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江南的新年,比京城热闹,那是燕莲心里的想法。北辰傲不在,应家人也不在——这是燕莲心里的遗憾。

    他们有两个年没在应家过了,爹娘他们肯定会失望伤心难过。

    好在,还有她熟悉的人,还有三个孩子一起陪着,不然,她肯定会扔所有的东西,直接往京城去。

    什么责任,天塌来,跟她这个女人没有关系。

    新年后,春暖花开,燕莲的心情却没有那么好,因为山上偷袭频繁,连日子都快没法子过了。

    山上的人不来,山的人就算上去了,那也是送死,所以,从整个新年开始僵持,到了二月。

    “山上有传来消息吗?”那个装傻的隐卫进去之后,因为装的没心没肺的,只管干活,别的什么都不管,反倒得了人家的信任,偷袭这样的事情,反倒都让他跟着。

    这样一来,都有一些消息传来,或大或小的,对燕莲他们来说,是有好处的——比如说,山上的人大致的有多少,粮食还有多少,能维持多久。这对他们来说,是最为关键的。

    梅以蓝看着挺着肚子快要生的了燕莲,心里充满了担忧。于秋云说,发动就在这几天了,燕莲还在关心着山上的事,不是让人焦急吗?

    “有的话,东大人跟航大人都会来禀告的,你就别瞎操心了,”梅以蓝给她捏捏被角,提醒着说:“秋大夫说,你的日子就在眼前了,要是有个不适的话,就早点说,”稳婆都找好了,也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她发动。

    摸着自己的肚子,燕莲嘴露无奈道:“唉,你是不知道,我是巴不得让孩子出生,好解决了江南的事情回京城去,”江南的风景再好,都引不起她的兴趣了。

    这从到了江南没多久就大着肚子,然后是安胎,根本连城里都没有走个全乎,还想什么想呢,不如干脆早一点回去。

    梅以蓝听了她的话后,哭笑不得的睨了她一眼道:“这等着她出来,也得足月了,不然的话,担心的还会是你!”

    燕莲也就随便说说的,根本不当真。

    不过,当她想要起来去茅房的时候,肚子却突然一阵绞痛,她伸手紧紧的握着梅以蓝的手弯了腰……还不等她开口呢,梅以蓝就大声的喊起来了。

    “七巧,程云,快,你家夫人要生了,”在梅以蓝尖叫的声音里,外面传来了一阵的兵荒马乱。

    烧水的,拿东西的,叫于秋云的,请稳婆的,到处都是人喊着,热闹的不行。

    “这个孩子,跟我做对呢,说说都不行,”燕莲咬着压根,有些生气的说道。

    她也只是随意的说说,却不知道,这个孩子生来,真的是跟她做对的。

    燕莲这一胎是第三胎了,加之上面生了孪生子,所以这一胎根本没有给她造成什么困扰,阵痛大约两个时辰之后就生了,顺利的很。

    燕莲是满脸的汗水,头发都黏成一坨了,精神却还很不错。她看着襁褓里蠕动着小嘴的女儿,笑的格外舒服,觉得自己是真的解放了。

    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了,儿女双全,她再也不要生了。

    只是,古代的避孕法,有用吗?

    想起了以前自己看到的古代避孕法,燕莲的好心情也没有了。

    “孩子都生了,还阴沉着脸,小心你家闺女以为你是嫌弃她呢,以后都不跟你亲,”梅以蓝见她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很难看,以为她是嫌弃自己生的是女儿呢。

    “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跟我不亲是正常的!”燕莲伸手揉开了孩子额前的发丝,促狭道。

    “额!”这是哪里来的说法?

    燕莲生了,母女平安,大伙自然是高兴的。欧阳安得了消息,亲自过来,带了许多的东西,还有孩子的衣物,更有一套金子打造的长命锁跟金手镯,脚镯子的,用的燕莲很是不好意思。

    这个是真的真金啊,值好多银子呢。

    杭步帆他们的意思是在江南没什么贵重的东西,送银子太俗了,就等着回京给小家伙送礼。

    燕莲很想告诉他们,银子,真的不俗,她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银子。

    燕莲再怎么兴奋,还比不上三个小家伙。实儿是心疼自己唯一的妹妹的,因为她好小,总是闭着双眼睡觉。孪生子兴奋的原因是:终于有人比他们小了,好开心的。

    可是,高兴的日子总是不长。

    燕莲还在做月子呢,山上又开始发动攻击,想要把挖好的铁矿运出去。

    “公主,”杭步帆很不想把这些事情告诉在月子里的应燕莲,可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若是不说,到时候公主知道了,肯定会大发雷霆的,所以还是现在说的好。

    “怎么了?”杭步帆是隔着门禀告的,人根本没有进来。

    “出事了,”杭步帆斟词酌句道:“山上的人发疯了,直接拿那些无辜的百姓当挡箭牌,若是山上的人放箭,死的就是那些无辜的百姓们!”

