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什么宫宴宣布护国公主的身份,完完全全就是在设计——要是他有诚心的话,应该早些说明的,结果等事情闹出来之后再说出来,摆明是在算计自己了。

    金君凛觉得他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要是早知道应燕莲是什么护国公主,当初,他也就不会仗势求娶长公主,而是直接要了应燕莲。

    相信在那个时候,晋国强壮,在皇上的眼里,应燕莲应该再受宠,也比不得天水城周边的疆土。

    金君凛是后悔的不行,但他却忘记了一点,那就是你真的抢了应燕莲,北辰傲会让你好过吗?他不直接带人去把晋国给一锅端了,那都是对你客气的。

    美梦,还是不要做太久的好。

    “恭喜护国公主,恭喜战王爷,”这个时候,满朝文武开始了无尽的马屁,好像忘记了,谁在朝堂上声嘶力竭的反驳着,说应燕莲不配北辰傲,可这会儿呢,好话,从嘴里冒出来,跟不要钱似的,一溜溜的,看的燕莲不但没有高兴,反倒觉得好假。

    “恭喜王爷了,公主与你,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恭喜恭喜……,”

    “多谢!”北辰傲冷冷的举手回着,对于之前人家的坚决反对可是没有忘记的。

    上官浩坐在不远处,淡淡的望着前面引人注目的一对人,心里微微松口气,好在这一次,他没有输人一步,在最准确的时间里,做出了准确的选择。

    若是错过了这一次,他想靠近北辰傲,应燕莲,那真的是难上加难了。

    可是,若他早知道那个护国公主就是应燕莲的话,还会跟梅以蓝和离吗?想到了这里,他把眼神落在了梅以鸿的身上,发现从头到尾,从大军班师回朝之后,就彻底的漠视了上官家的存在,连怒火都没有。

    若是有怒火,上官家还能承受,可没有怒火,那就表示——梅以鸿是彻底的不屑上官家了。

    果然,很多的事情,若是错了,就没有在回头的机会了。

    突然,脑子里闪烁着一副画面,那是在古泉村应家的顶上,他,梅以鸿,北辰傲,北辰卿,杭青青,梅以蓝,应燕莲……好像,没有什么隔阂,是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快乐。

    可是,为了所谓的家族选择,他还是把这一切都推掉了。

    要是没有,看到梅以鸿还活着,梅以蓝是喜极而泣,苦到在自己的怀里,而他则跟北辰傲,梅以鸿痛饮三杯,为兄弟的长命百岁。

    这一切的一切,都变了。

    想到了这里,他的双眼里闪过了无尽的后悔,心里在暗暗告诫自己,无论如何,以后再也不要走错一步了。

    “燕莲,太好了,”杭青青大概是唯一一个真心开口祝福的,因为她对别人反对他们成亲的事情是知道的,这会儿见亲事是皇上亲口定的,谁也反驳不了,心里就格外的高兴。

    “呵呵……,”燕莲也高兴,看着杭青青低声道:“喝喜酒的时候,给你包个媒人红包!”真正意义上说起来,杭青青跟梅以蓝才是她跟北辰傲的媒人呢。

    “好!”杭青青一愣,立刻笑颜如花。

    杭薇薇在后面看着,满脸的羡慕妒忌恨。

    她的心里充满了不甘,想着以自己杭家二小姐的身份,完全可以成为北辰傲的战王妃的,毕竟北辰傲也是异姓王,不是真正的王爷。

    要是她成了战王府,那杭青青算什么,见到这里,不照样地头吗?

    杭薇薇的眼里充满了火药,心里是恨不得上前分掉窃窃私语的两个人,觉得那两人面上的笑容太碍眼,完完全全是在嘲弄自己。

    “皇上,”岳贵妃在众人贺喜之时,开口慢悠悠的道:“臣妾知道你疼着护国公主,可你也不能忘记了长公主跟众位小姐不是,这喜事啊,还是多多益善的好,是不是?”

    “呵呵……爱妃说的对,说的对,”皇上一听,更乐了。

    皇后没有回答,只是双眼闪烁了一,瞥了一眼一边娇羞不已的华公主后,双眼里闪过一丝不屑,然后微敛双眸,当什么都没有听到。

    “梅将军,”皇上把眼神落在了梅以鸿的身上,梅以鸿浑身一僵,不得已的站了起来,冲着皇上行礼。“老将军跟夫人的仇,朕记得,一直没有忘记,你说的守孝,朕也明白,但朕相信,老将军更希望梅家有后,所以朕今日把长公主交给你,等你孝期满了之后,再举行大婚……,”

