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江南顺着北辰傲的手指望去,见外面的景色都是她陌生的,有些呐呐的咬着手指道:“那些东西种了,有什么用?”

    看到小江南那纠结的样子,燕莲觉得好笑,又觉得这个孩子敏感的很,就忍不住出声解释说:“你每天吃的白米饭,都是从那些稻子里来的,”这个小家伙好像被宠的有些五谷不分了。

    只是,战王府跟护国公主府里的千金,需要分的了五谷吗?

    这个问题,得好好的思索一。

    小江南望着不远处含羞的稻子,想到了什么,立刻回眸不满的抗议道:“娘亲骗人,那才不是白米饭呢,白米饭是白色的,”

    “……,”鸡同鸭讲,燕莲沉默了。

    看到他们母女两个争辩的样子,北辰傲的嘴角一直挂着笑容,发现伶牙俐齿的燕莲被南儿给说的无语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自己几次吃亏在燕莲的手里,被她伶牙俐齿的说的半句话都回不了,可这会儿,看她吃亏在自己女儿手里,就觉得好笑。

    马车走的也快,一路上,说说笑笑,笑笑闹闹,很快就到了一处海湾处,映入眼帘的是一处闪烁着光芒的银滩,立刻就引来了众人的惊呼。

    对于大海,燕莲是不陌生的。看到平静碧波的大海,燕莲的心是激动的,她觉得那还是上辈子的事情,在水里遨游,畅快淋漓。如今,面对着蓝色的大海,觉得有股莫名的感叹。

    马车不能到面,因为没有路,所以马车让马夫看着,他们把东西一趟趟的搬去,把几个孩子抱去,准备一场真正无忧的,快乐的游玩。

    “真壮观,从未看过那么大的海,”一眼望去一望无际,跟自己见过的湖泊不知道大几倍,梅以蓝就有些感叹,有些激动的说道。

    “呵呵,你若是用这样的眼光看去,说这样的话,那就是井底之蛙了!”燕莲站在她的身边,穿着软底的鞋子,很想把自己的鞋袜给脱掉,可这样的情景,在这个年代好像是不允许的,所以她有些郁闷。

    “莲儿说的对,蓝儿,这大海一望无际,无边无际,大的可能比秦国都要大呢,”北辰傲站在燕莲的身边,见她一直低着头在磨蹭着鞋子,就隐约的知道她要做什么——可对于这一点,他是不会任由之的。

    那是属于他的白嫩小脚,可不能被别人看到了。

    燕莲要是知道北辰傲心里这种想法,肯定会很无语的问他:谁还稀罕我这个生过四个孩子的妇人的大脚丫?唯有你才觉得宝贝!

    就因为这样不让她脱掉鞋袜,太过分了。

    “真的吗?”梅以蓝一听,双手捧在心口,激动万分的问。

    “不管是不是真的,女人是不允许上渔船出海的,所以我们这辈子都见识不到大海真正的波澜壮阔,”但能来一次海边,对她来说,此生足矣。

    “娘,这是什么?”小江南早就跟脱缰的野马似的,在沙滩上奔跑着,就算是摔倒了也不疼,所以玩的满身子都是沙子,笑的却格外开心。

    燕莲看到她手里握着的东西,微微的眯着双眼,笑着说:“这个是贝壳,里面有肉肉的,可鲜甜了,”

    “燕莲,你是怎么知道的?”梅以蓝好奇的问道,发现自己这个熟读四书的人竟然都比不上燕莲这个从乡出来的。

    好像,没有什么问题能难得住她的,不管是什么,她都懂一些,就算是诗词,她也能信手捏来,根本不在话。

    看到梅以蓝那好奇的样子,燕莲撇撇嘴,无语的道:“之前做菜,不是给你吃过吗?”好在衙门的厨房里会有这些东西,否则,又要找她的神秘师傅出来溜达了。

    “有吗?”厨房白痴表示茫然。

    “娘,南儿抓好多好多的贝壳,娘做给南儿吃,好不好?”一听说有吃的了,小家伙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好啊!”燕莲想到了什么,眉开眼笑的道:“梅以蓝,你跟七巧还有南儿去抓贝壳,杭步帆,你跟东从容去找柴禾,大大小小的都无所谓,白农事,你跟王爷去搬石头,咱们垒个灶台,就在海边,听着海浪吹打,感受着海风习习的美妙,享受着大自然的美味,让你们过个终身难忘的一天!”