    燕莲原本躺在床上,如今听到杭步帆的话后,立刻坐了起来,拧着眉头道:“可有百姓伤亡?”这该死的岳三少,是真的疯了吗?

    “官命令他们不许放箭,但他们要我们撤退,否则当我们的面杀了那些百姓,那些百姓都在嚎啕大哭着,不好控制局面,”杭步帆想起那些事情,头就疼了。

    要是继续僵持,对他们是有好处的,毕竟他们衣食不缺的。可怕的就是那些人从着百姓来,这会让他们束手无策。

    燕莲是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因为她一生气,万一回奶了,她家小宝贝就惨了。

    “是单单人要出去,还是要运送东西出去?”燕莲衡量了一问道。

    “是上一次隐卫送来的消息,说山上的粮食不多了,估摸着是想山买粮食,”杭步帆想了一后说道。

    “那就放行,”只要不是运送铁矿出去,只是买粮食,那就不要拦着了。

    杭步帆一听,愣了一,有些迟疑的道:“若是放他们出去,找什么帮手,那于我们就不利了!”

    “派人跟着,”燕莲觉得,那不是最坏的打算。最坏的打算应该是岳三少命令官府给他们找粮食,要是他们不把粮食交出来,就杀了那些百姓,这会让她更为难的。

    “是,”杭步帆察觉出公主是另有打算的,就回了一声之后,转身离去。

    “夫人,你在月子里呢,要是月子不做好,以后有的苦受,还是收收心,外面的事情先让他们安排好!”七巧语重心长的说道,语气里是满满的不赞同。

    对她来说,女人就是该在后院里享福的,不该跟夫人现在这样,负责那么多的事。一边要照顾孩子,一边还要管理朝廷的大事,她还要不要好好的休息了。

    燕莲没法子跟七巧解释那么多,因为七巧只是单纯的会照顾人,对朝廷之事,是一点都不了解。她是不知道,若是山上的铁矿真的运送出去了,不但她跟孩子有危险,甚至连在北方的北辰傲都陷入危险之中。

    更有的,会让京城陷入绝望之中,所以,她能做的,就是不许这里的铁矿流露在外——而且,她对这里的铁矿是势在必得。

    有了那些挖出来的铁矿,让江南的工人加班赶制,运送到北方去,那是无尽的助力。

    燕莲的安排,只是暂时的解决了眼所发生的矛盾。当山的人进城想要买粮食的时候,却发现粮食已经没有了。

    不,粮食是有,但每家都是极少的,根本不够山上的人用一天的。

    其实,这样的情况是很正常的,因为江南没有种晚稻,也没有种冬小麦,那些百姓家里在过完年之后,都没有多余的粮食拿出来卖,这粮商手里的粮食就更少了。

    而之前,他们已经把粮仓里的粮食挪出去了大半,再加上北辰傲走的时候,带走了大部分的新粮,这整个江南的粮食,都少,都缺。

    最后,事情就真的如燕莲预料的那样,他们要官府送粮食,否则的话,就会杀了那些无辜挖矿的人。

    而到事情爆发的时候,燕莲刚好做完了月子。

    “这些人,真的是不知死活!”燕莲把孩子交给了七巧,命令实儿乖乖的待着,不许出去之后,才待着杭步帆等人,往城外赶去。

    实儿望着娘亲消瘦的背影,恼恨自己为何不快快长大。要是他长大了,就不需要娘亲那么的幸苦,在生完小妹妹之后就要面对那么多的问题。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梅以蓝知道实儿心里的想法,因为这个孩子一直在跟杭步帆说,要去帮忙,可被杭步帆给拒绝了。

    刀剑无眼的地方,若是实儿出了什么事,燕莲还不崩溃了。

    实儿抿紧了嘴巴,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绝对是最后一次!

