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才奴才……,”那人是慌里慌张的闯了进来,还没回答张管家的话后,就想到了什么,身子往后转,“噗通”一跪了,嘴里却不利索,瞧着,像是害怕什么似的,弄的张管家莫名其妙的。

    “怎么回事?你是遇到鬼了,还是遇到什么了?怕成这个样子?”张管家恼怒的质问道,想着整个公主府里,谁还能高的过他去,不由的厉声质问道。

    “啧啧,张管家,你可比本宫懂得享受啊,”燕莲早就在一边看戏了,只是啊,张管家一直看着闯进去的人,没有注意到一边的燕莲,所以才会忽略的。

    当她看到,自己坐的主位被轻视自己的张管家坐了,还享用了属于她的茶具,心里的恶心就如同吞了几百只的苍蝇似的,让她想吐。

    好在,她没有回公主府,要是真的回来了,张管家把他用过的茶具拿来给她,她要真的喝之后才知道,说不定厌恶的连饭都吃不了。

    不是她矫情,在古泉村的时候,她可以跟众人一起吃饭,用同一个碗,可是那是自己的亲人,跟张管家不一样。看到他黄黄的牙齿,她就承受不住,想要踹人了。

    原本还嚣张含着怒气的张管家在看到进来的人之后,坐在椅子上猛的站了起来,望着眼前笑意盈盈的女人冲口而出道:“你怎么进来的?”

    这个女人,不是长住战王府的吗?怎么会在这里?脑子里一想到这个,脸色就猛的变白了,膝盖也莫名其妙的变软了。

    他一直鄙视这个女人,觉得她这个公主之位来的不正当,或者说,来的很莫名其妙——所以他心里一直想做的就是拿捏这个女人,好在护国公主府里为所欲为,成为隐形的主人。

    可现在,他怎么就跪了呢?

    “张管家,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怎么跪了?”燕莲没有去坐主位,觉得脏。她对于主位跟次位到没有多大的感觉,只要能坐着审人就是好位置。她找了个顺手的位置坐,然后冷睨着眼前身子微微有些颤抖的人,冷笑着嘲弄道。“起来啊,继续喝啊,哟,这喝的还是皇上给的贡茶呢,啧啧,本宫都没有尝过,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滋味呢!”

    “公……公主殿,”张管家的额头冒出了冷汗,心里有些紧张,但想着自己是皇上派来的人,护国公主就算是生气,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的,所以又紧闭了嘴巴。

    “启禀公主,属让门口的家伙跪着借着磕,磕死了也不能停,”程云一进来,就气势高涨的说道,还隐含杀气的冷睨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张管家,眼里闪过了不屑。

    不作死都不行,想要拿捏夫人,也得有本事呢。就算夫人没本事,好歹背后有个战王府呢,当战王是好欺负的吗?

    “门……门口?”张管家想到了门口看门的是自己的亲侄子,就面露一紧,冲口问出道:“你们把小春子怎么了?”该死的,他把小春子留在门口,是因为来往护国公主府的人都是有脸面的,来的肯定都是出手大方的,到时候在门口就扬起笑脸等着打赏就好,万万没有想到,反倒会害了小春子。

    “那人是你安排的?”程云到了,一切都不需要燕莲开口了。

    “他是我的侄儿,在公主府门口看门看了好些年了,怎么就得罪公主了?”张管家是想借用这件事把自己刚才做的忽悠过去,所以一副理直气壮的,好像人家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是来算账的,那样子,愚蠢的可笑。

    他话里的谴责之意是:小春子在公主府看了那么多年的大门都没有出事,公主一回来就出事,摆明了就是公主刁难,欺负人——这个,是可以禀告皇上的。

    她这个公主可不是皇家的真公主,皇上是绝对不允许有人玷污皇家声誉的。

    “呵呵,张管家,你自己坐在公主府主位上,翘着二郎腿,用着宫里御赐的茶具,喝着公主都没有喝过的好茶。你侄儿在公主回府的时候,嚣张跋扈,语出威吓,你们叔侄两个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这个护国公主府感情是皇上给你们张家了?若真的那样,我家夫人到可以去禀明了皇上,免得这两府跑来跑去的,还真的有些累呢!”程云说话,也刁钻啊。

    听到程云的话,燕莲想着她一直觉得程云是武功好,但没有想到,程云的嘴皮子也是利落的。

    真是个人才,呵呵!

