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张管家看到自己被打的挺惨的儿子被拉上来,自己的儿媳妇也因为拉扯之一撞,肚子里的孩子也保不住的时候,才深深的感觉到什么是报应。

    是啊,人家的命不是命,自己家的命就是命吗?

    最后,张管家连一句争辩都没有的就被带去了,这里根本不需要他了。张家人的场,不用说,大家都是知道的,毕竟张管家最后做错了事,还想谋害什么人,简直是罪不可赦。

    而小春子,这几天的恐吓已经够他惊吓一辈子了,那条小命,还是留着吧。

    整件事情当中,大概唯有他是受过惊吓之后还安然无恙的。

    至于叶棋儿跟向婉心,也是在双方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咬住对方,替自己顶罪的情况,冒出了以的事情,弄的事后,燕莲不禁感叹,就算是做坏事,也要找一个有本事的搭档,否则的话,都是被自己给蠢死的。

    向婉心也不想死啊,她是有这样的心思,是跟叶棋儿勾结在一起,但看到叶棋儿狠狠的咬住自己,想让岳家救她,就什么后果都不管了,厉声呵斥道:“叶棋儿,你不要欺人太甚了。若不是你来找我,我会跟你勾结在一起,做那些事情吗?是,我是恨应燕莲,是她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还害的我一个嫡女成为了岳家的妾室。可是,应燕莲离开京城几年了,我也为岳家生了子嗣,再不满,也不会跟应燕莲有什么厉害冲突。反倒是你,叶棋儿,因为仰慕战王,觉得应燕莲配不上战王,所以死死的想要弄死应燕莲——还有,你叶家还有个跟应燕莲有仇恨的主母,那可是你说的,你说你的那个小母亲最最怨恨的人就是应燕莲,当初,她可是抱着想要跟应燕莲交好的心思去的,却每每的被应燕莲给拒绝了。如今,看到应燕莲嫁的那么好,而她却成了你爹这个老头子的继室,心里有多少的不甘心……这些的这些,都是你说的,叶棋儿,你敢否认吗?”

    这狗咬狗的事情,真的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叶正宁听了向婉心的话后,恨不得戳死了自己的女儿,想着自己刚才还想救她呢。这样的女儿,真是蠢货一个,迟早要连累了叶家,还不如早死。

    什么样的事情都往外说,她还有没有廉耻了?

    燕莲睨了北辰傲一眼,想着自己都为北辰傲生了四个孩子了,还有人那么虎视眈眈的盯着他,还真的是有些……啧啧,莫名其妙。

    他们一向甚少对别人有什么特殊的表示,北辰傲面对别人的时候,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为什么别人总有种北辰傲亏了的心思呢?

    北辰傲要真的亏了,怎么就让自己生了其余的三个孩子呢。

    第一个是意外,那孪生子呢,小男儿呢?

    这些人的脑袋,都被驴给踢了吗?什么智商啊,真为她们捉急。

    北辰傲含笑看了她一眼,因为这些事情跟他无关,他没有什么好心虚的。

    “向婉心……,”叶棋儿察觉到了自己父亲怨怒的眼神,心里忍不住的轻颤,知道自己是真的完了。

    “大将军,所有的事情都是叶家主母指使的,叶棋儿说了,若是应燕莲活着,她就会寝食难安,连觉都睡不好,所以应燕莲必须要死!”向婉心知道扯开了,就必须要说个清楚,只要不牵扯出岳家的话,自己死了也就死吧。

