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将,你回来啦,呵呵……”从来没有像现在这刻一样,康乐乐那么的想要看到明赤璀,立马屁癫屁癫的跑到他身后。

    隔着明赤璀的手臂处看出去,只见那什么肥头大耳军长还眯着笑看着自己!

    呕。

    真是够恶心的,康乐乐忍不住打个冷颤,残在一边看到,心里暗乐一阵,同情的将手伸到康乐乐的肩膀上,本想安慰她一,却被她无情的躲开,并且错愕的看着他。

    同时,明赤璀也如鹰一般有着敏锐的反应,用余光瞪着自己。

    “额,我只是想拍拍他肩膀。”

    好奇怪,他不过是想要安慰安慰她,赤璀都这么怪异?

    放在半空的手,还是在落在了明赤璀的肩膀上,他用中文轻声说道:“刚才可真是让你受累了,不过也难怪……”残将康乐乐全身扫一遍,一副醒悟的样笑着,“这男人的骨架小还是会让一些有想要征服的**啊。”不摸不知道,一碰还真是吓一跳。

    应聘那天他就觉得龙行比一般男人还要瘦小一些,现在真的触碰到了,他才真的是震惊住了,哪些瘦弱的一个男人为什么能脱破重围应聘进来?

    康乐乐再次身形一闪,躲开他的手掌,“天生骨架小,长不胖,没办法。”

    “现在是聊天的时候吗?”看到这幕,明赤璀的黑眸明显的黑沉了不少,同用中文斥着两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错了,上将大人。”

    生怕这残不知不觉的怀疑起了她的真实身份,明赤璀的话就像是救星一般,康乐乐立刻退了一点,乖乖的站在那里。

    而残则是愣了一,看着自己仍未放的手,一股异样闪过,看着龙行,刚才自己触碰过的地方发呆,虽然隔着衣料,但那真实的触感却让他感觉……怎么可以这么的奇怪,龙行,这小子……

    “明上将啊,真看不出你还有这么出色的手啊!”

    那军长估计是看气氛有些僵,主动打破沉默。

    只是他这内容让康乐乐很无语,特别是当他那不坏好意的目光看过来时,她真想一耳巴子抽死。

    “呵呵,卡卡军长说笑了,他不过是个司机而已。”

    卡卡……

    擦,那么五大三粗,有个这么可爱的名字,真是对不住。

    “不不不,司机这个工作可不一般啊,特别像上将的司机,没点能耐可不行啊。”什么卡卡军长的,摆明了就是故意在夸赞自己。

    如果是被别人夸康乐乐或许还会高兴,但是这卡卡军长总是让她感觉莫名其妙。

    康乐乐只得在身后陪笑。

    明赤催没有回答卡卡,侧头晃了一眼属,后者立刻上前。

    “卡卡军长,关于这次边境事件的资料已经准备好了,请你过目。”

    “哦,好的。”卡卡应付着,知道自己感兴趣的事在这里不好说,便只得先处理公事。

    “你去准备一车子!”

    明赤催突然回头看了康乐乐一眼!

    简直就是救事神啊,康乐乐早就不想呆这里了。

    “是!”

    疾步走出办公室,康乐乐直奔车库。

    “龙行?”

    走出两步,身后响起了自己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康乐乐只得顿住。

    叫自己的是残,这才眨眼功夫他怎么就出来了?

    疑惑归疑惑,康乐乐还是恭敬的站立,“残领导,有什么吩咐吗?”

    “残……领导?”残的嘴角一抽,很显然对这个称呼无语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虽然康乐乐叫的也有些抽筋,但是人领导都发话了当然是自己错了。

    “领导,我错了。”鞠躬,弯腰,道歉。

    “你这么严肃做什么,我又不是你的上将大人,不会吃人,随和一点。”残一脸的笑意,如果不是过往士兵们的弯腰招呼,她一定以为他不是这部队上的,完全就是没有一点军人的那种冷冰冰的面瘫感嘛。

    别人既然已经叫她不要这么见外了,她当然也不喜欢对人鞠躬点头啊,立即起身,自然的撇撇嘴,“那好吧,领导,你找我有事吗?”

    “我不介意你叫我残。第一时间更新 ”他再眯着眼冲自己笑,康乐乐很无语,到底她有什么好笑的,如果她不是要在这里混饭吃,她一定一拳头打过去了。

    “那个,你始终是我的领导。”

    一句话,将两人间的关系划分的很清楚,开玩笑,她可不想和明赤璀身边的人有半毛钱的关系,太危险。

    “上将吩咐来了让你等一,呆会儿送卡卡军长回去。”

    靠。

    “你说什么?明赤璀……”康乐乐一激动直接叫了名字,见残的面露惊讶才反应过来,“上将大人说,让我送那个卡卡军人回去?”

