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快到了,”这样的事情,应该不会耽搁的。

    两个人的好梦跟好心情因为隐卫的一番话,弄的两人都失眠了。燕莲还好,这些日子以来,学会了淡定自己的心情,情绪也没多大的波动。

    天塌来,还有北辰傲顶着呢。她目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护好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时间,眨眼而过。等到京城来人后,燕莲的胎像都已经坐稳了,肚子也有一些些的显怀了。

    “夫人,”当七巧激动的声音在燕莲的耳边响起的时候,燕莲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嘴里忍不住呢喃着:“我这是多么的想回京城呢,连七巧那丫头的声音都出现了,”

    “夫人,是奴婢呢,奴婢来照顾你了啊!”七巧一听到自家夫人的话,心都软了,立刻拿着小包袱激动的冲上来,若是可以,她都忍不住的伸手想要抱住自家的夫人了。

    “真的是七巧?”看到冲到自己眼前的人,燕莲反应慢半拍的问道。

    “是奴婢,夫人,奴婢来了,奴婢来了,”看到自家夫人那么惦记自己,七巧是激动的快要哭了。

    看到激动的七巧,燕莲突然傻傻的蹦出一句话来:“一孕,真的要傻三年吗?”她的敏锐呢,她的聪明呢,她的智慧呢?为什么那么一件事情,她的反应却那么慢呢?

    燕莲泪奔了。

    “浑说什么呢?”北辰傲在一边听了之后,没好气的道:“七巧是跟着杭步帆来的,还有于秋云,是我特意让大哥把人送来的,”身为自己的枕边人,他自然知道燕莲是在适应各种的不适,尤其是有几次喊错了身边照顾她的丫鬟的名字。

    很多东西,习惯了就很难更改的。

    “噢,”燕莲恍然点点头,看到七巧还在一边激动着,额头的黑线又“唰”的掉来了——她这是平心静气的少了多少的激动呢?

    “夫人,你都不知道,奴婢在王府里听说夫人有身孕了,恨不得立刻就过来呢,”七巧接了之前丫鬟的事,理所当然的照顾起了燕莲。从一进门,她就激动的没有停嘴过,有喜悦的,也有抱怨的。“夫人太坏了,带走了三个小主子,连程云都跟着你,就把奴婢一个人扔在王府里,害的奴婢每天都在板着手指头在数着主子们回来的时间……,”

    听到七巧唠唠叨叨的话,燕莲不但不觉得烦躁,反倒觉得小丫头的声音格外的动听,这呱噪的让人心里舒服。

    “大夫人说人不能来,但让奴婢带了好些的衣物来,有三位小公子的,也有夫人肚子里的小主子的,”七巧把自己带来的包袱打开了,取出了里面大大小小的衣服,有薄的,有厚的,看出来,来人肯定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燕莲伸手摸着那些柔软的衣服,嘴角抿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夫人,三位小主子呢?奴婢得把这些衣服给他们试试,若是大了,奴婢还得稍微的改改,”七巧发现自己来了许久,还没见到一位小主子,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劲。

    “他们都不在这里,这衣服你先放着,等王爷来了,让王爷带过去给他们,”燕莲笑着招呼道:“你一路赶过来,也是累的,先休息一会儿,别忙进忙出了,”这丫头,嘴巴利索,手段也利索,都不带一刻停歇的。

    “奴婢不累,”七巧摸摸自己额头上的汗水,满脸喜悦的说:“看到夫人,看到主子,奴婢心里什么都没有了,就是觉得高兴……那比在王府里孤独的数着日子强,”

    真心的感觉到小丫头的实在,燕莲嘴角的笑意都控制不住了。

    这里虽然有人伺候着,可因为害怕自己的身份,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连跟自己说话都是戒备带着小心的,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喜欢。

