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劲,”终于的,那些追杀的杀手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氛,发现整个树林里没有一点点的叫声,那些蛙鸣跟鸟叫,一子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了,好像树林里一个人都没有。

    可事实上相反,唯有林子里有人,那些动物感觉到危险,才会消失的干干净净的。

    “走,”领头的察觉到危险的气息,就指挥那些追杀的人立刻调转离开,可就这么一迟疑,北辰傲的人就已经出现并开始击杀了。

    “杀!”被人拦住,尤其是方才他们追杀的让他们差点就见了阎王爷的人,个个都是冷酷的眯起了双眼,两队人马,一子就混合在里面,开始了不要命的拼杀。

    “留几个活口,其余的,全部灭杀!”两队人马才混杀不久,梅以鸿的声音就传来了,带着状况的命令式,弄的所有人都愣了一,更让那些黑衣人有些手忙脚乱了。

    以前,多是他们暗中击杀那些人,如今,却变成别人来追杀他们,弄的他们立刻慌手慌脚,想要突围而去。

    他们的身份留在这里,会给主子带来不利的。

    “梅以鸿,这些人或许就是追杀老将军的人,一定要抓活的,”北辰傲见那些黑衣人的眼里闪过决绝,就先出声提醒着。

    这话一落,不光是梅以鸿,连那些黑衣人都有些不敢置信了。他们的秘密,北辰傲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合围的人已经来了,所以北辰傲抱着燕莲上了树,避免刀剑无眼。

    原本的梅以鸿是不想动手的,他在外围看着,以防那些黑衣人逃脱。现在,北辰傲一说,那些黑衣人一愣,就知道这件事是**不离十——爹娘的死,不是他们动手,也是他们的黑手,所以,他一定要抓住那些人。

    梅以鸿跟北辰傲的身手相当的,不过现在,加上有父母的仇恨,就算是北辰傲,也不一定能拦得住。

    梅以鸿长期在战场上浸淫,浑身的杀气不比那些杀手,甚至让那些忌讳……。

    燕莲蹲坐在树上,见形势一边倒,就伸手抵抵后面的人,低声道:“人家是来救我们的,你怎么不去帮忙呢?”

    “大将军势不可挡的,这双亲的仇恨,还是由他自己发泄的好,不然发酵在心里,会成为控制不住的毒,喷发出来,就会伤人伤己的!”北辰傲看到犹如杀人机器般的梅以鸿,黑眸闪烁了一,知道梅以鸿的心里是有恨跟怨的。

    燕莲本想在说些什么,可是在看到梅以鸿跟换了个人似的,冲进杀手圈里就开始动手。可是,等到梅以鸿拿人家的时候,黑衣人立刻咬碎了藏在牙齿里的毒药,眨眼的时间不到,就已经断气了。

    “天!”燕莲看到这一幕,惊愕的瞪大了双眼——这样的画面,只有在电视里看的到啊!

    “这些都是死士,落在别人手里,唯有死路一条!”好狠的手段,他们幕后的人根本连救都不想救。

    “够狠!”燕莲到没有同情,她可不想当个东郭先生,免得还被反咬一口。

    梅以鸿抓了三个人,这三个人在落入他手里的一刹那就咬碎了毒药,弄的他心里越发的烦躁,心里的怒火更盛了。

    他只想知道杀害爹娘的人到底是谁,一定要为他们而已——可这些黑衣人,连他询问的机会都不给,直接就咬碎了毒药自杀,这般的狠毒,想必在对待敌人的时候,更毒。

    北辰傲见状,从树上抓了几片树叶藏在手心里,然后趁着梅以鸿跟人家打斗的时候,手一挥,那几片树叶就跟长了眼睛似的,直接冲着跟梅以鸿打斗的人过去,“啪啪”的打在了黑衣人的身上,原本精神奕奕的黑衣人就立刻挥舞着刀子,不动了。

    梅以鸿不需要北辰傲说什么,直接上前卸掉人家的巴,把藏在牙齿里的毒药给弄了出来,然后交给了后面的梅家军,再攻击一个。

    有北辰傲的帮忙,梅以鸿抓住了带头的跟其余的两个,然后双手一挥,命令后面的梅家军动手,直接灭杀了这些黑衣杀手。

    他要知道幕后 的人,抓住几个人就可以了。能问的出来就问的出来,问不出来,抓了所有人都不行。

    燕莲虽然不怕,可看到压倒性的灭杀,还是觉得血腥,她的头被北辰傲压在了怀里,给她一方的宁静。

    黑衣人在方才就被因为跟北辰傲打了一,又连夜进山追逐,早就精疲力竭了。现在是完全一边倒的变斩杀。这些杀手真的是不错,从头到尾都没有求饶,没有开口,都是在前赴后继的送死——明知道逃不掉,他们都没有想过要逃掉。

