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且不说应燕荷这边的,那应家如今在古泉村里算的上是有些脸面的,应翔安的威信比村长还要高,毕竟他有个当王妃的女儿。

    至于这个护国公主身份……在京城也只不过是一些参加过当初宫宴的人知道,第二天,燕莲就跟北辰傲被人追杀而失踪,转道去了江南,所以这件事的风头在当初就被压了。

    现在是看到应燕莲回京了,才焕然的记起这个女人的身份已经彻底的改变,不是他们当初心里鄙夷的乡种田女。

    “又快到中秋了,都班师回朝了,也不知道燕莲带着几个孩子什么时候能回来,”谢氏望着冷冷清清的门口,有些寂寥的道。

    “娘,”二十多岁的燕秋已经成了一个成熟的女人,加上如今吃的好,凡事不愁,又没有婆婆的压制,方有占对她又好,所以她现在长的更水灵,反倒比当姑娘那会儿有好看了。“姐姐那么有分存的人,要真回来了,肯定会第一个来看咱们的,你就别每天的站在门口嫁妆扫地,一直盯着大路看好不好?”

    娘关心大姐的样子就跟魔怔了似的,大姐要再不回来,娘非得出事不可。

    “奶奶,我饿了,”祖儿见自家姑姑跟自己眨眨眼,就堵着小嘴,可怜兮兮的嚷道。

    “奶奶去给你做去,等着,”孙子的话让谢氏回过了神,想着午饭都还没开始做了,就有些自责摸摸他的小脑袋,轻声笑着说。

    “娘,外婆这样,会不会出事?”果儿人小鬼大的,满脸担忧。

    “以后外婆进进出出的,多注意一些,去看看你弟弟醒来没有,娘去后院找你爹跟外公,”应燕秋揉了一自己的肩膀,觉得自己再不动弹,就得生锈了。

    “哒哒……,”马儿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田野间响着,刚进厨房的谢氏立刻拿着刀子从里面冲了出来,惊喜的叫道:“秋儿,有马车进村了,是你姐姐回来了!”

    看到自家娘亲那个样子,燕秋是吓了一跳,真觉得自己头发都愁光了。“娘,咱们古泉村现在是家家都能通马车了,还有好几户人家都买了马车呢,你就不要那么一惊一乍的,赶紧做饭把,祖儿都饿了,”大姐,求求你,你快回来吧,我真心受不了了。

    被燕秋这么一说,谢氏恍惚了一,就拿着刀子转身进了厨房,也不在继续的唠叨,就算是马车的声音越来越近,她也只当自己是恍惚了,魔怔了,在心里催眠着自己:莲儿还没回来,没有回来……。

    果儿进去看小弟弟了,燕秋去了后院,而祖儿一个人在院子里跳着,玩玩地上的沙土,一点都不觉得寂寞。

    当马车“咯吱”一声停在家门口的时候,他愣了一,歪着脑袋,没有动弹,反倒是好奇的问道:“你们是谁?”

    燕莲走的时候,辉儿还是个孩子,就算是后来从北方回来了,也不大认识自己,所以看到她可爱的样子,就忍不住的觉得好玩。

    “你爹娘在家吗?”燕莲见北辰傲了马车之后,就抱起了里面的小江南,然后抽空问道。

    辉儿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妹妹,立刻瞪大了双眼,然后拍拍自己手里的灰尘,上前望着小江南道:“小妹妹好票了,比村里任何一个小妹妹都好看!”

    “噗嗤,”燕莲一听,囧了。

    小江南这是被调戏了吗?

    “辉儿,你嘟囔着什么,跟谁在说话呢?”谢氏在里做着饭,刚到灶口的时候,听到辉儿的话,就好奇的问了一句。

    “奶奶,有漂亮的小妹妹来了,还有好多小哥哥……,”辉儿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大声的叫道。

    “小妹妹?小哥哥?”谢氏的心猛的跳了一,想到了什么,突然放了手里欲起火的柴火,连爬带蹦的串了出来,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一群人,搓了搓自己的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呢。

    “大姐,姐夫,你们可回来了?”燕秋是去了后院,可辉儿略带惊恐的声音响起,让众人都心里吓了一跳,她还没说上几句呢,就立刻转回来了。

    “大姐,姐夫,实儿……,”紧接着,后院的人就涌出来了,个个都是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家人,觉得这惊喜来的太突然了。

