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燕莲跟北辰傲进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不悔坐在秋千架子上,让实儿在后面推着,总觉得不够高,一直兴奋的喊着,小脸红红的,人也相当的兴奋,一看就是高兴的不行。至于不离,也难得的见他激动,在滑梯上滑来,看的七巧是胆战心惊的,在一边护着,比不离更惊讶呢。

    “怎么样?”燕莲伸手撞撞北辰傲的胳膊,笑眯眯的问道。

    北辰傲环视了一这一间古怪的子,发现里面铺满了软软的沙子,就在不离滑去的时候,屁股着地,一点都不疼。而子里更有古古怪怪的东西,一时之间,他还真的看不出来有什么用的。

    不过,可以看的出来,两个孩子是真的开心,忍不住的让他的嘴角也露出了笑容。

    “等这里的一切都被大家知道后,这里就会是孩子的天堂,”燕莲笑眯眯的说道。

    对她来说,孩子总归有孩子的样子才好,免得孩子失去了童年,显得那么可怜。她都甚少感觉不离有这样外露的情绪,这个孩子才像真正的北辰傲,内敛而低调,若是不注意的话,常常会忽略他的。

    北辰傲微微皱皱眉头,迟疑道:“若是百姓的孩子,这样或许适合……可若是那些大家族的子弟,我担心会引起争吵,”那些孩子习惯霸占,学不会跟人分享的,若是觉得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抢走了,反倒会引来麻烦。

    燕莲挠挠头,有些纠结的说:“这个还得想想法子,”她也想过的,这些孩子,个个都跟宝贝似的,一点点的磕着碰着都要大惊小怪的,还真的有点伤不起呢。

    只是,这些东西弄起来了,想要拆掉,还真的有些不舍得,大不了,到时候留着给自家的几个孩子玩。

    “船王那边,要多久才有消息?”她现在最最希望的就是见到那些能在水里畅游着的渔娘们。

    “大约五六天吧,”北辰傲见她急切的很,就伸手握住她的手说道:“这几天,晋国的使团还留在京城,不如先别太引人注意,等晋国使团离开之后再说,”燕莲因为在天水城的作为,已经是大放异彩了。

    要是在在京城引来窥视,那麻烦就更多了。

    他可以保证,金君凛心里最恨的,还是他们两个。梅以鸿驻守在天水城那么多不能解决这件事,如今因为他跟燕莲去了而打败晋军,使得他的太子之位不保,他心里要是没有恨,真是怪了。

    让金君凛留在京城,简直就是在他跟燕莲还有孩子们身边留个危险啊!

    这个男人,心计深,睚眦必报,还是先提防着再说。

    “嗯,我知道的!”人手还没训练好呢,她也不急于一时。在去江南的时候,能把这里的一切都搞定了,那才好。

    北辰傲跟燕莲在那边陪着孩子们玩了一会,把北辰傲捉弄的可惨了。堂堂的战王,绕晕在木墩迷宫里,还不如不悔跟不离呢,燕莲又不许他用轻功,只能在里面转啊转,转的头都要晕了,不悔才笑眯眯的出现带着他出来。

    一家子,只有北辰傲是黑着脸的,面子不来了。其余的人都是笑逐颜开的,谁也不把北辰傲的恼怒看在眼里。

    燕莲看到郁闷的北辰傲后,悠悠的了一句评论:没有童年的孩子,真的好可怜!

    他可怜吗?北辰傲抽搐了一眼角,沉默了。

    看到身上的盛装,燕莲强迫自己习惯,因为这样的日子,以后还会很多的。

    “宫宴上,要是金君凛针对你的话,该反击的时候反击,有我在!”北辰傲等燕莲坐上马车之后,淡淡的提醒道。

    “嗯!”燕莲点点头,心里思索着:她最不擅的就是隐忍啊,连在北辰傲没有暴露出战王身份的时候,她都能张狂的让海国公主难堪,更何况是一个以及那过气了的废太子。

    此次,秦国大胜,出了多年的恶气,又逢晋军使团进京谈和,这样的大好时机,秦国要是不好好的张扬一,还真的有些对不住自己呢。

    于是,在皇上的授意,这宴席,是相当的精致加高调,燕莲看的是相当的无语,觉得皇上简直是在炫耀胜利啊,这不是红果果的给晋国人难堪吗?

