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的话,让岳贵妃变了变脸色,立刻走了去,跪在皇上的面前道:“都是臣妾的错,皇后娘娘责怪的是,是臣妾教导无妨,还请皇上念在华儿年幼,求皇上放过她这一次,”皇后,竟然落井石,想要连华儿都收拾了。

    金君凛怎么样,她真的无心再追究了,毕竟那个真的追究起来,不要暴露出岳家,才是头等的大事。相信爹爹跟小弟会准备的,毕竟这件事,可大可小。而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想把华儿给护来。

    虽然她不听自己的,没有按照自己的去做,可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自己的女儿,再怎么不好,也是自己身上掉来的肉,不能白白的让她出事——何况,她的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岳贵妃,二公主都是当娘的人了,还年幼吗?”皇后趁机狠狠的压制着,没有想要放过她的一丝意思。

    她们两个,从一开始为了一个男人,就是一辈子的宿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所以她不会轻易罢手的。

    轩辕华虽然成不了什么事,但只要她的日子不好过了,相信岳贵妃的日子也不好过的——母女连心,就不行岳贵妃到这个时候能狠的心。

    这些年,她小心翼翼的护着她的一双儿女,要不是她谨慎,小心又小心,说不定连自己都已经成了一杯黄土了。

    她一直逼着岳贵妃,不跟她起正面的冲突,主要是不想让皇上为难。可如今,岳贵妃明知道轩辕华对梅以鸿心生不该有的想法,还想破坏莹儿的亲事,这一点,她怎么都忍不去。她能作践自己的儿女,就不许自己对轩辕华手吗?

    一个嫁给了敌国王爷的公主,皇上还能跟以前那样毫无顾忌的疼爱吗?

    换成她,都知道这一点是不可能的了,轩辕华还傻傻的往上撞,自己要是不手,就真的太对不起莹儿跟烨儿了。

    岳贵妃颤抖着身子,那是震怒到极点,也明白皇后今天是不打算放过华儿了。可是,华儿才双十年华,落得如今的结果,这到底是谁的错?

    凭什么轩辕莹能嫁给梅以鸿,能当上大将军夫人,而她的华儿却要落得里外不是人的结果。她比谁都了解皇上的性子,知道华儿成为金君凛的夫人后,就知道只要华儿能安稳过日子,或许能安安稳稳的过完这辈子。

    可是,金君凛被牵连到此次两国大战的事情中,想要安然是不可能了,就剩一个华儿了。

    华儿,是最最无辜的。

    “皇后娘娘,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把你的长公主交给金君凛,你会那么气定神闲吗?”轩辕华什么都不管了,就算是拼个一死,她也要把皇后跟长公主的名声变臭。“父皇,当初,儿臣说了,不嫁的,是父皇逼着儿臣嫁的。儿臣嫁了,难道又错了吗?”

    要是换成轩辕莹,皇后难道还笑的出来吗?

    皇后听到轩辕华的质问后,反倒沉默不出声了。

    这件事,还是交给皇上处理的最好——她心里已经隐约的知道一个结果了,轩辕华当众的质问皇上,结果,能好吗?

    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能被利用的,也得看看自身的价值。

    以前的轩辕华还有利用的价值,可以堵住晋国的使者——现在,晋国已经不足为惧,轩辕华还算的了什么呢?

    果然,皇上听了轩辕华的无理怒骂之后,脸色铁青,怒视着岳贵妃道:“看看,这个就是你教养出来的好女儿?”

    “皇上息怒,华儿只是觉得委屈,”岳贵妃也是知道的,要不是皇后提出长公主跟梅以鸿的亲事,是不会刺激到华儿的,就顺着这个借口说道:“长公主能嫁入梅家成为当家夫人,享受别人的羡慕,而臣妾的华儿当初是因为皇命难为,才不得已的嫁给了驸马爷……如今,她怀了身孕,只想求得驸马的平安,难道,这也有错吗?错就错在她太羡慕长公主的幸福了!”

    女儿家,谁不希望自己嫁的好,华儿这么做,没错。

    要是强烈的要求皇上放了金君凛,反倒会惹怒了皇上,不如说是华儿嫉妒长公主的幸福,这样的借口,总比直接反驳了皇上的命令要强。

    岳贵妃果然是个聪明的,燕莲心里是这么想的。毕竟,这样的局面,她还能扭转成这样,可见她在后宫的手段跟本事了。

    难怪北辰傲说,在秦国国势没有稳定来的时候,不能让国内动荡,此话说的还真的有点道理。要是轻易的动了岳家,相信这些算计深沉的人,一定是做了什么准备的,啃起来,可不是好滋味的,还是等外在的因素都结束了,才能好好的整顿秦国的一切。

