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两人闲聊了几句,燕莲见欧阳安几次欲说什么都打住了,就忍不住好奇的说道:“安叔,你是不是遇上什么难事了?若是你有的话,你就就直接,只要我能帮上的,千万不要藏着,”对于欧阳安,她还是喜欢的。

    之前,实儿跟不悔不离住在他家里,他可是很照顾的。根据程云说的,那比根儿照顾亲儿子都好,什么都先紧着三个小家伙,反倒是委屈了根儿。

    至于后院里的那些女人,他可是真正的警告过,没有一个人去找实儿他们的麻烦,可见他对三个孩子是多么的用心。

    欧阳安见燕莲是主动的提起,就立刻瞄了一眼四周,见都是燕莲信任的人,就压低了声音道:“海皇之前派人送来一封信,说是这场仗还得坚持,不能一子的攻打晋国,毕竟晋国的国力就在那边,这个是不争的事实。海国的战船是没有条件的好,之前战王用于打掉海国叛逆侵略的法子,也被海皇学去了,对于攻打晋国更是一个助力——如今,最大的问题就是粮食!”

    “粮食?”燕莲挑眉,有些诧异。

    “是的,海国小,适合种植粮食的地方不多,一般都以海为生,日子过的并不是很富裕,一直强壮的地方就是海船稳固,比别的国家好,所以才没有被灭掉。如今,要是一直持续的供应着将士在海上的粮食,恐怕会有些问题,海国负担不起!”那不是一两天就能结束,所以海皇这么一说,也完全是对的。

    燕莲沉思,她没有想到,海国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说实话,她对每个国家的情况都没有了解的清楚,只是觉得晋国欺人太甚了,换成秦国跟海国的联手,一定能轻松的把晋国给拿。

    现在想来,这件事还是有些困难的。率先,海国第一个就支撑不住了。要是长时间战争,恐怕连秦国也支持不住。

    粮草,也是一个大问题。

    “是现在就支撑不住了吗?”燕莲问了最为关键的问题。

    “那倒不是,”欧阳安见她没有生气,反倒是关心的询问着,心里觉得有门,就悄悄的吐出了一口气,低声解释说:“现在还是能支持的,就怕坚持去,到半年或者明年年初就没有粮食了,所以才会急着来信跟我说的,让我想办法跟战王联系一声,看看这仗,还有没有必要坚持去,”

    “这仗要是坚持不去,两国攻打晋国的意义变了不说,恐怕会更助涨了晋国的气焰,觉得两个国家联手都打不过他们,以后就能更好的欺压这两个国家了,”燕莲冷静的分析着,坚决不允许海皇撤退。

    一退,以后秦国跟海国就是晋国的囊中物,总有一天,晋国会吞了他们两个国家的。

    欧阳安见她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分析出了厉害关系,忍不住的赞叹道:“燕莲,你若是身为男儿,聪明本事,绝对不逊于王爷的!”

    就算是身为女儿,又输给北辰傲什么了?燕莲在心里腹诽着,但没有直接跟欧阳安争辩,而是皱着眉头说:“不是现在就好,安叔,你欧阳家在江南可有土地?”

    “有,”这个自然是有的,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就是要握着土地跟银子,那些东西才是最能安身立命的。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燕莲的用意。

    “安叔在江南的号召力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燕莲做出了一个最为恐怖的事情。

    欧阳安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的说:“号召力比不上战王,但至少欧阳家在江南还算的上有脸面,一般的事情,应该都没有问题的,”只是,他不知道燕莲说的号召力到底是多大的才算是可以。

    燕莲眨了一双眼,心里盘算了一,出口道:“安叔,因为江南的局面没有稳定,城外山上横着一群来历不明的兵匪,草菅人命,闹出的事情,你是最为清楚不过的。原本,我就是奉了皇命来江南改变粮食的种植,好让江南变的更为富裕,却不料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如今,为了战争的需要,这江南的粮食改革是势在必行了。”

    燕莲见欧阳安睁大双眼一直期许的看着她,并没有出声反驳,就继续往说:“不管海皇是半年缺少粮食,还是明年年初,我们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毕竟北方的将士也是需要粮草的……要是海皇退兵,对北方是极其的不利,所以呢,我会修书给皇上,秦国出粮食,海国出银子,咱们一举把晋国给拿,好稳固十年的平安,没有打仗的日子!”

    若真的把晋国给打的退回去,经济跟一切都会倒退,不单单是十年,很可能在这十年内,秦国跟海国就完全的把晋国给压去了。

    这样,对两国都好,对百姓更好,相信皇上会同意的。

    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秦国在出现什么天灾,就有的哭了。

    “秦国出粮食?”欧阳安呢喃了一句问道:“秦国哪里来的粮食呢?之前,战王去北方,把江南的粮食都筹走了,如今的新粮食也顶不了多大的事,”

    “所以,我才说要靠你安叔的号召力,”燕莲微微一笑,把自己的目的给说了出来。“今年早稻已经种了,我的意思是让安叔通知你所熟悉的那些人,让他们在五月的时候开始准备晚稻秧子,用插秧的方氏继续半年的种植……,”燕莲把古泉村里已经形成的习惯一一说给欧阳安听,把人家震的目瞪口呆的。

    “夫人……这样,行吗?”他活了多少年了,从未听过这样的事情,不禁有些傻眼。

    “自然能行,我娘家住的地方,已经实行这个方法好多年了,可惜因为京城那边的地势不稳,城外的村落都要规划蓄水或者放水的工程,很是浩大,所以我一直没有动手改革,如今就先从江南开始,让秦国先从粮食富裕起来!”燕莲说的有些豪迈,却不知道她的豪迈让欧阳安再一次的可惜了她女人的身份。

    对于这一点,燕莲表示无力——难道,有本事的就非得是男人吗?

