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北辰傲虽然诧异,但还是照做了。

    没有应燕莲的累赘,北辰傲的剑是使得出神入化的,一般人想要靠近,那命来抵挡才行。

    燕莲打开了火折子,点燃了怀里的一小块的烟花,心里在呢喃着:梅以蓝,这一次,靠你了!

    这一块烟花,是燕莲特意让人改的,让京城里的巧匠做成的,为的是在城西开业的时候,在各个角落放上这样的烟花,以供百姓们观赏。

    她去的时候,梅以蓝正在捯饬这些烟花,她就觉得好奇,跟梅以蓝还有实儿等人一起放了一个,觉得不错,就鬼使神差的拿了一个放在怀里,连回去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放在战王府里。

    这烟火的颜色是不一样的,但愿梅以蓝能注意到……。

    “砰!”一道强劲的烟火从地上冒出,发出了灿烂的光芒,点亮了夜里的黑暗,但稍纵即逝,一子,所有的光芒都不见了。

    光芒没有了,燕莲都觉得自己浑身冷了。

    现在,唯有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救兵。

    这个时候的梅以蓝,早已经深睡了。从上官家族出来之后,她越发喜欢早起早睡,每天精神奕奕忙碌的日子。

    “砰砰……,”一道急促的声音在梅以蓝的门口响起,她从梦中被惊醒了,有些魂不守舍的喊道:“谁?”

    “梅小姐,”门外,响起了燕莲派的隐卫的声音,里面略含着急。“属方才发现,城外闪现一道光芒,与今日小姐与我家夫人嬉闹的烟火是一样的……,”

    梅以蓝披了衣服走了出来,眼里闪烁着狐疑,打断了来人的话说:“不可能啊,燕莲不是在宫里参加宫宴吗?就算出来了,也是在战王府啊,怎么就出京了呢?”可这烟花是城西独一无二的,是特地让师傅做的,其余的地方都是没有的。

    而唯一遗落在外的烟花,也是在燕莲的手里啊!

    “还请小姐请将军府的人前去看看,若是虚惊一场,也好过那边真的出事,”隐卫心里暗暗焦急,总觉得出了什么事。

    梅以蓝想到了北辰傲如今的身份,就点点头说:“行,我修书一封,你带上我的玉佩,去梅家看看我哥睡了没有,若是没有,请我哥出城,他身上有令牌,”但愿,只是虚惊一场。

    “是!”隐卫拱手领命,趁着梅以蓝写书信的时候,自己去禀告了程林等人。

    程林等四人准备出城西,分别往两个地方去。两个人去将军府送消息,另外两个去战王府探听主子的落,看看是不是夫人遗落了。

    可是,他们才出城西不久,就发现被人跟踪,空气中迷茫着一股股的杀气,让人忍不住的起了鸡皮疙瘩。

    四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不用言语,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可是,就算是力挡,杀手太多,他们就算是想脱离出一个,也是难的。

    “大少爷,宫里兴许有什么事耽搁了,你还是先睡吧!?”程云看到实儿站在院中望着天空,就是不愿意离去,就劝着哄道。

    这大公子去了一趟隐卫训练营之后,让隐卫们对他是又爱又恨的。爱的是主子的儿子如此的聪慧,以后隐卫不会消失。恨的是,主子的聪明都拿他们训练了,弄的他们差点崩溃。

    “我眼皮子一直在跳,总觉得心神不宁的,还是先等等吧!”没看到爹娘平安回来,实儿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可是……,”程云还想说什么呢,却看到半空中闪烁的烟花,双眼眨了一,轻声的呢喃道:“那烟花……好熟悉啊!”

