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爹以前都会把重要的东西锁在抽屉里,吩咐我们兄弟不要乱动的,”看到书房里陌生有熟悉的东西,两兄弟的表情都有些不一样了。

    “你们有钥匙吗?”燕莲好奇的问。

    “没有,”北辰傲摇着头回答着,“从父亲去世之后,娘就锁了这里,要不是今天有实儿在,娘也不会说开书房的门的,”北辰傲有些感叹,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什么牵引似的,不迟不早的,偏偏在他们去了江南回来之后看到了书房里的地图。

    要是没去江南,就算进了书房,他们也不知道地图上表达的意思,说不定就抛之脑后,就算后来去了江南,也不知道其中的关键。

    “实儿,去找你奶奶看看,问她有没有钥匙,”燕莲直接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实儿。

    实儿瘪瘪嘴,想要抗议,因为他真心不想跟老夫人打交道,但见她是严肃的,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就只好无奈又悲催的转身离开书房。

    明明有功劳的人是他好吧,怎么感觉他是做了坏事被抓包似的,那种感觉,很不对劲啊!

    实儿很别扭的去了找老夫人,还是没有开口喊奶奶,但至少开口跟老夫人说话,这就是一个好现象。

    得到的回答是没有,说是当初老爷子出门的时候是带着的,等人家抬了尸体回来的时候,身上并么有钥匙,连钱袋子都没有了,也不知道丢哪里了。

    “没有钥匙,怎么办?”燕莲看着北辰两兄弟,想着自己说要砸老爷子的遗物,会不会让他们觉得自己不孝啊!?

    说实话,她到现在了,对北辰府还是没有一点的依附感觉,总觉得自己是客人,所以想让她对老爷子有什么崇敬,还真的有些难。

    想要弄清楚真相,只能打开抽屉,可这件事,不能惊动锁匠,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自己撬开了。

    两个人也不是死板拘礼的人,商议好之后就让人去拿来了工具,由北辰傲动手,毕竟他有一身的力气,干这个最好。

    看到北辰傲不费摧毁之力就把抽屉给打开了,燕莲在一边笑着调侃道:“北辰傲,若是哪一天你不当战王了,凭着你的一身力气,我们可以开一个打铁铺,也应该饿不死我们一家人吧!?”

    北辰两兄弟一听,都无语的撇撇嘴,没有心思跟她开玩笑。

    笑话,当不成战王也不会去开打铁铺,当北辰傲那么多年的商人都是白当的吗?就算不用北辰家族,他北辰傲想要做生意,有的是人头跟渠道。

    燕莲要是知道自己随意的一个玩笑却被两兄弟给鄙视了,不知道心里什么想法。

    “吱吱……,”多年未打开的抽屉在北辰傲粗鲁的对待,发出了刺耳的抗议声,伴随着扬起的灰尘,让人忍不住觉得有些难受。

    抽屉里,有很多的东西,有大有小的,还有几块精致的玉佩,因为多年未见光,反倒闪烁着幽光,可见玉的名贵。

    “我一直以为,爹的这几块最最宝贝的玉佩早已经被娘拿去送给向家人了,”北辰卿伸手拿出了其中的一块,感触到其中发出的温润之意,有些懊恼后悔的说。

    北辰傲没有回答,因为他也这么想过。知道自己的娘亲一心只想着帮衬着自己娘家,对他们两兄弟都是严肃苛责的,完全不像是个母亲,他们这么想,也无可厚非——甚至有一段时间,他们都觉得,要是死的不是爹爹,那该多好。

    这种心态,唯有他们自己明白,可谁也不敢说出来,那是大逆不道。

    “别发楞了,看看里面有没有有用的,”知道两兄弟对老夫人的复杂感情,是亲娘,可做的事情却无法让人尊敬。甚至,心里还是有些厌恶憎恨的,可现在却发现,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娘亲,他们是有误会的,心里肯定是有难受的。

    他们不是不孝的人,只是因为母亲的做法实在让他们无法接受,所以才会越来越冷漠疏离的,甚至北辰傲有好几年都不愿意回家过年。

    可是,当看到老爷子的东西都好好的保存着,老夫人根本都没有动过,相信心里更复杂了。

    燕莲是不想看到这种悲伤又后悔的情绪,就转移话题,免得他们忘记了打开抽屉的真正的原因。

    燕莲的话让两兄弟都回过神来,把桌上擦赶紧,然后把抽屉里的东西一件件的拿了出来,认真仔细的查着,当拿到最后的时候,看到一封极其隐秘的信件显露出来,是被藏在抽屉里最最底层的,要是不认真的查看,真的发现不了。

    “这是什么?”北辰卿疑惑的拿了出来,用手掂了一,发现并不是很重,就在北辰傲催促的目光打开了那个信封。

    信上写的,竟然是关于铁矿的事情。

    三个人相互传着看了,才知道这个铁矿不是岳家人发现的,也不是老爷子发现的,而是老爷子之前救过一个人,此人被皇上认命在江南为官,无意中的一次,听到百姓说的,才上山查看,断定那个是一个隐秘的铁矿,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了老爷子。

