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僵持不,岳三少只能退回山上去。

    应燕莲的意思很坚决,想杀百姓,她就杀了他们全部的人。可他们要退出去,就必须把百姓当挡箭牌。百姓要是死了,他们一样的活不了,所以没有办法的情况,他只能咬牙切齿的回了山上,在里面暴躁的发狂。

    “该死的应燕莲,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岳三少是气的双眼发红,真的快要疯了。

    设计赶走了一个北辰傲,留一个比北辰傲还疯狂的应燕莲,这简直是该死,太该死了。

    这个女人,处处跟自己作对。方家村跟溪坑村的田地落在他的手里,都亏了,落在应燕莲的手里,如今却成了朝廷重点保护的地方,因为哪里种出的粮食是全部要归为应燕莲的。而她是护国公主,这些粮食最后只会落入朝廷的手里。

    再说了,北辰傲在北方打仗,没有粮食是万万不能的。

    弄走了江南的粮食,却还是让北辰傲在北方大放异彩了。

    这两人,简直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克星,不杀了他们,自己是寸步难行呢。

    “三爷,你别生气了,还是赶紧的想想办法吧!”劝说的人对岳三少是真的瞧不起,若不是因着他的身份还有些顾忌,早就直接灭了人家了。

    一点点的魄力都没有,还想成大事呢。

    前怕狼,后怕虎,什么都要算计周到,也难怪那么多年了,连个女人都比不过,那真的是该。

    “想办法?怎么想?”岳三少一听就来气了,“人家这是要拿东西我们炸成圈呢,你们敢吗?不要说东西了,连人都出不去——再这样去,我们是守着那些铁疙瘩,要活活的饿死呢!”粮食不多了,他才那么急切的。

    北辰傲还能顾忌一些百姓,可这个应燕莲竟然比男人还要心狠手辣,把那么多的百姓都置于死地也不管,这心,可不是一般的硬。

    那人看到岳三少已经失去了镇定,知道这件事靠他,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皱着眉头,计上心来,冲着他道:“三爷,这战王去了北方,留的无非就是一个女人,她才生完一个孩子,能顶的出什么事来?不如,直接让人去……,”说完,就用手做了个手势,眼里闪过一丝阴狠。

    岳三少听了他的话,侧着头望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心里慢慢的回味了他话里的意思,点点头摸着巴道:“你有把握吗?”这应燕莲可不是能小觑的人,北辰傲离开了江南,肯定是在她身边放了人的。

    至于多少,那就不清楚了。

    “有没有把握的,试试就知道了,”那人冷着脸说道,心里是越来越瞧不起这个瞻前顾后的男人了。

    不是嫡出的,就不会有那一股子的冷静决绝。也不知道主子为何会派他这样的人来担大局,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岳三少的心里也在盘算着,应燕莲这个护国公主被铲除了,那就等于说,江南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所以,盘算好了之后就立刻点点头说:“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无论如何都要把应燕莲给铲除了,否则,我们这些人都等着被她灭了!”

    这是不争的事实!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手里握着的是什么东西,要是能得到一些,两军对战的时候,直接就扔了出去,那肯定能震慑住敌军,让人家不战而败了。

    想到了这些,他又叮咛了一句:“应燕莲手里拿着的东西,你是见过的,而是可能,把那东西给拿一个来,我们细细的研究,要是成功了,那可是比运上这些铁块更得人心呢!”那东西,就连他看的心里痒痒的,大哥他们更应该会在乎才对。

    那人愣了一,缓缓的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

    那东西,确实是个好东西。要是主子得了去,恐怕是一统天都不是难事了。

    人家在这边猜测着,燕莲这边也是进退两难。

    杭步帆等人都盯着那东西,询问那是什么东西,威力那么大,能吓死人。

    燕莲抽搐着嘴角,见他们好奇是好奇却不敢靠近,忍不住的觉得好笑。但是在笑意之却是担心,这东西,很容易招来祸害的。

    要是被京城里的人知道,她这个是无故的招来祸端了。可是,为了救那些百姓,她唯有那么多了。要知道,研究出这玩意之后,她都没想过往北方送。

    北辰傲若是得了这东西,直接两颗,那些晋国的人就得哭爹喊娘了。这东西,搁在自己前世活着的地方,也是个厉害的武器,更何况是如今的冷兵器时代。

    “这个是我偶尔做出来的,”燕莲吞吞口水,把自己思索好了的解释说了出来。“我师傅曾经交过我,这东西是他坐船出去了一年到达的地方看到并学会的,只是缺少了某一样东西,所以一直无法在秦国制造出来,”条件自然是越麻烦才越好。

    做这些东西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东西会引来麻烦,所以在制作的时候,都是神秘兮兮的,加上自己添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又是让周正武分批让人做的,所以这东西人家是想,但并不会真的想去试着做。