    “爹娘出事了,”实儿仰头看到那一道烟花的光芒,立刻凛着一张小脸,沉声道:“程云,快去叫管家,我要去北辰府,”

    “是,”程云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立刻点头道。

    燕莲不知道京城里的一切,只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越来越棘手了。

    “该死的,他们到底派多少人来?”一批批的,前赴后继,不怕死的,就算北辰傲跟隐卫们的伸手了得,也不能坚持到底。

    “他们是势在必得呢!”看这架势,这些人真心的想要他们两个今天把命交待在这里呢。

    “北辰傲,让人边打边退,往古泉村去,”燕莲想到了什么,突然出声道。

    北辰傲拒绝,“若真的去了古泉村,会连累整个村的人的!”这些人是为了达到目的,已经要不折手段了。

    今日追杀的人,肯定是今天参加宫宴的,知道燕莲出宫之后要回古泉村的,所以才会先设埋伏的。

    手段倒是挺快的,竟然那么快就埋伏好了,还调出那么多的人。

    “往山里去,”古泉村有她安排的隐卫,是保护应家人的。只是,那些人心狠手辣,若真的闯进村里了,或许真的会一个不留的。她不能自私的为了自己而伤害无辜的人,就只能这么安排了。

    “好!”有树木遮挡,或许是好事。

    这一批黑衣人,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挥舞着刀子,没有一丝的人气。

    因为梅以蓝,因为实儿,北辰府跟梅家都在这个即将要入睡的时候翻天了。

    “实儿,你说的可千真万确?”北辰卿看到才到自己腰际上的小侄子,认真的问道。

    “是,那烟火唯有城西开业的时候才有的,那是娘特意让梅姨请人做的,娘今天去城西的时候,带走了一枚,”实儿的一本正经跟他的年纪,一点都不相符。

    老夫人也被吵醒了,她看到站在自己面前,长高,长大不少的大孙子,心里是后悔万分。

    眼前的孙儿是器宇轩昂的,虽然五官像应燕莲,可那举止跟表情,跟傲儿是一个模子可出来的,那确确实实是北辰家的嫡孙呢,可……可因为自己却不认祖宗了。

    老夫人心里是纠结万分,北辰卿则担心离京的北辰傲跟应燕莲。

    “怎么办呢?燕莲公主的身份一曝光,那些人就更容不她了!”杭青青跟北辰卿回府之后,一直在谈论这件事。因为老夫人已经休息了,所以他们是想明天告诉她的,所以当杭青青这么担忧的呢喃着的时候,把老夫人吓了一跳。

    “什么公主身份?你说的谁?”老夫人以为自己听错了,冷声质问道。

    杭青青一愣,看了一眼北辰傲之后,咬唇低声道:“京城里神秘的护国公主是应燕莲,”这个打击,希望老夫人能承受的住。

    “什么?”老夫人果然是有些承受不住,踉跄了几步,好在丫鬟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否则还真的要跌倒呢。

    “大伯,”实儿心里也是震撼的,娘亲要是真的如大伯母说的那样,那她跟爹爹的亲事,就不会有人反对了。“娘亲不是随意会开玩笑的,如今,你说她回古泉村拿金牌去了,那么在京城外发出的信号,定然是她,她跟爹爹肯定是遇上危险了!”

    要是不危险的话,爹爹武功高强,身边又有隐卫,一般的人想要伤他们,还真的有些难。

    如今,娘亲不顾深夜的发出了求救信号,定然是事情棘手,他们遇到的危机是爹爹跟隐卫解决不了的。

    实儿的一番话,北辰卿也顾不得跟老夫人好好的解释,直接带着实儿离开了。老夫人跟杭青青是焦急的张望着,却谁也没有提出跟着去。

    他们去了,只会是累赘。

    北辰卿不是武官,能调动的也就是北辰府里的护卫,实儿见状,觉得那些护卫去了,只能是被杀的,就暗暗召集了隐卫——自从他进了隐卫训练营之后,父亲就把隐卫的召集令给他了。

    他如今才是隐卫的主人。

    他们还未出城门,就遇到了梅以鸿带着京城的兵马,就这么大张旗鼓的出京,声势浩大,为的就是要让整个京城的人知道,要变天了。

    这边速度快,那边的紧追不舍也不慢。逼于无奈,为了保存实力,北辰傲带着燕莲,由隐卫断后,避进了树林里。

    要是没有燕莲在,这些人是完全困不住北辰傲的。只不过,燕莲会的那些花拳绣腿在这些杀手面前,就是挨刀子的份,所以北辰傲几乎减弱了一半的功力。

    山林里,不但北辰傲等人熟悉,连燕莲也是,犹如如鱼得水,快的消失在树丛里。这里,曾经是实儿失踪的地方,他们曾将派了大量的人去查找,所以对于这一边的地形是相当熟悉的。

