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知道粮食是缺少的,燕莲也佯装的什么都不知道。她只跟梁大人提出要求,说今年新粮食进了粮仓,就把那些旧粮拿出来整理一,要是生虫的,坏的,就全部给处理了,免得到时候影响了新粮食。

    梁大人当面是点头说好,转身就忘记,根本就是你吩咐一套,我做一套,完全不把燕莲看在眼里。

    对于梁大人的做法,燕莲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她按照之前设置好的,跟东从容遇上之后,就改变了一切的态度,逼的梁大人有些手忙脚乱了。

    “梁大人,为何这粮仓里的粮食本宫不能动了?”燕莲的表情冷漠,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脸凌厉的质问道:“莫不是粮仓里的粮食有什么问题,所以你才这般的阻挠?”

    “殿冤枉啊!”梁大人无比委屈的跪道:“这粮仓里的粮食都是报备京城的,若是被公主卖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这还是她的错了?燕莲挑眉,觉得有些好笑了。这个梁大人,本事还真是高呢,就是想打消自己冲着粮仓去的目的,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也不知道等自己把粮食卖了之后,会不会说粮仓里少掉的粮食是被自己卖了呢?

    “这件事,梁大人大可放心,”燕莲的态度是始终坚持如一。“皇上派本宫来全权处理江南粮食的问题,等本宫处理了粮仓旧粮的问题之后,就会让人开始育苗,在冬天来临之前准备种冬小麦,保证不会让你的粮仓亏了的!”

    “种冬小麦?”梁大人傻了。

    这个草包公主不是来看看,玩玩的吗?怎么还有什么冬小麦呢?

    “梁大人难道不知道?本宫得皇上圣旨,是来改变江南粮食种植的方式的吗?”燕莲佯装吃惊的问道。

    他要是知道的话,还会这么敷衍这个公主吗?京城根本就没有什么圣旨,来的消息都是私里传来的,否则他根本就不知道有公主跟战王会来江南。京城传来的消息是有说护国公主的来意跟粮食有关。

    可她堂堂一个公主啊,种什么粮食,那不是要跟百姓抢饭吃吗?

    “官确实是不知道……公主殿,这百姓自古都是种植粮食到秋天收成的,从未在冬天种过,若是失败的话,无法跟百姓交代,还请公主明鉴!”梁大人心里是波涛汹涌的,很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眼前的情况,不得不让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付着,就怕一个不小心,怎么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呵呵,梁大人真是有意思啊,竟然敢质疑皇上的决定,要不要本宫替你上一道折子,指责指责皇上的异想天开呢?”燕莲的语气是嘲弄中带着凌厉的,咄咄逼人的态度,让梁大人脸色惨白。

    “公主饶命,官不敢,只是……,”该如何解释呢?这个草包公主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厉害了?

    “只是什么?难道梁大人不知道?京城附近的村落已经种植了好几年的冬小麦,而且收成更好,冬小麦的口感比春小麦更好吗?”燕莲不屑的冷哼着,为他的自作聪明而无语。

    “……,”这一,梁大人什么话都回答不出,只能伸手不停的抹着自己额头上的汗水,连头都不敢抬了。

    “好了,梁大人,收拾收拾粮仓里的旧粮食,本宫要清点江南粮仓……,”既然装不了,那就不状。跟人家虚与委蛇的,还真累呢!

