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莲的肚子越发的大了,好在她休养的好,行动还是很轻便的。

    北辰傲的打算是过年快到了,江南虽然不是很冷,但也降温了,山上的开口还是没有找到,所以是一边在找缺口,一边在等待时机。

    只不过,好的时机没有得到,却等来了大事情。

    燕莲的肚子是越发的显怀了,不悔跟不离都不敢随意的去碰她,那小心翼翼又特别期待的可爱样子,让燕莲心里特别的高兴。

    “你说,实儿到底去哪里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燕莲想起那个没有消息的孩子,脸上的笑容都没有了。

    “没有消息也是好的,实儿遇到过危险,知道怎么去躲避,现在人家还不知道实儿失踪的消息,对实儿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北辰傲心里也是担心的,觉得这个孩子让他们这么牵肠挂肚的,等找到之后,肯定好好的揍他一顿。

    “快过年了,也不知道他回来不回来,”燕莲幽幽的望着外面,有些惋惜的说:“去年过年,咱们一家是分开的。就怕我们来了江南会不能陪着孩子,所以特意的带了他们来江南,为的是能过个团圆年。结果,实儿不在,这个团圆的年,又过不成了!”

    北辰傲无法安抚她,只能保住她,给她无声的安慰。

    实儿就像是在江南消失了一样,隐卫查找过很多的地方,就是没有实儿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实儿,不管你在哪里,爹爹只希望你平安,否则,爹娘承受不住失去你的痛苦,你知道吗?

    “叩叩,”两人温情脉脉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两人分开之后,北辰傲望着门口出声问道:“什么事?”

    “王爷,大事不好了,说是在山上发现了好几个被扔山死掉的百姓,外面都闹翻天了,”程云在门口焦急的禀告道。

    “该死的!”北辰傲一听,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去打开门,什么都不说的就往外走。

    程云看到风一般出去的王爷,回头看了看眼眶还有些红红的夫人,眼里满是担心。

    “程云,哪里来的消息?”燕莲挺着腰站了起来,脸色沉重的问道。

    “是白大人送来的消息,有人来报案,死的人都是被抓走的百姓,死状凄惨,是被人从山上直接扔来的,骨头都断掉了,”程云想到了夫人怀着身孕,不宜听那些血腥的,就没有往说了。

    燕莲怎么会不清楚呢,上一次,那些人被扔进了天坑里,还有一些隐瞒的意思,若不是姜大夫无意中发现,那些人化成了白骨,都不会被自己的亲人找到。可这一次,这些人丧心病狂到直接把人丢来,是觉得他们都上不了山吗?

    岳三少简直是丧心病狂到极点了,这样缺德的事情都做的出来,简直是该杀。

    “夫人,不要生气,当心身体,”程云见她身子颤抖着,眼里闪过怒气,就立刻安抚道。

    “这些人,迟早会有报应的,”燕莲真心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可最后徒劳的发现,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没有意义,除非是把那些人给找出来。

    这边,燕莲的气还没缓解呢,那边,东从容就急急的走了进来,身边还带了一个陌生人进来。

    “拜见公主殿,公主千岁千岁岁,”来人行了一个很周正的礼,把燕莲弄的很不适应。

    “起来,”从知道自己公主的身份之后就离开了京城,还真的不是很适应谁动不懂的就给她行礼的节奏。“你是从京城来的?”

    “是,”来人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双手递上说:“这是属从京城带来的,北辰大人吩咐过,要属亲自交给战王爷或者护国公主,请公主殿阅览,”

    燕莲见是北辰卿送来的,还交代的那么仔细,就让程云在一边递上来。

    打开了信,看到上面的字迹有些凌乱,燕莲分辨了一,看清楚上面写的内容之后,脸色都变了。

    “夫人,”程云担心的喊着,有些恼怒眼前的人什么规矩都不懂,没发现夫人大着肚子吗?要是万一信里写的什么大事,夫人一个刺激,该怎么是好呢?

