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有,”北辰傲是那种不管是谁都能利用的起来的,就如当初,活活的设了一个圈套,让岳家生疼生疼的亏了那么多的银子,还帮着赞助了那么多的粮草。“你是生面孔,充当一个生意人,是最好的!”

    东从容是从北方来的,就操着北方的音调,人家就更不会怀疑他了。

    “……可我不会做生意啊!”东从容着急了,就怕自己帮不上。

    “有我呢,”一边的梅以蓝突然语出惊人道:“在城西忙活了大半年,燕莲不在,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决定,多多少少的,也学了不少,我应该能帮一些的!”爹娘若是活着的话,是万万不会想到,他们精心娇养出来的女儿,竟然连生意都学会了。

    做生意的人,一直都是被人鄙视的。可她却觉得比以往任何的时候都会的开心,好像找到了人生的目标似的,有了支撑。

    燕莲有些诧异梅以蓝的主动,颇有些意味的看了两人一眼,暗笑一声,点点头道:“这样也好,免得东从容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有梅以蓝陪着一起,有时候,还能当个借口呢!”东从容这个人不错啊,要是真的能跟梅以蓝在一起的,反倒是一桩良缘。

    难道,她还有当媒人的潜质?燕莲在心里思索着,觉得若真的成了,就不得不佩服缘分这个东西了。

    燕莲的赞同跟支持让北辰傲看了她一眼,最后跟着附和道:“行,这样,我们来商议一,事情具体该怎么做……,”

    三个臭皮匠能低个诸葛亮,何况四都是聪明的人。大致的规定了一个方向,冲着这一方面走,你一句,我一句的,很快的就商议好了。

    所有人都以为梅以蓝在京城,在城西,所以不会有人怀疑她的身份,而东从容,本身就是北方人,带了足够的银子来南方买粮食……。

    海国的身份还没到,北辰傲跟燕莲都不好出门,于是,在暗卫的帮助,梅以蓝跟东从容两个人重新坐上马车,当是刚进城似的,一切,才真正的开始。

    两天后。

    “王爷,”周志武抽了空闲往欧阳府去,自从回门之后,他为了更好的进出欧阳府,不想被人怀疑,就让自己新娶的夫人住回了娘家,就说是自己事物繁重,照顾不到会惹的夫人伤心,所以还是回娘家有人陪着好。

    这样的借口,自然不会有人怀疑的。

    现在,他是知道了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份了。

    一个是赫赫有名的战王爷,一个是皇上钦赐的护国公主,这两人的身份,都是尊贵无比的。而外界传言,两人遭受追杀,落不明,生死不知,却不料他们已经在江南出现了。

    江南的沉寂,恐怕要被打破了。

    北辰傲看到周志武,就眉头微微的皱了一,心里觉得他来,肯定是不会有好事情的。

    “说!”不管有什么不好的,都要面对,这是他不能逃避的。

    “启禀王爷,之前运走的不算,此番,又得了命令,要在两个月内赶制出一万支利箭出来,并且箭上不能带任何的记号,”周志武单膝跪,沉声禀告道,也知道事情真的不对劲了。

    之前拿走的武器不算,如今的万支利箭,已经能够上千人的军队用了。这些武器,都是要拿去做什么的?

    北辰傲听了周志武的话后,脸色大变,最后忍不住的伸手“啪”一,震碎了一边的石桌子,厉声道:“岂有此理!”

    “王爷息怒!”周志武见状,立刻低头不安的说道。

    “怎么了?”听到了声音,燕莲连忙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在里面陪着孩子们,听到外面的不对劲,才让实儿照顾着,自己出来的。

    “启禀公主,属接到上面的命令,在两个月内赶制出一万支利箭出来,而且不能带任何的记号!”知道眼前的女人是个有谋略,有本事的,所以周志武很是利落的把自己带来的消息再说了一遍。

    “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只有怒极了的北辰傲,才会显露出情绪来。

    当初在天水城的时候,就算是大军围困,也不见北辰傲皱一眉头,如今,却轻易的劈碎了一张石桌子,可见他心里的怒气了。

    “真是无法无天了,”燕莲也是这么呢喃着,觉得要不控制此事的话,恐怕真的不好掌控整个局面了。“北辰傲,如今,你不显露身份都不行了!”也唯有北辰傲显露了身份,才能让人有所忌惮,才不会那么猖狂。

    北辰傲深呼吸了一,缓慢的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周志武,你先回去,这件事,你好生的盯着,万万不可急躁,免得被人发现什么,连你这一条线索都没有了!”要是没有周志文的报信,恐怕等利箭做好了,运走了,他们都不知道此事的发生。

    “是,属定当小心!”

