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请谅解妹妹的一番苦心跟诚心,只要姐姐让妹妹进入战王府,以后一切听随姐姐的,不敢反驳一句,”金雅儿见皇上沉默了,以为自己的计划凑效了,就当着众朝臣的面冲着燕莲跪了去,言语上是哀怨恳求的,可暗地里却有逼迫的样子。

    若是燕莲拒绝了,那应燕莲没有能人的肚量,小气的名声,也就在秦国上传遍了。若是答应了,她一国的公主,也不可能真的成为奴婢,也不可能为妾,一个侧妃的名份是逃不过去的。

    只要她进了战王府,就不信北辰傲不被自己的才貌吸引着——横看竖看,都没觉得应燕莲比自己好。

    整个御花园里安静极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燕莲的身上,等待着她的回答。可她呢,连头都没有抬,只顾闷声吃饭,弄的气氛相当的诡异。

    “护国公主,好歹雅儿也是一位公主,当着众人的面,她都这般跪了,你就算不满,也不该无视吧!?”金君凛紧握双手,语气略带压抑的质问道。

    “咦,”燕莲惊疑的抬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金雅儿,再看看一边愤怒的金君凛,满脸无辜的说道:“雅儿公主喊姐姐呢,本宫一时反应不过来,还不知道雅儿公主喊谁呢,”姐姐,有这么个妹妹,自己才最倒霉呢,她敢点头才怪呢。

    金雅儿双手握拳,觉得应燕莲是故意在嘲弄自己的。

    “都是雅儿的不是,还请护国公主成全!”为了进战王府,金雅儿是连晋国的脸面都不要了。

    “成全?”燕莲的语气古怪,扫了一眼在坐的人的眼神,见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好奇观望,有人担心关切,就统统铭记在心里,轻启樱唇,一字一句的说道:“雅儿公主,你跪错人了!”

    你要跪着,你要不要脸,我就成全你!燕莲表示,她是故意的!

    “护国公主,你此话何意?雅儿只是一心仰慕战王,想留在战王府里伺候战王,难道护国公主连这一点的容人之量都没有吗?”金君凛压抑着怒气,冷声质问道。

    “凛王爷,别生气,本宫自然也不会敷衍雅儿公主不是,”燕莲起身,嘴带莞尔,有些好奇的歪着头望着他们兄妹问道:“雅儿公主口口声声的要进战王府,为何要求本宫呢?本宫虽然由父皇赐婚于战王,可战王纳不纳妾,招不招丫鬟奴婢的,可不是本宫说了算啊!”

    燕莲的语气是无奈加无辜,可整个朝堂,谁不知道呢,应燕莲还不是战王府妃的时候,整个战王府的一切都由着她的,连北辰傲的隐卫都听她的,她能做不了主吗?

    可她说的那么清楚,却又让人反驳不了,毕竟那是北辰傲的事,她点头,北辰傲要拒绝呢,那该算打谁的脸呢?

    谁都知道,应燕莲是故意的,可故意又能怎么样,她还没嫁给北辰傲呢。

    应燕莲的话一说完,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在了北辰傲的身上,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要入赘的,”北辰傲更无耻,一句入赘,更把所有的事情推的一干二净了。

    这入赘,他就成了驸马了,谁敢让驸马纳妾,不想活了呢。

    出嫁跟入赘,意义完全的不一样呢。

    这是变相的拒绝,也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欺人太甚!金君凛跟金雅儿都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可就算是故意的,他们也不能生气,不能怒吼,只能把所有的怒火往肚子里藏,因为这里不是他们能放肆的晋国。

    谁能把入赘谁的那么理直气壮呢?唯有北辰傲这个大男人了,完全不觉得入赘是丢人的,会让男人没面子,甚至都不管北辰府的脸面,还真的诡异的很。

    “呵呵……,”看戏看热闹看的差不多了,皇上才轻笑着出声道:“雅儿公主,看来啊,你真跟战王是无缘的,既然晋国国王安排你来秦国和亲,这份情,朕也得接受,所以……朕就把你赐婚给秋世子,中秋成亲。”

    金雅儿一听,立刻跪着转移了方向,想要噘嘴抗议的,就听到了一边皇兄的轻咳声,回眸看了他一眼,见他双眸里闪烁着阴冷的幽光,死死的盯着自己,就惊恐的打了个冷颤,缓缓的点点头道:“雅儿遵命!”