    燕莲的月子做的好,所以身体还不错,加上于秋云的精心养护,反倒是现在的身体更好了。

    坐在马车上,燕莲在寻思着现在的情况,发现岳三少已经在狗急跳墙了。京城那边得不到兵器,等不到挖好的铁矿,想必都已经急的要上火了。

    之前以为是过年拖延了,但现在想来,是知道出问题了。只是,岳安明就算是知道了也没有法子,那些东西被牢牢的控制着,根本出不去。

    如今,用这样的法子威胁着他们,想必是已经走投无路,无法交待了。

    燕莲在盘算着,如何才能让那些百姓平安。不然的话,每一次威胁,每一次都束手待毙,那就等于被岳三少他们给控制局面了。

    “夫人,”就在燕莲跟杭步帆要往城外去的时候,周正武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有些神秘道:“夫人,你之前要求的东西,官带人都做出来了,效果惊人呢!”

    “是吗?”燕莲一惊,顿时满脸喜悦的掀开了马车的帘子问道。

    “是的,不知道夫人现在需要不需要?”周正武显得精神奕奕的道。

    “先去拿一些过来,”燕莲的心里闪过矛盾,最后才咬牙说道。

    “是!”周正武显得格外的兴奋,连路走的都是轻飘飘的。

    很快的,马车就到了两面对峙的地方。

    大地还没真正的回春,只有一些草迫不及待的冒出头,想要在第一时间报的一丝的绿色,为生命添彩。

    “应燕莲,”燕莲还没车呢,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就响起了,让她站在马车上抬头往上看,发现是岳三少带着人,正满脸怨怒的望着自己,眼神里的恨意是那么的浓烈,若是眼前有把刀子,说不定他就直接劈了过来。

    “岳三少,多日不见,别来无恙!”燕莲淡淡一笑,没有生气,反倒是气定神闲的。

    岳三少是万万没有想到,北辰傲离开了江南,江南竟然是她在插手!虽然知道她被皇上封为护国公主,可那也只是因为她种出了粮食,却不曾想到,把自己逼的走投无路的人,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女人。想到了这里,他就忍不住的要喷血了。

    “我不跟你啰嗦,让你的人让开,否则的话,我就杀了那些百姓,”岳三少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情绪,里面是鱼死破的决裂。

    看到一个个被捆着的百姓,燕莲的双眼眯了一,随即开口问道:“只要岳三少带着人离开,不带走山上的任何东西,本公主可以保证,不在追究你们。”

    “这是不可能的,”他们被困在山上那么久,无非就是为了铁矿。应燕莲打的好算计呢,让他们挖出了铁矿,由她得了去,是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吗?

    “那本公主也无能为力!”燕莲的语气也渐渐强硬了起来,眸中更是闪烁着一丝的锐利。

    岳三少听到应燕莲的话,差点要跳脚了。之前,他们这么威胁,带头的人都让开了路,允许他们的人出去。这一次,他是想着怎么样也要把挖好的铁矿运送出去,所以才会绑了所有的百姓,为的就是让应燕莲退缩。

    但是,应燕莲却出乎他的预料,竟然拒绝了,难道,她是不想管这些百姓的性命了吗?

    “你是不想管这些百姓的死活吗?把我逼急了,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我是绝对不是说说而已的,”岳三少让人拿出了一把长剑,抵着某个百姓的脖子,阴狠的道。

    那被威胁的人瑟瑟发抖,但没有出声,只是满脸的无助。

    “岳三少,”燕莲深呼吸了一,暗暗握紧了双手,望着他,不退一步,坚决的道:“你说,若是把你们挖好的铁矿搬离了江南,会铸造出多少的兵器来?你们铸造出来的兵器不是为秦国所用,是恨不得秦国分崩离析了,好趁机得好处。本公主不是傻子,岳家的阴谋是什么,相信整个天的人都知道,只不过,因为大局还未稳定,岳家还有被利用的需要,所以才会留着的,否则的话,从天水城回来,直接收拾的,就是岳家了。”

    “你想说什么?”这个跟他威胁要杀了百姓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了,若是她早就知道岳家的阴谋,还会坐视不管到现在吗?

    她是在瞎猜的,完全乱蒙的。

    “这些兵器离开了江南,就会成为岳家谋反的利器,所以……无论如何,本公主都不会让你把兵器带走,”这个,就是她的回答。

    “你是真的不想让这些人活着了,”岳三少双眼里闪过一丝阴狠,双手一横,就想把眼前的人给解决了,但被燕莲给阻止了。

    “岳三少,若本公主是你,就得好好的考虑一,若是你真的杀了这里所有的百姓,那么……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燕莲最后说出的那一句,充满危险。

    岳三少冷冷的睨了她一眼,不屑道:“应燕莲,你以为就凭着怎么些人,能控制的住我们吗?”