    “岳安明对向婉心做了什么?她对岳家那么死心塌地的,竟然死都不愿意出卖岳安明,还真的是高手段!”燕莲看那情景就知道,这一次,依旧没能咬住岳家什么,觉得有些惋惜。

    “岳安明许了向婉心主母的位置,因为这件事,向家人曾经去了北辰府刺激了老夫人,”杭青青在一边淡淡的说道。

    “那老夫人生气吗?”燕莲好奇的问道,因为此次回来,发现改变最大的就是老夫人,她竟然对孙子不在乎,竟然在乎小南儿这个小孙女,还真的是诡异。

    “自然了,”杭青青给燕莲解释了心里的疑惑,满脸怒气的说:“老夫人之前对向家人有多么的好,恨不得搬空了北辰府的一切呢,要不是有两个儿子,她宁可自己回去姓向呢。可是,老夫人的掏心掏肺没有得到向家人的回报,反倒指着老夫人心怀鬼胎,想要谋害向家的两个嫡女,好在他们反应及时,才没有让老夫人的阴谋得逞……自此之后,老夫人就没有见过向家任何人,就算是向岚心的落,她都没有打探过,也没有回过向家!”

    她是真的为老夫人不值,做了那么多,遭儿子的怨怒,又被向家人无情的否决了一切,她那么多年的坚持,为的什么啊!?

    “好在不打听了,要是她知道向婉心此次的事情,说不定又要说话了,”燕莲是真心的怕了老夫人,不是心里的怕,而是因为她的身份特殊。

    北辰傲再怎么样,也不希望自己的亲生母亲出事,所以她夹在中间,最为难。

    好在现在她都不管外面的事情,那真的是大家的太平——这一点,还得感激向家人的无情呢。

    “岳安明的手段还真的是厉害,向婉心出了此次的事情,想要这个正室的位置,难了!”梅以蓝在一边看着,冷漠的评价着,早就对这些事情麻木了。

    谁说后院里的女人最为狠毒,这些狠毒,又何尝不是男人逼迫的呢。好在,自己早一步的抽离了,否则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何止是难了,等着吧,岳安明可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燕莲冷嘲一声说道。

    梅以蓝看了她一眼,最后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男人的冷漠无情,她见识到的还少吗?

    外面争吵的厉害,北辰卿跟梅以鸿干脆不管,等他们咬出了什么人,就请了什么人来……反正他们乐的轻松,又能极好的解决事情,何乐不为呢。

    杨娇儿在叶棋儿被带走的时候,心里是极其恐惧的,害怕牵扯到自己,又想着自己的身份,是叶家的主母,又给叶正宁生了一个儿子,相信他不会见死不救的。

    自己做的这一切,不都是他授意的吗?说是为了贤妃娘娘……所以,她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时间是一点点的过去,她呢,在家里快绷不住了,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恨不得冲过来知道什么结果,总比她提心吊胆的要好。可还不等她吩咐人去打探,衙门的人直接冲了过来,抓了她就走,完全不顾她的身份什么的,弄的她惊恐不已。

    “娘,娘……,”杨娇儿的儿子已经很大了,被杨娇儿给养的有些混不吝的,完全是一个纨绔子弟,知道自家的大姐姐是在宫里的,谁见了自己都要低头的,所以越发的嚣张。这会儿,看到有人抓了自己的娘亲,就恶狠狠的冲上来想要踢打那些人。

    别的人是谦让的,毕竟没事的时候,根本不想惹怒了叶家。但这会儿,得了命令来的人都知道,杨娇儿这会儿不死也得脱一层皮,要是更甚的话,叶家都要被牵连,所以,谁愿意把一个黄口小儿看在眼里呢。

    娶妻娶贤,杨娇儿这种人教养出来的儿子,也不会好的,所以无知的小家伙打不动人家,就嘴狠狠的咬着,结果那护卫一疼,就双手狠命的一推,那小家伙就直接被甩开了,头却好死不死的撞在了一块石头上,刹那间,鲜血满地,人也昏死了过去。

    “啊……,”杨娇儿看到这样的场景,浑身颤抖着,懵了。“儿子,儿子,大夫,大夫,快大夫……,”叶家的人慌了,家里没有一个主子,要是小少爷出事了,他们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你们这群废物,还不去请大夫,要是小少爷出事了,仔细你们的小命!”杨娇儿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可那些人根本不给她查看孩子伤势的机会,就这么尖叫着,挣扎着被拖着——面对这一幕,叶家的人都懵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二小姐被抓走了,现在夫人又被抓走?叶家是要变天了吗?