    “起来吧!”皇上淡淡的吩咐着,眼里的冷意是越来越深了。

    “秋世子是谁啊!?”燕莲压低声音看着北辰傲,好奇的问道。

    “老王爷之孙,”北辰傲迟疑了一,轻声道。

    燕莲一听,眉头微微跳动,越发觉得皇上才是一只老狐狸,他明明知道金君凛跟金雅儿是来和亲的,也是看中了对他们有好处的人,比如传说中神秘的护国公主,战功赫赫,拥有秦国兵权的战王……。

    这些,皇上看在眼里,却不费一兵一卒的把所有的事情给解决了,甚至连怒气都发泄不出来,就这么被迫无奈的和亲,选的人,都是于他们一点用处都没有的。

    这一场宫宴,唯一胜利的,大概是应燕莲了。

    出宫之后,燕莲连庆贺都来不及,直接往古泉村去了,北辰傲自然是作陪的。至于北辰卿等人,燕莲让他们先各回各府,各找各娘去,她想先把金牌拿回来,免得被有心人找个可治自己的机会。

    “秋世子什么身份呢?今日宫宴,都没看到他出现啊!?”燕莲坐上马车之后,等到马车离开了京城,才好奇的问道。

    北辰傲很不想让燕莲掺和进朝廷的事情,在他的心里,觉得燕莲该是一个种种地,做点生意的精明女儿,因为朝堂上的事情,太危险了。可是,无意之中,不用因为自己的身份,燕莲早就被皇上给牵扯进朝堂了。

    也罢,既然已经扯不掉了,那就让她仔仔细细的了解京城的形势,各家各府的一切。

    “老王爷是皇上的亲叔叔,秋世子是老王爷的嫡孙,聪明伶俐却遭老天妒忌,从小病弱,熟读兵书却不能上阵打仗,阅览群书却不能走遍河山,那是老王爷心里一辈子的痛!”北辰傲幽幽的诉说着关于皇家的秘密。

    “额!”燕莲想到金雅儿若是知道自己嫁的是这样的一个人,会不会发疯啊!?“你的意思是说……老王爷还想谋朝篡位?”最后四个字,她是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

    “嗯,他一直坚持着,可惜的是,老王爷的嫡子在成亲之后不久就去了,留秋世子,老王爷是全心全力的培养着,可惜是慧极伤根,身子极弱,甚少出现在众人面前,甚至有几次是死里逃生的,也因为如此,老王爷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岳家,想让三皇子成为储君,能圆了他一辈子的心愿!”这样执着的人,到底是好呢,还是坏呢?

    也唯有老王爷自己心里清楚了。

    “真是一个执拗的疯子,”燕莲咋舌,觉得老王爷真的是被皇帝梦给困死了。

    “皇家的事,比什么都复杂!”北辰傲的心里很纠结啊,他跟燕莲都是半路出家,不是真正走仕途而入朝堂的,尤其是燕莲,这样一个身份成了公主,也不知道对她是好还是坏。

    “也不知道那个秋世子知道自己病弱之后还被卷入皇家纷争,会不会叹息一声呢!”燕莲觉得那个秋世子真的是可怜,都这样了,还要被利用。若是可以,恐怕皇上会在他死后也拿来利用吧!

    这样的人才,却是先天不足,出生富贵却一生被困,一生被利用,着实是可悲可叹,还不如自己这个农女来的好呢。

    北辰傲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嘴角含笑却带着颇多的无奈。

    不要说秋世子,像他们这样的人,不也是因为身在京城而身不由己吗?谁又希望自己被利用,被困住而没有自由呢?

    他宁愿当一个自由自在的商人,也不想当一个万人敬仰却又时时刻刻提防给人算计的战王。

    可入了这个圈,想要出来,就万般的难了。

    不要说秋世子了,等到金雅儿回了行馆,知道自己要嫁的人是个病秧子,而且还是随时就会没命的人,立刻就崩溃了。

    “皇兄,皇兄,我不要嫁给秋世子,我不要,”金雅儿急的跳脚,无助的拉着金君凛的衣服,想要让他帮忙。

    “闭嘴!”看到金雅儿那慌张的样子,金君凛冷声道:“随时都会死的人,谁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你给我安分一点,”

    秦国,真的是好深的算计,秦皇,可是深藏不露啊!

    “皇兄,”看到阴沉冷酷的皇兄,金雅儿把心里的委屈跟不甘都隐藏着,不甘再说半句了。

    整个京城,因为宫宴,让那些上流世家的人都睡不着了。

    “真没想到,应燕莲竟然是护国公主……,”上官老爷子想起这件事,眉头就皱的纠结了。“就是那一次,那一次她来找上官府帮忙,上官府拒绝了,却成就了北辰卿的名声,也造就出一个护国公主出来……,”这些荣耀,原本是属于上官府的,却在眼皮子底,被他们放弃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