    “娘,”看到那个头发有些白了,有些狼狈却眼眶红红的妇人,燕莲心里一酸,觉得自己真的是不孝极了。“我回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谢氏这会儿才真正的知道,自己日夜期盼着的女儿,女婿,外孙,外孙女是真的回来了,就发泄着自己快要魔怔了的心思,流着泪控诉道:“你是当我这个娘死了呢,不声不响的离去那么多年,还带着几个孩子,你……,”这所有的关心担心,都化成了责备,那是因为怕极了,才会这么生气的。

    “娘,大姐回来了,好好的,一根头发都没有掉的回来了,你就不要再生气伤心了,”应文杰看到自家激动的母亲,知道她这两年因为担心大姐,日子并不好过,就上前轻声的劝着,并指指一边的四个孩子说:“看,那个是大姐的小女儿呢,好可爱啊!”

    谢氏的话被打断了,她的目光也落在了一边无措望着自己的小女娃,发觉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比村里,不,是她见过任何一个小姑娘都要来的漂亮,就忍不住的红了眼眶,哽咽道:“你真是好狠的心,把我的外孙女放在江南那么多年,就不许我这个当外婆的看一眼,”

    对于谢氏的激动跟吩咐,燕莲是明白的,眼眶也是红红的。不可否认,在古泉村过的那些日子,是她这辈子最为平静幸福的。

    在经历了北方战场上的残酷,南方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她发现以往在古泉村里的一切恩怨,都没有了。

    “好了,孩子们才回来,别光站着,快进来,”应翔安搓搓自己的手,激动的不知道放哪里了。“文杰,快去前面买些肉跟菜回来,有什么好东西尽管买,别省着,”

    “唉,我这就去,”应文杰立刻拔腿就要往外走,但被燕莲给拦住了。

    “文杰,等等,”看到当初还是孩子的应文杰如今已经是父亲了,燕莲发觉自己在这里已经过了八年,觉得像是梦里似的,好梦幻。“来的时候,管家都已经准备好了,有肉有菜的,还有我们从江南带回来的海货,那可是京城极少的!”

    “我来弄,燕秋,带你大姐跟你姐夫进,这一路赶回来,肯定累坏了,”应翔安见谢氏一直呆呆的,就率先开口安排着。

    “爹,你不要那么见外嘛,”燕莲听了他的话,怎么觉得很别扭呢。“我们是昨儿才回来的,休息了一个晚上,今天的精神可好呢,有什么要做的,我跟你们一起,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看我有没有退步了,”被家人当成客人,那种感觉可不好。

    “外婆,”实儿走到了谢氏的面前,轻声的喊着。

    “实儿?”谢氏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长高了好多,气质完全大变样的大外孙,颤抖的伸手她的手,摸着他的脸轻声道:“要是在外面,遇到了自己的亲外孙,我还不一定敢认呢!”

    “外婆,外婆,”孪生子对实儿的话是很听的,所以在来的路上,实儿就吩咐过他们,看到人,跟着他喊,肯定有奖励。所以,这两小家伙不用燕莲开口就直接喊了。

    “不悔?不离?”谢氏颤抖的看着眼前长大了的孩子,眼里闪过无数无数的惋惜,“都长那么大了,还认识外婆,真乖,乖啊,”

    小江南是对一子的人有些陌生,在燕莲的循循善诱之,她才稍微的放开了一点,才知道眼前的人都是娘亲的亲人,最亲最亲的,所以露出了一个个甜蜜的笑容,甜腻的喊着子里的人,把一子的人都稀罕的不得了。

    “这一次,不会在离开了吧!?”闲话说了一会儿之后,谢氏想起了什么,突然看着燕莲严肃的问道。

    原本欢快的气氛因为谢氏的话而变的严肃,弄的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了燕莲的身上,等待着她的回答。

    看到谢氏咄咄逼人的样子,燕莲苦笑了一,嗔道:“娘,你放心,晋国投降了,江南的事情解决了,你就算是想让我离开,我也不走了,以后留在家里烦死你,”

    听说燕莲不在出门了,大家的心里可算是松了口气,气氛也变得松快一些。

    他们都是小老百姓,最最希望的就是一家人团聚了。现在的应家不差银子,比京城里好些人家的日子过的都要好呢。

    他们只希望一家人能团聚,想着燕秋出嫁之后也住在娘家,夫妻和顺的,心里就觉得高兴,想着燕莲回来,家里的子住不够了,就把后院的地给腾出来,盖院子,大院子,一家人能不分开的住在一起。

    ~~~~~~~~

    能说个继续求月票嘛……别拍懒懒,遁走……。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