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不知道的,也不是人家一句话就能证实的,战王殿,公主殿,官并不想与两位过不去,只想两位好好的,不该看的,不该问的,最好别多管,免得惹祸上身之后,牵连自己,也害了家人!”梁大人想通之后,就抱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想法,开始跟两人谈判。

    “一个小小的江南官员,胆子还真够大的,威胁当朝公主,就不怕灭九族?”这根本不是什么威胁,梁大人真的被抓了,那罪过,不是九族也有八族了。

    “因为怕,所以官才好好的斟酌着,希望两位不要故意为难官,”梁大人已经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了。

    “若是本宫真的不管,那她们呢?”燕莲指着一边畏缩成一团的几位妇人问道。

    “她们?”梁大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辣,冷冷道:“她们听到了不该听,留在这个世上徒增烦恼,官愿意好好的送她们一层,绝对不会为难她们的家人!”

    “呜呜……,”那是惊恐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又怕得罪了眼前如恶魔一般的男人,所以个个不敢叫出声,更害怕连累了方才出去的亲人,只能把所有的害怕跟惊恐都压抑在喉咙里……。

    “放肆!”北辰傲真的怒了,怒吼一声,指着梁大人道:“你还真以为没人制的了你了?一个小小的官员,威胁王爷公主不算,还想杀人灭口——整个江南的百姓都知道,难道你还想杀了所有的人?”简直丧心病狂到极点了。

    梁大人原本以为公主开口了,至少这战王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所以心里的担心稍微的放一些,想着怎么能干干净净的处理了那些百姓。可现在,战王一怒,他起伏的心又往上了提了提,见人家脸色震怒,知道事情不好办了,就干脆牙一咬,厉声喊道:“来人,”

    “大人,”原本安静的衙门大堂,立刻被涌进来的人给堵满了。

    梁大人一见那些人出来了,立刻倒退了几步,远离了北辰傲的范围之内,冲着他们命令道:“格杀勿论,不留一个活口!”

    出了乱子的镇压,死伤谁能顾忌的到呢。要怪,就怪战王跟护国公主的命不好!

    北辰傲看到一子出来那么多的人,第一个动作就是把燕莲护在了身后,然后双眼冷冷的看着冒出来的黑衣人,双眼里闪过一丝冷芒。

    “王爷,官劝你还是别挣扎的好,那么多的人,你想要护住公主殿,还是有些难的,”梁大人看到他的举动之后,自觉地好心并善意的提醒道:“若是王爷答应不管此事,等这件事解决了,官就会安然无恙的让两位离开江南,可好?”

    只要解决了这件事,以后怎么样,还不是自己说了算。不能明着杀,那就暗中手,总有一个法子能把他们两个暗中铲除的。

    北辰傲跟燕莲都是不是温养中的花朵,自然不会忽略梁大人眼中深藏的杀意。何况,从梁大人要对百姓手的时候,他们就没有想过放过他了。

    若是铁矿上报给朝廷,找的都是有经验的矿工,也不至于害死那么多的百姓。

    他用的,就是什么都不懂的百姓,发生矿难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好你##,”燕莲忍不住的爆出口,望着眼前的梁大人怒声骂道:“你这种人渣,早就该死了,让你活到现在,还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今天,本宫就让你出不了这个门,来人,”一声清喝在这样的气氛里响起,弄的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

    难不成在这里,还有他们的人?包括梁大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还没等梁大人嘲弄笑出来的时候,“嗦嗦”几声,突然冒出了十来个浑身带着杀气的黑衣人,场面,一子就变了。

    这真的杀手跟假的杀手从气势上,就能让人分明了。

    真正的杀手一出场,温度就能降低那么几度,形成的氛围就能让人忍不住的吞咽几口口水。

    “把他们全部拿,留活口,”北辰傲一声冷酷的命令,场面就成了一边倒的碾轧,那些人,根本无力还手,那梁大人一见,立刻双腿发软,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你们别过来,”梁大人在最后生死关头爆发出了属于求生的意志,从一边抓了一个方才惊恐没有注意到他的妇人,威胁着嚷道。“你们再过来,我……我就杀了她,”情况,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要是今天的事情给压去了,就不会发生这样的,就不会让自己心生动战王的念头了。

    看到全部都被缴械跪在地上的手,梁大人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做了一件最不该做的事。