    谁都不会想到这种东西会是那么简单的。

    “只是,我之前得了一种神秘的东西,扯不断,烧不烂,剪不开,不管用什么都变不了的东西,所以想起了我师傅说的话,试着做了这么个东西,可失败了许多次,就剩这么三个,”她是真不敢做多,就放着吓唬人还差不多。

    东从容的双眼一直盯着那个盒子,贼亮贼亮的,都快冒出油光了。

    燕莲自然是知道他心里想的,无非是为了北方的战事。可是,这一点,她是绝对不能同意的——那太血腥加杀生了。

    “东从容,你就别跟小狗看到肉肉似的,露出那抹子的亮光,瞧着好渗人,”燕莲直接开口说道:“这东西是不能用在两军对垒上的,那太不人道了,会遭天谴的!”古代的人,对于天谴这种事,是最为相信的。

    东从容听了她的话后,双眼还是挪动不开,那东西,诱惑力太大了。

    “夫人,真的……不行吗?”语气里有着浓浓的遗憾,“要是把这个东西送到天水城去,王爷看了,肯定会很高兴的,”说完之后,双眼巴巴的看着燕莲,弄的燕莲差点就点头答应了。

    天知道她的拒绝有多么的难,她比谁都希望北辰傲快点回来,好让自己不那么累,能有人陪在自己身边,什么事情都是有人商量的。

    可是,这个很诱惑人,但却不能真的去做,否则,半辈子,她都没有安生的日子过了。

    “这个东西,只有那么多,若是贸然的用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了!”燕莲是满脸的严肃,坚决不答应。

    杭步帆心里也是好奇的,但见燕莲说的那么的严肃,连北方那边都不愿意用上,心里忍不住的腹诽了一句:那么珍贵稀罕的东西,刚才怎么就随手一丢呢?太浪费了!

    燕莲要是知道杭步帆心里的想法,肯定会满脸黑线的抽搐着:兄弟,我若是不这么做,你们能相信这黑不溜秋的小玩意有那么大的威力吗?

    众人虽然各有打算,但燕莲坚决的不同意,所以这件事,也只能是作罢了。

    周正武呢,以为夫人拿来的东西真的是精贵稀罕的,所以根本不敢去想自己怎么研究这些东西——公主也交待了,若是私自制造出这些东西,就会灭了他九族。

    这是灭族的大罪,他自然是不敢碰触的。

    他还年轻呢,正是升官的好时机,干嘛为了这神神秘秘的东西丢了自己的小命,还连累了自己的媳妇跟爹娘亲人呢。

    “夫人,这些人只是暂时的退回到山上去,那山上的粮食撑不住了,那些人为了活命,肯定会做出更多不理智的事情来,到时候,要怎么办呢?”东从容放弃了对那些东西的觊觎,说起了如今最为要紧的事情。

    那些人是被夫人手里的东西给吓的退回山里去,可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

    说起这个,燕莲也跟着严肃了起来,也为这件事头痛了。

    这山上还有那么多的百姓,想要安然的救回他们,真的有些难。可是,不救,心里又过意不去。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那些无辜的百姓杀了吧。

    岳三少现在还不敢动手,是寄望着那些百姓能成为他的护身符。这一次,他还有点顾忌,但若是山上的日子真的熬不去了,他也会鱼死破的。

    他们要真的发狠起来,自己这一边就得吃亏了。

    “要是能把这些人给分开就好了,应付起来,也简单的多!”燕莲低声呢喃着,总觉得事情不好办,一场大战总是避免不了的。

    而且,越是僵持去,越对他们不利。这些人为了活命,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杭步帆听了燕莲的话后,摸着自己的手腕,沉思了一会儿后说:“夫人,若想让他们分开也不是什么难事,佯装出事,调走一些人马,等他们出去一些人之后,就又把缺口给堵上,然后让人去追杀离开的人,就等于是分批把所有人给解决了!”

    燕莲双眼一亮,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不能一举歼灭,那就分批来,总有灭掉的事情。

    哼,等大批的人都搞定了,上面的,小意思,直接从上去,管你上面有多少人,跟里面的人里应外合的,那些为了活命的百姓都能帮上忙。

    这边算计,那边算计,就不知道谁会先算计过谁。

    燕莲这边在谋划着分掉岳三少的势力,那边,岳三少在筹谋着派人来刺杀燕莲,反正各有各的算计,谁也不会碍着谁的事。

    “娘,爹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实儿看着躺在那边睡的甜甜的妹妹,有些难过的问道。

    妹妹生来都满月了,爹爹都还没看过。

    一说起北辰傲,燕莲是揪心揪肺的难受——这个男人,真的是让她深入骨髓了。

    以前怀着孪生子的时候,总是觉得他对自己不错,在不知道实儿是亲生的时候都那么好,心里想着,这辈子,自己找这么一个男人,也是知足了的。

    可是,这几年相处来,这个男人是真的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疼着,一点点的危险都不愿意自己涉及到——这样的深情,她要是没有感受,那真的是个傻子了。