    周志武走后,北辰傲的怒气还是没有消除的,他是怒目圆睁,咬牙道:“别国侵略,那是没有办法的战争,必须要扛着——可是,他们现在是谋划着自己人打自己人,这简直是上丧心病狂到极点了!”

    “好了,不要那么生气了,当心身体!”燕莲看了一碎的四分五裂的石桌子,再安抚着他坐,然后低声道:“眼前的形势,容不得我们再去伪装什么身份了。唯有战王跟护国公主出现,才能压得住他们如此猖狂的所作所为!”

    在燕莲的安抚,北辰傲的怒气稍微收敛了一,黑眸里满是锐利,犹如爆发的鹰,冷笑道:“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我倒要看看,他们在我的面前是如何猖狂的!”

    因为此事,原本计划好的都得改变。

    周志武是欧阳安的女婿,所以他们是万万不能在住在欧阳府了。实儿他们跟根儿已经有了一些感情,每天在一起嬉戏,也显得热闹很多,燕莲担心外面的形势不好控制,也不担心有人会查探三个孩子的落。

    大概也就她能做的出如此疯狂的事情,所以她要程云留在欧阳府照顾三个孩子,自己跟北辰傲单独出现,好敲打敲打江南的官员,有些事情,也要适可而止了。

    跟梅以蓝他们一样,都是出城之后再进城,而且是高调不隐藏的,就是让人知道,战王跟护国公主来江南了。

    北辰傲跟燕莲进城之后,直接往衙门去。

    “什么人?”衙门口的衙役一看到有人过来,立刻摆足了官腔,上前一步拦住他们质问道。

    北辰傲没有说话,直接亮出了金牌,那衙役一看,连忙转身连滚带爬的跑里面去禀告了。

    两人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里面传出了一些声响,很快的,从里面冲出几个人来,直接跪在了北辰傲跟燕莲的面前,齐声喊道:“拜见战王千岁,拜见护国公主千岁……,”

    “……,”看到跪在地上的那个带头人,北辰傲跟应燕莲都沉默了。

    这个家伙,还是他们熟悉的,就是在欧阳婉儿成亲的当天,逼问欧阳安的那个梁大人。这样的巧合,让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光芒,然后各自转移。

    “起来吧,”北辰傲淡淡的命令着。

    “谢王爷,”梁大人带头,其余的人都起来了。

    “王爷,公主,这边请,”梁大人侧开了身子,引领着他们往里走。

    北辰傲跟燕莲自然是不用客气的,两个人走在前面,由人在一边带路,很快就到了衙门内的正堂。

    “王爷跟公主舟车劳顿,官晚上设宴,为两位接风洗尘,”梁大人看不出两个人是什么性子,就先试探的笑着道。

    “你看着办吧!”北辰傲随意的打发着。

    “是是,官现在就去安排,”梁大人见北辰傲没有发难自己,心里安定了不少,就吩咐一边的人说:“领着王爷跟公主去厢房休息,安排丫鬟照顾着,”

    “是,”一边的人立刻应酬着……。

    “果然是来了江南,”梁大人看到两人的背影消失的看不到了,才咬牙道:“公子还真是聪明,一猜就中,知道战王跟护国公主不见了,铁定是趁机秘密到江南了,没想到真的被猜中了!”

    “梁大人,现在,我们要怎么办?”一边的一个官员有些紧张的问道。

    “什么怎么办,好生的招呼着,让那边低调一点,不要叽叽喳喳的露了口风,”梁大人颇不以为然的道。

    “这不好吧!?”那提出意见的官员想必是个胆子小的,看到战王之后,就有些站不住了。“若是被战王发现了,我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这是富贵还没享受到,就得牵连九族了。

    “你怕什么呢?没听公子说吗?战王跟护国公主此番来江南,为的是江南的农事,跟住事情搭不上边,只要小心一点,不会知道的,”北辰傲到了江南,就算是发现了什么,也得藏着掖着,不然的话,就算他是战王,也把他给收拾了。

    聪明的人,就该知道怎么做,要是不聪明的话,他不介意现在就染上血腥。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