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气不是最重要的,你最好是想个能帮的上的人去江南,护国公主有孕,战王的身边没有一个能帮的上的,那么多的事情,他也解决不了!”梅以鸿把这个烂摊子交给北辰卿,因为他在京城认识的人,少的可怜。

    北辰卿睨了他一眼,不淡定了,在子里走来走去的,为护国公主的生孕能力叹服,也为眼前的情况头痛。

    谁能去江南呢?

    他跟梅以鸿肯定是不行的,可除了他们,真的找不出一个可以值得他们信任的人了。

    “让我大哥去吧!?”一边一直沉默的杭青青突然开口道。

    杭家跟北辰府是紧紧联系的,谁家出事都逃不过另外一家,所以还是紧紧的捆绑在一起的好。而且,大哥厌恶朝廷上的尔虞我诈,根本不想步入仕途,但在父亲的逼迫,为了杭家,不得不按照父亲规划好的来。

    既然做了,那就做出个样子来。

    如今的大哥还只是一个闲散的,靠着家族的。若是此次能帮上战王跟护国公主的话,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姓杭,所以也希望杭家人能过的好。

    在京城里,只有有了势力,才能有说话的权利。如今的杭家,无外乎是因为北辰府跟战王府的一层关系在,所以还能说的上几句话。若是没有,谁都不知道杭家还能不能存在呢。

    “大哥?”北辰卿喊着自己大舅子的身份,有些狐疑道:“青青,你确定吗?”

    “眼,除了我大哥之外,你们还能找的出别人吗?至少我大哥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不用怀疑他会对战王不利,”杭青青说的很实在,连梅以蓝都去了江南,可见江南的形势多么的严峻了。

    若是江南的局势控制不住了,京城再好,他们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杭青青说的对,眼除了杭步帆之外,他们是真的找不出值得他们信任的人了。要是以前,还有一个上官浩,至少他是帮着他们的。可在上官浩偏离了他们的信任之后,现在就算是重新靠拢,也不敢再百分百的信任了。

    要是上官浩知道,就这么一个决定,让他的一生都改变了,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心情。

    北辰卿找了杭步帆,跟他大致的说了江南的情形之后,问他愿不愿意去。杭步帆自然是不会推掉的,因为这个是他能平步青云的最好捷径了。

    为了杭家,就算是不喜欢,也得往上。

    就这么,杭步帆带着梅以鸿给的神秘人马,一路上快马加鞭的往江南去……那真的是没命的在赶路呢。

    每天神秘事情都不能做的燕莲表示自己很烦躁,可偏偏这个烦躁还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得抗议了。

    北辰傲之前告诉她,说山上是真的重兵把守,守护的人可能是来自老王爷手里的神秘兵马,当年太上皇给的。结果,她一个激动,若的肚子里的孩子抗议,肚子疼的差点厥过去,也险些见红了。

    好在姜大夫在一边给扎了几针,又让人熬夜伺候,才缓了过来的。

    经过了那么一吓,北辰傲就更不敢把事情告诉她了。

    燕莲是知道自己情绪太激动,想着还有一月就能好一些了,就真的不敢让北辰傲告诉她那些让她烦躁,震惊的事情了。

    在院子里漫无目的的走着,燕莲突然悲剧的回忆着:以前自己生孪生子的时候,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为什么那个时候就没有现在那么无聊呢?

    是因为当初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有很多,所以……才不觉得孤单无聊吗?

    在这里,谁都不熟悉,伺候的丫鬟不是七巧,照顾自己的大夫不是能开玩笑的于秋云,陪在自己身边的不是唠唠叨叨,满脸温馨牵挂的谢氏……也没有紧紧张张,大惊小怪,一脸喜悦的老管家。

    这里的一切的一切,都那么那么的陌生,好让人不喜欢啊!

    “燕莲,”一道惊喜的声音在燕莲的耳边响起,她木木的回头望着眼前的人,有一刻的反应不过来。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梅以蓝见到她看着自己的目光是一点喜悦之情都没有,就有些担心的问道。

    “……你怎么来了?”有些接受不了,想着想着,身边就出现熟悉的人,让她有一刻惊喜的想要跳出来了。

    “来看看你,”梅以蓝看到她落寞的样子,有些心疼的说:“东从容来找师兄禀告事情,我就跟着来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知道这一胎不好,梅以蓝才关切的询问着。

    有时候,她细细的回想着,想着若自己是应燕莲的话,能不能勇敢的撑到这一步。

    未婚生子,她勇敢的活了来,并改变了村里人对她的不屑,把实儿照顾的好好的。生孪生子,打破了秦国的诅咒,更改了一个传说。陪着北辰傲上战场,临危不惧,堪比男儿,战功赫赫。

    如今,又挺着肚子来江南,陪着北辰傲东奔西走的,这样的人生,真的好吗?

