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什么?”梅以蓝知道燕莲不会害她的,而她也觉得,能这么忙碌着,想着,奔波着,日子过的更加的充实。

    对于上官浩转身乞求北辰傲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却发现这些事情离自己好远,若不是还有个儿子在上官家,她甚至都觉得那是上辈子的事情。

    不是她无情,而是情深被伤,伤彻底而已。

    “江南可是个好地方,”燕莲望着远处的繁花似锦,淡淡笑道:“遍地都是银子呢,我若不掺和一手,就对不起自己来这个地方了!”

    梅以蓝一听,额头黑线满布,很想问一句:你是来种地的,还是来抢银子的。

    “怎么做?”她对这些是有些感觉,但能做的,只有跟在燕莲的身后默默的为好,真的让她独当一面,还真的有些难。

    “先看看,”燕莲见她好像蛮紧张的样子,就笑着安抚道:“来了这里,总要好好的玩玩看看的饿,你放心好了,你是被我带着来江南的,总不能把你卖在这里,就算你同意,你哥也不会同意的,对不对?”说完之后,还调皮的冲着梅以蓝眨了一眼睛。

    原本担心自己会做不好的梅以蓝一见,忍不住好笑的道:“就你贫吧,城西都折腾那么久,你还神秘兮兮的,小心人家把你一锅端了!”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城西那地方花的银子,起码有十来万两银子了,可她一点都不着急,还真的是急死她了。

    这早一点运用起来,早一点能赚回银子。可急的只有自己,好像那地方是自己似的,跟应燕莲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锅端?”燕莲挑眉,神情倨傲道:“那也得看人家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如今,凭着她护国公主的身份,除了皇上之外,就连皇子们也不敢轻易的冲城西手。

    梅以蓝看着燕莲嚣张的样子,知道她说的是实话——护国公主,战王妃,这样的两个身份,谁还敢动城西的半分呢?

    初到江南,北辰傲跟燕莲也没准备去哪里,去做什么,只是在欧阳家陪着孩子们玩,享受这难得的悠闲。

    很快,欧阳家的三女儿欧阳婉儿要出嫁了。她嫁的人是个小官,掌管的据说是江南的兵器坊——相对于以前的忙碌来说,如今秦国打了胜仗,晋国送来和谈书,表示着秦国和平了,在短时间之后,是不会有忙碌的时候了。

    “还真是热闹,”燕莲有些羡慕的看着那热闹的场景,嘴里呢喃着。

    “我许你一个更热闹的,”北辰傲觉得自己真心亏欠这个女人,若不是因为岳家的事,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在京城安排他们的亲事了。

    可惜,因为要离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才能把亲事给办了。

    “好!”燕莲回眸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笑着说。

    因为是客人,所以他们让欧阳安招呼熟悉的人,他们在一边看热闹——可是,当看到越来越多官场上的人来了之后,北辰傲的双眸就变了。

    一个个的职位都高了,来了一个又一个,连新郎官的长官都来了这边,可新郎官还没到呢,这样的离奇事情,越发的让人觉得欧阳家的路,不好走。

    “这些人,都是觊觎欧阳家这一块肥肉来的,”燕莲不懂官场上的一切,可她至少知道,当那些贪官的露出贪婪的面孔的时候,作为商人,作为百姓,你就得打起一百二十分的心去应付这些虎视眈眈盯着你的人。

    看到欧阳安面色平静的在周旋在各个家族势力里面,燕莲就真心的佩服他的本事。能在那么多的虎狼环视之,还能如此的风轻云淡,可见他的本事了。

    北辰傲冷眼睨着那些笑的道貌岸然的人,冷笑嘲弄道:“所以我才说,这江南的水很深,”看看这些人,表面上都恭维着比自己官大的,可双眼里闪烁的冷芒却在旁观人眼里尽露无疑。

    燕莲跟北辰傲在这边商谈着关于官员的事情,那些官员也在商议着关于京城里的事情。

    “你们可收到消息?”突然,一个官员神秘兮兮的道。

    “什么消息?”有些人好奇的凑近问道,有些人则表面不屑,实则支起耳朵细细的偷听着。

    “京城传来消息,说战王跟护国公主在晋国使团进京当夜,宫里办完宫宴之后,就被人追杀失踪了!”语气是压低的,可神情却是兴奋的。

    “护国公主?”欧阳安想到了京城里谣传的神秘护国公主府,就好奇的问道:“张大人,这护国公主是什么人呢?怎么跟战王一起呢?”