    如今的七巧,因为认识的时间太久,自己又不会轻易的摆架子,所以让这个丫头的性子变的有些跳脱,但并不妨碍她对自己的忠心跟一颗善良的心。

    北辰傲让七巧照顾燕莲,自己则去招呼杭步帆跟于秋云,安顿好他们带来的东西跟人……。

    “嗯,胎像是稳定了,”于秋云在休息了一天之后来给燕莲把脉,见胎像稳定之后,就点点头说道。

    “看来,这个姜大夫还是有些本事的,”燕莲收回自己的手腕,低声笑着道。

    在大夫面前夸别的大夫手艺好,那不是要吵架的节奏吗?于秋云挑挑眉头,望着一脸笑意的夫人,很想问问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瞥了一眼她的肚子,只能把不满放在心里了。

    他受点委屈没有什么,若是让夫人不高兴了,自己就得脱层皮了。

    “夫人,”就在燕莲的话才落,于秋云的身后就响起了姜大夫的声音,温文尔雅,充满了书卷的气息。

    “姜大夫,”燕莲望着他笑了,心里却在嘀咕:真的不能背后说人啊,这要是早一点,不是自己被人给捉住了吗?“用过早膳了吗?”

    “用过了,”姜大夫轻声的回答着,瞥了一眼于秋云之后,继续道:“夫人如今的胎像已经稳定了,身边又有医术高超的大夫在,那姜某就先行离开吧,毕竟村子里还有许多人都用的到姜某的!”

    “你怎么知道他是大夫?”燕莲诧异的问道,有些惊愕。

    是谁告诉他的吗?

    “多年的大夫,身上总有一丝的药味,”姜大夫淡然的说道。

    “我怎么没在你的身上闻到一丝的药味呢?”对于大夫来说,一丝丝的药味都逃不掉他们敏锐的鼻子,可于秋云发现,身后的人就是给夫人把脉护胎的,身上却没有一丝药味的气息,让他忍不住的出声问道。

    姜大夫没有恼怒,而是淡然一笑,回答道:“只不是自小养成的习惯,总在草药中行走,自然不喜那些味道!”

    “是吗?”于秋云总觉得那里不对劲的,可一时因为不太了解而没有再问什么。

    “你还是要回原先的那个村子吗?”燕莲总觉得自己跟这个姜大夫的交际不会就此断掉,虽然从一开始,他帮着调理自己的身子,可他总是跟所有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好像是从未想过接近,甚至从一开始就算计好,要等自己身体好了之后离开。

    现在,只不过是因为于秋云来了,他就想走了,迫不及待的,连一刻都不能久待。

    一个多月的时间呢,他为什么连一点点的留恋都没有呢?她自觉的自己对他还不错的,安排的人照顾的也挺仔细的,可他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却保持着礼貌距离的微笑,让人恨的有点牙痒痒。

    “是,”姜大夫抬头看了她一眼,淡然笑道:“夫人的身体无恙,姜某的任务也完成了,就不需要跟别人道别了,就先行离开了!”

    他嘴里说的道别的人,应该指的是北辰傲。燕莲明白,所以点点头说:“这段日子,多谢了!”不管他的性子怎么样,至少是有他在,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的身体才会好转,才会护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七巧,帮我送送姜大夫,”

    “不用了!”七巧还没回答呢,姜大夫就利落的拒绝,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好像这里不是他生活一个多月的地方。

    “一个没有药味的大夫,呵呵,还真是有点意思呢,”于秋云望着姜大夫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呢喃着。

    “你现在才觉得人家有点意思,是不是有些晚了?”燕莲看到了熟悉的人,觉得心情特好,也有开玩笑的心思了。

    “一个掩饰药味却又是一个医术精湛的大夫,要么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要么就是不想被人知道他是个大夫,所以夫人,你不觉得这个人,特别的有意思吗?”于秋云忽略了自家夫人的调侃,一本正经的问道。

    “有意思又能怎么样呢?他走了,也不能给我们解惑,”燕莲趴在石桌子上,一点规矩跟样子都没有。“于秋云,京城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想起了还在山上待着的岳三少,燕莲就觉得什么姜大夫都不是重要的事情。

