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想要回古泉村的,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能让北辰傲偷偷的回去,拿了金牌好去江南。江南的形势到底是如何,谁也不知道,多带一份保障是好的。

    经过了一夜的血雨腥风,每个人都很疲惫了。在隐卫重新找到马车的时候,一家三口窝在马车上,睡的相当的平静。

    马车,直接往江南而去。

    第二天天亮,朝堂上,果然如北辰傲的预料一样,都在纷纷指责梅以鸿的放肆,竟然在京城私自带兵出城,简直是持宠而娇,无法无天了。

    这奏折犹如雪一般的砸在了皇上的手里,朝堂上是紧张带着火药味的,唯有梅以鸿始终未曾开口解释一句。

    “大将军,怎么回事?”因为昨夜发生事情的时候,宫门已经关了,所以皇上并不知道这件事。

    “启禀皇上,”梅以鸿身穿朝服,走出来跪在了堂中央,一脸忧心忡忡的道:“昨夜,护国公主回古泉村拿公主金牌,由战王陪着一起去的,却在路上遇到一支神秘杀手的追杀。护国公主于京城外放出了求救信号,微臣妹妹与护国公主有几分交情,看到之后连夜请战王府留在城西的护卫去梅家请微臣去救人。不想,这些人才出城西就被人截杀,唯有一个人冲出突然,禀告了此事!”

    “皇上,微臣因为护国公主的长子来北辰府禀告,要微臣找人救公主跟王爷,所以率了北辰府的护卫出京,刚好遇到了大将军……,”北辰卿也走了出来附和着梅以鸿说道。

    “那护国公主跟战王呢?他们可平安?”皇上一听,什么私自出兵出京都不管了,心里关切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启禀皇上,微臣跟北辰大人赶到的时候,战王跟护国公主的落已经失去了,地上有一批身穿黑衣服的杀手,根本跟着北辰大人一起来的战王府隐卫说,他们就是当初杀害我父亲母亲的凶手——就算不是,出处是一样的!”梅以鸿一想到这些,就忍不住的紧握着双手,心里充满了怒火跟憎恨。

    这些人,他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什么?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护国公主跟战王落不明,老将军夫妇死于他们的手里,这些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微臣不知,还请皇上令彻查,”只有这样了,他才能在京城查明这些人的来处。

    “查,一定要查清楚,”皇上的震怒,让众位大臣都不敢在随意开口了。弹劾梅以鸿的话,说不定会被扯上跟那些黑衣杀手有关呢,那是真的触霉头呢。“大将军,此事,就交给你全权处理,也要派人尽力的查找战王跟护国公主的落,”

    “是,微臣遵旨!”梅以鸿达到目的之后,就回了自己的位置。

    不管黑衣人是什么人,能冲着老将军去了之后还冲战王手,那就证明在京城里,有一股神秘的势力,只要触碰到幕后的人一些利益,就会陷入无尽的追杀——只要一离开京城,就会出现各种的危险,简直就是猖狂到极点了。

    秦国若是被这么一方人马给困着,迟早要出大事。

    皇上是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人横行的,所以这件事,加大的力度让众位大臣都冒冷汗,更害怕他们的弹劾而弄的梅以鸿心生怨气,而趁机找他们的麻烦。

    京城,因为昨晚的风波,更有一种风雨欲来的飘摇感觉。

    “唉,原本秦国打胜了仗,就该国泰民安,好把这几年的劳民伤财给好好的弥补一,让百姓能过安稳的日子——可没想到,京城没到更不安全了!”皇后想起了这件事,就忍不住的感叹。

    “母后,”长公主手里握着一张纸,犹豫了一,才咬着唇开口喊道。

    “莹儿,怎么了?”皇后看到自己犹犹豫豫的女儿,有些不悦的训道:“身为长公主,就该学会果断利落,这么犹犹豫豫的,让别人看到,还以为长公主小家子气呢!”她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幸福,所有的一切,都由自己来承担。

    “母后,”长公主没有生气,反倒是递出了自己手里的纸条,嘤咛道:“那……那是大将军偷偷塞给我的,”

    “梅以鸿?”皇后接过之后,显得有些不在意,反倒调侃说:“这梅以鸿看着规规矩矩的,怎么也做这样孟浪的事呢?”她以为梅以鸿给长公主的是一封情书,所以毫不在意的打开看着,等看到里面的内容之后,脸色变了变,望着长公主问道:“还有谁看过上面的内容?”