    “呵呵,欧阳老爷,你跟战王还有点交情,却不是官场上的人,自然是不知道京城发生的大事,”那人故意压低声音,见吸引了好多人围拢之后,就神秘兮兮的说道:“你们是不知道,京城传来消息,说那个为战王生了三个儿子的应氏啊,就是神秘的护国公主!”

    “什么?”欧阳安想起那个甜甜称呼自己为安叔的女人是个公主,就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

    “呵呵,欧阳老爷,你是没想到吧!?”人家把欧阳安的惊呼当成了惊愕,所以颇为得意的笑着道。

    “呵呵……这样的事情,谁能想的到呢,”欧阳安自然是笑着往接话,不会说出家里的两个贵客来。

    “战王跟护国公主失踪,也不知道欧阳老爷知道不知道他们的落呢?”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在人群里响起,显得刺耳又难听。

    欧阳安面色一凛,望着眼前面露阴险的男人,有些不悦的道:“梁大人是什么意思呢?这话中有话的,不妨明说!”

    那梁大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好官,看着就有些狡诈,让人心生不喜的。可见他官位不大,一边的人却小心附和着,想必是有些来路的。

    “本大人只是好奇问问而已,欧阳老爷急什么呢?”梁大人睨了他一眼,暗带威胁的道:“本大人只是觉得欧阳老爷跟战王有些交情,或许知道些什么,也好让我们众位大人知道知道,免得京城里的人担忧!”

    欧阳安是个精明的人,自然是知道家中的几位客人来意那么的神秘,肯定是有原因的,也不会说出人家的存在跟任何的落来。

    “梁大人这话说的有点意思呢,”欧阳安也不怕自己说的话太大声,反倒是有种身正不怕影子的架势。“人家战王远在京城,被杀手追杀了,失踪了,梁大人竟然问战王有没有在老夫这里,这不是很可笑吗?梁大人是觉得那些杀手是老夫派去的呢,还是觉得老夫跟战王联手呢?”

    那梁大人没想到当着那么多的人的面,这个欧阳老匹夫竟然一点服软的态度都没有,反倒愈发的倔强,双眼里就闪烁着不满跟阴冷,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一边的张大人就笑着开始打圆场了。

    “啊呀,这样的事情啊,不适合在这里说……,”张大人拦着愤怒的梁大人,笑着说:“我们今天可是来喝喜酒的,别闹了欧阳府的大喜事呢!”

    “对的,对的,这些朝廷的事,我们都不谈了,不谈了,”原本围拢着的人,都各自的散开了。

    “哼!”那梁大人送开了张大人紧握着的手臂,冷哼一声,转身往一边去,懒得再去搭理欧阳安了。

    人家都这样了,欧阳安自然也不会再往前了,毕竟他是百姓,人家是官呢。要真的闹的人家没脸面了,说不定,今天的亲事也办不成了。

    僵局,也就是一刹那的事,很快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众人又是说说笑笑的。

    北辰傲跟燕莲察觉到那个梁大人是在打探他们的消息跟落,就悄悄的退出了人群,往梧桐苑去了。

    “新娘子都没有出门呢,你们怎么就回来了?”梅以蓝正给不悔做衣服呢,说是闲着也无事。

    对于女红,燕莲是最最无奈的事,只能甘拜风。

    “有人在跟安叔打探我们的消息,怕我们的存在太触目了,就只能先回来,”原本是想见识一江南的传统的,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了。

    “公主殿,你的意思是有人猜测你们来了江南?”东从容在一边有些担忧的问道。

    一听到这一本正经的称呼,燕莲扶额了。

    “东从容,你再敢这么叫我,在我离开江南之前,你就别出现在我面前了,”明明以前喊的好好的,可自从皇上亲自开口承认了她的身份之后,他就脑子搭错线了似的,一口一个公主殿,能把人给逼疯了。

    东从容纠结了,一脸的委屈——他明明没有错,好不好?

    “噗嗤!”梅以蓝看到东从容纠结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拿着一件小袄子冲着东从容挥舞道:“东公子,你是担心人家找不到应燕莲,所以才一口一个公主殿的,是不是?”这家伙,太死板板了。

    东从容有些无措的挠挠自己的头,迟疑的问道:“那我该称呼什么?”一个是王爷,一个是公主,身份都是尊贵的,弄的他浑身不自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