    “我没事,”燕莲强撑着身体传来的悸动,挥手说道。

    “夫人,是出什么事了吗?”东从容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内容,有些焦急的问道。

    燕莲看了东从容一眼之后,示意程云把信纸交给了东从容,让他自己看。东从容看的速度比燕莲要快的很多,当他看完信上的内容后,咬牙切齿的怒吼了一句:“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公主殿,北辰大人吩咐过,请战王即刻动身,”来人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见气氛不好,就硬着头破说道。

    燕莲深呼吸了一,对程云道:“去,请王爷回来,那边的事情让白大人先处理的,再让白大人发放一些银子安抚那些失去了亲人的家属,让王爷立刻回来,不要耽搁半分!”

    程云见事情真的大了,就立刻点点头说:“属立刻就去!”

    七巧在一边看着,见夫人皱着眉头不适,不敢轻易的开口,就转身去找了于秋云。

    于秋云觉得自己苦命,千里迢迢从京城来,到了江南之后,不管有什么问题,只要夫人有一点点的问题,自己就得苦巴巴的伺候着,连半夜三更都不放过。

    “夫人,你这身体不能激动,你怎么就不听呢?”于秋云的注意力全在那个脸色阴沉不好的人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中间出现的陌生人。

    “于秋云,你准备准备,跟王爷离开江南,”燕莲看到他,闷在心口的气稍微的吐出来一些了。

    “什么?”原本急急往前走的于秋云见她不但没事,还说出那么让人惊恐的话来,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夫人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燕莲没有解释,让东从容把京城里送来的信交给了于秋云,揉着自己的眉头,心里想着,北辰傲离开了,江南,要怎么办?

    自己大着肚子,就算是要接收一切,也有些难啊!

    于秋云看了信上的内容,面色立刻变了。

    “晋国还真的以为秦国是好欺负的呢,送来一个废太子,一个庶公主,就能掌握全局了,真是太异想天开了!”知道晋国再一次的屯兵在北方,又要跟秦国开战之后,于秋云这个不管朝廷事情的人也怒了。

    他再不管,也是秦国人,怎么可能任由他们践踏自己的国家呢。

    “他们是在异想天开呢,”燕莲心里也是有怒气的,知道晋国若是如此小人,当初,她就不介意当个杀神,把晋国的那些俘虏都给斩杀赶紧,看看晋国还有没有可能屯兵攻打秦国了。“这一次,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夫人,话是这么说的,但上一次是突袭制造出来的结果,若是真的跟晋国对峙,秦国不一定会占上风,”于秋云对于局势,还是很明白的。

    “哼,这一次,晋国想要退兵都来不及,”燕莲眼里迸发出来的怒火,不是随意能形容的。“东从容,你找梅以蓝来,我修书一份,你让梅以蓝送去欧阳府,亲自交给欧阳安,告诉他,按照我信上吩咐的去做,这一次,不把晋国打的十年内不能动弹,就不配为护国公主了!”

    两国之间的战争不是儿戏,若是因为一时心软而让秦国陷入百姓被屠杀的局面当中,那晋国的人,就真的该死。

    “是,”东从容不知道公主肚子里卖的什么葫芦,但知道不能小觑公主,就应声回答着。

    “夫人是想借海国的手吗?”于秋云出声问道。

    “不然呢?上一次,海国原本想要动手,但因为秦国大胜,海国收手了,并没有动真格的,可这一次,晋国不顾两国和谈,竟然还想出兵秦国,想要让秦国内乱加上外乱,还真的是好打算呢!”金君凛的打算,她怎么能不明白呢。

    可惜啊,金君凛一定会后悔这一次的决定的。

    对于夫人的安排,于秋云也觉得这样甚好。可是,想起她方才的命令,他就皱眉了。

    “夫人,你临盆在即,若是属离开的话,夫人可怎么办?”他知道,夫人吩咐自己跟着王爷,是为了王爷好。

    可夫人这样,王爷能答应吗?

    之前,梅大将军还能出战,可现在,京城的暗卫在大将军的手里,加之大将军又是未来的驸马爷,出征就更不可能了。

    现在,最合适的人选,除了王爷,朝廷就提不出别的人了。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眼最为要紧的就是顾好北方,”燕莲在一边写着信的时候,北辰傲才急急的回来了。

    “燕莲,出什么事了?”程云急急的来找他,说是京城来人,出大事了。他一听,匆忙的交代了白农事几句话,就急急的回来了。

    “要开战了,”燕莲也没有瞒着,把写好的信交给了东从容之后,就挥手让他心离开,然后看着北辰傲道:“晋国屯兵三十万在天水城附近……,”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