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嘴角一顿狂抽:“不,不是……我看错了!”

    “哦?既然人家都有主人了,那我就走了!”

    “不!上将大人,我载你回去!”康乐乐将明赤催拦在车门前。

    “你已经不是我的司机了!”他冰冷的开口,一点也没因为康乐乐现在的的女子装扮而有点不同。

    明赤催,兜这么远不就是想让她主动承认嘛!

    认就认,你以为姐怕你啊!

    “上将大人,我知道,我不该故意欺骗你的,但作为一个母亲的角度来说,希望你能够体谅我一!”

    “我没想过要伪装男人的,可是你招聘的条件只要男的,所以……”

    “嗯?所以归根究底,还是我的原因?”明赤催淡淡的盯着康乐乐,波澜不惊的眸中却反射出了审视的犀利。第一时间更新

    解释,一直不是康乐乐的强项!

    更何况还是这种卑微的解释,碰上雷打不动的明赤催没两她就给气的本性都出来了!

    扯着嗓子就一副你到底要怎样的表情瞪着明赤催,“你到底要怎样才能让我和你一起回去!”

    “回去?”

    这两个字让他微一愣,一股异样的感觉流出……

    “对,回去,我要见欢欢,也麻烦你能放了我们母女。”

    “你可以走,你女儿不行!”

    “……”

    明赤催别墅。

    最终康乐乐死皮赖脸的坐在驾驶上,还是载着明赤催回来了。

    “上将!”

    不知何时起,原本已经撤走的士兵又重新出现了。

    明赤催一出现立马有一片的人给他敬礼,本来没有他们康乐乐还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这无形却威严的场景还是让她不悦的拧紧眉头。

    每一步都走的十分沉重!

    因低着头,康乐乐并没有注意前方,直到一个宽阔的胸膛才抬起头……

    她撞上了明赤璀,真的是流年不利。

    对上明赤璀此时向自己投过来的冰冷眼神,康乐乐很想冲他大声骂,但这状况可以吗?她可不想一冲动,结果被他的手全给扔出去!

    “上将大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立即站直身体退开两步和他保持一段距离,康乐乐有些心不在焉的站着,思量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去把你的鬼模样收拾一!”冰冷的声音加上不屑的语气将康乐乐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似乎一眼也不想多看,直接转身就上楼了。

    靠!

    竟然敢嫌弃她此时的模样,如果不是你卖老娘我,至于可怜成这鸟样装的这么丑才能脱身,还被你认出吗?

    真是够无语的。

    明赤璀上楼后康乐乐左看右瞄的,想看看欢欢那丫头跑哪去了,结果看了一圈也没见人,现在这点,一般她会在外面玩啊,本想去问女佣的,但刚走了两步见他们有些躲避的眼神,康乐乐这才注意到自己。第一时间更新

    这么丑的女人,她自己都嫌弃,何况别人呢?

    算了,还是去收拾收拾再说吧!

    半小时后。

    书房。

    扣扣扣,康乐乐敲动了房门。

    房门虚掩着,并没有关严实,能看到明赤璀正在里面审阅文件,一身便装的他,认真的模样,真的说不出的迷人。

    完美的五官,如画笔勾勒的轮廓,那性感的薄唇,此刻紧紧的闭着,却有一种说不出想要碰触的感觉,冰冷……

    电梯里他吻自己的一幕闪现到脑海,两人之间发生过的事……康乐乐只觉得一阵火烧的羞愤,她如此强悍的一个人,怎么到了明赤璀面前却有一种被他吃干抹尽的意思呢?

    这一切,真的和六年前那个夜晚太像,太像了!

    摇摇头,打起精神,回忆,幻想,不是她的风格,还是先处理好现在的问题再说吧!

    扣扣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敲的声音太小了,明赤璀没听到,还是他说话了她没听到,康乐乐加大力度又敲了一次。

    唉,不管怎样,总算是在自己再次敲门后上将大人总算是有点反应了,虽然只是给了她一个似有似无的冷漠表情后继续将视线落在公文上了。

    自当他是同意了,康乐乐大步走进去,“明赤璀,我们谈一谈吧!”