    老爷子承了这份人情,信中没有说明,但也看的出来,这老爷子出手救人,也是不容易的。

    老爷子知道有铁矿的消息,就让人仔细的把地形给描绘出来,好禀告了皇上之后派人去开采,这晋国跟秦国的战争,年年有,兵器之类的消耗的太大,已经有些抵抗不住了。

    信封中的信不是一天的,而是有好几次的,所以也交代了最后一次的事情。

    来信说,江南出现了神秘势力的人,也盯上了铁矿,要老爷子尽快的派人去江南,否则迟了的话,就被人捷足先登了。

    老爷子就是知道事情的重大,所以才想去禀告皇上,却不料皇上微服私访,遇到了危险,却恰恰让老爷子救了,最后来不及说出铁矿的事情而去世了,所以这件事,就隐瞒了那么多年。

    “出现在江南的神秘势力,是岳家人吗?”燕莲歪着头,望着两人问道。

    北辰卿跟北辰傲对视了一眼,两人一起摇摇头,由北辰傲开口解释说:“当初的岳家,应该不是风头最强的,”

    应该?对于北辰傲的回答,燕莲有些不满。

    “这件事,还是先调查一的好,”燕莲眨眨双眼想了一,解释说:“当初,你们并没有摄入官场,有些事情可能不清楚,不如去问问老夫人,说不定她知道什么,”这个老夫人啊,还真的是作死了那么多年,真是不知道说她笨,还是说她傻呢。

    两兄弟都不确定了,只能赞同燕莲的法子,要是再问不出什么有用的,就去问问那些老家伙们,比如上官府的……或者是别的府邸的,他们肯定是知道一些的,只要是站在他们这边的,就一定能问出一些事情来。

    老夫人发现今天所有的事情,他们都在询问自己,心里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高兴,因为他们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跟自己说话了。

    “当初的家族势力……,”老夫人眯着浑浊的双眼,陷入了无限的回忆中……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老夫人一直沉默着,大家谁都不敢开口打断,也不知道老夫人是真的在思索,还是想不起来。

    “我记得,你们的父亲出事的时候,好像是岳贵妃才生皇子不久……不,不是的,好像就岳贵妃一个皇子才对,”年岁大了,老夫人的思绪有些模糊了,但主要的一点还是清楚地——当初皇上的子嗣,就只有 三皇子一个。

    “那个时候,岳家因为岳贵妃成了京城里势头最旺的家族,不过,岳家最没有一个主事的,毕竟一个闺女撑不起什么事,”老夫人的回答让人琢磨不透,但却能从她的话里得出一些线索。

    岳家在当初是没有能力的,因为女儿而往上爬的家族,能有多少底蕴呢。

    不是岳家,那会是谁?这个是他们三个眼里闪烁的疑惑,很是不解,总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今天得到的消息,让他们的心情都有些波动。

    书房被打开了,北辰卿想着好好的打扫一番,整理整理东西,留着以后等实儿偶尔进府的时候用——那是老夫人的意思,谁也不能拒绝。

    “看着那么多熟悉又陌生的东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里好不是滋味,”北辰卿把一本本的书都抽了出来,开始拍打着上面的灰尘……。

    “以后……对娘好一些吧,”北辰傲迟疑了一才开口道。

    看着那俩别扭的兄弟,燕莲撇撇嘴,表示被打败了。

    是自己的亲娘呢,又不是什么仇人,要原谅,要道歉的,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那么别扭做什么呢,老夫人又不知道。

    燕莲不想让他们难堪,就在一边的角落里打扫,跟北辰卿一样,她一边抽出书本拍打着,一边用鸡毛掸子扫除书架上的灰尘……。

    “这是什么?”随意的抽出一本书,拍打了几之后,发现了书中掉出来的东西,燕莲好奇的蹲身子捡着,嘴里疑惑的呢喃着。

    “什么东西?”北辰傲凑过来,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啊,”书中的纸张是对折的,燕莲好奇的打开来,觉得老爷子的恶趣味还真的浓,不知道别的书本里还有没有这种纸张啊,要是每本都有,他们就惨了,非得累死不可。

    原本无意的表情在看上纸张上写的东西后,燕莲跟北辰傲都大变脸色,北辰卿疑惑的看着,见两人瞪大了双眸望着,就好奇的凑过来,想看看纸上写的是什么,却被北辰傲快的抢过,然后佯装镇定的说:“大哥,把门窗给关上!”

    关上门窗?北辰卿是一愣,燕莲是满脸的黑线,这子里到处都是灰尘,要中毒死啊!?