    你们都该庆贺,我不是生活在大宅门里面,否则啊,真的是有一身的本领让你们哭去。

    欧阳安来了兴致,跟燕莲两个人详谈了一个午,连饭都没有吃,两人直接就拒绝了。最后,欧阳安兴致勃勃的都有些手舞足蹈的走了。

    等他一走,燕莲就立刻的让人请来了白农事,把他真正的身份给利用上去。

    现在先种地,之后皇上答应不答应的,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白农事听了燕莲的话之后,简直是快疯了。他当农事好多年,最最期盼的就是粮食能丰收,能多收,能让百姓吃的饱,还有多余的能赚银子。

    可是,这一直都是个梦,因为秦国的粮草一直都是空的,连年的战争,耗费了粮草里储存的粮食,有个什么灾害的话,苦的就是百姓了。

    现在,要是护国公主的提议真的可以的话,何愁百姓吃不饱呢。

    白农事跟欧阳安不同,他懂农事,所以燕莲只是稍微的提醒了一,他就屁颠屁颠的走了,完全跟平日里不一样。

    燕莲交给他的任务就是江南的所有官田都按照她的命令去做——不单单只有粮食,还有稻谷,还有番薯,土豆,所有的东西都利用起来,达到最高的产量。

    对于那些上阵打仗的将士来说,只要能吃饱,吃的足足的,不需要饿肚子,那就是最好的。

    燕莲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可能让所有的将士不饿肚子,能吃饱喝足的跟敌人拼命。

    安排好了官家跟农家的田地种植之后,燕莲就立刻开始动笔写信——自然了,这不可能是她亲笔提写,这书写的任务,自然是落在实儿的头上了。

    经过好几年的锻炼,实儿的字比燕莲的狗趴字写的不知道好多少倍,让燕莲为自己默哀——那不是她的错,她只是太忙了。

    燕莲说一句,实儿写一句,很快的就写好了一封信。这封信,不能交由任何人送,所以送信的任务就交到了杭步帆的头上。

    现在的江南已经稳定了大局,他要离开,也是可以的。

    杭步帆是不想离开的,毕竟在江南那么久,跟山上的那些人僵持了那么久,终于有了效果的时候却看不到最后的结果,心里是有些遗憾的。

    可是,燕莲却让他连夜快马加鞭的回京,把她写的交给皇上,一定要亲自,不许假手他人,可见事情的重要性。

    所以,就算是不愿意,他也得走。

    燕莲这么紧张的交代他,完全是因为信里的有些事情会让有心人觉得她有什么目的。没有一个国家会在打仗的时候支援另一个国家,尤其是之前两国之间还有过战争。

    要是被有心人利用的话,会给北辰傲带来危险,所以她才这么细细的叮嘱着,并且表示,连北辰卿都不能知道,加深了信里内容的重要性。

    杭步帆简单的收拾了行礼,便是他还会回来的,就带了几个护卫,连夜往京城里去了。

    燕莲知道,往来京城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就算是皇上不同意,她种了那么多的粮食,皇上也是高兴的,所以这两件事,完全的没有矛盾。

    所有的事情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都按照燕莲的预算在走着,让她的心里格外的高兴,也一时的没有跟岳三少较劲,而是任由他在山上跳脚。

    能不跳脚吗?

    派出去的最为精锐的杀手都被应燕莲一颗黑乎乎的东西给解决了,再也没有回来了。从杭步帆那边突围出去的人,自从离去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这样的情况,让岳三少发怒,接连的杀了好几个人,让山上的百姓更是人人自危,眼神种带着警惕,更有的却是对生死的无奈。

    从被抓上来,看到那么多无辜的,他们认识的人都去了,他们就没想着自己还能活着回去。

    不能活着回去,又舍不得死,所以就只能麻木的活着,至少活着一天是一天……。

    “这里的人,怎么越来越少了?”就在那些百姓麻木的等死的时候,一道声音好奇的从他们种传了出来。

    众人都诧异的望着他,因为就他是大家不是熟悉得,是最后一个被抓上来的。他被抓上来之后,事情做的勤快,手脚也利落,很得那些人的夸赞,但从未见他说过什么话,没想到会在这个当口说话。

    “一个个的死了,能不少吗?”其中一个面如死灰的回了一句,语气里尽是麻木。

    “不,我说的是看护我们的,”他微微的站起身,弓着背往前挪动了一,见外面守护的人好像比平时少了很多,就低声的嘀咕道:“是不是他们出什么事了?”

    那个人,就是燕莲之前派着潜进去的隐卫,排行老十。

    老十在这边那么久,为的就是能顺利的救这些无辜的百姓。为了装作憨厚无辜的样子,他甚少跟这些百姓说话,但却能知道他们的痛苦。

    山上的粮食不多了,就亏待了那些百姓,还拼命的让他们干活,所以让这些人受尽了苦楚。而岳三少这几天情绪不稳定,已经连续杀了好几个人了。

    老十知道,单单凭着他一个人的力量,想要杀了那些人突围出去,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一直隐忍着,只希望找到一个最好的契机,能把这些百姓顺利的带山去。

    不得不说老十的感知力是敏锐的,因为岳三少在连续派了几批人山之后,都没有消息传来,也没有找到帮忙的人,所以现在犹如困兽之斗,召集了所有人,只留少部分的人在看守那些百姓,却被老十给发现了。

    “他们吃好喝好的,能出什么事呢?”有个老者不以为然的说着,却无意的扫了一眼以前满是人的门口,发现那边真的如老十说的,只有两个人了,不免有些惊奇。

    ~~~~~~~~~~~~

    一万七,好累,明天再更新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