    “你叫我什么?”他抬起头,冷漠的看着她,那目光似要将她凌迟一般的犀利。

    难道是领导当习惯了,连自己的名字也都忘了?

    “明赤璀,难道这不是你的名字吗?”康乐乐毫不畏惧他的威严,平静的抬头反问。

    她又不是他部队上的属,为什么要那样,这几天伪装的低头弯腰已经让她忍无可忍了,既然现在他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那她当然没必要再继续伪装去了。第一时间更新

    本来刚才还想着算了,自己还是伪装着吧,免得他不让她带走欢欢,现在想想,那样似乎也不行,并且她没必要。

    “呵,你还真是大胆啊。”勾起玩味微笑,他视线不变的落在她身上,扫视一翻,“既然你依旧身装男装,为何又能直接称呼我名字呢?!”

    “……”

    她在这里穿男装,只是不想突然变成女装让这里的人惊讶,也没必要,毕竟在他的别墅里,还是龙行的身份吃的开些。

    她想图方便,却不想给了明赤璀挑她问题的机会,真是够无语的。

    “在这里,我只有男装。”

    这个理由说的过去了吧?

    明赤璀的视线突然落在她的上半身,盯着某处,“是吗?是因为只有男装,还是你心底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我的司机,否则,身份拆穿后还束胸做什么?”

    “明赤璀,你不要太过份!”

    md,都知道她伪装的了,她也不欠他的,他凭什么还要这样刺激她?

    “过份?”对她的无理直呼,他不但不生敢,反而勾起笑容,“你要搞清楚啊美人儿……这里是在谁的地盘。”

    “明赤璀,别的不说了,欢欢在哪?!”

    她要带走欢欢,只要带走欢欢,一切就都可以了!

    “那是你的女儿,你问我?”他不回,反将问题抛向她。

    康乐乐差点没有被气到吐血,摆明了他就是故意的,“明赤璀,难道你一个上将,还能和那些地痞流氓一样,耐赖?”

    欢欢是她女儿没错,但这里是他的地盘,他不同意,她能带的走吗?

    靠!

    “难道她不是你的女儿?”

    “明赤璀,你别太过份,当时是你抓错了人,我们并不是什么间谍,现在你的未婚妻也醒来了吧,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吧,你没理由继续将军我们母女留。”

    “似乎,是你自己想方设法要跑进来的?”

    忍!

    md,明赤璀,你丫还是男人吗?

    老娘是欢欢的妈,你把我孩子带走,我不来,要怎样办?

    忍住,吸气,再吸气,直到呼出……

    “明大上将,你没孩子当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欢欢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以放任她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还那么小!”

    “ok,这说的也在理。”

    明赤璀就像一子想能通了似的,通情达理。

    康乐乐以为他要答应了,立刻抓紧机会,“所以,明上将大人,现在我可以带走欢欢了吗?”

    “欢欢是可以离开。”

    “哦耶,谢谢!”

    几乎没有停留,康乐乐转身就要离开。

    “不过,你得留!”所有的兴奋就在奔向门口的刹那猛然顿住,康乐乐愤怒的转头。

    “明赤璀,你什么意思?”

    欢欢可以走,她要留?

    明赤璀脑袋是有坑吗,这个臭男人。

    “我什么意思,你应该很清楚!”明赤璀淡淡的瞅了康乐乐一眼,丝毫不被她脸上的愤怒所影响,甚至还有心情看文件。

    康乐乐气的两大步上前,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凭什么现在让欢欢离开,我却要留了,明赤璀,你别仗着你有权有势就欺负老百姓,姐不是好欺负的!”

    “欺负?”这俩字听的他发笑,“倒要看看这是谁在挑战我权威啊,你假扮我司机进来,我没怪罪你有意接近就好了,恰好又在间谍事件发生的时候,我没把你们把母女交给部队就已经不错了,你竟然还在我面前玩花样.”

    “不是你们好欺负,是我这个上将好欺骗才对,别人玩花样都玩到我家了,你说,我就这样让你们走了,我明赤璀出去还要不要做人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