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冲动,本想只是发泄怒气的她,却在说出这句话后彻底的崩溃了!

    她怎么可能一冲动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还好,黑暗中,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否则,她一定会彻底的死掉的。

    “你刚才,叫我什么?”明赤璀勾着唇,嘴角的弧度越发的大,这个女人,呵呵……没想到这么聪明,居然还有这种失误的时候。

    真是……

    不过好像也是因为这样,他才觉得更有趣呢!

    “什么就是什么,你没听到吗?耳聋啊!”叫也叫了,她康乐乐才没有装没叫一样,认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刚才说明赤璀?”他无温度的重复,本来勾起的弧度却因为看不清,而让她感觉他的面孔非常冷。

    甚至可以说,已经是怀疑……

    本来想要找个理由先搪塞回去的,不知是不是酒意的原因,亦或许是因为她康乐乐就没觉得有解释的必要。

    昂起头,张着嘴就对着明赤璀叫道:“怎么,明赤璀怎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呵……这似乎是你在叫我的名字,什么叫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轻笑着,俯着头, 一点点的再次靠近她。

    黑暗中,她看不清,直到感觉到她的鼻息,但已经迟了。

    自己的脖子突然一凉,然后传来痛楚。第一时间更新

    康乐乐用劲的去推开,“明赤璀,你tm到底要做什么啊!”不过让她羞愤的事也在这刻出现,她越推,她的脖子就越疼。

    明赤璀居然咬着她脖子上的皮肤,一推,皮肤就扯了起来,那种感觉……痛楚,加上这姿势让她感到的羞愤,康乐乐的愤怒真的是抵也抵不住。

    “靠,明赤璀,你非得逼老娘动真格的!”抬腿,弯曲,用力向上抬。

    别以为你是什么上将我就不敢动你了,敢非礼我康乐乐的,我都不会手软!

    只是她没想到,本来要去踹他的腿却在中途被他抓住,应该说是死死的捏住,疼的她快要爆掉的感觉。

    “放开,放开!”她拼命的挣扎,后知觉的知道,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人家既然能坐到上将这个位置,当然是有一定的实力,又怎会是她这个跆拳道高手就比的了的?

    “女人,我能接受你对别的男人野蛮,但对我,你可得温柔哦……特别晚的某些地方不能碰,否则你绝后了怎么办?”

    “绝你妹的后啊,老娘都是当妈的人了,还绝后,我呗!我看是你绝后吧,放开我!”康乐乐依旧不停的挣脱着,腿也跟着不停的摇晃。

    “如果你再这样,我就不是咬你脖子那么简单了。”他的声音在耳标响起,透着黑暗,有着别样的魅惑感。

    她一直都知道,这男人如果不是有那个摆在那里的上将身份,一定就是一个妖孽男人,长的那么好看,她都快以为他有当鸭zi的潜力了,所以她并不怀疑他这让人几乎失控的低沉嗓音。

    只是,自己穿着短裙,而小腿现在还被他抓在半空,这样的姿势,如果电梯修好了……

    且不说这个,这样的姿势,真的让她非常羞愤!

    “明赤璀,放开我,你这个阴魂不散的男人,你在我的脖子上到底弄了什么?!”

    “当然是属于我的印记,让你知道,你的人生当中会有一个明赤璀!”

    “……”

    他怎么不对她怎么知道他名字的好奇?惊讶?

    他这感觉,怎么就好像他认识她?

    难道?

    “你以为你是谁啊,老娘都不认识你,放开老娘,真是……嗯唔……”咆哮的句子,只到一半,唇,已被深深的堵住。

    好一通霸气的攻城占地之后,他才放开她。

    冰凉的指腹触碰着她微湿润的唇面,轻声道:“我说了,你可以对别人粗俗,但在我面前,你只能是温柔的。”

    靠!

    你算什么东西,还带这种霸王条款的。

    我忍。

    “好,麻烦你先把我放开,可以吗?”不就温柔嘛,看我出了这里,怎么骂你,该死的明赤璀,你这个天杀的男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一秒,她的腿不但没有重获自由,反而被他抬到了他的腰际,面突然传来一阵微凉的感觉,有风进来!

    这姿势……

    “明赤璀,你到底要做什么?”

    呃——

    康乐乐只觉得背后一凉,身子也向后倒了一,明赤璀竟然把她推到了电梯的墙壁上。

    惊讶还没停止,她的……竟然被他的大手握住,死死的揉捏,力道可以说是霸道的,微妙的感觉中带着疼痛。

    羞辱,这绝对是羞辱!

