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荷一脸黑线的看着彪悍的燕莲,心里在腹诽:我是个女人,就算再怎么样,也得有点脸面的,你这么说,真被人家给拒绝了,我还怎么做人呢?

    燕莲是没想到这些,但白氏想到了。她见燕荷是满脸的为难,就笑着宽慰道:“不如这样,请个人去问问,要是真的有这份心,燕荷你也问问自己是不是接受,毕竟女人一个人的日子,太难!”她有个女儿,老了,还有田地傍身呢。

    可燕荷不一样,什么都没有,虽说有长辈姐妹的,可以后的事情,谁知道会怎么样呢。

    燕荷心里跟扭麻花似的,格外的难受。这些日子,就是因为那个猎户天天的上门来,叨扰着她烦了,就如困兽之斗似的在子里闷着,连燕莲回来了,也没去看看,就觉得那个家伙就是来消遣自己的。

    她这样一个人,谁还真的看上她呢?心里想起这些事,委屈又焦急,害怕自己在古泉村里好不容易改变的名声又的变化,所以才心里有些矛盾的。

    这会儿,听到白氏这么一说,反倒冷静了。她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有个人愿意娶她,也是不容易的。而她对于嫁不嫁人的,到没有那么大的想法,只是想起声儿那个孩子,心里就觉得疼。

    没娘的孩子格外的让人怜惜,他又那么的依赖自己,心里已经有一半的同意了。

    燕莲见燕荷咬着唇沉默着,不反抗,不拒绝,就是不出声,就白了她一眼,知道她心里是愿意的,至少有一般是赞同的,还有一般是忐忑不安,就对白氏道:“就请我娘去问问,是长辈,又不是嘴碎的,不怕被i人知道,”

    “好,等会你回去,好好的说说,”白氏见这件事拍案了,就立刻脸露喜色,觉得燕荷是嫁定了。

    而燕莲呢,也真的没跟燕荷客气,拎了她家两只兔子跟一只野鸡,说是带回家给孩子做好吃的,至于剩的,她就不管了。

    燕莲做事也利落,把东西扔给谢氏处理后,就悄声的把这件事跟谢氏说了,见她瞪大了双眼,满脸的惊奇,就压低声音道:“娘,我觉得那个猎户到是可以,能坚持那么多天的都先想着燕荷,可见是个有耐心的,而且他家有儿子,就算是燕荷不能生养,对他儿子好些,以后的日子,也好过,”燕莲手里有金子,就算是为了这个,人家也得对她好。

    要不是为了这个,那更好。

    “燕荷的意思呢?”谢氏一边往桶里倒热水,想着给野鸡退毛,一边好奇的问道。

    “她自己心里应该有底的,不说话,不反驳,就是沉默,想着是人家故意逗弄着玩,又怕坏了名声,所以才会坚持不见的,”燕莲多少摸清楚了燕荷的心思,毕竟都不是以前的小姑娘了,也不用太矫情。唯一说不过去的,就是她刚才说的哪一点了。

    谢氏也不忍心燕荷一个人孤单到老,这老宅那边的人,谁都不愿意管她,就连她的亲生父亲就跟没她这个女儿似的,冷酷无情着,好在白氏人好,愿意原来燕荷,才让珠儿喊她姑姑的,否则啊,燕荷在村子里,还真的不好过呢。

    “行,既然这样,那娘明天去打听打听,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就算是嫁,也要嫁的像模像样的,不能委屈 了她!”高兴的事,谢氏自然是愿意去做了。

    谢氏这些年的日子过好了,性子也有些急了,所以第二天天一亮,不等燕莲起来,跟应翔安交代了几句,就自己独自出么了,弄的起来后的燕莲是完全的无语。

    谢氏前脚走,后脚,北辰卿就带着人跟东西来了。

    “我能说,每一次看到你大哥,就没好事情吗?”燕莲站在北辰傲的身边,低声的咕哝道。

    在乡的地方,最怕的就是北辰卿这个当官的,而且还是个大官。

    北辰傲抽抽嘴角,没有回答她,而是往前迎了上去,皱眉道:“是皇上有事吩咐?”

    北辰卿指挥着人把东西搬来之后,就看着他认真的说道:“皇上的意思是:这几天给你休息,等到中秋的时候,一定要进宫,可大可小的事情,你自己多注意着,仙子阿弹劾你的人多着,一个不小心,没你什么好果子吃。”北辰卿聊几句不客气的话后,想到了什么,就瞄了燕莲一眼说:“娘知道你们回来了,说要你带着燕莲跟孩子们回府吃顿饭,”

    燕莲原本嘴角带着笑意的表情立刻僵住了,有些略带敌意的看着北辰卿,想看看他心里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北辰卿被她看的有些心虚,却又觉得自己很无辜。“燕莲,你放心,我娘如今已经变了好多,不会再跟以前一样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燕莲的身份改变了,还是真觉得向家扶不上了,反正这几年,还没等青青生儿子呢,就消停了不少。