    “只有母后一个,”长公主立刻解释说:“父皇还在跟北辰大人议事,儿臣进不去,所以才来禀告母后的!”

    “岳家,胆子不小!”皇后捏紧了手上的纸,知道应燕莲跟北辰傲是直接江南去了,心里才松口气。要是他们两个出事,对秦国来说,真的是个大伤害呢。

    “母后,这件事,还是快点去告诉父皇吧!”长公主跟皇后一样,知道应燕莲他们两个没事,而是偷偷江南去调查岳家在江南的势力之后,心里又揪紧了,就怕他们会出事。

    要是父皇能派人江南帮他们,或许会好一些。

    皇后凤眸凌厉,捏着手里的纸,极力的控制道:“莹儿,此事,不得焦急,若是母后贸然的前去,反倒会引来注意,你也不要去,明白吗?”

    “可是……,”轩辕莹咬着唇,有些不愿意。

    “战王跟护国公主已经悄悄的江南了,目前是不会有事的,所以此事不用急,先等你父皇来后宫的时候再告诉他,”或许,这么做,是最好的。

    要是北辰傲跟护国公主光明正大的江南,这一路,也不知道会遭遇多少的危险。

    因为有别的大臣在,北辰卿也无法告知皇上这件事,只能任由皇上调兵遣将,在城外尽力的搜索着,也好让别人相信,北辰傲跟应燕莲是真的失踪了。

    “岳家,真的该好好的整顿整顿了!”午膳的时候,皇后特意派了身边的得力嬷嬷去御书房托了花公公一句,皇上的午膳就在皇后宫里用了。当他看到纸条上写的内容,震怒是可想而知的。

    “皇上请息怒,”皇后见皇上那个样子,连忙安抚着说:“北辰大人说过,岳家或许在江南有什么猫腻,加之有老王爷的势力,所以此事一定要秘查,否则皇上才是最为难的!”要是没有证据就容不岳家或者老王爷,那肯定会被人诟病的,到时候,皇上就成了最被动的。

    “朕一直厚待他,除了皇位,朕什么都能让给他了,他还闹出那么多来,怎么就不想想,他们那一只连个继承人都没有,还搞出那么多来,非要整的秦国不得安宁才舒服,才高兴吗?”对于挡住险象环生的皇位之争,皇上是觉得自己得到皇位了,就善待自己这个唯一的皇叔,却反倒是助涨了他的气焰,觉得皇位本该属于他的。

    “皇上,”皇后看到他如此的伤心,有些担忧的喊着。

    她是知道的,皇上很希望皇叔能明白,加上皇叔的儿子跟孙子的身体都不好,就算是给了皇位,也没有人能继承。

    那些庶子,根本上不了台面,皇叔也没认真的去教会他们——这三皇子是不是上位,就该三皇子的本事了。

    可是现在的三皇子,不但嚣张,而且没有定性,若真的让他当了皇储,秦国就危了。

    她虽然是希望小皇子登上皇位,那她就是母后皇太后,母家才会更辉煌。可若是小皇子太小,也强求不得的。

    “朕没事,”皇上揉揉自己的眉心,待情绪平复之后,黑眸微转,沉声道:“既然战王跟护国公主要悄声无息的江南,那朕就加大力度,把整个京城给翻转一遍,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真的失踪了,免得给他们带来危险!”

    “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梅以鸿安排了不悔跟不离出了京城,把他们交给了东从容,然后认真的叮嘱着。

    “大将军请放心,官一定会安然的护送两位小公子,安然的把他们交到王爷跟公主的手里,”东从容没有想到,王爷跟公主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来,心里顿觉的压力不少。

    “嗯,”梅以鸿把目光落在了一边的程云身上,叮嘱道:“公主说了,一路上会有暗号的,一定要仔细留意,尽快跟王爷他们汇合!”