    众人被燕莲说的血管里的血都在沸腾呢,个个都惊喜的不得了,都按照她说的去做。

    “娘,我们要做什么?”实儿带头的三个小家伙不同意了。

    “你们啊,来,当然有事了,”燕莲找出了自己带来的盘子,让他们几个帮忙把带来的食盐倒出来,一盘盘的都要倒满,不要浪费了……。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燕莲更甚至让白农事去看看周边有没有卖鱼或者钓鱼的人,跟他们买一些海鲜,就在海边煮着吃,什么都不加,就放些盐巴就能美味莫名了。

    找到贝壳跟蜻子都被燕莲放在海水里洗干净,再用清水过了一边,直接放在盐巴上,面用小火烤着,随即就发出了“嗤嗤”的声音,弄的几个小家伙都巴巴的围在她的身边,就等着吃呢。

    “娘,什么时候能好?”小江南一边问着,一边砸吧着嘴巴,有些可怜巴巴。

    “等它们的口开了,就能吃了,”燕莲一边往里添柴火,一边说道。

    “娘,开了,开了,它们开口了,”小江南一直紧紧的盯着,看到一个个贝壳神奇的开口之后,就惊奇带着喜悦的喊道。

    “呵呵,等一会儿,等全部都开了,娘给你们装在盘子里,让你们尝尝,”这样的鲜味,可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吃到的。

    北辰傲是苦逼的一直忙着,几个大男人都不能幸免。

    白农事去找了渔农买了鱼虾蟹等东西,洗杀这些活计就交给北辰傲等人了。

    东从容在北方从未见过海鱼,也没杀过,所以只能在一边跟杭步帆一起干瞪眼——至于白农事,那是在江南的,家里不是特别的富裕,多多少少的会一些。反倒是北辰傲,手起刀落,那架势,利落的很,看的白农事都有些汗颜了。

    “螃蟹能烤吗?”白农事发现,什么东西到了公主的手里,都成了烤的,就有些担心的问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燕莲只能说,她看过人家烤,自己没有亲手动手过,就觉得应该是可行的。

    “爹爹,好好吃,”实儿是个稳重的孩子,但此刻,他就像个贪吃的孩子,抓着贝壳的一边,咬进了贝壳肉,发出了赞叹声,看着让人喜欢不已。

    “唔,味道真的好,”梅以蓝在喂了小江南吃了一个之后,自己也尝了一个,立刻砸吧着嘴道:“味道鲜美极了,不是酒楼里能做的出来的!”

    “那是当然的,”燕莲一边忙碌着,一边偷闲说道:“咱们酒楼里的东西,虽然都是鲜的,可时间稍微一长,这些个精灵就变味了,所以跟现在出起来的味道是完全的不一样!”

    前世,她尝过一次,觉得那种鲜味在口腔里能不停的翻滚,能让人记忆深刻。

    她记了两辈子,应该是够深了。

    “唔,这味道,估计得记一辈子了!”梅以蓝感叹的道。

    “真那么好吃吗?”在南方几年了,东从容也有些入乡随俗,海鲜之类的也能吃一些,所以看到梅以蓝那尝到了绝佳美味的表情,就忍不住的凑上来,抓了一个尝着……。

    “怎么样?”梅以蓝屏住呼吸,期待的问。

    “……太鲜,”毕竟不是真正的美食饕鬄,有着地域的察觉,不吐出来,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梅以蓝一听,立刻满脸黑线,“有的吃还嫌弃,”伤人。

    东从容也没生气,因为梅以蓝知道他的缺点,所以就不再吃第二个贝壳了。

    燕莲带着孩子们来玩,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带的东西五花八门的,连肉都有,只见她把带来的让厨子给削好的竹签把肉啊,鱼啊之类的东西都串起来,就这么放在火上烤着,忙的不亦乐乎的,众人也就手痒痒了,要想试试。

    “试试可以,谁要是烤焦了,也要给我吃去,可别浪费了,”燕莲使坏的说道,心里腹诽着:我亲手给你们烤,你们还多事,可不要怪我腹诽了。

    果然,个个是跃跃欲试的,却发现看燕莲烤的很简单,自己实施起来却很难,不是烤焦了,就是还生的,根本不能吃……。

    有吃的,有喝的,有美丽的景色,有自己的至亲,至信,这样的日子,是一生不可多得的。

    今天的日子,应该会刻骨在众人的心里,这辈子都不会抹去——当年老的时候,他们坐在椅子上,跟小辈们讲述着属于他们朝华岁月里的懵懂跟青春。

    虽然对江南有些不舍,但该走的时候,还是走的不拖泥带水。

    皇上派来的人来了,燕莲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把江南的大致情况跟白农事手里的事情交代清楚,不带走任何属于她的,把她在江南所做的所有的功劳都放弃了。

    终于,他们要回京了。

    ~~~~~~~~~~~

    求月票,求月票……。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