    他们都不是傻子,自然是了解京城的一些事情的,所以面面相觑的,竟然都忘记了那个昏死过去的孩子……。

    杨娇儿一路挣扎,早就没有了之前的贵气,反倒像个疯婆子,头发凌乱,衣服破碎,要是不仔细辨认的话,还真的不认识她了。

    “老爷,”杨娇儿被带到之后,没有跪请安,反倒是踉跄着扑出了叶正宁,一脸尖利的叫道:“老爷,儿子出事了,我们的儿子出事了,”

    “儿子怎么会出事的?出什么事了?”叶正宁心里唯一在乎的,大概也就是这个嫡出的儿子了,真的是疼的跟眼珠子似的,不舍得他受到一丝丝的伤害。

    现在,一听杨氏说孩子出事了,哪里还忍受的住,直接质问道。

    “孩子被他们狠狠的一推,撞在了石头上,顿时血流如注,已经昏死过去了,”杨娇儿咬着唇,压制住自己的惊恐,哭泣道:“现在府里没有一个主子,那些人也不知道会不会请大夫,老爷,救救孩子,求求你,他是你唯一的儿子,一定要救他啊!”

    那个儿子是自己的保护符啊,要是没有孩子,叶正宁对待自己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她无比的清楚。

    这些年,她早就看的清楚了。

    连对从小在府里长大的叶琴儿都那么冷漠,更何况是自己了。

    叶正宁这会儿是什么都不顾了,立刻跟梅以鸿还有北辰卿说了几句话急急的离开——别人的死活,他真的管不了,唯有那个儿子,是他一心想要保护的。

    只是,叶正宁离开的太急,甚至都来不及细想,杨娇儿被抓到了这里,会不会有事,心里一心一意的想着自己的儿子,却不料把自己,把叶家给推入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也让叶家在京城彻底的消失,也让贤妃从此之后入了真正的冷宫。

    没有杀她,那是皇上看在她为皇家诞皇嗣的面上,否则,不够她死几次的。

    “杨氏,你给知罪?”梅以鸿可不给杨娇儿什么机会,当初在古泉村的时候,杨娇儿做的那些事情,他可是知道的,所以对于伤害过燕莲的人,他都不会放过的。

    杨娇儿懵然的看着跪着的,站着的,有些茫然无措,但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这样的场面上,必须地跪着……。

    “小妇人愚钝,不知道身犯何罪,请大人示,”杨娇儿也是当过几年夫人的,进退,多少能做做样子。

    “你的女儿控诉你,说此番诬陷算计护国公主的事情,是由你主使的,可确有其事?”

    杨娇儿一听,心里一慌,忍不住的看了叶棋儿一眼,见她瘫软在地上,没有了往日的风华,心里有些发蒙,不由的在心里喊着:老爷,你快回来!

    她真是该死,怎么就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竟然让叶正宁就这么回去了。

    他回去了,自己该怎么办?

    在杨娇儿的心里,儿子是重要的,可始终比不过自己,所以现在心里是浓浓的后悔。

    “小妇人只是一介妇孺,哪里敢做这样的事情,还请大人明察,”杨娇儿满脸的真诚,诉说着自己是委屈的,那经过岁月洗礼的面孔不但增添了妩媚,还多了几丝成熟的韵味,因为这些年吃的好,穿的好,反倒愈发的年轻了。

    杨娇儿想要用楚楚可怜的表情来化解自己的处境,却不知道因为一路上的挣扎跟哭泣,早就弄的她什么美好的形象都没有了。

    她自以为的美好,到了别人的眼里,就成了恐怖。

    “无耻!”叶棋儿是跟杨娇儿相处的最为多的,所以看到杨娇儿那样子,忍不住厉声的怒骂着,想着父亲当初这么就娶了这样的女儿,真是不要脸至极。

    都嫁人生孩子了,还想迷惑别人,真是给叶家丢脸。

    ~~~~~~~~~

    没有食言……鼓掌!

章节目录

至尊农女千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懒玫瑰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懒玫瑰并收藏全本小说至尊农女千千岁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