    别开玩笑了,刚才是谁说的让她出来准备一,原来不是送他回去,是送那个什么同志军长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喷!

    “我……”

    “哈哈,上将大人,今天真是不枉跑来这一趟啊!”康乐乐接来的话淹没在这爽朗的微笑着。

    再抬头,卡卡军长已经和明赤璀一起向外走了,正冲着她毫无掩饰的大笑。

    那笑,让康乐乐一阵犯凉。

    立马抬腿跑向明赤璀,眼里全是悄悄的不愿,“上将大人,那个……我……”

    “卡卡军长难得亲自过来一趟,恰巧他今天没带司机,就由你护送吧,路上小心一些。第一时间更新 ”

    什么?!

    康乐乐一阵头晕,她本来还有点小希望,可是现在却被明赤璀一句话给终止了。

    “上将大人,我……”

    无论怎样,她都不想要送卡卡军长,康乐乐还是想要为自己争取,但却被明赤璀冰冷的眼瞪了回去。

    而卡卡军长更是在此时大笑着打断康乐乐的思维,“明上将,卡卡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因为刚到这里不久,所以没有叫司机,现在出来才觉得这个决定好错误,因为今天还有些地方要去,有些东西没准备,没有司机可真是个难事啊。”

    “卡卡军长说笑了,刚好我这个司机对这里非常熟悉,今天午就吩咐他载你去你要去的地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好好好,好极了。”

    那军长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得意,甚至在这会已经过来拉住康乐乐的手握在手中,连连道:“龙兄弟,今天真的是要麻烦你了。”

    “这是属应该的。”康乐乐只能皮笑肉不笑了。

    想要抽出手,但被他握的太紧,怎样都抽不出来。该死的明赤璀,md,明知道这军长是同,这是故意在整她吗?

    “好的,军长慢走。”明赤璀一副送客的模样。

    “卡卡军长慢走。”残也在一边附和。

    就这样,康乐乐被卖了,被人抓着手走了一截,到她实在是受不了,硬甩开被抓的手。第一时间更新

    此时,走道处,办公室门口。

    残的嘴巴已经成了o型,这个卡卡军长是出了名的烦人,不是他的职业有多大,而是除了有特别癖好外,只要是不如他意的人,特别在公事上总会搞出许多小动作,这些动作也不是多大,只是用一张嘴在背后毁你。

    直到你要把他讨好为止,这样让人厌恶的极小心眼的人,没有几个人愿意和他接触,哪怕是地位超他几百公里的明赤璀也不想与他有什么瓜葛,在这特殊的时期。

    “我说上将大人,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打发走了卡卡?”残有些郁闷的看着明赤璀,无语道:“你明知道卡卡是个什么样的人,你竟然还让龙行去,你这……”

    虽然他和龙行没有多少接触,但仅有的几次见面还是被他的直爽个爽感染,和他在一起感觉特别轻松,所以多了份关照。

    卡卡喜欢瘦小的男人,这几乎是公认的了。

    “已她的聪明,你觉得能搞不定那个卡卡?”

    他喜欢的男人而已,可她并不是……那晚在酒吧洗手间的一幕全部浮现在脑海,明赤璀自然的勾起唇角。

    那个到现在估计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笨女人,真是有趣。

    他知道,但是残不知道。

    “算了吧,卡卡是出了名的心狠,唉,这样一来,可惜了龙行啊……”残感叹的直连摇头。

    残一脸的无奈,而明赤璀则是一脸自信的笑容。

    他看上的人,没有那么弱。

    此时,专用的军队车上,康乐乐熟络的驾着车,卡卡坐在后座,透过后视镜,笑迎迎的看着她。

    “龙兄弟,你的名字真的很好听,霸气。”

    ……

    康乐乐真的快吐血了。

    这都是什么,这个男人……真是,她真够无语的,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本来也没什么,可当她知道这卡卡对自己有浓烈的兴趣时,她就狂起鸡皮疙瘩,更何况,她本身是女人的情况。

    最气人的是明赤璀,那混蛋,竟然让她送他,还要陪他去他要去的地方,要是他对自己用强……

    虽然,她有信心单挑的话打的卡卡连他爹妈都不认识,可是人家财大势大,万一叫上百号人堵自己,那她这辈子不就完了?

    明赤璀,你个混蛋啊啊啊啊啊!

    “龙兄弟?”

    卡卡军长把头从座位处伸向前,和康乐乐隔的非常近,这突然的一幕让康乐乐连忙头一侧。

    脸色也有些难堪,语气更不用提的冰冷,“谢谢军长夸奖。”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