    “能不能的,要不要试试看呢?”燕莲嘴角带着一股子神秘的笑容,充满自信。

    “你别故弄玄虚了,哼,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岳三少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阴沉道:“之前做好的兵器,都已经运送到了京城,就算现在这里的运不走,对整个京城来说,已经构成了威胁。应燕莲,若是聪明的话,你若顺从,带领你的人归降了我,或许我还能开一面,给你一条活路——否则的话,不但是你,还有你的三个儿子,还有北辰傲,你的家人,整个古泉村,整个京城,都要跟着生灵涂炭!”

    燕莲望着眼前自信满满的男人,沉默着,没有跟他继续扯淡着,而是想要拿出实力来告诉他,她是真的没有一点点开玩笑的意思。

    “夫人,”就在气氛僵持的时候,周正武小心翼翼的捧着什么东西来了。

    “拿来,”燕莲看着那个盒子,让人送了过来,然打开了盖子,拿出了里面的东西,望着还在得意洋洋的岳三少道:“要是想灭了你们所有的人,不需要攻上山,事情其实很简单的,简单到你都不敢相信!”

    看到应燕莲手里那古怪的东西,岳三少的心里莫名的涌上了一层的心惊,觉得事情好像有些改变,或者,他是错过了什么,事情会变得对自己更为不利的。

    不得不说,岳三少真相了。当燕莲嘴角洋溢着一抹玩味,伸手握着那根黑团,不知道做了什么,然后用力的朝着没有人的地方突然扔了出去之后,所有的人——都傻了。

    那震天的声音,山崩地裂的效果,让所有人,包括燕莲这一边的人,都懵了,反正的回不过神来,觉得耳朵“嗡嗡”的一直在想,都不知道人家要说什么。

    燕莲的耳朵也不好受,有些无语的扯扯嘴角,然后佯装镇定的望着上面的岳三少,扬声问道:“岳三少觉得,这样的东西扔进去,有多少人是可以活着的?”

    这是**,但也不是。真正**的威力很强大,她这个只是表面的效果,实际的伤害并不是很大,因为她用的是制作鞭炮的原理,并不是很诡异。

    但是,这种东西,吓唬人是不错的,她喜欢**的效果。

    果然,岳三少的脸色变了,变得阴沉而怨怒,因为他知道,这东西若是往他们的身上招呼,不管有多少的人,都不会有活着的可能。

    应燕莲的意思是,他要是杀了百姓,她就杀了山上所有的人。若是不杀百姓,那么事情还可以商议,这就是她要震慑的。

    他是不是该感激当初抓了那么多的百姓上山,否则的话,依照应燕莲的性子,真的会完全不顾后果的往山上扔那种恐怖的东西,把所有的人都炸死,免得他们把铁矿给带出去。

    “这里还有那么多的百姓,你不敢的!”咬牙切齿的望着这个女人,他在后悔着。

    要是当初,知道古泉村的改变之后就杀了这个女人,后面,还会冒出那么多的事情吗?

    那个时候,她跟北辰傲还不是一对,跟上官府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可惜,一时的错过,就变成了他这辈子的噩梦了。

    燕莲点点头,很实诚的说:“确实,有百姓在你的手里,本公主是不敢随意的动手——可是,你想要运走铁矿,那么本公主也是不许的,所以呢,岳三少,你觉得这件事,怎么才能有个好的解决方法呢!”手里有炸弹,岳三少应该也不会轻易动弹的。

    他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是相当珍惜自己小命的。要是死了,那一切的荣华富贵都跟他没有半点的关系了。

    岳三少是真的纠结了,进退两难。要是应燕莲手里没有那种玩意,可以用来拼一把,那百姓当先锋,他的人马,至少有三分之二能突围出去。

    可应燕莲手里有那种东西,只要她随手一扔,他的人就跟油炸了似的,全部都会跟着灭亡。

    要是他身后的人出事了,就算回京,岳家也不会放过他的,因为这些人的命比自己来的珍贵。

    ~~~~~~~~~~·

    帮老妈搬家,忙到现在。发现了好多的古董级东西,可惜都不值钱,哭!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