    现在,看到青青生了个儿子,反倒总是提起实儿跟不悔不离,好像老了很多,没了以往的尖锐,语气里总是充满了遗憾,让他看的也有些揪心。

    当初,娘做的是不厚道,可仔细的追究起来,那也是为北辰傲好,谁能想到,实儿会是二弟的亲生儿子呢。

    这些,都是阴差阳错。

    对于北辰府,燕莲是没有一丝的好感,总想开口拒绝,但被北辰傲抢先回答了。

    “等中秋过后再说,”现在,他们就像在这里过安逸的生活,就算是几天也好。

    北辰傲都开口了,北辰卿也无法拒绝,只能当做没有听到。

    谢氏的脚步也快,去了上面的村长找人就打听,得到的消息有些让她满意,有些让她大怒,可以说,她是怒气冲冲的回来了。

    “娘,你这是怎么了?”燕莲看到谢氏鼓着双颊,一看就气的不轻,就赶紧的问道:“是人家不愿意?”

    “这些杀千刀,个个都心狠着,好好的孩子,被逼着说是克父克母的命硬人,还说他日子迟早也会被他克死,这说的都没法子听了,”谢氏是怒气冲冲的一顿抱怨,让燕莲听的迷迷糊糊的,陈巧儿跟燕秋都走了出来,好奇的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燕莲把自己拜托娘去问的关于燕荷的事情说了一遍,有些疑惑的说:“人家那是在说那个猎户不好,所以娘才生气的?”好像是娘在为那个猎户抱打不平呢。

    “燕莲,”谢氏在冷静了一之后抬头看着燕莲说:“你知道为何那个孩子看到燕荷对他好,就生生的赖着燕荷吗?”

    “为什么?”要知道的话,就不用让娘去打探了。

    “那孩子是个苦命的,他爹更是个苦的,”说起自己打听到的,谢氏就忍不住的红了眼眶。“那猎户自小没了爹娘,是家里最末的一个,上有两个哥哥,娶了最凶悍无礼的嫂嫂……以前是不给他成亲,说他命硬,克人。结果,有姑娘愿意嫁给他了,人家却又搬弄是非,在雪天,让人家猎户上山打猎,说是家里长嫂要吃,否则就是忤逆,长嫂如母呢。猎户没法子,就进山打猎,去了好几天……他们家人都没安好心,跟猎户的媳妇说猎户在山上肯定是遭狼咬了,肯定是回不回来了。结果猎户媳妇动了胎气,还大出血的没了,孩子也因为早产,所以才会身体不好!”

    燕秋看着娘那么的激动,就给她倒了水来,见她口渴极了,“咕咚咕咚”的倒了一碗后,就听她继续往说着:“猎户打得猎物回来之后,看到媳妇惨死,儿子病弱,大怒之,带着孩子分了家。按说分家之后,日子该好过的,可是你们猜猜,这些人见猎户打的到猎物,日子越发的好了,又做什么龌龊腌臜的事吗?”

    女人本是心软的,燕莲还好些,觉得猎户是因为自己心软才如此遭罪的,也没多大的情绪。可燕秋跟成巧儿就不一样,两个人的眼眶都红了。

    “你快说,他们又起什么幺蛾子了?”燕秋催着问道。

    谢氏抹了一把鼻涕,略微停顿一之后继续说道:“猎户的长嫂为了得到猎户家的新子,竟然跟村里的人说,说猎户父子两就是克人的命,两父子都是克死了自己的亲娘才活来的,所以整个村里的人都不愿意跟他们父子接触,燕荷啊,算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对猎户儿子好的女人,所以那孩子才喜欢燕荷,甚至把燕荷给当成亲娘了。”

    燕莲觉得自己跟听天书似的,这些人,怎么一点点就往迷信上走呢。那些村民都是傻子吗?猎户父子真的要这样的话,早就相互克死了,还留着干嘛?

    气愤归气愤,燕莲可没有忘记最为重要的。

    “娘,你别顾着生气,可打探到猎户的心思没有?”这个才是最为关键的,他们家,不信这个。

    其实,要说真正狠毒的,还算是那些乡的妇人,不知道谣言能杀死人,总说那家姑娘命硬,那家克人,什么话都敢说,什么后果都不顾。

    要知道,在乡,背负上命硬,克人的名声,这辈子就完了。

    这个猎户的长嫂,真的该给她一点教训才是,但前提是,那猎户是燕荷的夫君,否则,她才不愿意多管闲事呢。

    “问了问了,”谢氏脸上先是闪过笑意,最后又呐呐的说:“那猎户说,他怕娶了燕荷之后会连累她,所以……所以不敢……,”这看着一身的本领,子拾掇的也好,却那么被人害也不知道算账,唉,老实巴交的人。

    燕莲听了谢氏的话后,心里在琢磨着:这猎户虽然不是个强悍的,却是个好的,至少知道心疼燕荷,怕她受了委屈。

    可对她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猎户能打猎,燕荷在古泉村有子,孩子在古泉村读书,要是成了,就直接搬到古泉村来,何必回到那个没有温度的村子去呢。

    燕莲觉得这样行,就跟谢氏等人商议了一,大家也觉得不错,反正燕荷也是一个人。

    都觉得行了,燕莲就去找了燕荷,说了他们父子的情况,把燕荷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这父子两个能不能过好日子,就看你了,你说吧,要不要救他们?”燕莲直接的问道,想赶紧在中秋之前吧事情给定来,免得自己忙的没时间去管。

    “他能答应来这边吗?”住在女方家里,等于入赘,他一个大男人,能受的了吗?