    从江南回来之后的日子里,就算是去了北方,都是一起的。什么事情都是两个人抗,所以现在孤单一个人,她真的有些不是滋味。

    “不知道啊,”燕莲的神色有些复杂的呢喃着:“这打仗的事情不好说,有的好打,有的不好打,”不好打的仗,能僵持个十年不能结束。

    对于用冷兵器对战的年代里,坚持就是胜利。

    实儿想起了之前爹爹因为帮着枫儿哥哥夺回属于他们的一切时,在江南打仗,连两个弟弟出生都没有看过——这一次的仗,更不好打,恐怕,等爹爹回来,妹妹都长大了。

    “等爹爹回来,妹妹要是不认识爹爹了,可怎么办?”实儿有些担心的呢喃着。

    “他们本来就不认识,”燕莲觉得实儿是杞人忧天了,这父女的天性会因为没有见过面儿抹杀吗?

    事实证明,燕莲想的是对的。直到后来,燕莲才发现自己早就真相了。这个唯一的宝贝女儿最最喜欢的人,不是折腾了半死把她生来的娘亲,而是长的俊朗的父亲。

    这个外貌协会的会长,真的让人咬牙切齿。

    燕莲见实儿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估摸着是想念北辰傲了,就摸摸他的头说:“好了,快去睡吧,好好的照顾两个弟弟,知道吗?”小江南才一个月多点,她不放心让别人带,毕竟这里不是战王府的后院,所以就只能自己幸福一些了。

    至于这三个男孩子,就只能自食其力了。

    “我会的,娘放心,”实儿自然是知道自己早就过了跟娘亲一起睡一个被窝的年纪,所以表情很是镇定。

    “程云,给大公子点个灯笼,前面送着,”因为自己做院子是搬离了主的,如今还没搬回去,所以离着三个孩子住的地方有几步路。

    “是,”程云跟七巧一直在外面等着他们说完话,所以一听到这么吩咐,立刻就出声了。

    实儿跟燕莲告退之后,就带着一些萧条出了门,往自己住的那去了。

    “程云,你说,什么时候爹爹的仗才能打完啊!?”实儿是真觉得憋的难受,也觉得娘太委屈了。明明是个肩不能抗的妇人,却要管起那么多,还没个人靠一靠,真的太让人心疼了。“娘生不悔不离的时候,爹爹不在。现在,生了小妹妹,爹爹还是不在,还把江南的担子撂给娘亲,爹爹是不是太过分了?”

    作为人,自然是不能说主子的坏话,只能沉默以对。

    程云心里也是这么觉得的,毕竟像夫人这样的女人是少之又少的。

    像她,是空有一身的武艺却没有夫人那样的脑子。夫人是样样面面俱到的,跟王爷比起来,也不遑多让,真的撑得上是巾帼不让须眉了。

    “唉,娘要是不那么聪明,能笨一些,也许更好,就不会那么累了!”实儿一边嘀咕着,一边往前走,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的淡淡花香,那是大地回春,花骨朵开始含苞待放的结果,让人忍不住的多闻几,觉得那股子的清香让人很舒服。

    程云在前面掌灯,原本也是漫不经心的,毕竟抄手游廊上也挂着灯笼,一般不打滑的话,脚是不会有事的。

    只是,当一阵风轻轻的吹过,让灯笼里的火苗摇晃了一之后,程云的表情立刻了。

    “有人,”身为曾经的隐卫,对于杀气,她很熟悉,所以,脸色立刻就变了。

    实儿就算被人追杀过一次,也不会感觉到阴冷的杀气,因为他经历过的也只有一次。

    “是什么人?”实儿有些好奇不安的问道。

    “不清楚,主子,走,我们快点,”在这个抄手游廊上跟人家对峙,对他们的情况不是很好,大公子的安全不是很好保护,所以一定要退出这里,寻个宽敞的地方好动手。

    实儿原本是听了程云的话,一直往前走,但想到了娘亲跟熟睡的妹妹,立刻进行道:“程云,你快回去保护我娘跟我妹妹,这里不用你管,”他的武功不是很高,但是轻功还是可以的,至少那些人想要简单的困住自己,还是不容易的。

    “大公子,快走,”程云也不管他唠叨的是什么,抓起他的手,灭掉了手里的灯笼,快的往前跑去,速度快速的加快。

    只是,她快,有人比她更快,很快的就斩断了他们往前的路,弄的程云不得不站住,冷眼的看着眼前连面罩都不罩的黑衣杀手,心里好奇——难道,他们觉得是稳赢的买卖,是不可能输的吗?

    ~~~~~~~~~~~·

    可恶的房东连一天时间都不给耽搁,所以搬家搬的好忙碌,今天一万五打底……。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