    若是换成自己,恐怕要崩溃了吧!

    整个秦国,也唯有她有这样的魄力,也难怪北辰傲能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她就该被人疼惜的。

    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感觉到里面的不可思议,她微微一笑道:“现在还好,那姜大夫说至少不会轻易的有滑胎的迹象,除非是我情绪太激动了,否则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这个孩子,很是周折啊!

    当初还说孪生子呢,结果,那两小子乖乖的,什么苦都没有让自己受。

    听她这么一说,梅以蓝微微松口气,望着她庆幸又带责怪的说:“好在是没事呢,你也是的,大大咧咧的,怎么连自己有身孕了都不知道呢?”那月事来不来的,迟没迟的,应该多少有点清楚的。

    换成在京城里的夫人们,空怕是早早的请来大夫把脉,而不是跟燕莲一样,三个儿子了,再生不生的,一点点关系都没有。

    面对这样的责怪,燕莲微微红了红脸,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也没多注意,以为是赶路赶的累了呢!对了,你跟东从容这么来,没问题吗?北辰傲打算怎么做呢?”外面的事情,她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或许是得到北辰傲的交待还是怎么的,梅以蓝笑着上前搀扶住她,一边往回走,一边笑着道:“这些事情啊,你就别管了,现在啊,你安安心心的生肚子里的孩子,大伙可是很期盼的,只要小家伙安好,大家啊,都安好!”

    “呵呵,当初生不悔跟不离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样呢,如今却反倒是这个小家伙矫情了,”燕莲也顺水推舟着,并没有继续问了,知道自己问多了,只是担心。

    她也相信,北辰傲会做好,他有这个能力。

    可是,燕莲却不知道,此次的事情是北辰傲碰到最为棘手的。

    这里跟天水城不一样,这里的百姓安居乐业的,一点都没有战争来临的感觉,更不知道,若是北辰傲的一个决定,就会改变他们的命运。

    “周正武来说,那利箭在工人日夜加工之,已经快好了,若是再不想个法子的话,到时候就在很的要白白的送给人家了,”东从容有些急切的说道。

    “白大人,让你问梁大人,那边每一次来接东西的时候,来的都有多少人,他怎么回答的?”北辰傲的眉头就一直没有松开过,面色也阴沉的很。

    “启禀王爷,说是明面上来的人不多,但暗中的绝对有好几百,都是穿着百姓的衣服的……,”白农事斟酌了一之后,说出了当时发生的一件事。

    当初,梁大人见那么多的武器,来的就只有那么一些人,就多疑的问了一句啊,说这么做,有些不安全。但来人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等他们离开的时候,梁大人看到街上很多的身影都在动着,他派了个人跟着,最后说了,一起出城的人陆陆续续的就有好几百个,都是化妆成百姓进城再出城的。

    北辰傲一听说这件事,眉头就皱的更深了。

    在江南,他手边能利用的人,不多。要是混乱发生在城里,会殃及百姓。可若是他们带着兵器出城了,万一一个不好,就会出事,到时候,吃亏的只有他们。

    “王爷,关城门吧!?”白农事望着他沉重的表情,突然开口提议道。

    “关城门?”北辰傲眉头一皱,显得有些不愿意。

    这关了城门,不但表示着百姓进出不方便,还会给百姓们带来不安跟惊恐——唯有出了大事,才会关城门,一般的情况,都不会出这样的事情的。

    “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法子呢?若是不关城门,到时候,涌进来的人多起来了,起了冲突,危险的还是老百姓,”他们这么做,无非就是减少老百姓的死亡,免得事情闹大。

    “可要是关了城门,百姓们的意见更大,他们或者回家,或者买卖,要是关了城门,谁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呢!”东从容在百姓的家里住过几天,自然是知道百姓们的需要了。

    而且,在天水城的时候,他是感觉到了百姓们被困在城里的那种绝望的滋味,所以很不喜欢关城门这样的决定。

    “那要怎么办?要是在城里发生流血的事情,我们一个弄不好,就会血流成河,百姓们就成了无辜的牺牲品,那些没有人性的能把活着的村民扔进坑里让他们活活的流血而亡,难道会放过那些无辜的百姓吗?”白农事觉得把痛苦建立在百姓的灾难上,不妥当,就跟东从容相互对抗着,两人谁都不服气谁。

    看到两人争吵,谁也不让谁,北辰傲挥挥手道:“你们先别争了,这说的都有道理,贸然关了城门,会引起百姓的恐慌,到时候,更容易被人钻空子。至于不关城门……百姓的安危也得重视起来……白大人,这城中有多少兵马是供你调遣的?”