    “是,请大将军放心,属一定会保护好两位小公子的,”程云抱拳道。

    “好,趁着京城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你们先走吧!”等到那些人反应过来,要找三个孩子的落,就迟了。

    “梅叔叔,我们走咯!”不悔望着他,萌萌的跟着程云抱拳,弄的梅以鸿露出了一抹笑容。

    “大哥,”梅以蓝从马车里钻了出来,望着眼前的兄长,叮嘱道:“我们不在的时候,你也要好好地照顾自己,知道吗?”

    “放心,我会的!”梅以鸿挥挥手,让马夫赶起了马车,不想自己在拖延去了。

    马车,慢慢的驶出了梅以鸿的视线,等到马车看不到之后,他才策马回身,准备迎接京城里的一切风雨。

    京城里闹腾的一切,燕莲跟北辰傲是不知道的。

    他们一家三口是一边晃着脑袋,一边沉睡的往江南去的,完全不知道京城因为他们的失踪而翻天了。

    一夜的赶路,已经离京城好远了。

    “啊哟,我的娘啊,腰酸背痛的,以后再也不睡马车上了,”燕莲揉着自己的腰,无比苦逼的嚷道。

    “娘,我给你捶捶,”实儿乖巧的上前说道。

    “还是实儿好,”燕莲抱了抱他,笑着说:“娘没事,只要动几就好,”

    “再往前赶赶就有一个镇,咱们晚上在镇上过,不用赶路了,”北辰傲拿来了隐卫去买的馒头,递给实儿之后,笑着说道。

    “再赶去,东从容就找不到我们了,”燕莲想起两个从未出过远门的两个孩子,有些担心的饿皱皱眉头。

    吃饱了,喝足了,燕莲的精神好了很多。

    “北辰傲,你说我们到了江南之后,该从哪里手?”这江南那么大,完全毫无头绪啊!

    “先去找船王借人,”北辰傲抿嘴回道。

    “借人?”脑子有一刻的反应不过来。

    “嗯,江南的水也很深的,若是不了解大致的情况的话,我们在那边是寸步难行的,”北辰傲走遍全国,对于一些地方的势力,是清楚的。

    江南富庶,油水又多,所有的官员都希望在江南任官,会有很多的油水,更能山高皇帝远,京城里的一切,对他们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们官官相护,相互勾结,谁要是触碰到他们的利益,就会群起反击,就算是京城来的官员,只要不跟他们同流合污,就会暗中手,不管是意外还是谋杀,就会层出不穷,到时候,只要弄成一个意外或许找个凶手,一切都太平了。

    江南的水深,才好岳家浑水摸鱼。

    “你了解多少?”燕莲望着他沉重的表情,好奇的问道。

    北辰傲摇摇头,叹息一声说:“我知道的只是江南的一个棱角,里面的水到底有多深,恐怕连我这个战王爷也无法撼动半分!”

    “额!”燕莲眨眨眼,愣了。

    以北辰傲的身份都无法撼动半分,那江南的水,到底有多深呢?

    她都开始为自己的路担心了。

    燕莲跟北辰傲一路走的并不快,反倒是东从容希望能尽快的找到他们,快马加鞭的,在几天之后,终于在一个小镇上跟他们汇合了。

    为了让孩子们能休息的舒服,燕莲在路上又买了更好更宽敞的马车,一路南,在八月初的时候,终于到了船王的势力范围内。

    “实儿,”根儿看到实儿之后,欣喜的冲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这个小哥哥,满脸都是笑意,看着跟在应家的时候开朗了许多。

    “根儿,”实儿看到他,也是满脸的喜悦。

    ~~~~~~~~~~~

    好多的打赏,懒懒流口水了,谢谢亲们。第一次上那个打赏榜,好兴奋,好开心,谢谢亲们的支持1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