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了双生子的人,不一定立刻就能把脉出来的,要是强迫喝打胎药,有时候会是女人一辈子的阴影。身体变差了,以后不会再有身孕,还对无缘的孩子心生愧疚,那种感觉,生不如死呢。

    而这一切,只因为宫里的一场争斗。

    想想,就觉得可怕!

    后宫里的人,为了权利地位,甚至不惜灭人家族,更何况是两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呢。

    只是,皇上若是知道了,该是心痛吧!?那两孩子要是还活着,那就是秦国的一个亮点,毕竟那是皇上第一次当父亲,其中的喜悦到悲痛,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燕莲,”北辰傲表情严肃的望着她说:“你我的身份本就已经引来别人的忌讳了,又加上此次立的功劳,已经成了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要是我们再翻开宫中的旧事,只怕会引来一场血雨腥风,所以这件事,不能查,不能动,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他是了解燕莲的,只要跟她说明,为了几个孩子,她会明白的——但前提是,宫里的那些人不要来惹她。

    要是真的招惹了她,相信她做的事情,只会是颠覆朝纲的。

    他发现,在眼里的眼里,皇上也好,皇后也罢,跟他们是一样的,没有敬畏,只有逼于无奈的低头,所以他担心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会护不住这个秘密。

    低头看着那张纸,理智上,燕莲告诉自己,这个是要烧掉的,可是,这东西是北辰傲父亲留来的,烧了,是对老人家的不敬,所以她只能折好又摊开,摊开又折好,表示她此刻心情的复杂。

    她到没有为谁打包不平的感觉,只是觉得只要是个秘密,总有一天会捅破天的——只是到了那个时候,就不单单只是一件宫廷的秘闻了。

    “你爹当初拿着这个,肯定也是寝食不安,左右为难吧!”燕莲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轻轻的呢喃着,因为此刻的他们,心里真为这个而焦急。

    “父亲是个聪明的人,这事情虽然让震惊,可没有证据,光凭着这封信,不知道当初在宫里的嫔妃有多少要遭受牵连,死的有可能是最最无辜的,所以父亲把这封信藏了起来,要不是我们要打扫整间书房,或许就不会发现这个了!”要是有人进府来搜查什么,相信也不会一本本的去翻,还是父亲聪明,知道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

    这些人,大概是不会想着一本本的书去翻阅的,反倒是去找那些隐秘的角落……。

    “唉,早知道这样的话,这个东西就好好的藏着,免得现在让我们头痛,”燕莲有些抱怨的揉揉额头,觉得是烦上加烦了。

    “好了,这件事啊,先别管了,再想去,脑袋要疼了,”看着她疲惫的样子,北辰傲知道,她最最不喜欢的就是那行勾心斗角,要是可以,她真是那种有话就说话的人。

    “这件事是可以不管,可你爹的死因呢?”燕莲抿嘴,严肃的说:“或者说,查出你爹的死因,就能知道当初是谁想要谋害皇上……而那个铁矿,到底是怎么跟岳家牵扯上的,在江南的神秘势力,到底又是谁家的!”

    燕莲的一番话,弄的北辰傲沉默了。

    确实,这件事,还任重道远啊!

    不查出真相,他们枉为人子。而这些年来,皇上心里也应该惦记当初到底是谁要杀他,要不是北辰老大人,他早就已经放在皇陵里了。

    “好好查一查,”北辰傲沉思了好久之后说道:“很多的事情,我们是不知道,可是那些老大人却知道,比如说上官浩的父亲,还有大嫂的父亲,他们都是跟我父亲同辈的,只要能细细的回忆,总是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

    “那你好好的问问,让你大哥不要急,知道了事情的蛛丝马迹,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燕莲知道这件事对他们两兄弟的意义到底有多大,就劝了几句,也没说别的。

    因为轩辕华的事情,皇上的赏赐迟了,但还是让宫里送出来了。

    北辰傲已经是战王了,就算是赏赐,已经是最高的位置了,只能奖励些物质的,还有掌管兵权。而应燕莲则是护国公主了,也赏不了别的,只能是物质的。

    皇上有点意思,知道护国公主府一直空着,就让人把赏赐的东西送那边去,还派了太监去战王府说了一声,弄的燕莲要抓狂。

    这是在故意的折腾她呢?

    皇上都这么说了,能有什么法子呢?没办法,燕莲只好收拾了一些东西,带着程云去了护国公主府——那个是她第一次看到并进去的,心里还在纠结,自己要是回古泉村后,该怎么跟古泉村的村民解释呢?

    这个公主的身份,压的她有点蛋疼。

    她更喜欢的是战王府的战王妃身份,至少有很多的时候,只需要北辰傲出面就可以,自己可以躲在他的臂膀之,可现在……护国公主府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多少人鄙视又羡慕,引来的关注,恐怕比当初的战王府还要厉害吧。

    就算他们嫉妒北辰傲这个战王,可总算是知道,北辰傲的背后还有个北辰府,还有个北辰卿,能把他给怎么样呢?