    秦国跟晋国一战,北辰傲名声更大,相信短时间内,人家想要找秦国的麻烦是不可能了。

    接来,应该是好好的整治整治这些带着歪邪心思的人了。

    “你当母妃的,还帮着她这么说?”皇上听了,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怒视着眼前不知道想什么的岳贵妃,冷笑道:“二公主嫁给驸马,只要安心过日子,什么日子过不去?她在京城里,有自己的公主府,还能时不时的进宫陪陪你这个母妃,还有什么不幸福的?怪只怪,她心太高,你别以为朕不知道,敢成亲的时候,二公主成天的进宫为的是什么,朕不是傻子,只想着她年纪小,再等等就明白朕的苦心了。可惜啊,朕的一番心意啊,在你们眼里,竟然是这么的不堪呢。也罢,既然二公主心里这么念念不忘二驸马,朕也不能让朕的外孙没有父亲,这二驸马的什么罪行都不用查了,既然入了秦国,就是秦国的驸马……来人,”

    随着皇上的一声厉喝,岳贵妃跟轩辕华都不由的颤抖了一子身子,心里涌上了一层不好的预感。

    “皇上,”出列的是皇宫里的禁卫军。

    “去封了二公主府,把二公主跟二驸马发配边疆,这一辈子都不许再入京城半步!”皇上厉声命令道,惊呆了众人。

    “父皇?”轩辕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一冲动的场,竟然是如此的,立刻傻眼了。

    “皇上,”岳贵妃惊恐的望着一脸冷酷的皇上,心里涌上一层惊惧,总觉得什么事请被华儿给打破了,就匍匐在地上哀求道:“边疆乃苦寒之地,华儿怀着身孕,如何能去那边啊!?”这一去,自己还能见到被自己娇养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吗?

    “为何不能去?”皇上冷声质问道:“她堂堂秦国二公主,不为百姓着想,不想想因为金君凛,害的秦国多少的将士捐躯,害的多少百姓亲人无法团聚,她却口口声声的为了她的孩子没有了父亲——驸马的罪,本是罪无可赦的,如今,朕也不忍了,放了他们一家去边疆团聚,算是给百姓一个交代,难道,贵妃有什么不满吗?”

    最后那句质问,语带凌厉,眼神里更有着不可抗拒的威压,弄的岳贵妃把所有的哀求都憋在喉咙口,反倒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会这样呢?母女两个都瘫软在地上,轩辕华都已经忘记了挣扎,就这么麻木的被人拉着去了。

    她要的是父皇震怒,杀了金君凛,那才能让自己自由,才能因为歉疚再给自己许一门亲事,好让自己驱逐了跟金君凛有关的一切。可为什么?为什么父皇不但不杀金君凛,反倒发配了自己呢?

    “岳贵妃,娇养公主不当,教其善妒善骄,不懂爱护姐妹,至其目中无人,公然反抗皇上,念其抚养皇子不易,从今日起闭门思过,没有吩咐,不得出宫门!”太监的一番话,把岳贵妃打的面色惨白,也顾不得自己的女儿了。

    自己都自顾不暇了,还管的了闯大祸的女儿吗?

    看到岳贵妃这样,岳安明其实是不喜的。虽然轩辕华胡搅蛮缠的让金君凛不用受审,自然也不怕他抖露出关于到岳家的一切。只是,岳家如今正在风尖浪口之上,能避其锋芒才是,尤其是战王跟护国公主回京,很多的东西都跟之前不一样了。

    可岳贵妃不但不审时度势,竟然还傻傻的顺着轩辕华说的去做,简直是傻的可恨。

    好好的中秋之夜,就被两个女人给破坏了。原本的重赏也没有了,皇上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还管的了别人呢。

    对于这样的结果,燕莲是满心欢喜的,毕竟她最不想当出头鸟,被人打。

    好在,皇上也没命令她一定要回公主府,所以她还是带着孩子回了战王府。

    “皇上是想动岳家吗?”燕莲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这些事情的复杂,见皇上对岳家的态度完全的改变了,所以有些好奇。

    轩辕华是傻傻的撞上枪口,成了皇上整治岳家的借口了。

    不过,她也傻的,都成亲了,命运都已经注定了,还觊觎梅以鸿,不知道是傻还是想找死。

    登上九五之尊的人,都是有狠厉绝情的一面的。就如此次的事情换成轩辕莹,皇上也不会因为她的身份跟往日的疼惜而收手的,只会愈加的无情。

    轩辕华当了二十多年的公主,竟然连她父皇的一半性子都没有摸透,还真的是——傻。

    “不是大动,就该有警告才是,”北辰傲脱了外衣,交给燕莲之后,略有所思的说:“如今,晋国投降,海国于秦国交好,相信这一战之后,短时间之内,是不会有仗要打的,所以皇上是想给岳家一个警告,就算他们的外家是老王爷,也没有什么不能动的!”

    这些年,皇上忍的太幸苦了,就怕老王爷会趁着国乱的时候发难,到时候,他自己遭难不说,自己的嫡子嫡女都要出事,所以才处处的忍让,就算是岳贵妃屡次的陷害长公主跟小皇子,他也是 睁只眼闭只眼的,让岳家一致认为,皇上最最宠爱的是岳贵妃,不把皇后放在眼里。

    这些年,不光是皇上,连皇后,也是百般的隐忍呢。

    “不管是大动干戈还是警告,我只希望不要连累了百姓,”百姓是最伤不起的,这样的斗争,只会让更多无辜的百姓丧命。

    “明日,大哥要来接我们去娘那边,”北辰傲转移了话题,这件事,没有发生,他们说的太多也没意思,就说了这件让他们一家都不喜的事情。

    燕莲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笑道:“罢了,去就去吧,谁让我跟了你,又好死不死的生了那么多的孩子呢!”现在,以她公主的身份,老夫人想要折腾什么,也得掂量一吧!?