    “主子,”跟在北辰傲后面的一个隐卫突然开口喊道。

    “说,”隐卫一般极少主动开口的,能开口的,一定是有事情发生。

    “这些人……好像就是斩杀梅老将军的那伙人,”方才一直在打斗中,没有细细的查看,所以他也没往心里去。可如今细细的想来,当初被老大派来查探情况,发现这些人的装扮跟之前遇到的杀害老将军夫妇的人是一模一样的。

    “什么?”燕莲跟北辰傲异口同声的喊着,双眼对视了一眼,眼里闪烁着凝重。

    当初,他们就发现查找了京城的一切线索,都没有查出是那家人动手的,觉得那是晋国的杀手出手的。

    之后查找的时候,所有的消息都消声灭迹了。现在,因为金君凛进京,这些杀手就尾随而来,这要是真的追查起来,恐怕也不是那么好查的。

    “先离开这里,”北辰傲快的了决定,回眸扫了一眼那些紧追不舍的人,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铲除这些人。

    若因为金君凛的一个不满就能如此轻易的斩杀秦国的官员,那秦国的文武大臣不是危险了吗?

    他们可以于今日斩杀自己跟燕莲,也能在明日斩杀北辰卿或者梅以鸿,只要他们不顺眼的,可以一一击杀,毫不留情。

    北辰傲前脚离开后不久,后脚,梅以鸿跟北辰卿带着实儿还有人马就来了。

    “大将军,这里的脚印往右边而去,战王应该带着公主进山了,”查探的护卫在查看了脚印之后,立刻禀告道。

    “你们留守在这边,只要不是熟悉的,一律格杀勿论!”梅以鸿阴狠的了命令,冲着自己带来的一半人马说道。“北辰大人,这里就交给你了,护好实儿,”实儿想要进山,但被梅以鸿拒绝了。

    实儿虽然会些拳脚功夫,可他毕竟没有实战过,刀剑不长眼的,万一伤到他,燕莲肯定要劈了自己的,所以把他交给北辰卿是最好的。

    “是!”

    “我们进山,”梅以鸿大手一挥,带着剩余的一半人,开始了进山查找。

    “大伯,爹娘会没事吗?”一路过来,看到了好些个死人,虽然其中没有一个是他熟悉的,但知道爹娘被那么多人追杀,他的心里始终不安。

    “会没事的,放心!”北辰傲抱住了坐在自己前面的小家伙,就算看上去稳重成熟,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梅以鸿带着的人里面,有实儿派着跟上去的隐卫,当隐卫进入山林之后,就发出了一种奇异的鸟叫之声,让梅以鸿愣了一,知道那是隐卫在联系隐卫——每个家族里的护卫,都有一种属于他们的联系语言,是别人听不懂的。

    “主子,救兵到了!”一边奔跑躲藏的隐卫在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立刻惊喜的道。

    一听到救兵到了,他们也就不需要保存实力,所有奔跑的脚步都停来了。

    “两面夹击,合围!”就算是逃跑,北辰傲也不改他的气度,一声令,原本往前的隐卫们都转身面对那些击杀的黑衣,由方才的隐卫发出了一阵或长或短的急促声音,让所有的局面就完全的改变了。

    燕莲有些气喘吁吁的跟在北辰傲的身边,一听到救兵到了,就觉得整个人轻松了许多,觉得是逃过一劫了。

    “大将军,王爷的意思是一定要击杀这些杀手……并且要抓几个活的,”隐卫最后的那句话,有些古怪。

    “活的?”梅以鸿觉得,那是因为北辰傲想要查找幕后黑手,也没有多想。“你们从这边,包围,你们从中间过去……,”一一的安排着,势必要把这些人给抓住。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