    他真是白痴,以为战王跟公主就两人,什么随从护卫都没有,还以为他们的身边就没有人呢,却忘记了,越是身份尊贵的人,越是有武功高强的暗卫——而他,却忘记了最最重要的一点。

    “大人,饶命啊,饶命啊,”那被抓的妇人惊恐的尖叫着,浑身动的跟筛子似的,快要站不稳了。

    “闭嘴,再喊一句,我杀了你,”梁大人是彻底的崩溃了,也不遮掩自己丑陋的面孔,掐住人家的脖子,狰狞的威胁道。“王爷,你要不放我走,我就杀了她,我说到做到,”

    北辰傲此刻的气息完全的改变,那冷酷的样子,连燕莲都觉得北辰傲是真的动怒了。

    “你……你……,”北辰傲震怒的结果就是梁大人自我找死,当北辰傲一个闪身,冲到梁大人的面前,他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的时候,人质已经在北辰傲的手里,而梁大人则全身不能动弹,被惊吓之后,嘴里更是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们是想死还是想活?”北辰傲不顾梁大人的震惊,控制局面之后,立刻厉声怒喝着,那些衙役们面面相觑,想起战王冷酷的样子,又见梁大人都被控制住了,还有听谁的,就立刻把手里的刀子都放了。

    “把他们都捆起来,还有这位梁大人,”想起人家狠辣的想用百姓当盾牌,北辰傲的语气里就充满了火药味,吓的那个梁大人——尿裤子了。

    燕莲厌恶的皱皱眉头,然后让隐卫帮着处理了那些人,再跟北辰傲商议了一,这里的官职暂且由白农事来担当,毕竟在她看来,这个白农事还不是很坏,至少他有点良知,不是坏的很彻底的。

    清理了梁大人跟他的手之后,白农事立刻换上官袍,让人打开衙门的大门,让那些百姓进来,并吩咐人把死去的那些壮丁抬了进来。

    程木在看到主子微微点点头之后,就上前查看着那些死状凄惨的伤者,在查验了一番之后,转身禀告道:“启禀主子,这些伤者大多因为受伤来不及救治,失血过多而死的,”伤口只是看上去比较狰狞,因为有灰尘跟泥土,看仔细一看,这些都不是致命的伤口。

    “该死的畜生!”燕莲一听,忍不住的怒骂了一句——这个梁大人,从抓了那些壮丁开始,就不想让他们活着回来了。

    “大人,求求你,救救我们的亲人,还有好多人还活着,请救救他们,救救他们,”知道结果是这么残忍的,那些还没发现尸体的人就争相哭泣起来,希望能救出那些落不明的人来。

    “乡亲们,先安静,安静来,”白农事的声音很大,但没有呵斥。

    哭泣的百姓在遇到方才的恐怖经历之后,不敢再大声的哭泣,慢慢的冷静了来。家里的男人没有了,可家里还有老人跟孩子,她们要是在出事的话,这个家,就真的完了。

    “这件事,本官一定会管到底,给众位乡亲一个明确的答案,现在,谁能告诉我,那个赤脚的大夫在何方?”只有找到尸体藏身的地方,才能找出铁矿是在什么地方。

    方才,听到王爷跟公主说起铁矿,他吓的立刻全身冒出了冷汗,庆幸自己只是一个农事,否则的话,真的不知道怎么被梁大人给利用了。

    “大人,民妇知道,那赤脚大夫就住在民妇隔壁,”有一妇人出声说道。

    “那好,等会,你且带着本官去寻人,至于你们抬来的那些受冤而死的人,本官先把他们放在义庄,等仵作验尸之后,再好生的替他们收殓,你们可愿意?”白农事跟梁大人是一个天上,一个地的态度,那些百姓还能抗议什么呢,个个都点头答应说好。

    “王爷,公主,官这么安排,可好?”让百姓们都退了出去,白农事立刻上前问道。

    “做的不错,安排人把那些死去的人抬到义庄去,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个赤脚大夫,”北辰傲怕耽搁去会引来麻烦,若是被幕后的人知道,杀了那些百姓灭口,就真的不妙了。

    “是,官立刻就去安排!”白农事跟梁大人不同,他是不管北辰傲吩咐什么,只管去做,从不问为什么。

    就这么一点,他就很得北辰傲的心了。

    ~~~~~~~~~~~~~~

    弱弱的求个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