    看到她娇嗔的样子,知道她很抗拒去北辰府,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自己,就感动的抱住她,在她耳边呢喃道:“我北辰傲到底何德何能,竟然入了你的眼!”别人都说应燕莲好运,被北辰傲看上,谁又能知道,是他配不上这个女人才对。

    “是你走了狗屎运,”燕莲忍不住的调侃道。

    “你啊!”被她打败了,北辰傲一脸的无奈,眼里只有浓浓的宠溺。

    不悔跟不离对老夫人没有坏的印象,也没有好的,毕竟当年在北辰府里待过的一幕,他们还太小了。对于自家哥哥说的话,心里是谨记的,不能随意的顽劣,免得被责罚。

    在别人的家里跟自家是不一样的,不是所有人都跟爹娘一样喜欢他们,疼着他们的。

    “南儿,昨儿在宫里,小皇子跟你说了什么?”昨儿回来之后,小江南早就睡着了,所以她想问也不行,就趁着今天在马车上问个清楚。

    窝在北辰傲的怀里,小江南眨眨漂亮的大眼睛,认真的思索了一后才恍然道:“娘,小皇子哥哥说,要让南儿成为最最尊贵的女人,要以后谁见到南儿都不用南儿跪,要他们跪南儿,”想起这个,南儿的心里就在纠结。

    这个,还是挺好的,她真的不喜欢跪人。

    昨天在宫里,跪的她脑袋疼。

    北辰傲跟应燕莲听了南儿的话后,都震惊的眯起了双眼,两人对视了一眼,发现昨天皇上跟皇后都听到这样的话了,可两人都没有出声阻止,反倒任由他们说,就心里“咯噔”了一。

    “那南儿怎么回答呢?”南儿对于跪叩别人的事情就如自己异样,格外的厌恶又没有办法,她是真的害怕自己的女儿因为这个被人骗走了。

    她最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掺和上宫里的那些复杂的事,哪里,太复杂。

    “娘说过的,最最尊贵的人都不一定幸福,所以南儿拒绝了,”小江南忽略了自己心里的纠结,得意洋洋的说。

    “呼!”听到南儿的话,燕莲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就怕小家伙一个不小心被人拐走了。经过这一次,她以后一定要悠着,绝对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小皇子太奸诈了,才几岁呢,就盯上南儿,太可恶。

    “以后,轻易的不要让南儿进宫了,”北辰傲也是后怕,要是皇上亲口命令,他们就是不愿意也不行。好在,南儿拒绝了,事情还不到没有转圜的地步。

    “嗯,”这辈子,自己已经陷入了皇家争夺之中,没有法子避免了,所以她一定要自己的女儿远远的离开,许一个平淡的人家,简简单单的过一辈子,而不是让她成为后宫的女人,为一个男人跟所有的女人为敌,成了一个手段狠毒的女人。

    皇后看着和善,可手段,定然也不善的,否则,她如何在后宫护住一对嫡子嫡女呢。

    别人怎么样,她不管,就希望南儿不要变成这样,那太可怕了。

    说着话的时候,很快就到了北辰府……北辰卿跟杭青青都在门口等着,一看到两辆马车都到了,脸上露出了一抹喜悦,心里是真心担心燕莲不愿意来。

    “伯娘,宝儿姐姐呢?”南儿看到杭青青,立刻露出甜美的笑容,却让杭青青的笑容僵住了——感情人家笑的那么灿烂,不是为了自己啊!

    “噗嗤!”看到杭青青那个样子,燕莲不厚道的笑了,然后笑着调侃道:“都两个孩子的娘了,你还以为我家南儿会稀罕你啊!?”

    杭青青娇嗔的怒视了她一眼,连忙哄着南儿道:“宝儿姐姐在里面呢,走,我们进去看看,”

    本来就是要进去的,所以大家没有抗拒,三三两两的从大门进去,也让那些暗中观察北辰两兄弟的人都知道,想要他们兄弟翻脸,那是不可能的。

    以前还有个不着调的老夫人,如今,应燕莲生了三个儿子加一个女儿,都是北辰府的嫡子嫡孙,就算不满,还能怎么折腾呢?更何况,应燕莲现在身份不菲,还是护国公主呢,那老夫人还敢蹦跶吗?

    应燕莲不用她跪,就已经对的起她了。

    入了北辰府,看到里面的基本没有变,只是原本嚣张的气焰在如今的燕莲看来,算不得什么,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富贵尖锐了。

    也是,如今的北辰府是北辰卿为大,跟老夫人当家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加上燕莲在战王府里见过了真正的低调的富贵,就不把这些张扬看在眼里了。

    ~~~~~~~~~~~~

    亲们今天去哪里了?订阅极惨,懒懒哭了!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