    现在,她有些好奇金君凛的反应了,也不知道这样的羞辱,他是不是能接受。

    燕莲不孤傲,可是她也不愿意接受人家的不屑眼神后,还去跟人家套近乎,拉家常,好在北辰傲一直陪着她,就算是有人过来找他说话,他也没离开自己的身边,弄的她还不至于那么的孤单。

    “燕莲,”北辰卿带着杭青青姗姗来迟,身后还跟着几个人,燕莲眯了一双眼,发现都是俊男靓女,忍不住的有些一愣。

    燕莲冲着杭青青点点头之后,嘴角露着得体的笑容,并没有出声。

    “燕莲,我给你介绍一,”北辰卿侧开了身子,让出了身后的一对人,笑着道:“这是杭家大公子,杭步帆。这是杭家二小姐,杭薇薇。”

    “见过夫人,”杭步帆跟杭薇薇因为北辰傲的关系,给燕莲微微施礼,被燕莲侧开身子躲开了。

    “不敢当!”燕莲温和的回着,没有忽略杭薇薇眼里的不屑。

    杭薇薇在京城的大家闺秀里,大概是排的上名字的,所以很快的就被相熟的姑娘给叫走了。

    “她是你的妹妹?”燕莲不动声色的问道。

    或许是察觉到了什么,杭青青瞥了一眼在那边畅所欲言,还不时的用眼神扫向这边的杭薇薇,冷声道:“她是我二叔家的……此次,因为皇上特意旨,凡是家族内未成亲的嫡女都要进宫,所以,我大哥才带了她来的!”

    “那你二叔在什么地方?”燕莲好奇,看出了杭青青眼里对杭薇薇的排斥。

    “不在京城,”跟北辰家族一样,避免两兄弟都在朝堂会引来祸端,所以杭家的两个嫡子,一个在京,一个外,看上去是和谐的,可是,好不好的,也唯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

    燕莲的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杭薇薇一眼,见她满脸不屑的眼神根本不加以掩饰,甚至还把红果果的眼神落在北辰傲的身上,嘴角就扬起了一抹颇具含义的笑容,想着皇上今日招见那么多的嫡女,是要干什么呢?

    好像,对于她嫁给北辰傲的事情,是越来越多的人反对了。难不成,北辰傲是真的要入赘了?

    这个,还得好好的想一想。

    “皇后娘娘驾到,小皇子驾到,贵妃娘娘驾到,贤妃娘娘驾到,长公主驾到……,”随着太监的吟唱,原本散漫的人立刻便的规整起来,冲着来人行礼。

    “都起来吧,”皇后娘娘雍容的一抬手,那气势,立刻把岳贵妃给比去了。“皇上还没来,众位爱卿可随意一些,”

    就算岳贵妃花容月貌,穿的富贵逼人,可她不是正宫娘娘,总是欠缺了什么,让人看着很不是滋味。

    “燕莲,”最最随意的,大概是长公主了。她看到了应燕莲跟杭青青,立刻上前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众人看到长公主都奔着应燕莲去了,眼里闪烁着诧异的光芒,见皇后并不生气,也就渐渐的恢复了方才那随意的样子。

    “你回来好久了,也不进宫看看本公主,就一点都不想本公主吗?”轩辕莹有些怨怒的抱怨着,那酸涩的语气,一个弄不好,还以为燕莲跟她有什么暧昧的关系呢。

    “忙啊!”对于长公主,燕莲到是有几分的喜欢,笑着说:“城西那边就要开张了,梅以蓝虽然做的不错,但还是很多的事情需要我自己动手,所以呢,根本没有时间做别的事,”

