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是头一次的遇到被人追杀还那么猖狂的不带面罩,好像是来灭门似的,真的有点惹怒她了。

    “大公子,等会你寻个空隙出去找两位小少爷,这里就交给属了,”程云浑身透露着站意,有点磨拳霍霍的架势。

    跟在夫人身边,日子是舒服了,但这种打架要命的机会却少了。身为隐卫,最最刺激人心低的,就是那种血腥的战意。

    实儿没有慌乱,望着渐渐聚拢过来的人,心里也隐约的涌上了一层战意,但他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会成为隐卫跟程云的束缚,就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

    只是,情况跟程云预料的不一样。那些人是不管什么身份,统统都会出手,不是单单冲着主子去的。

    这架势,是真的想灭掉府衙里所有的人。呵呵,心还真的大呢!

    外面的打斗声,燕莲是自然清楚的。她伸手抱起了小江南,跟七巧一起站在窗口外望着门外的架势,知道岳三少是憋不住,想冲着自己动手了。

    “夫人……,”七巧站在那边有些腿软的喊着,脸色也变了变。

    在王府里,虽然有人三天两头的来闯门,但都被隐卫给拦住了。她是总听到打斗的声音,却没有看到过血腥的画面,所以这会儿闻到了外面浓烈的血腥味,觉得有些不适应。

    “抱着小姐,”燕莲知道她心里的难受,就把小江南交给了她,命令道:“到那边坐着,抱好小姐,别的什么都别管,知道吗?”

    七巧觉得,这会儿不是自己要保护小姐,而是小姐在给自己力量。她抱着睡得小嘴吐泡泡的小姐往一边的软榻上去,双腿都走的哆哆嗦嗦的,像不是自己的。

    燕莲手里没有抱着孩子,就站在窗边一处显现不出人身影的地方冷眼望着前面,发现这些人都很不怕死,简直就是在用命拼命。

    燕莲看到北辰傲给自己的隐卫受伤了,心里有些难受。这些人都是北辰傲留给自己的,是他的一番心意,自己绝对不能让他们出了事。

    “夫人,”这个时候,于秋云急急的来了。

    “实儿那边怎么样?”燕莲还是担心三个孩子,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派出了多少的人。

    “程云跟隐卫护着,两位小公子也安排妥当了,”于秋云望着那些想要冲进来的刺客,知道夫人已经把他们给逼急了,这是在狗急跳墙呢,就有些担心的道:“夫人,带着小姐跟两位小公子一起吧!?”

    这主子们分开,隐卫也要分来,应付起来,有些吃力。

    面对这些刺客,府衙里的护卫就跟嫩豆腐似的,就是被砍的命。为了不要造成没有必要的伤亡,他命令了那些护卫在里面护着两位小主子,千万不要掺和到那些战斗里去。

    那些护卫自然是乖乖的听命令了。他们可不是九条命的小猫,看到那些杀气腾腾的杀手,双腿就已经软了,冲进去,只会是送命,所以乐的严正以待的护着两位小主子。

    燕莲看着外面的情况,发现整个府衙都被人笼罩着似的,那些人是真不想让自己跟孩子们出这个门了。

    知道了他们的决心,燕莲也不隐藏了,直接打开门走了出来,望着于秋云道:“最好是把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本公主好好的请他们喝一壶!”

    不在她的底线之内,她一般都不会动杀机。杀人这种事情太血腥了,女人还是少碰的为好。可是,若是他们想要对付自己的孩子,那就别怪她心狠了。

    看过战场上人命就如大白菜一样的事情后,杀人于她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为母则强,她是绝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事的,那是她的底线。

    于秋云听到她的话,眼里闪过一丝狐疑,想到了什么,有些兴奋的道:“只要夫人带着小姐往两位小主子那边去,那些人肯定会追着去,让隐卫断后,他们就能聚集过来。”

    “行,”燕莲是当机立断,直接道:“你抱着小江南,我带着七巧,咱们从这里出去,让程云带着实儿去花园……,”整个府衙,也就哪里是没有人住的。

    可惜了那一大片的花花草草,等以后再补回去吧!