    若是在京城,他可以掌控整个局势,完全不必为现在的情况担心。可偏偏就是在这里,他横竖都不好办。

    白大人一听到北辰傲的话,就立刻皱着眉头苦涩道:“启禀王爷,官的官是王爷临时认命的,根本不是名正言顺的。这府衙里的衙役还是能听官的,只有城里的兵马……也就只有曾大人能调动了。”

    “那个老匹夫肯定不会答应的,这里面的阴谋就有他的一份子呢,要真的让他的人马出面,说不定啊,他就直接帮着抬了,根本不需要有阻碍!”东从容想起背叛的人,心里就冒火。

    这种两面的小人,不能轻易被原谅。

    在梅以蓝开口说要去看燕莲的时候,东从容的身份就不隐藏了,所以他才能跟北辰傲还有白农事这么的说话,否则,装也得装一了。

    北辰傲明白,东从容的话不好听,可说的都是事实。他的人马,就算真的借给自己,自己敢用吗?不在背后戳一刀,那就太对的起自己了。要是在背后戳一刀,够自己脱掉几层皮的,所以他是轻易不会跟曾立德要人马的。

    可是,不从曾立德那边要人马,要抓住那么多的人,该从哪里调派人马来呢?

    这人手,才是最为头痛的。

    来的急,根本没有带多少的人来,身边的隐卫就算是三头六臂的,也要保护燕莲跟孩子们,抽不出几个人来,对付那些穷凶极恶,完全不把百姓看在眼里的煞神来说,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的手里若是有能调派的人马,就算是几百个,也是好的。

    北辰傲这边纠结,那边杭步帆带人快马加鞭的,跟随的还有于秋云跟战王府里的人……。

    “王爷,”曾立德在北辰傲进城之后,甚少来请安,只说他要处理的事情多,根本没有多理会。如今却主动的上门,弄的北辰傲挑挑眉头,眼里满是狐疑。

    “曾大人,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呢?今日,不忙吗?”认真的口气里满是嘲弄,为的是曾立德的那番言不由衷的借口。只不过,他是因为不想跟曾立德虚与委蛇,所以才会不管不顾的。但对于他的主动上门,还是很稀罕的。

    曾立德看到北辰傲那低调的样子,眉头微微的皱了一,知道眼前的人很难缠。若是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想跟北辰傲有什么瓜葛,毕竟那姓梁的就是被他给拉马的,害的自己少了很多的方便。

    原先,不管有什么事情,只要找了姓梁的,自己就能高枕无忧,什么都不用管,就算是出事,最后也责怪不到自己的头上来。

    可现在,姓梁的被抓了,他做什么事都不方便,就如现在,还得他亲自来一趟,不解决事情的话,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是真的,”曾立德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语气缓缓道:“这几日,老是有人来反应,说是城门严加查防,不许人随意的进出,不知道这命令是否是王爷的呢?”

    “是啊!”北辰傲到不隐瞒,坦然的点点头说:“有问题吗?”

    曾立德见他回答的那么坦然,眼里闪过一道光芒,然后继续说道:“王爷为何要这么做呢?这加强了严查,要身份文牒,这大多的百姓进城,都是不带身份文牒的,这里跟边关不一样,又不会发生什么大事,何必要弄的那么严谨呢?”

    鱼儿,要上钩吗?

    北辰傲的嘴角微微的扯动了一,然后淡淡的笑道:“曾大人是真的不觉得城里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王爷是什么意思?”他一直让人监视着兵器的事情,北辰傲根本没有跨入那边一步,怎么可能知道兵器的事情?

    可除了兵器的事情,还有什么大事会发生呢?

    “这句话,该是本王责问曾大人的,”语调一变,北辰傲是凌厉尽显,语带咄咄逼人的问道:“曾大人说每日忙,本王想问问,你这个总督大人都在忙什么呢?掌管粮草,粮草被梁大人给偷梁换柱了。掌管兵器,兵器坊里去多出了没有标记的利箭,本王想问问曾大人,皇上许你的总督大人的位置,就是让你什么都不管,不挂的吗?”

    北辰傲的突然发难,让曾立德傻了眼,然后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语气一边,有些试探的说道:“官不清楚王爷的意思,还请王爷明示!”

    “明示?本王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北辰傲见他还跟自己装傻,就冷笑着质问道。

    曾立德心里举棋不定,也有些忐忑,不知道战王了解多少,姓梁的兜出了多少,只是觉得眼前的处境于自己来说,很不妙。

    “官实在不知道王爷所说的是何事,”曾立德发现自己没有了退路,只能是咬牙坚持到底了。“之前,这里的所有事情都是交予梁大人的,粮仓的事,也是由白农事理清之后交上来的,说没有问题的,如今,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一切的一切,都是跟他无关的。曾立德表现出来的意思,完全就是这个。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