    轩辕莹的双眼闪烁,低着头,没有人能看的出她脸上真正的表情,只是白皙的脸颊上涌上了一层红晕,娇羞而迷人。

    而原本满脸娇羞喜悦的轩辕华却愣住了,笑容凝结在脸上,听到了皇上的话后,立刻不敢置信的抬起头,双眼里满是伤心跟怒气。

    岳贵妃在看到华公主的怒气之后,立刻暗中焦急的跟她摇摇头,就怕她一个不甚,就会惹怒皇上。要知道,皇上此时是龙心大悦呢,要是被华儿打断了,那可有的华儿受了。

    这样的场面,华儿受了委屈,对她的名声也不是很好。

    “谢皇上!”梅以鸿就算是想反驳,可皇上都这么说了,他若在不识趣,就是公然抗旨了。

    “谢父皇!”轩辕莹见梅以鸿没有反驳了,就站起来跟着行礼。

    燕莲看到这一对人,双眼闪烁了一,想着这样做,也好,至少轩辕莹不是棋子,梅以鸿也能对梅家有个交代。

    “免礼,”皇上的心情颇为不错,尤其是见梅以鸿没有开口反驳。“凛王爷,晋国的心意,朕自然是明白的,朕的护国公主已经配给了战王,你也看不上护国公主,那朕就赐你一个真正的公主……,”

    皇上此话一出,岳贵妃等人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丝不好的念头,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皇上就直接开口为他们定了亲事。

    “朕的华公主才及笄,本事才情一点都不逊于长公主,既然凛王爷要留在京城,那就在京城盖座公主府,月成亲吧!”皇上看到金君凛的脸色变了变,就越发笑的灿烂了。

    “皇上,”岳贵妃不等金君凛开口,立刻小心翼翼的道:“长公主是姐姐,华儿怎么能越过长公主先成亲呢?”要是华儿嫁给了金君凛,那岳家不是少一分助力吗?

    原先,她还想着,能让华儿入梅家,这样的话,梅以鸿的势力就是岳家的了。可现在,长公主许给了梅以鸿,自己的华儿却要赔给身为晋国人质的金君凛,不,不行,她坚决不同意。

    “岳贵妃,梅家那是特殊的情况,怎么能这么说呢?再说了,华公主也及笄了,这亲事啊,也该办了!”皇后趁机补了一脚,嘴角却带着温和的笑容。

    “恭喜凛王爷,贺喜华公主,”北辰卿觉得皇后补的一脚还不够,又狠狠的插了一刀,弄的岳贵妃看着北辰卿的双眸就想杀人了。

    “恭喜凛王爷,贺喜华公主!”群臣恭贺,金君凛就算是想反驳,也反驳不了。

    他不要什么华公主,这个女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皇上在乎的,自己要这样没有权利的女人干什么?

    娶这样的女人,还不如娶别人呢。

    可是,北辰卿的一番恭贺,弄的他是推辞都找不到借口——难道他能反驳了皇上的话,说华公主不如护国公主吗?

    要知道,护国公主不是皇家亲养的,本事再大,也越不过皇家的真公主。

    群臣一恭贺,华公主脸色惨白,她知道,自己的亲事,已经成事实了。她双眼满怀怨怒的落在一边的长公主身上,觉得都是她的错,要不是她,自己该是最受宠的公主,要不是她,自己就能嫁给最心仪的男人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轩辕莹的错……。

    轩辕华满怀怨怒憎恨的表情没有被皇后忽略,她自然是知道的,两个公主的争夺就跟她和岳贵妃的争夺一样,谁要失去了皇上的宠爱,谁就输了。

    “谢秦皇陛,”金君凛就算是无奈,也只能接受。

    “华儿谢父皇,”轩辕华也无奈的起身,脸上是一丝笑意都没有。

    皇上嘴角含着笑,让他们落座,然后望着金雅儿刚要开口,却见金雅儿主动站起身,望着皇上行礼说:“启禀秦皇陛,雅儿虽为弱质女流,但也知道忠贞之心……雅儿对战王的心意,想必众人都是明白的。雅儿也自知比不上护国公主,但请皇上成全,让雅儿留在战王府,就算是为妾为婢,雅儿也心甘情愿,只希望能伴在战王身边!”

    金雅儿这是以退为进呢?

    燕莲瞅着金雅儿那一脸坚决的表情,眉头微微蹙起,就怕皇上会被金雅儿的一番言论给为难着……。

    皇上为难吗?不,皇上不但没有为难,黑眸中还隐约的带过怒气。他的圣旨,谁敢违背,谁敢抗议!

    这个金雅儿,当真以为晋国骑在秦国之上呢,竟然在朝堂之上截住自己的话,真是不知死活。

    以退为进,为妾为婢,这要他真的成全了,也是战王的侧妃,那不是要应燕莲憎恨自己,给战王府放一个危险吗?

    金雅儿还真的是好算计呢!

    ~~~~~~~~~~

    晚上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