    看到北辰傲那么严肃,北辰卿也不敢耽搁,直接伸手把打开的门窗都打开了,然后,三人聚集在书桌上,视线都落在北辰傲放在桌上并摊开的信纸上。

    当北辰卿看清楚上面写的事情后,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怕自己一个惊讶大叫出声,引来不该有的注意。

    北辰卿望着北辰傲,眼里闪过了惊惧迟疑,还有不敢置信,而北辰傲亦是同样的表情。

    信纸上写的不是别的,竟然是当今圣上的大皇子跟二皇子不是因为难产而死,而是被人害死的。

    原来,老爷子救了的,被皇上贬到江南去的人,是跟当初妃子生孪生子而难产死的事情有关。

    来人是家族唯一剩的,所以对老爷子真心的感激,把其中的内幕说了出来,并要求老爷子为他们的家族报仇,这个仇恨,不共戴天。

    小皇子跟二皇子生来的时候,是活着的,可最后却被传出是胎死腹中,一死三命。这样的事情,在宫里发生是正常的,可是,谋害他们的人的手段,太狠了。

    一死三命,这是多么的冷酷无情。

    为了权利地位,连无辜的孩子都不放过。

    这件事,若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会怎么样?北辰傲无声的询问着。

    谁会相信呢?北辰卿苦笑了一,觉得父亲留的线索,简直是在折磨他们。要是不知道这件事,他们不会往那边去想,可如今知道了,心里痒的难受,就是有秘密不能说出来,一定要烂是在肚子里一样,格外的让人不舒服。

    看到两兄弟眉来眼去的,燕莲是知道,这件事是不能在这里商议的,谁也不知道北辰府里有没有别府的摊子,所以两个人才用这种方式沟通。

    看到他们那么熟练的样子,相信这种法子,两个人是经常做的。

    燕莲在他们相互筹谋的时候,很是一本正经的把桌上的信纸给对折后放在了自己的荷包里,露齿一笑,轻声道:“这个是我找到的,自然是归我!”这东西放在北辰府,不安全。

    要是被人知道,这可是灭族的大祸。

    谁都不会承认这件事的,他们没有证据,事情又过去了那么多年,要怎么查?

    对于燕莲的做法,两个人都没有反对,只是对于这间书房,莫名的心生一股子的不喜,发现里面知道的内容,都是惊天的,会把北辰府带入万劫不复的地步的。

    这些事情,父亲当初也知道不能说,所以一直隐藏着,没有拿出来吧。

    北辰傲跟应燕莲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追查了那么多的事情,最后都是老爷子早就知道的,甚至是已经预备去实行的,最后因为他的去世而告终,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回来的路上,燕莲跟北辰傲都没有说话,南儿更是左右张望着,见父母都满脸的严肃,都不敢说话,只能无辜的咬着手指头,心里嘀咕着:自己有没有做错呢?

    实儿也知道爹娘肯定还发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因为打扫书房的时候,自己是不许进去的,说里面的灰尘太大,对他不好。

    可从书房里出来后,爹就提出要回府,老夫人都不同意,但大伯跟爹娘都坚持,大伯甚至还跟老夫人说,等会有重要的事情跟她说,才让老夫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更大的事情,就只好同意他们回去了。

    在离开的时候,老夫人一直拉着南儿的手,叮嘱她一定还要来,并让人准备了好多的小玩意送给南儿……。

    回到战王府,燕莲吩咐程云跟七巧带着小主子们去玩,实儿去师傅那边学习,两个则钻进了书房,连晚饭都没有出来吃。

    实儿心里好奇,爹娘到底在商议什么事呢?他不敢偷偷的靠过去,因为只要自己一靠过去,隐卫就会出现,到时候被爹娘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所以只好硬忍着。

    对于以前的事情,燕莲是不熟悉的,所以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说,会是谁的狠手呢?岳贵妃?皇后,还是别人呢?”皇上的女人生孩子,被人谋害,肯定是挡住了别人的路。这点是不会错的,就不知道手的会是谁了。

    坐在太师椅上,北辰傲的眉头深深的皱着,轻声道:“当年的事情,我们知道的并不详细,但从大局来说,除了皇后跟岳贵妃,我是想不出别人了,”

    只是,就算知道是她们其中的一个动手的,又能怎么样?这件事,难道还能开始追查吗?要是动手的是皇后,被皇上知道了,连累小皇子,他们就更被动了。要是是岳贵妃,他们是很乐意的,可这件事,根本没有证据,不好查,更怕冤枉了人,成了有心人的利器,就更不值得了。

    “唉,这件事,不知道害死了多少无辜的孩子呢,”燕莲想起当初北辰傲对自己的做法,就忍不住的一阵后怕。要是自己那一次真的喝了,这个时候,还有不悔跟不离吗?她还能跟北辰傲一起吗?

    是因为自己生了孪生子后,秦国的百姓在知道怀了双生子之后才没有立刻的打掉,也开始注重养胎,不会大吃大喝大补,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是好好的。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