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还没说完,今晚的寿星就已经起身拍着康乐乐的肩,冲着明赤璀笑道:“看,赤璀,你把这弟弟都吓成什么样了,还是让他和我们一起放松放松不是!”

    “坐吧。”

    本来明赤璀的确是不想再看到康乐乐的,但毕竟这是人家的生日派,总的来说还是要气氛热闹一些比较好,最终明赤璀还是点头答应了。

    今晚的寿星更是立即就接着话就往说了,“对嘛,小弟弟,告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我叫龙行,我今年25了。”

    去你娘的,你才小弟弟呢。

    姐是女人,能和你们这高大威武的身材比嘛,脑袋没问题吧!

    “啊,25啊?”在场的人几乎都不信,那寿星更是毫不讲究的将她全身扫了一遍,然后诡异的看着明赤璀,“赤璀,你的眼光怎么变了,我记得你别墅里的都是身强力壮的啊,怎么这个这么弱不经风呢?”

    “浩,合适就够了啊,呆会儿有人甩脸走人我可管不了啊。”残在一边瞪着今晚心情格外好的寿星。

    寿星看了看眉头一直紧皱的明赤璀,吐了吐舌头,也知道不该继续在这话题上逗留,随即主动向康乐乐打招呼,“你好,我叫明浩,今晚是我的生日,我和赤璀我们几个是最好的兄弟,在这里你就不要见外了,大家一起玩吧。”

    “你好,龙行……”

    “来来来,你们两个,过去招呼一个我们的龙兄弟,怎么能让他自己单坐在那里呢!”屁股刚接触到沙发,明浩就已经为康乐乐打算了。

    再接着,甚至连反对也说不出来,身边就已经多出了两个身着暴露的女人。

    “龙少爷,我们来干一杯嘛。”其中一白衣女人直接将她纤细的长腿搭在自己身上,另一个就伸手抚摸着她的大腿,规律的上上……

    呕。

    那种作呕的感觉,真的让康乐乐差点崩溃。

    md,这两个女人也太夸张了吧?

    虽然她把自己伪装的非常好,如果不是脱光了就不会知道她是女的,但这样被同性碰触,康乐乐还是恶心的想吐,特别是那两女人哄她喝酒的同时嘟起的嘴。

    “那个,我不能喝酒的,我还要开车。”想了半天,康乐乐总算找了一个算说的过去的理由。

    不过瞬间就被一边蓝衣男人打断,“龙兄弟,车子不是已经坏了吗?这个理由可不会让你成功逃掉喝酒的命运哦,何况你看两个美女举了半在的酒杯,你忍心吗?”

    我为什么不忍心,sb。

    “呵呵,对哈,我忘了车坏了,不过我真不能喝酒,我不会喝酒哎……”

    “放心,喝醉了我们会送你回去的,更何况,今天今天有寿星,你和赤璀都来晚了,再怎样也该喝嘛,对不?”

    “龙少爷,让我们姐妹伺候你喝酒吧,不然我用嘴喂你啊?”说着,其中一女人果断是喝了一口酒在嘴巴里,嘟着那被口红涂的娇艳死的唇就要凑上来。第一时间更新

    千钧一发之际,康乐乐迅速的接过酒杯。

    “谢谢,辛苦你们了,我还是自己喝吧。”

    喝酒这事,康乐乐一直不碰就是因为六年前那个意外,虽不是喝酒造成的,但也差不多!再加上只要应了别人喝酒,那绝对是喝了一杯又一杯,然后没个完。

    她康乐乐什么都好,就是酒量不好,酒口更是不行。

    为了呆会儿不出丑,所以她极力的对。

    但事实就是,她被灌了一杯接一杯,直到胃里一阵翻滚,眼前的人出现不同的脑袋。

    “对不起,我想要去上个厕所。”

    留这么一句,康乐乐不顾自己头晕眼花的身子踉跄着往外跑,突然被身边一女的抓住,“龙少爷,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挣开她的手,康乐乐冲洗手间冲去。

    隐约间,身后还是跟了一人,但此时的她确实很想尿尿,而且头晕的她已经顾不得去看别人了。

    “没用的人,那么点酒就让人喝成这样,男女都分不清了吗?”随着这冰冷的声音,康乐乐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一偏,突然凌空,再然后落地,自己已经在洗手间了。

    本能的,迅速的拖掉裤子,然后……

    呼——

    人在憋到一种境界后突然解放后总是会觉得很舒服,此时的康乐乐根本就不曾发现,自己的面前还站着一人。

    粉红色的内内……

    来不及关门的康乐乐,虽然关键的地方没有被人看到,但还是在提裤子的时候被明赤璀看到了不该看的粉红内内。

    该死的女人,竟然敢伪装成男人!

    竟然敢骗他,竟然还把他骗过去了!

    找死.

    明赤璀突然上前,将康乐乐往墙壁上推,因为大力,且快,康乐乐都没反应,甚至连外裤都还没提上去。

    “你干嘛啊,人家还没提上裤子呢!”