    可自己不同,是个乡出来的,只会种点粮食的农妇,怎么能配有如此好的身份呢,

    原先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又急转着去了江南,她心里想着,能逃避一天是一天,或许等她回去了,皇上就会忘记了。但现在,皇上这么做,就是想让她留在公主府里,不许她住在战王府了。

    唉,这种隆恩,让她头大。

    骨子里,她其实是一个很懒的人,只要人家不触犯到她的利益,基本上,她都不愿意去招惹别人。

    战王回京,护国公主回府,秦国,恐怕要整理内乱了。

    “夫人,小心脚,”程云在一边看着,见夫人目光落在前面,就小心的提醒着。

    燕莲一听,脚步跨了一,见护国公主府真的如外面谣传的那样,是话费了一番心思的。尤其是那抄手游廊跟里面的亭台楼阁都是精心设置的,跟的上皇宫的御花园了。

    里面珍奇的花卉都是战王府里没有了,可见当初皇上给自己这个身份的时候,是真心的,就是不知道他为何要隐藏那么久了。

    要是当初皇上就言明了,那她跟北辰傲还能如此的顺利吗?相信那个时候,会有很多的人会千方百计的要拆开她跟北辰傲吧。

    公主府里是有人在打理的,看到燕莲进来之后,呼啦啦的跪了好些人,燕莲也没有立刻让他们起身,知道这些人里,没有一个是值得自己信任的。

    这些人都不知道从哪里进来的,就如当初的战王府似的,还是北辰傲花费了好多的心思才把那些塞进来的人都剔除的。

    听着一个中年男子的自我介绍,好像是公主府里的管家,这几年,都是他在打理的,是皇上派了他过来的。

    说实话,燕莲只是了解了一公主府了的大致情况,根本没想留住他们任何一个。

    皇上派来的人,也不敢说,说不是,不说不是,反倒里外不是人,弄的主人更怕人似的——别的就更别说,都不知道从哪里塞来的,一个不小心,她这个护国公主就要被打回原形了。

    “府里因为没有主子,所以一共有一百二十八个人,各司其事,”管家一一禀告着,但眼神里不时闪过的轻蔑,显然是没有把燕莲完全的看在眼里。

    燕莲是什么人,这种把戏,她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只是不动声色而已。

    “今日宫里会来人,一切的礼仪,管家你最懂,就交给你了,”燕莲也没生气,没恼怒,跟这些人,犯不着。“你们都起来吧,这公主府里原先是没主人的,以后本宫入府居住,还会有四为小主子,你们都好好照顾着,要是出错了,本宫不管你们是谁的人,该杀的杀,该卖的卖,本宫不会手软的!”

    跪着的人都脸色变了,尤其是那个管家,眼里闪过一丝不满,但终归是忍了。

    “小的会准备好的,请公主放心,”回答的很谦卑,可只有他自己明白,来公主府当管事,是多么的委屈了他。

    要不是因为皇上的命令,他是绝对不会留在这里的。

    一个小小的农女,还想打打杀杀,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这里的人,身后都有主子的,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是她说的那么简单的吗?

    为了迎接宫里的赏赐,燕莲在程云的服侍,沐浴更衣,让人在前面准备好了一切,宫里的公公来了之后,就立刻按照仪式进行着……。

    皇上赏赐的东西很多,有黄金珠宝,有田地跟庄子,还有燕窝,人参等补品,可算是样样俱到了。

    看着这些东西,燕莲心里在思索着:战王府得到的,会跟自己一样吗?以后,两府就是一家了,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可真是壮观啊!

    燕莲是看着那些黄金在想着事情,可她的那个表情却让那些人们误会了,以为她出生卑微,被那些黄金被迷惑了,所以个个都眼露不屑,想着自家主子的命令,好办的很。

    只要多送贵重的物品,相信能把这个公主的心给迷了。

    燕莲要是知道,在他们的眼里,自己就是这么一个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本就无心住在公主府里,这些人又是各有打算的,看的燕莲头痛。她让人把东西给登记在册,然后都搬入了仓库里,把钥匙交给了程云,就准备离开。

    “公主殿,”管家拦住了她,一脸不赞同的说:“这里是护国公主府,之前是公主不在京城,所以公主府没有主子。如今,公主都已经回京,也入府接受皇上的赏赐了,就该留在公主府才对,”知道她要去的是哪里,所以才出声阻拦的。

    这公主要是不留在府里,他们这些人能得什么好处?

    “张管家,皇上命令你来服侍本宫,看护公主府,就是让你拦着本宫做事的?”燕莲的声音不轻不重,听着像是没有脾气的,可仔细的听听,话里却是很有深意的。

    皇上让你来是做什么的,你一个人也管起主子的事情,还拦住主子的路,是想做什么呢?