    “夫人指的什么?”于秋云已经适应了燕莲跳脱的思维,所以显得格外淡定。

    “越狱啊,囚犯失踪啊,逃跑之类的,”于秋云是自己人,所以燕莲问的很直接,没有拐弯抹角的。

    于秋云以为她是逗自己开心呢,就垮着脸,一脸无语的问道:“夫人觉得京畿重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昨天赶路来的,北辰傲安排了带来的东西跟人,还顾不得跟他们说些什么呢。早上起来,他来了这边,杭步帆跟北辰傲去了什么地方,所以他对这些是完全不知的。

    也因为不知,所以他才觉得自家夫人是在寻他开心。

    “京畿重地又怎么样?谁说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了?”燕莲不满意他回答的语气,但也没往深处想,只是嘴里嘟哝道:“岳三少不就从牢里出来,还跑到江南当山大王了吗?京城要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就表示岳三少是从牢里偷偷地出来,还被人送到了江南,这岳家的手,都能伸到牢里去了,还真是厉害!”

    于秋云以为夫人是跟他开玩笑的,没想到还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换了语气,严肃并急切的问道:“夫人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那都是你手抱着性命危险偷偷潜进去查到的,若不是这样的话,你以为我吃饱了撑得,问你那么无聊的问题?”燕莲皱皱眉头,觉得自己还没那么无聊。

    我真的是那样认为的,于秋云在心里腹诽了一句,面上却是认真的。

    “岳三少进了死牢却从牢里出来了,没有听说秋后问斩,也没有闹出大事来,那就表示对外,岳三少还是在死牢里的,也就是说……他被人偷梁换柱了!”于秋云不单单是个大夫,还是个隐卫的头呢。

    对于京城的一切势头,他都会敏锐的察觉到,毕竟那是跟两位主子有密切关系的。可他在京城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这些,也就表示着事情还没被发现。

    “你是说,在死牢里,有人代替着岳三少?”燕莲挑眉,发现很多的事情都不是她能接受的。

    “恐怕不是单单代替那么简单,”于秋云沉思了一后说道:“若是假的岳三少在死牢里死了,那么如今的岳三少就得换一个身份,就可以重新的回到京城生活,就算是别人知道,也拿他没有办法……,”

    燕莲恍然,“原来如此!”还以为岳家是放弃了岳三少呢,没想到,为了他,却做了那么都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嫁给了岳三少的叶琴儿是不是知道死牢里的岳三少早被人换了呢?

    岳三少打算放弃现在的身份,用另外的身份开始重新生活,那就表示,叶琴儿的一切都跟他无关,叶琴儿是注定要当一个寡。妇了。

    杭步帆带来的人,都是梅以鸿特意调派来的,有的曾经在北方跟北辰傲打过仗,心里更是崇拜护国公主,所以此番来了之后,也是兴致勃勃的。

    听到了很多人想要请战的声音,北辰傲摇摇头,拒绝道:“众位的心情,本王很能理解。若说最想进攻的,该是本王才对。可是,他们占尽了地理优势,若是我们贸然进攻,只会有无谓的牺牲,所以在没有想到一个绝佳的办法之前,本王不希望你们有所行动,明白吗?”

    “末将明白!”异口同声的回答,显得气势十足。

    “王爷,这居高临的阵势,对我方极其的不利,要如何才能攻打来?”杭步帆是个年轻人,心思也是活跃的,在听了北辰傲的简单几句言语,就明白现在的局势跟要面对的处境了。

    “这个得想办法,否则我们就带人困死在山,让他们吃完了粮食之后,守在山上不了山,得不到任何的粮食,”北辰傲心里也是有准备的,但眼还不到这个地步,毕竟山上还有很多无辜的百姓。

    ~~~~~~~~~

    玩了一天,就累的不想动弹,那是老了的节奏吗?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