    “清点粮仓?”这跟种地,又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梁大人觉得本宫不够资格,需要皇上的圣旨?”燕莲冷睨着,眼里隐约闪过杀气。

    “官不敢,”梁大人就这么意识的被燕莲饶进去,答应开粮仓检查。

    从里面出来之后,梁大人知道,若是一个不好,江南官场被第一个开刀的人,就是自己了。他到这会儿还觉得这个公主是个草包的,那是他自己傻子。

    原本卑微的表情在出来后,变得满脸狰狞,双眼里满是杀气,那恐怖的表情让众人从他身边路过的时候,就被吓的不敢动弹,连头都不敢抬了。

    “夫人,”程林从暗处出来,低声禀告道:“那老家伙动了杀气,”因为王爷跟夫人江南,所以他们几个又当回了隐卫,在暗中护着夫人,只有程云是明面上护着三个小主子的。

    燕莲一听,冷笑一声道:“你家王爷就是怕人家太沉的住气,手更不好呢!”动气了才好,总会露出破绽的。“让人跟着,看看他有没有跟谁一起,”

    “是!”程林一听,立刻闪身离开。

    燕莲站起身,望着远处摇曳的树木,沉重的呢喃一句:“要起风了!”

    东从容的身份是从北方来的粮食收购商,这一点,根本无需装。燕莲放出了风声,说粮仓里的旧粮要全部卖掉。

    梁大人自然又是不满抗议的,可燕莲一句话,就把他的抗议都堵死了。

    如今,国无战争,这旧粮放着放着就坏了,不如运送到北方去。常年遭受战争的北方如今才开始休整,肯定是缺少粮食的。这样一来,不但缓解了江南的粮仓,还能救济了北方的百姓,是一举两得。

    燕莲的态度从一开始就坚持到底,不管梁大人抗议什么,她都一一反驳了,弄的梁大人几次都变了脸色,表情就跟吃人似的,极其的恐怖。

    深夜。

    “夫人,王爷,”程雷从暗处走了出来,拱拳禀告道:“梁大人深夜去见了江南总督曾立德,总督府里戒备森严,他们又进了密室商议,属怕打草惊蛇,所以没有进去!”

    “江南总督……,”北辰傲背对着程雷低声呢喃着……。

    “这个江南总督是掌控江南兵器,军务,粮饷的……现在这边发生的事情,件件都跟这个总督有关,要不是他点头,粮仓里的粮食不会被运走,制造好的兵器也不会不经过盘查就能出江南的,”燕莲在一边低声的分析着,语气里的沉重却慢慢的深了。

    他们这么一搅和,等于是跟整个江南作对啊!其中的凶险,唯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可是,江南的蛀虫不除不行,按照他们的狼子野心,迟早会祸害到京城,让他们没有好日子过。

    与其到时候抵抗,不如现在就把这些阴谋算计都掐死灭掉,免得到时候生灵涂炭。

    “曾立德是京城曾家的幼子,任两江总督多年,曾家在京城一向低调,除了一个曾立德在江南有官位之外,其余的家族子弟都没有走上科举之路……,”知道燕莲对京城的一些情况不熟悉,北辰傲才这么细细的解释的。

    “为什么呢?”燕莲不解。

    “不清楚,只说当初曾立德想要走官途,曾家老爷子也是反对的,但因为曾立德当年高中状元,皇上钦点,曾家没有法子,才无奈妥协的!”北辰傲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语气却显得有些沉重。

    “这个曾家……还真的怪,”燕莲想了半天之后,落这么一句评论。

    这边在商议着如何能不动声色的打破江南的表面平静,那边,梁大人跟曾立德在密室里说了半天的事情都没有出来。

    “曾大人,这护国公主若是要开启粮仓亲自查看的话,若是知道新收的粮食并不在粮草里,到时候,该如何解决?”梁大人是慌了手脚,才想到找曾立德的。

    “战王呢?有何反应?”一个女人,曾立德并不看在眼里。想他一个人,靠着自己的努力,走了多少的路,才爬到了今天的地位。可应燕莲一个女人,就会种点地,就被皇上授予“护国公主”的身份,还真的是好笑。

    他倒要看看,这个护国公主如何能护得了秦国。

    “战王这些天一直在外,属派了人跟着,可战王武功高强,跟着跟着,人就不见了,属也不好多问,”梁大人心里是越发的不安定了,总觉得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曾大人是京城的人,有家族的庇护,多少会比自己这个地道的江南人要好。若真的出事,第一个被问罪的,就是他了。

    这所有所有的事情,他都是知道并模式的,不管是哪一件,都足够他杀几百次的头了。

    “你派人严加守护铁矿,不许任何人靠近,就算是战王也是……,”曾立德的眼里闪过意思的狠辣,用手做了一个手势,告诫说:“不管是任何人,都给本官格杀勿论!”