    “呵呵,一个大男人穿粉色的内裤,还真是稀奇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勾唇,嘴角闪过愠怒的笑容。

    “谁说我是男的!”头一昂,被误认错性别的康乐乐十分生气,“我是女的,难道不该穿粉色内裤吗?”

    “你是女的?”他哑然失笑。

    这个女人真是大胆,居然骗了他不说,还能这么光明正大的承认自己是女的!

    很好!

    “不然呢?!”被人怀疑自己的性别,康乐乐不爽的挺起了胸膛。

    因为束胸的原因,怎么挺隔着宽松的衣服看起来也是平的,冷漠的扫了一眼,明赤璀讥笑道:“机场?”

    “你才机场呢,束胸!束胸!你懂不懂啊,傻逼啊!”

    黑色的上衣直接往上提,露出平坦且美白的小腹,随着她不断的提高衣服,明赤璀也渐渐的看到了那块黑黑的束胸衣。

    果然!

    这个该死的女人,与他猜想的没错,真的和那小女孩有关!

    “女人,那个康欢欢是谁?”

    “咦,欢欢呢,欢欢在哪去了?!”喝醉的人顶着红的像苹果的脸蛋,迷糊的望了望比她高出一头之多的男人,喃喃自语,又算回答,“我的宝贝女儿,欢欢在哪去了,怎么不见她的呢?”

    “你的女儿?”他哑然失笑,果然如此。

    “女人,你的事办完了吗?办完了我们是不是该出去了呢?”

    “哦,对哈,我是该出去了,可是我好热,好热啊……”因为酒精的原因,康乐乐只觉得热的无比难受,特别是头皮的位置,她不顾形象的用手不停的挠着头发。

    只是没想到,因为用力过猛,那假头套,就那样倾斜了!

    某女还不知情的直接一把抓头套,后知觉惊喜道:“我怎么忘了带的假头套了,唉,取了就凉快了,凉快了。”

    “呵,女人,你的花样真是不少呢!”明赤璀突然俯身将康乐乐压在墙壁上,慢慢的俯身子。

    不得不承认,恢复了女子装容的康乐乐真的很美,未施粉薄的脸上不但没有难看的皮肤,甚至是各种雀斑。

    她真的很干净,整张脸好干净,给人一种质仆却也自然的感觉,康乐乐,原来你混进我身边,只为了你的女儿。

    “你要干嘛?”本就觉得热极的康乐乐在明赤璀压来后,只觉得呼吸更困难了,伸出手去推,但一个一米六几的人如何能推的过一米八几的呢?

    推了半天都没动静,嘟起的嘴再次嘟哝,“你让开啊,挡路做什么!”

    “脚软,移不开。”难得的,他和她开起了玩笑。

    只是醉酒的康乐乐又怎么会知道,此刻她是已怎样一个姿势站在他面前,而此时挡她路的人又是谁呢?

    一切,真的是注定。

    直到很久后,从别人的描述中想起这一幕,她仍觉得万分的羞愤!

    “你脚软是吧,那我抱你离开好了!”只想赶紧有新鲜空气的康乐乐蹲身子就去抱面前的‘大山’结果却是使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有把人给抱起来。

    “唔,怎么抱不动。”她曼妙的身子,不停的在他身上,上移动。

    虽然裹着束胸带,但紧贴身全的时候仍是有感应,何况这尴尬的姿势,微微一俯头就能看到那条沟。

    “你打算还要用这样的姿势,多久?”他冰冷的开口,试图阻止她。

    殊不知,即使在醉酒后,她仍倔强。

    “我把你抱开就好了!”使力,再使力……

    “放开我。”他冷声的再次开口。

    她不听,继续使力,“你再等等,我一定能把你抱起来的。”

    “如果你这样动一,我可不知道能不能吻你。”他勾起唇角,扬起一抹魅惑的轻笑,配着他完美的脸蛋,真的是妖孽至极。

    这是多么富有杀伤力的一幕,但脑袋被酒精填满,早已失去正常思维的康乐乐,只能是听字取意了。

    猛的从地上站起来,大声的呼着,“对哈,我怎么忘了,我想要空气,要不给你人工呼吸吧?”

    “……”这跳跃式,无厘头的话瞬间就让明赤璀满脸黑线。

    这女人……

    “你想要接吻?”他耐着脾气问,嘴角的魅笑换成了邪笑。

    他就说,这个司机太过狂妄和不一样,原来是因为是个泼辣的女人,如果不是看在她上班第一天替他挡了颗子弹的情况,早就让她滚蛋了。

    没想到,留到现在,他却意外的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康乐乐,你要玩,我就陪你玩。

    敢欺骗我明赤璀的人,可没几个有好场。

    “对啊,我想要亲吻,亲吻的话,那样我会不会感觉好受一点啊,我真的好热啊,你又挡着我,不然你就让开好了。”

    “你不是要新鲜空气吗?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尽情如你所愿吧!”

    “好啊!”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