    “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热闹?”憋在宫里,快烦死了。

    不是这个规矩就是那个规矩,还让她学会以后怎么驾驭男人,摆好长公主的架势。哼,她真的出嫁了,才不要摆什么长公主的架势呢,要是能跟燕莲还有北辰傲那样,那才好呢。

    “等开张的时候,一定知会公主一声,”燕莲点点头,同意道。

    “皇后娘娘,这长公主跟应氏倒是不错的,看着有说有笑的,还真的像两姐妹呢,”岳贵妃见长公主接近了应燕莲,就忍不住的嘲弄了几句。

    皇后含笑看着远处,温和慈祥,像个国母。

    “能入的了莹儿双眼的,自然是极好的!”皇后娘娘不动声色的打击了一岳贵妃,告诉她,得不到长公主赏识的人,都是没用的。

    岳贵妃“呵呵”一笑,抿抿嘴唇,也没有在说什么了。

    今天可不是她跟皇后娘娘的闹剧,还得看看那个神秘的护国公主到底是谁。若是能提早知道,把护国公主拉拢到岳家来,那真的是一件好事。可是,除了皇上,谁都不知道这个护国公主是谁了。

    “皇上驾到,”一阵吆喝,连皇后在内的所有人都起身迎驾。

    “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皇上落座之后,出声道。

    “谢皇上,”众人起身,按照各自的身份落座。

    燕莲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发现那些未嫁的嫡女都没有资格坐在前面……而她,则坐在了北辰傲的身边,于是,她发现有好多道刺人的眸光冲着她来,弄的她相当的无语。

    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呢?要想嫁给北辰傲,该找北辰傲才是。

    “晋国凛王爷到,晋国公主到,晋国使者到……,”一连串的,又是这个到,那个到,听的燕莲都眼晕了。

    “给秦皇陛请安,恭祝陛万寿无疆!”在金君凛的带头,晋国的人一众人给皇上请安。

    “免礼,”皇上没有多为难,直接让他们落座。

    来的公主,又是金雅儿,她从落座之后,双眼就一直紧紧的落在了北辰傲的身上,甚至还不时的用阴冷的视线扫着一边的燕莲,弄的燕莲觉得自己是躺着中枪了。

    “今天这宫宴呢,一是为了欢迎凛王爷紧紧,二呢,朕的两位公主都及笄了,该为她们挑选一位合适的驸马,就把众卿家中未成亲的嫡子嫡女都邀进宫,看看朕能不能当个月老,凑成几对佳偶呢!”皇上说的那么不经意,却听的很多人心里兴奋不已。

    皇上赐婚,就算不好也得说好吧!燕莲在心里腹诽着,满脸的无语。

    赐婚的大事,除了应燕莲是腹诽着的,其余的人都是跃跃欲试的,有人把目光落在了俊逸英挺的三皇子身上,有的把目光落在了沉默不语的梅以鸿身上,但更多的人则把目光落在了皇上最最受宠的战王身上,想着成为战王妃的话,这辈子都能荣华富贵了。

    这个时候了,那些少爷们的目光含蓄的多,反倒是那些姑娘们的眼神咄咄逼人了。

    “皇上是吃饱了撑的吗?”燕莲压低声音,靠近北辰傲佯装不经意的呢喃着。

    她以为她的声音很低了,可是,坐在她身边的北辰卿跟梅以鸿都听的见,两人无语的抽搐着嘴角,谁都没有出声。

    这场戏,不好唱,尤其是燕莲,她的身份在那边呢。

    “皇上,这婚也不是乱赐的,不知道皇上打算怎么办呢?”皇后在一边露出完美的笑容,望着皇上的眼神略带风情。

    “让众位小姐比比,看看谁能拔个头筹来,朕好论论,”皇上的兴致显得很高。

    “秦皇陛,不知道雅儿能不能参加?”金雅儿的目光扫了一眼北辰傲之后,里面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自然是可以了!”皇上笑的跟一只千年狐狸似的,特别的狡诈。