    除了几个僵住并被卸掉巴的人杀手外,其余的人都死了。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燕莲觉得有些难受,不舒服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努力的压痒痒的喉咙,免得忍受不住就喷发出来。

    等到打斗结束了,北辰傲才搂着燕莲了树,双眼盯着几个还活着的黑衣人,双眼里闪过冷厉的光芒,冲着梅以鸿冷笑道:“这几个人的幕后黑手可深的很,看到谁不舒服就追杀谁,若不是这一次有你们来,我跟燕莲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我知道了,一定会查出幕后的黑手的!”梅以鸿的语气里有压抑的怨恨跟冷酷,双眼里迸发出来的光芒是决绝狠厉的。

    “终于逃过一劫了,”燕莲拍着自己的胸口,还觉得后怕呢。

    “实儿在面等着,还有北辰大人,”梅以鸿让人把这几个活着的人带走,死了的人也一并处理了。

    活着的人要藏着,死了的人要明天给皇上看的,绝不能留在这里被人毁尸灭迹。

    “实儿怎么来了?”燕莲心里惊愕,加快了脚步。

    “他看到了空中的烟火信号,带着战王府的人去了北辰府找北辰大人,后来在城门口跟我遇上……我是因为程林带蓝儿的信来的,噢,对了,程林等人从城西出来就被人拦住了。唯有程林跳出了包围圈,其余的三个人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梅以鸿一边说,一边说往山走。

    “你有让程林带人回去吗?”北辰傲的语气里有压抑的沉重,在京城里公然的杀人,胆子,还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有,”梅以鸿点点头。

    北辰傲突然沉默了,他牵着燕莲往山走,在看到梅家军的人把那些黑衣人都搬走,在把活着的杀手都绑上,从另外一个方向走,完全没有往京城送的意思。

    “爹,娘,”实儿一看到他们,立刻身而起,冲着他们奔了过来。

    “没事了,爹娘没事,”燕莲紧紧的抱住了实儿,察觉到他的身子一直在颤抖,就紧紧的抱住他,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实儿没有开口,而是深深的感受着娘身上传来的让人安心的气息,这样的感觉得,真好!

    北辰傲看到来来回回的梅家军,隐卫,又见大哥一直皱着眉头,突然跟燕莲道:“我们今晚就江南吧!?”

    “什么?”燕莲惊愕的望着他,实儿跟梅以鸿等人听到之后,也诧异的望着他,有些不明白。

    “大将军救人是对的,可深夜带军出城,就算是救人,也会被人弹劾,此事不会善罢甘休,”北辰傲的双眉紧皱着,能夹死一只蚊子呢。“唯有战王跟护国公主一起被人追杀至失踪了,此事,才会被人忽略!”

    “可……皇上那边呢?”欺君罔上,是要灭九族的。

    “跟长公主说一声,由长公主告诉皇上,毕竟这件事是真的,我也是要江南的,只不过如今是早走而已,”燕莲想起自己城西的一切,头痛了。

    早该赚银子的东西又被拖延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业呢。

    “娘,我也要去,”实儿害怕爹娘会跟上一次一样,自己又被丢,就连忙开口道。

    “好,”燕莲点点头,对北辰卿说:“让东从容护送着不悔跟不离往江南走,让程云跟梅以蓝跟着,一路上,会留标记,程云会知道的,”

    “非要这样吗?”北辰卿有些担心的问。“不如,把孩子放在北辰府吧!?里面会相当安全一些,孩子们还小呢,万一在路上遇到什么危险,也不好啊!?”

    实儿跟着,他不反对,毕竟实儿有些拳脚功夫,能知道危险不危险的。可不悔跟不离才两岁,若是路上出个差错,后悔都来不及呢。

    “没人会知道不悔跟不离是跟我们去江南的,”北辰傲深思了半响之后说道:“对外面的人来说,我跟燕莲是因为追杀而失踪,至于不悔跟不离就如上一次的安排一样,被藏起来了,免得遇到危险——这么一来,我们带着孩子江南,就不会有事了!”

    上一次是因为去战场,孩子带不了,只能让程云照顾着他们。可看到孩子们望着他陌生的眼神,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孩子们跟他们分开了。

    北辰卿见说服不了,只能答应燕莲的提议。

    ~~~~~~~~~~~

    上了打赏榜,好激动的说!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