    “是是是,官一定严加看管,请大人放心,”梁大人连连点头,唯有他心里明白,自己上了贼船,唯有继续走去,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至于粮草的事,让护国公主查吧,你别跟着掺和,就算是粮食真的少了,也跟你无关,粮仓不归你管,有事,找个替死鬼,”曾立德的面上全是决绝的冷酷跟杀意,“此番公子急要的利箭,最好是加快速度,有战王在,本官总觉得会有岔子,你最好分的清楚轻重缓急,若是兵器出事,不要说以后,就是现在,公子也饶不了你,”

    “是是,官遵命,官一定竭尽全力的把事情办好,”面对曾大人的冷漠警告,梁大人脸上的虚汗是越来越多了。

    不可一世的梁大人在曾立德面前,就跟卑微的犹如蚂蚁似的,只要人家一只收,就能把人家给碾死了。

    也因为如此,梁大人更想奋力往上,想要往京城靠拢。

    从京城来的人,不管是谁,都比他的职位要高,连个女人也是,竟然还是什么护国公主,所以,他越发的想要出人头地,想要在京城立足。

    有了曾立德的提醒,梁大人对于粮仓里的事情也不会在意,交代白农事陪同着,就不管不问了。

    “这个梁大人是想冲你手呢,”两人带着人往粮仓去的路上,燕莲低声的冷笑着。

    白农事没有回答,因为公主说的都是事情,他无法回答。

    自从新粮收进粮仓之后,唯有他进过粮仓盘查过。当时,梁大人还亲口的问过,自己的回答是粮食没有错误——如今,有了错误,那就是他的责任。

    最后,说不定,这丢失的粮食都是他弄出去了。

    想到这样的结果,白农事的心里拔凉拔凉的,庆幸自己好在早就跟公主禀告了粮仓里的事,否则的话……一想到那个后果,他就浑身冒冷汗。自己死不要紧,若是担当一个偷卖公粮的罪名,不单单是自己,恐怕连自己的那个小家,都要遭殃了。

    不是死也得发配边疆,那还有什么活路可言呢?

    “你打算怎么办呢?”闲情逸致的燕莲满是笑颜,完全不觉得自己这么问,会给人家带来多少的压力。

    “官听公主的,”这会儿,也没什么好矫情了。梁大人既然要牺牲自己,那就别怪自己心狠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梁大人是为了自己,为了后代,他这么做,道理也是一样的,就不知道他们最后谁会胜利。

    他是为了活着而挣扎,就算最后输了,也无怨无悔,因为他努力过,试过了。

    “行,那就别动新粮,”燕莲的回答更是简单。

    “额!”白农事发现,自己是越发的不懂这个公主的心思了。明明是知道粮仓出了问题,如今却隐瞒假装不知,那动了旧粮,有什么意义呢?

    燕莲自然是不会告诉白农事自己心里的打算,她要做的,就是打草惊蛇,让所有知道此事的人都坐立不安,自己露出马脚来。

    一个白农事,真的能承担这所有的罪名吗?

    果然,燕莲才准备开始清理粮仓呢,有人就冲着白农事的家人手了。当白农事回家之后,看到空无一人的家,双腿软了一,差点连站都站不住了。

    “梁大人,本王这几天逛了一城里,无意中听百姓们在议论,说丢失了很多年轻力壮的男人,不知道梁大人可知道此事?”北辰傲自然是知道的,那些人都被拉去当矿工挖铁矿去了,可落不明,也确实存在,不是吗?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