秦国堂堂的战神王爷,需要何种名声标配他?不需要他任何的举动,百姓们依然知道并崇拜他,他还有什么可做的。

    “呵呵,能大败晋国,战王就不需要做什么,秦国的百姓也能知道战王的好!”梅以鸿别有深意的开口,一点都不把金君凛的怒色看在眼里。

    现在愤怒,能当了什么?谁还把他看在眼里呢?

    “皇上,若为百姓们着想,为两国平和,当是和谈最重要!”岳安明站了出来,一副正义的样子,看的北辰卿忍不住偷偷的骂了一句:伪君子!

    “岳大人,你可知凛王爷要求娶的人,是谁吗?”皇上的双眼眯了一眼,略带深意的问道。

    “臣不知,”若是知道的话,就不会那么大费周章了。

    一个不是皇上亲生的公主,能有多大的本事,他就不行了,为了两国的和平,这个公主,当真能拒绝的了凛王爷的要求。

    用晋国的土地换两国的和平,牺牲一个不是皇族的公主,有何好犹豫的,也不知道皇上的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这个,也是众多人在思索的,觉得皇上有些不靠谱了。

    “不知,呵呵,不知,众位大人就敢提这样的意见?”皇上的语气稍微提高了一点,他在想着,若是真的把护国公主赐给了金君凛,不知道北辰傲会不会把皇城给翻了过来。

    又是那样打探的目光,当皇上的视线再一次的落在北辰傲的身上的时候,他有些警惕,总觉得皇上的眼神别有深意,可他就是弄不清楚,这到底含了什么意义。

    “皇上,护国公主该护着秦国才是,牺牲她一个,换来百姓的安居乐业,想必护国公主也是愿意的!”贵为一国公主,难道还能任性不成。

    “好,好,好,”皇上一听,不怒反乐了。“既然为重大臣是这样的意思,行,晚上赐宴御花园,朕会好好的介绍朕的护国公主与你们认识认识,让你们知道知道,这护国公主,是何许人也!”

    “退朝!”还不等众位大臣反应过来,皇上就拂袖而去,花公公连忙响唱了一句,跟着皇上离开了。

    这一好了,连金君凛的安排都漠视了,还真的有些可怜了。

    战败国,还敢提这个那个要求,还算计这个那个,还真的是长本事啊!

    北辰两兄弟跟梅以鸿一见皇上离开了,也大步离开,上官浩一见,犹豫了一,紧紧的跟上……朝堂上,众位朝臣见他们都走了,就陆陆续续的各分各派的出宫了。

    后宫。

    “这护国公主,到底是什么人呢?皇上这么维护着,反倒让哀家越发的好奇了,”皇后斜靠在软榻上,知道了今天朝堂上议论的事情,不免觉得好奇。

    “母后,只要等到晚上,不就知道了吗?”轩辕莹在皇后身边端庄的很,心里却在想着,找个什么借口去看看应燕莲,听说城西那边都要开张了,也不知道什么样子,她好想看看啊!

    可是,没有好的借口,她根本出不了宫,只能心里暗暗着急,却也没有法子。

    “嗯,你晚上注意一些,那晋国的什么王爷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要是太出头了,到时候弄出了什么问题,求着护国公主不成,反倒把注意打在你的身上,就不好了!”皇后对于那个金君凛还是心有余悸的。

    要不是梅以鸿活着,北辰傲又勇猛,这会儿,秦国只有挨听的份。

    “母后,莹儿知道了!”轩辕莹是最不想离开京城的人,她知道,要是离开了京城,什么长公主的身份都没有用,就跟现在的金君凛一样。

    北辰傲出了宫,就想去城西接燕莲了,因为皇上有命,晚上宴席上,要带家族中未出嫁的嫡女,正室夫人,而他,要带的也就是燕莲了。

    反正天人反对,都跟他无关,他就认定这个女人了。

    “你们记住了,若是谁敢违背了,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燕莲把该守着的规矩告诉了他们,然后让程雷等人分批的按照自己的要求去训练,若是谁做不到,就不许留。

    那些人都拼命的想要改变自己,因为应燕莲说了,只要能留的,一个月一两银子打底,若是做的好了,一个月十两银子也不是问题——他们都是普通的百姓,不要说女人了,连男人也赚不了一年十两的,还包吃的,所以拼死了,他们都想留在这里干活。

    “夫人,王爷来了,”程云看到远处来的人,就立刻小声禀告道。

    燕莲抬头看到了迎面来的北辰傲,挥挥手让人解散,然后迎了上去诧异的问道:“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金君凛进宫,事情,就那么好谈的?

    “晚上御花园宫宴,”北辰傲一句话解释完了,然后抬头看了看,疑惑道:“实儿他们呢?”知道燕莲把他们带出了战王府,所以他连朝服都没有换,直接往这边来了。

    “走,带你去看看,”燕莲伸手握住北辰傲的大手,牵着他往前走,嘴角洋溢着笑容说。

    北辰傲眨了一眼,反手握住了她的小手,任由她牵着自己往前走,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是挺好的。

    “咯咯……哥哥,高一点,高一点,”孩子兴奋的声音在燕莲跟北辰傲没靠近的时候,就率先传来了。

    “喔喔……,”另一阵吆喝声在七巧略带压抑的惊讶声中响起,随之,又是一阵兴奋的笑声。

    ~~~~~~~~~~~~

    求个月票,多个推荐。

    预定设置了,竟然发不出去,汗死!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