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夫人,”就在燕莲心绪不宁,不知道到底哪里有让她不宁的时候,东从容来了。“山上灯光闪烁,一改之前的低调,山上更是人声鼎沸,像是在喝酒吃肉,热闹的不得了,是不是会出什么事?”

    “山上?”燕莲收拾了岳三少刺杀自己的人,灭了逃出去的人,已经把他身边武功高强的人收拾的差不多了,却没想到,秋后的蚂蚱,蹦跶的更欢腾了。

    “是的,那声音让山的人都听的清楚,”东从容郁闷的说道。

    都这样了,他们还有闲心情吃好喝好,一点都不担心。反倒是他们守在山的人,每天都要喝西北风,连口热饭都吃不上,就怕有事发生。

    燕莲思索了一后说:“加强戒备,这些人是真的要狗急跳墙了,”秋后的蚂蚱就算是蹦跶几,也是会出力的,就是不知道山上的百姓能不能逃出来。

    老十,不知道会不会有察觉呢。

    那些百姓是无辜的,可她绝对是不能为了那些百姓把岳三少等人放虎归山。要是这一刻投降了,等他们谋反的时候,只抓住了京城的百姓危险,就等于把人家逼的走投无路了。

    她这么做,是为了告诉所有人,没有人能威胁她,她是不为所动,跟别的心软的女人是不一样了。

    “官也是这个意思,就是不知道山上的人会怎么样?”东从容本身就是百姓出生,也是此番秦国大胜,跟着北辰傲进京,得了圣上的夸赞,得了个小官,否则还是白身,根本不能站在这里。

    也因为如此,他才觉得自己配不上梅以蓝,想要在江南立大功,等回京之后,好风光的迎娶梅以蓝,把她以前受到的委屈统统的都摒弃了。

    “你先去部署,以不变应万变,有什么事,赶紧让人来禀告,”燕莲吩咐着,觉得有些不放心,就喊着一边的七巧说:“去跟程云说,跟着东大人去帮忙,遇到山上拼命逃来的,格杀勿论!”只要不是百姓,绝对不能让他们逃掉。

    “是,”七巧赶紧去找人了。

    “今晚,恐怕是个多事之夜了,”东从容匆匆忙忙的离开,程云紧跟在后,燕莲低声的呢喃着,心里的不宁更深了。

    要是北辰傲在,这个时候,他是需要坐阵的。可是,自己不会武功,若是被有心人捉住了,反倒成了台面的累赘,不如留在府衙里等待着消息,好过让所有人的心思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为保护自己而分心。

    天才黑,山上响起的嘈杂之声,把牢里的那些人吵的都神情紧绷,个个都在算计着时间……。

    “等一会儿,我出去点燃大火之后,你们瞧瞧的绕到后面,迂回的山,只要没有人发现,跑的尽量的快些,我来断后,”老十觉得,怎么样也得给面的人一点信号——而这个时候,大火就是最好的信号,让他们知道,山上出事了,好能警戒。

    “那……那你要小心,”他们都是普通的百姓,若是执意的留来,只会成为累赘,所以只能希望他能平安,毕竟以他的功夫,一个人逃出去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他为了救他们愣是留了来,所以个个都还是很关心的。

    “放心,你们逃出去了,我自有法子,”老十安抚着他们,真的没有把这里看在眼里。

    王爷安排的训练就比这里残酷几十倍,就算是山后的悬崖,他也能安然无恙的去,更何况是这里了。

    山里跟水里,那是他们的天,无人能抓的住他们。

    安抚好众人之后,老十见他们喝酒喝了一会儿,这会儿的情绪正高涨着,就打了几个手势,让那些人分批的离开这里,免得闹出的震动太大而引来人的注意。

    为了明晚的决一死战,知道山的人是不会攻上来的,所以山上的戒备是真的松懈到跟没人看护似的。

    老十挑出了两个手脚利落的人,让他们在遇上守卫的时候,怎么样才能解决他们——就算是被人发现,他们那么多人,直接压上去也能把人给压扁了,所以他并不担心这一点。

    当守卫的人,武功都不高,有的就是平头的百姓,根本不足为俱。

    山上的那些人,为了不知道还有没有酒喝的明天,已经彻底的撒开了,什么后果都不管了。

    “老子以为,在江南立了大功,以后就能光宗耀祖了,却不料被一个女人困死在山上,真的是坏事做绝,遭报应了!”有人喝了酒,有些醉醺醺了,摇晃着酒瓶子后悔的嚷道。

    “那个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她上过战场,可凶悍的很,”其中有人知道应燕莲的一些事情,就略带佩服的说道。