    “只要你答应了,他那边肯定没有问题的,”在那个村里,到处都是伤害他们父子的人,能搬离,他有什么好矫情的。

    燕荷咬咬唇,想起那个瘦弱的孩子跟那个无辜的男人,就牙一咬,应声道:”只要他同意,我就没意见!”

    燕莲见她同意了,就觉得是不迟疑,这件事,早点办了才好安生。

    果然,那猎户如同燕莲猜测的,这样的好事,他有什么好不同意的。什么东西都能带走,唯有这新盖的子带不走,那就是他长嫂一直想要谋算的。

    燕莲自然是不愿意那么好的子被人白白的霸占了,所以呢,就故意的放出了风声,说猎户要带着儿子要搬到古泉村去做,好方便照顾儿子,至于这子,要卖掉……这猎户都还没离开呢,人家长嫂跟二嫂就来了,相互不让,都是子他们有份,看的村里的人啧啧称奇。

    长辈的东西,小辈有份,也是情有可原的。可小辈的东西,长辈有份,不是个笑话了吗?

    村里的人都讥笑猎户两个嫂子为了子,连脸面都不要,自愿变的小猎户一辈了。

    小猎户一辈,就是他儿子那辈的,可膈应人呢。

    他那两个极品的嫂子可不管,想着儿子就要成亲了,这子要是得到了,那还不是有大把的好姑娘由着他们挑,所以个个都卯足了劲,就想得到那个子。

    猎户是得了燕莲的吩咐的,也不恼不生气,只说他命硬,这房子不适合送人,免得克了谁,所以只能卖掉。

    猎户才说完,他两个嫂子就跟泼妇似的,要跟他拼命,但被猎户躲过去了,就坐在地上拍着地,说猎户没有良心,良心被狗吃了,说对不起他两个大哥的养育之恩之类的,反正就是猎户不是人,他们是好人就对了。

    燕莲是那种想要算计别人,是绝对不会让别人好过的人。她早知道人家会闹,肯定对这个子觊觎的,所以就直接让北辰傲从京城派了一些衙役过去,直接往猎户身边一站,哎呀妈呀,这气氛,立刻就变。原本看热闹的,哭嚎的,算计的,个个都噤声了,谁也不敢多言半句,连个屁都不敢放呢。

    不用猎户出面,人家衙役直接接管了,说这个子要卖掉,只要谁价格出的高,就卖给谁,谁要无理取闹,想要白得去,就别怪他们心狠,抓着去坐牢,到时候,不死也得扒一层皮来。

    就当着两个极品的大嫂的面,猎户把子给卖了,搬空了子里的一切,拿着卖子的十五两银子,举家迁移,连两个兄长都不要了——从分家的时候,就说过,此生不是兄弟了,这会儿,就更没什么好说的。

    离开子的村子,猎户更是一点都没有不舍,走的可是很坚决的。

    猎户虽然答应搬家了,但燕莲也不想他现在就进了燕荷的子,而是要拿出全部的正规礼仪来,让大家明媒正娶了燕荷。

    猎户姓周,于他自己说的,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只是习惯了人家叫他周猎户,都忘记自己的本名了。

    周猎户的儿子叫周显声,是个胆怯孤僻的小孩子,实儿跟不悔他们想跟他玩,他只会胆怯的留在燕荷的身边,根本不知道如何跟同龄的孩子接触。

    看到他眼里的抵触,燕莲觉得,那个孩子肯定是受到之前村子里孩子的攻击了,所以才不愿意跟孩子们玩。

    这样的事情,只能慢慢来,好在他还小,慢慢哄着,大人对他好一点,小孩子对他和善一些,还是好的。

    燕荷是真心想嫁,人家是真心的想娶,所以这事情就好办多了。

    周猎户更是实在,把家里的银子跟卖子的银子都交给了燕荷,说是置办什么嫁妆,都由着她,把燕荷给激动的半死——这些年来,周猎户算是真正意义上没有奢望她什么,真心对她好的一个男人了。

    这样的好,她要是不接受,就真的傻了。

    燕荷成亲,反倒成了村里的大事,因为她总是去学堂帮忙照顾孩子,给孩子们做好吃的,所以很多孩子都觉得她好,那些孩子的爹娘也就受了她这份心,所以,她成亲,反倒成了村里的大事,个个都来帮忙,还送了礼来。

    看到这样的情况,燕荷心里感激的,只有燕莲。只是,燕莲却无法恭喜燕荷,亲眼看到她穿上嫁衣成亲,因为燕荷成亲的日子是在中秋,村里的长辈说,就趁着这个节日,整个村都热闹一……大家都带了菜跟东西,来个村里大联欢。

    ~~~~~~~~~~

    亲们太给力了,这月票看的,懒懒激动,弱弱的再加更一章,行吗?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