    隐卫们都有一种属于自己的暗语,那是燕莲不知道也听不懂的。或许连北辰傲自己都不知道,但对隐卫们来说,却多了一丝的保障。

    燕莲带着腿软的七巧往前,于秋云抱着小江南断后,三个人的脚步快,但也引来了杀手的注意,果然的就围了上来……所有人都按照着于秋云的吩咐,往府衙花园去,哪里连着一大片的湖泊,在月光,也是磷光翼翼,瞧着美轮美奂的。

    像是知道了主子的安排,那些隐卫护着人马退了出来的时候,都围聚到了一边,跟那些黑衣人成了两边对峙的情况。

    不悔跟不离已经被吵醒了,他们分别趴在一个隐卫的肩膀上,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情况,到没有感受到什么威胁似的,只是简单的好奇。

    实儿被程云护得好,小嘴虽然紧紧的抿着,但不难看出来,小家伙其实是很兴奋的,因为刚才,他动手了,就冲着那些杀手,表现的极好。

    姜大夫教会的东西,真的好好啊,比爹爹教会的东西都要来的实用。

    北辰傲要是知道这一点,估计得泪流满面了——实儿,爹爹好忙,忙的根本没有教你什么好不好?

    “胆子真不小,就这么冲进来,真是把战王府的隐卫看成任由你们砍杀的百姓了,”燕莲站在最中央,不屑的看着那领头的。这个男人,她自然认识,之前就是站在岳三少身边的。那岳三少对他还是颇为敬重的。

    那男人双眼微微一闪,冷睨着被人保护着的女人,想着她到底有什么特殊的,竟然让北辰傲那么的用心,把护着战王府那么多年屹立不要的隐卫都调遣出来保护这个女人。

    在他看来,这个女人粗鄙上不了台面,没有大家闺秀的优雅,又没有尊贵的身份(后来的护国公主暂且忽略)怎么就得了那么多人的喜欢呢?

    未婚生子,却好像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一般,从不藏着掖着。这个女人,都为北辰傲生了四个孩子了,都还没成亲,这在秦国,也算是奇事了。

    北辰傲跟燕莲要是知道人家心里的想法,肯定会咬牙切齿的怒吼着:没有你们这些找死的,我们早就在京城成亲了,小江南就是名正言顺的小郡主了。

    都是你们这些杀天良的阻挡了他们的成亲路,还好意思腹诽。

    “应燕莲,路是大家走的,你一个女人,不好好的待在后院带孩子,掺和男人的事情做什么?今天,要是你的孩子出事了,第一个要怪的,就是你!”那人对上清冷的黑眸,阴冷的说着,眼里竟是杀意。

    “怪我?”燕莲好笑的指着自己,无语的问道:“路是大家走的……等你们的路成功了,请问,还有我们什么路呢?”

    大家选择的路不一样,从一开始,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没有第二条可走。燕莲这么做,就是为了活着,为了给孩子们一条能走的路。

    其实,真的不想管这些事情,也是可以的。只要,她把四个孩子送去海国,相信海中擎会接受这四个孩子的。可至此之后,他们就得离乡背井,改名换姓,再也不能认祖归宗了。

    所以为了孩子们,她一定要改变江南的一切。

    “你这是逼着我们动手,”那人见应燕莲是死到临头还在磨嘴皮子,就狠辣又嗜血的望着被人抱着或者站在的四个孩子,舔了一嘴角,幽幽的道:“那几个孩子的血,应该是最新鲜,最香甜的!”

    那话里,就是红果果的威胁,让燕莲的双眼一子就眯起来了。

    实儿是听懂了那人的话,眼里不但没有畏惧,反倒是生出了一种誓死保护娘亲弟弟妹妹的豪迈。

    他们一家人,活要一起活着,死要死在一起,没有第二种的选择。

    “那就试试看,”原本心里还有些举棋不定的燕莲在知道人家是冲着孩子去的,根本连幼小的小江南都不放过,眼里迸发出来的杀意就更决绝了。

    留着这些连老幼都不放过的人,以后也是个祸害,不如现在铲除了。

    “于秋云,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燕莲把手中的东西交给了于秋云,然后顺手的接回了孩子。

    于秋云握着手中的东西,思绪万千,很舍不得浪费了手里的东西,但也知道,晚上想要全身而退,真的如夫人说的,好难。

    这些人,就是为了山上的铁矿而疯狂的。为了夫人,为了小主子,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只能是这么做了。

    两方对峙,都是拿命在拼的,谁都不敢有小觑的意思。

    “冲着孩子来,你这个老匹夫还真是好意思呢?”没有于秋云的命令,这些隐卫只能是按兵不动。所以,当于秋云跃出来的时候,后面的人都没有动,却牵引了那些杀手……。

    ~~~~~~~~~~~~·

    晚上或许还有一万的更新……听说不吃晚饭能减肥,以后懒懒也不吃晚饭了,要成瘦瘦的人干!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