    上战场,连他们都觉得软手软脚的,可应燕莲一个农女却能在战场上立大功劳,这可不是谁都弄做到的。

    “呸,一个妇人家,不在家好好的带孩子,掺和男人的事,真够不要脸的!”有人不满应燕莲,因为就是这个女人让他们都困死在山上,等着痛苦的选择。

    所有人都对应燕莲充满了恨意,你一句,我一句的怒骂着,说出的话,简直是不堪入耳的,更甚至有辱骂北辰傲的,觉得他一个大男人的看上这么心狠手辣的女人,简直就是眼睛瞎了,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之类的,把老十给气的半死。

    自家的夫人那是真正有本事的,而且还心善,她要杀的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就如他们这些人,不顾百姓的生死,简直丧心病狂到极点,是绝对不能留的。

    有了辱骂的对象,个个都精神奕奕的,看的岳三少也露出了笑脸,觉得自己心里对应燕莲的恨意都被人家骂出来了,心里怎么怎么能不高兴呢。

    “兄弟们都高兴,去,抓几个人来好好的玩玩,没有吃的,给他们闻闻也是好的,”岳三少觉得光喝酒没有什么乐趣,山上又没有女人,又没有歌舞,就想看看那些百姓临死之前的惊恐表情,觉得那样才会感觉还是能掌控别人生死的岳三少,而不是窝囊怕一个女人的男人。

    老十一听到岳三少的命令,就知道不妙了。要是守卫去牢里一看,发现人跑了一半或者所有的人都没有了,那还不是闹翻天了,所以立刻闪身往相反的方向去,开始燃火放信号了。

    果然,等到老十的信号一放出来,山的人都惊动了,举得山上今天的举动实在是太奇怪了。

    “大人,那些人……难道是不想活了吗?烧了自己的子?”这古怪的举动,怎么都让人不解。

    “别胡说八道,”东从容训斥了一,觉得事情也有些不对劲。

    程云望着山上的大火,皱皱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后说:“那是山上给我们的信号,老十要动手了,我们要做好准备,”

    “他一个人动手,会不会出事?”东从容知道有人潜伏在山上,就担心的问道。

    程云也是担心的,他们这些隐卫虽然不是亲兄妹,但是却比亲兄妹还要亲,所以她立刻皱着眉头道;“东大人,烦请你给我一队人马,我要上山去看看,”

    “这……,”东从容迟疑着,觉得从山上去,有些不妥当。

    程云知道东从容的迟疑,就抬头伸手指着山上的大火说:“那些人现在哪里还能顾忌到我们,喝了那么多的酒,还有大火烧着,脑子都不够用了,还能不好对付吗?你尽管给人,不会出事的!”这个时候不上去,更待何时呢?

    东从容见她说的也对,就立刻点了五十多人给她,让她上山打探情况,若是有什么情况的话,立刻给山放信号。

    这程云是公主身边的人,要是出事了,自己也不好交代。

    程云带着人,伸手利落的往树丛里走,完全不像个女人,伸手比那些男人还了得。

    山上大火,那些喝的半醉的人还是有点直觉的,知道出事了。还不等他们起来灭火呢,去牢里抓人的人急急忙忙的跑了回来,不安的大叫道:“三爷,不好了,那些人跑了,都跑了,牢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什么?”岳三少听清楚了人家说的话,脸色大变的怒道:“怎么可能会跑里的?看管的他们的人呢?”该死的,到底出什么事了?

    “三爷,……子烧起来了,”一边喝的半醉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甚至嘴角还带着笑呢。

    岳三少看到那大火燃烧的子,眼里闪过狠辣,知道那是有人故意放火,为的是让那些逃跑的百姓有更多的时机往山跑,所以立刻果断的决定道:“你们去找放火的,你们带人把还没逃到山的人都给我抓回来……,”

    “三爷,子呢?”有人还傻傻的问道。

    “要什么子,我们都要离开了,这子烧了也好,”这一次,岳三少是快的了决定,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

    若是岳三少一开始就少了这些优柔寡断,说不定燕莲还真的拿他没有办法呢。

    要是他在燕莲扔炸弹之后还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把刀子横在百姓的脖子不退缩,甚至动手杀了几个人,或许燕莲就会退让,因为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百姓死在自己的面前。

    岳三少从一开始就狠不过应燕莲,所以注定他要输。

    老十知道那些百姓逃出去不久,这个时候被吃饱喝足的护卫捉到,肯定就是当鱼肉一般斩杀,就不得不出来跟他们对战着,好拦住那些追杀的人。

    “是你?”岳三少看到一身杀气的男人,忍不住就吐出血了。

    这个男人是后来被人带上山的,一来就要吃的,浑身是力气,只要给吃的,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给吃的,就死也不干活,是一个二货。他怀疑过任何人,却唯独没有怀疑眼前的人,因为他装的太像了。

    一个憨厚的连眼珠子都不知道转动的人,你会觉得他是个满怀心思的人吗?