    张管家是脸色微变,挺直了脊背,没有辩解,而是理直气壮的报出了自己的来处。

    “小的是皇上钦赐的,是从皇后娘娘身边点出来的,公主殿如今是想要把小的怎么样呢?”他知道,皇后娘娘跟战王一向不错,自己又是皇后娘家出的人,要真的出了事,就等于打了皇后娘娘的脸,就不信应燕莲会把自己给怎么样了。

    “皇后身边的?”对于这一点,燕莲也觉得有些诧异,但只是有些而已。

    “是,小的是皇后娘家家生子,”张管家很是嚣张的道。

    看到张管家那嚣张的样子,燕莲跟程云对视了一眼,觉得有些诡异。

    一个小小的管家,有必要那么嚣张吗?皇后娘家一向低调,只因为现在皇储不明,太明显了,反倒对于他们不利,所以整个家族都沉寂,显得低调而内敛,更像不关心皇后似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在燕莲看来,皇后娘家人是聪明的,因为上位者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早早的打算好了他的结果,被人算计。

    只是现在,一个家生子而已,皇后娘娘会为了他而得罪战王?有些不可能吧!?

    “这件事,还真的有点意思呢,”燕莲抿嘴轻笑,望着程云道:“去大将军府,告诉大将军,递个牌子进宫,就说是本宫有急事见长公主,请长公主来护国公主府一趟,”二公主府被封了,长公主是要嫁到大将军府的,所以京城里,现在只有这一座公主府了。

    “是,属立刻就去,”程云得了命令,转身离去。

    张管家见自己的身份根本没能震慑到应燕莲,反倒是要去请长公主来,就有些不安的挪动了一身子,想着怎么样才能让自己逃出去。

    “你,去把王府里的人都聚集到前面的空地上来,”这空荡荡的公主府里,真的有一百多人吗?

    “是,”刚才急着想来跟张管家报信的人这会儿早瘫软了,因为张管家都自身难保了。

    稀稀拉拉的来的,也就只有二三十个,有的是衣衫不整的,想必是因为还没睡醒就被叫醒了。有的是醉醺醺的,显然是喝酒去了,被拽着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竟然笑出了声。更有的,看到燕莲坐在那边,还在低声的嘀咕抱怨着:说自己刚才的手气好,要是再等等,就能翻本之类的话,不用别人解释,燕莲也知道人家去干什么了。

    看到这些嚣张的人,燕莲的眉头都皱起来了。这些极品,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公主殿,奴才们都忙着呢,你有什么吩咐就赶紧的吩咐吧,”人家没有看到跪在里面的张管家,就以为这个护国公主就跟他们一,都是最最卑微的百姓呢。

    “就是,大伙可没有护国公主的好命,成为一国的公主呢,”有人反酸的嘟囔着,想着都是一样的身份,怎么就不是一样的命呢。

    “闭嘴,”程雷忍不住了,怒喝一声训道:“见公主不跪,如同藐视皇族,最该凌迟处死,”

    程雷的气势在那边,用了内功怒喊的威力,可不是一般人都能承受的,所以这些原本还抱怨嘟囔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跪了,觉得天好像要变了。

    “把里面的拎出来,搁一块儿,才显得有看头,”燕莲冷笑一声吩咐道。

    程林从里面把张管家拎了出来,毫不客气的在台阶上就把他给扔了去,“咕咚”一声,圆润的张管家就圆润的滚了来,接着因为跪在地上久了,腿脚麻了,滚来的时候,一个不着力,就“砰”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发出了“啊”的惨叫声,弄的所有人都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张管家这一摔,还真的惨,因为程林是用力的,所以这么一磕,跟他家侄儿差不多,头破血流了。

    所有人都跪了去,在院子里,燕莲也不说话,就这么闭目假寐,弄的好像事情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似的。要是在之前,那些人肯定会张牙舞爪的叫嚷着,可这会儿见张管家都这样了,谁还敢动呢,个个都不安的咬着唇或者跟自己一伙的人眨眼睛,想办法……。

    “张管家是皇后娘娘娘家人,那么你们呢?又是那个府的?”燕莲见差不多了,就站在阶梯上,语气淡然的问道。

    众人原先还是敢嚣张的报出自家的主子是谁,可这会儿,见到张管家有皇后娘娘做依靠都不行了,那他们,还有底气吗?

    ~~~~~~~~~

    好吧,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本想着更新六千的,怎么就是感觉别扭,还是又写了一更——这个算不算叫犯贱呐!?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