    她康乐乐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对待过?

    唰地一,康乐乐的脸气的如白纸一般没有血色。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凭什么,给我滚开!”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触碰的伤口,六年前的那一幕就是康乐乐这一生不可触碰的伤口。

    虽然,她十分感谢,因为有了那一晚,上天赐给了她欢欢。

    但也因为那一晚,她失去了所有,所有……

    她的青春,她的家庭,她美好的未来,一切的一切,全都被打碎。

    而明赤璀现在对她做的一切,只会让她不断的想起那晚的一幕,她心有不甘,但也觉得这样的事不能再次的发生。

    所以,此刻的她,是气愤过度后的无奈,双眼更是有些的失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哭了吗?

    将她眼底的晶莹看进去,莫名的,他的心居然有痛感!

    这个女人,明明是她欺瞒他,为何她却一副委屈的模样?

    “康乐乐。”他冰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语调中似乎带着一点点的无奈。

    而他口中的三个字,却让她震惊的抬起头。

    他怎么知道自己名字?

    难道是他刚才在酒店里说漏了,不对啊,她在酒店里面根本就没有说过啊!可他是怎么知道的?

    就算他一眼就看穿了她这个模样,但也不至于直接就能知道她的名字吧?

    果然没错!

    康乐乐眼里的震惊,已经说明了一切,多余的就不用他说了。

    本来那晚知道她是女人后,他有想过去查她,但转念一想,那样多没意思,反正她和欢欢都在他的别墅,有些事情,要慢慢的解开才有意思。

    反正,他看上的女人,没人能逃脱她的手掌心。

    所以,他不急。

    至于这个康乐乐,不过是欢欢睡着后做梦时,无助的呼喊声罢了。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怎么知道你名字的?”他故意无视掉她的震惊,将她怒力想要躲避的问题抛上台面。

    能欺骗他明赤璀的女人,不管是什么目的,他都不会让她好过。

    看他的模样,似乎早就将自己调查的清清楚楚了,既然如此,她还惊讶个什么?

    知道就知道吧,那样更好办。

    嘴一撇,康乐乐愤怒且不满的质问着,“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这个女人,真的是……

    “好像质问的语气不该是你对我说的,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明赤璀的话只讲到这里,后面没有再说,却给康乐乐一种他在威胁自己的意思。

    “什么叫我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应该是你给我一个解释才对,你未婚妻都已经醒了,你凭还不放欢欢回家?还说你是什么上将,有那么大的权势,结果呢?”

    “嗯哼?”

    她脸上的不屑,让他的脸一沉。

    这女人,很好,很不错。

    竟然可以如此不屑他,呵呵!

    “结果,结果就是连一个小间谍都抓不住,居然把我们无辜的群众抓了起来,你还真是能干啊,抓了也就算了,都知道抓错人了,却不放人,你小心我去投诉你。”

    “小野猫,怎么办,你这么野,真的让我有想要无限征服你的心。”

    带有薄荷香的气息再次向自己靠近,康乐乐只觉得就快要窒息一般,炙热的气体越来越近,她甚至还没有反应,自己的唇就传来一阵疼,再接着,疼痛消失。

    “女人,我说过了,在我面前,不要选择太粗暴,否则,我真的会对你有太多,太多的兴趣!”

    “呸,话也挑明了,你就直说吧,什么时候才放欢欢!”

    康乐乐现在就是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反正已经这样了,她豁出去了,反正也就那样的。

    “我觉得,与其担心你女儿,现在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孤男寡女呆在这里,我可真不知道,我会不会控制住。”

    一双凉凉的大手,突然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一只脚已经凌空的康乐乐并没有考虑到自己此时的站姿,突然一激,猛然一退,就那样,重复了刚才的情景。

    她不但自己往后倒,还把明赤璀也拉着一起,还好……有了前一次,明赤璀反应倒是快,在康乐乐就快要与地面亲密接触时扶住了她。

    只是这姿势让康乐乐就像血充上脸一般的涨红,明赤璀抓着她的另一只小腿及一只手,她就相当于劈叉那样,倾斜着身体。

    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也随之而来……

    “唉,终于修好了,呃……”

    原本的黑暗却在这刻突然光亮了起来,本来只有两个人的空间突然多了好多围观者,特别是在看到此时的姿势时,一个个那‘0’型的嘴。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