    程云一听到夫人的话,就立刻上前一步,面色阴沉,隐约的还略带杀气,弄的气氛一度变的紧张起来。

    张管家一听,脸色微变,心里有些恼意,想着自己是皇上派来的人,她这么直接质问,是想给皇上打脸吗?就算是心里恨极了,但脸上还是出现了惶恐,为自己极力争辩着:“小的不敢!”

    “不敢就好!”冷冷的丢一句话,燕莲在程云的开路,一路畅通无阻,谁也不敢拦着她留在公主府里。

    笑话,谁是主子呢。她就算是乡出来的种地姑娘,那也是皇上钦赐的护国公主,难道还要看一个管家的脸色——这个管家还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连这一点都弄不清楚就管着公主府,还真的是个笑话。

    “夫人,属觉得,那张管家心大的很,”程云会有睨了一眼,见张管事的眼里闪过不满,怨怒还有憎恨,就为自家夫人担心了。

    这里的水,也深呢。夫人都还没住进去呢,里面的人就这样了,甚至还想管着夫人,这叫什么事呢。

    “呵呵,何止是大呢,他是巴不得以后护国公主他是主人呢,”燕莲眼里闪过不屑,把她当成傻子,怎么就不想想,她应燕莲要是没几分的本事,能在江南动那么大的干戈吗?

    这些人,还真的是没把她这个护国公主看在眼里呢。

    “不会吧!?”程云惊愕,这样的事,可是杀头的死罪呢。

    “没有什么不会的,有些人自以为是,或者说,人家是看不起我这个乡来的姑娘,人家又是皇上钦赐的,自然是不屑于我的,”燕莲的声音极冷,懂得收敛的她,很少有这样的情绪。

    要是这些人对自己不屑,不敬,那还好说一些,毕竟自己的出身是不高贵,让这些见识了京城高贵的人之后,不屑自己是好说。

    可是,刚才那个张管家,竟然在自己第一次进公主府的时候就直接要求自己留在公主府里,不许出去,为的不是要拿捏自己吗?

    要是自己不带着程云去,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好好的回战王府呢。

    马车上,燕莲阴沉着脸,程云也不敢多说什么,就只能担心的看着夫人,怕夫人会因此而气坏了身子。

    回了战王府,见门口是一片的喜意,想必是因为赏赐才到不久,所以洋溢着那些欢喜的气氛吧。

    “夫人,”管家刚送走了宫里的人,看到王府里的马车回来了,就立刻上前请安。

    燕莲在程云的搀扶了马车,看到管家后问道:“王爷在府里吗?”

    “在在,宫里的人才在,王爷正跟几位小主子们玩着呢,”见夫人的脸色不好,管家意识的看了看程云,见她微微的摇摇头,就把心里的疑惑给压了。

    夫人不是去护国公主府接赏赐的吗?怎么回来还一脸的怒气跟疲惫呢?是被谁欺负了吗?谁有那个豹子胆呢,敢欺负皇上钦赐的护国公主,战王府未来的战王妃呢。

    他可不觉得王爷跟夫人的亲事是能改变的,不说夫人为王爷生的四位小主子,就单单说王爷对夫人的那份疼爱,要是谁能拆散了他们,那还真的是本事呢。

    就算是皇上,哼,到时候啊,王爷就丢一句这个战王我不当了,难道皇上还能勉强的了吗?

    这些年,皇上可是最怕主子说这个了。

    燕莲没有说话,而是举步往前,程云跟在后面,管家则命令马夫把马车赶到后院去……。

    “爹爹,南儿要高高,高高,”还没进院子呢,就听到南儿兴奋的笑声,燕莲的嘴角不由的扬起了一抹笑意,心情也慢慢的转变了。

    “好好,爹爹带着南儿……,”北辰傲是那种孩子要星星,绝对不会摘月亮的那种人。

    “娘,”实儿看到了站在院门口的娘亲,就疑惑的喊了一声,发现娘的眼圈有些红红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担心的上前喊着……。

    原本抱着南儿要上顶的北辰傲一听到实儿的声音,就扭头看着,见燕莲站在门口一脸想笑又不笑,神情很是复杂的样子,就把南儿放了来,拍着她的小脑袋算是安抚了,然后望着眼前的人问道:“怎么回事?”

    “没事,”这样一份融洽,她不忍心打断。

    “程云,你说,”燕莲的隐瞒没有让北辰傲停止追问,而是黑着脸问着一边的程云。

    “启禀主子,夫人今日去了护国公主府……,”程云把今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边,语气里也有隐忍的怒气,想着王爷把夫人是捧在手心里的,如今却这般的被人羞辱,这口气,夫人忍得,她都忍不。

    ~~~~~~~~~~~~~··

    晚上没有了,还有一章在白天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