    可就是这样的人,偏偏骗了自己,把他当做傻子一样,玩的团团转,这口恶气,叫他怎么咽的去呢?

    老十没有回答,已经恢复成了一个合格的隐卫。

    “你们杀了他,只要谁杀了他,等回了京城,本少爷给你们一千两,不,一万两,一万两的银子,让你们在京城安家,”岳三少是怒极攻心了,完全忘记了现在的处境,还在发泄着心里的不满呢。

    银子是个好东西,所有人都知道,百姓要是逃出去了,山来人,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为了自己,为了银子,他们都得拼了。

    老十手里握着的是护卫的长剑,有些不适应,可他还是要坚持,至少让那些百姓顺利的山,或者让山的人冲上来,彻底的灭了这里所有的人。

    只不过,老十毕竟是一个人,就算是武功高强,被人缠住了,还是有不少的人往山去了。冲山的人,不是特意的为了追杀那些百姓,因为他们想要活着,要想逃命。

    “快,有人追来了,”因为沿路有护卫,所以他们战战兢兢的解决了几个,根本没有走太远。他们是百姓,根本没有杀过人,所以这样的事情还真的难为了他们。

    可为了活着,还是有人动手,有人受伤,好不容易的解决了那几个护卫,才感觉到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急促,个个都脸色大变,更加的惊恐不安了。

    “快走,不要再乱想了,只要再往山一点,我们大声的喊,山的人就会救我们了,”带头的人是个理智的,见众人被后面的脚步声给惊吓的腿软了,就立刻大声的喊道。

    “是,快走,不然真的没有机会了,”有人反应过来,立刻拉着几个人往前跑……一个跑,后面跟着,速度就加快了一些。

    毕竟是男人,在知道前面还有活路,脚步就加快了,连肚子饿的没有力气都忽略了。

    “啊……,”就在众人往前跑的时候,后面发出了凄惨的声音,让他们都知道,后面的人已经追上来了,个个都面如死灰的,但还是麻木的往前跑——只要跑出去,他们就会活着。

    只要活着就好,别的,他们真的不奢望。

    程云这个时候带着人迎头往上,自然也听到了凄惨的叫声,察觉到声音发出不远,就让人加快脚步……。

    随即,上面就响起了“乒乒乓乓”的打斗声音,因为路小,所以后面的人追上来,也只是一两个人在打斗着,根本拦不住前面逃跑的人。

    方才发出凄厉叫声的男人被人砍伤了手臂,鲜血喷发了出来,立刻被人搀扶着往前跑,后面的人立刻挥舞着老十招来的兵器抵挡着,心里大喊着:坚持,只要再坚持一会儿,他们就安全了,就能活着离开了。

    所有的人都在拼时间,只要坚持,该活着的就会活着,该死的人就会死……。

    程云感觉到有人从山上来了,脚步混乱,带着惊恐,就命令人藏身在一边的草丛里,然后静等那些人过去——就算是过去了,山还有人守着,这些人是逃不出去的。

    “快点,只要再往面一点,就能看到那些当官的了,我们只要齐声大喊,就能得救了,”带头的人不断的给大家鼓励,给大家鼓劲,就怕一泄气,就再也没有逃跑的勇气了。

    “老三,秋生哥受伤晕过去了,”后面的人搀着受伤的人,见人晕倒没有了动静,立刻焦急的喊道。

    “你们换着搀扶,不能把人留在这里,”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他们不能那么无情,毕竟他是为了大家挡灾,给大家留活路的。

    这样的几句对话,程云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没有命令藏身在树丛里的人动手,因为后面还有追兵,路又小,他们夹杂进去,只会阻断了后面逃生的路,就冷静的等待着最佳的机会。

    “唔,”一阵闷哼,一听就知道是受伤的声音,程云见人逃的差不多了,后面的人也受伤的受伤,撑不住的撑不住,就立刻先跳了出来,拦住了那些还在用命拼搏的人,大声道:“快离开,”

    那些原本咬着牙坚持,以为自己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的人一看到一个女人从天而降,救了他们,都忍不住的傻眼,觉得跟做梦似的。

    程云的武功自然比那些追杀的人高的很多,她又是休息够了才来的,所以根本不觉得疲惫,反倒是那些追杀的人因为喝酒了,所以动作有些迟缓,轻易的就被程云拦住了。

    “还想不想活着的?快走,”这些人的呆愣,让程云厉声怒喝着,恨不得再给他们补上一剑。

    不是她心狠,因为她在人群里没有看到老十,就知道老十是在山上断后,要是耽误的久了,他一个人对付山上那么多人,会有危险的。

    “有人来救我们了,我们安全了,”有人先反应过来,立刻大声的喊着,声音里充满了激动,都忍不住的想哭了。

    “我还活着,还活着……,”他们一边跑,一边激动的大喊着……。

    ~~~~~~~~~~

    腰断了似的,疼死。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