    “不是要弄清楚护国公主的身份吗?怎么变成赐婚宴席了?”晋国的使者有些糊涂了。

    “静观其变!”金君凛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念头,总觉得皇上笑的太古怪了,尤其是雅儿提出要求之后,心里的不安更浓了。

    皇上提了要求,于是,轩辕莹跟轩辕华两位公主都难逃被赐婚的命运,表演,也由着她们先开始。

    燕莲看到轩辕莹竟然拿着软剑跳了一段颇具气势的剑舞之后,不禁对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长公主看法改变了一些。

    接着是华公主,一段琴声谈的迷住了众人的双眼,而她的目光一直落在梅以鸿的身上,可人家是低着头,握着酒杯,一言不发,连个冰冷的眼神都没有呢,彻底把人家的心肝脾肺肾给伤的彻彻底底的。

    之后,就是那个一脸傲娇的金雅儿了。

    人家换了舞衣,那一身红色舞衣,舞的是美轮美奂的,看的好多纨绔公子哥都流口水了。那一妖一娆一间,隐约的透露出一股子的魅惑,年轻的身体,美丽的容貌,正是好时候。

    “北辰傲,人家那眼神瞟的你都快抽筋了,好歹你也回一个眼神给人家啊!?”燕莲觉得好笑,北辰傲低头根本不看任何人的表演,可人家公主却偏偏的一直冲着这边抛媚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疯了。

    “噗嗤!”率先忍不住的是坐在他们一边的三个人,北辰卿夫妇跟梅以鸿。

    “这个菜不错,”北辰傲终于开口了,却是温柔的拿起筷子,为燕莲夹菜,弄的好些个冰冷的眼神又“嗖嗖”的往燕莲的心窝子刺去。

    可惜啊,这些眼神对厚脸皮的燕莲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人家情意绵绵的眼神,自然是红果果的显露着的,就算是皇上,皇后也是看在眼里的。他们的目光扫了一眼北辰傲这一边,见应燕莲兴致勃勃的,一点都没有因为人家的虎视眈眈眼神而生气,不禁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各自眼里闪过一丝的笑意。

    岳贵妃的眼神是落在跳舞的人儿身上的,可她最最关注的还是皇上,在看到皇上跟皇后对视的那温情的眼神,心里的痛更深了。

    皇后,总有一天,我一定要铲除了你,否则,我誓不为人。

    当初,皇后之位本该是她的,那是外公极力促成的,可就是因为她的出现,才使得自己成了贵妃,还害的自己总是屈居在她之。

    皇上对她虽然好,可再好,也好不过皇后去。

    金雅儿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来,跳的香汗淋漓的,却最后还是没得到北辰傲一眼,心里对应燕莲是更怨怒了,觉得是应燕莲在一边挑唆的,可天知道,应燕莲甚至还想让北辰傲看一眼呢。

    这不理智的女人,真是可怕啊!

    进阶着,各府的千金都上来比拼,有实力的,没实力的,都隐藏着,露出一点好,绝不会越过长公主去。

    杭薇薇,叶棋儿等人也上去了,眼神,也落在北辰傲的身上,弄的燕莲最后跟北辰傲一样,低头不看了。

    “众卿觉得,哪位表现的最好啊!?”在燕莲昏昏欲睡的时候,皇上终于好心的开口了。

    表演结束了。

    “启禀皇上,长公主殿的一段剑舞,惊艳绝伦,才是最好的!”马屁,要拍的最合适的。

    “对对,当属长公主拔得头筹,”谁敢越过长公主去呢,那是不想活了。

    ~~~~~~~~`

    懒懒今天去体检去了,更新迟些……。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