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赤璀,你到底要怎样?”她一忍再忍,明赤璀真tm是仗势欺人。

    康乐乐脸上的愤怒丝毫没有掩盖,所以明赤璀也是看的十分清楚,甚至能从她的眼神里感觉到她想要将自己爆打一顿的想法。

    这个有趣的女人,这也是人生当中第二次碰上敢这么对他的女人。

    勾起玩味微笑,他故意耐着性子和她兜圈子,“你猜我会怎么样呢?”烦忙的工作之余,能有一个人这么解闷,其实真的挺不错的。

    他这样想着。

    康乐乐却是听的火冒三仗,“明赤璀,你要是个男人,你就把我和欢欢一起放了,我们也不是你要抓的人,老让我们赖在这里做什么,我们可是有自己的生活,你这样做未免太自私,太过份了吧!”

    反正怎样说他都是油盐不进,康乐乐都有点不抱希望了,但一想到她和欢欢要继续呆在这里,她真的是所有的勇气都跑了出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如果你不放我们走,我就去告你,我就不信你一点也不在乎!”

    “出门,左转。”毫无起伏的话在面前响起,康乐乐是听明白他的意思了,让她直接出去,随便告。

    忍!

    “欢欢呢?”回到到现在,她还没见到欢欢。

    “你可以走了。”

    明赤璀已经没了耐心和康乐乐纠缠去,直接逐客令。

    “欢欢呢!”她咬牙,再问一次。

    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欢欢,他居然让她走,没有 欢欢,她能走吗?

    “女人……”明赤璀从繁忙的工作中抬起头,淡淡的看她一眼,从上到,讥笑着:“记住,在这里,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趁我耐心没用完前,赶紧的左门左转。”

    “我要带欢欢离开,欢欢呢!”

    “明赤璀,欢欢呢!!!!”

    ……

    说工作就工作,明赤璀是直接无视了她,随便她再怎么说,他一心专注在公文里,哪里还能想到,他面前还站着一个人。第一时间更新

    不让她走是吧,她自己去找总行了吧!

    气死她了!

    康乐乐快速的离开二楼,楼在别墅的房间都找了一圈,没有看到欢欢的身影,去问佣人,他们也是一反常态的只回答她三个字:不知道。

    一问三不知,她知道这是明赤璀玩的花样,但她也没办法,气的她只有自己出去找,只是没想到,自己被拦在正厅大门处。

    “对不起,上将说了,你不能出去。”门口的兵哥哥如面瘫,眼睛没看她,手去默契的拦住了她。

    “什么?上将……不,明赤璀他在上面处理公务啊,你是不是听错了啊,我在这别墅是来去自由的大哥。”

    抬步,再向前。

    继续被人拦,并且把她迈出去一步的脚给挡了回来,“这是命令!”

    “大哥,行行好,我出去真的有事,让我出去一会儿呗?”

    “这是命令。”

    “大哥,明上将他在忙,我也不好去打扰他,我真的出去有点事,很快就回来,让我出去呗?虽然我不是部队上的吧,但至少我也是明上将的司机嘛,大家某种程度上算同事嘛,开个后门,让我出去呗?”

    康乐乐脸都快笑烂了,句子放的柔的不能再柔了,可是那俩守门的还是面瘫的只有四个字:“这是命令。”

    “明赤璀就是一个面瘫,你们一个个的别的没学会,这面瘫的特点还是学会了,人家学,人家帅,你们呢,真是的,这点小事都帮不上了有什么用!”很不爽的将他们念了一顿,康乐乐非常不爽的直接到正厅,一屁股坐在主沙发上。

    nnd,反正也这样了,她也不是明赤璀的司机了,给她气死了,娘的,她就坐在那等,她不相信,欢欢就不回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认床,反正这几天康乐乐没睡好,没坐多久,她就光荣的去见周公了。

    直到一道轻笑的声音响起,“呦,这不是龙兄弟嘛,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和卡卡军长折腾累了?”

    卡卡军长!

    这四个字,虽然说还没到恶梦的边缘,但一听这四字,康乐乐还是本有条件反射起来,本子猛然一弹,瞬间从沙发上坐起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出现在她面前的不是卡卡,而是一脸看笑话的残。

    康乐乐的脸色瞬间就沉了去,“什么玩意儿!”本来心情就不好了,还来耍她。

    “什么?”残愕然,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

    “什么什么,你没听清楚吗?什么玩意儿,你又不是美国佬,别跟我说你听不懂!”

    被吵醒的康乐乐很不爽,再加上今天的所有事,康乐乐不有淡定了,非常不淡定,已经不淡定到连残在这里是什么身份都忘了。

    “那个……”

    残很郁闷,他一直觉得这龙行很特别,但也不至于这么火爆,也难怪,一眼就被卡卡军瞧上,还真是特别啊。

    这乏味的生活,三点一线的日子,突然对上龙行这样的,残也来了兴致,不但没怒,反而在她面前的沙发上坐。

    “龙兄弟,如果我没记错,我好像没有惹到你吧?”康乐乐一脸的怒意,很明显有人惹他生气啊。

    他很好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有事说事,没事就去忙你的,知道心情不好你还坐这,看笑话呢还是等着我把火发你身上啊!”

    不是她康乐乐不知道残的身份,主要是现在她真的怒火中烧,而且,她也不是部队上的人,早晚要离开,她才不会将自己当成属呢!

    “额,我的事不急发,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讲讲啊!”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龙行拧紧的眉头,残就是不想移开脚步。

    猛瞪他一眼,康乐乐自当他是故意看笑话了,脸一侧,不爽的道:“赶紧去处理你的事,不要在这里烦我,你们都一个德性。”

    “你们?德性?”康乐乐这一脸怒火的样,加上有建设性的话让残简直就是一团懵,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轻笑起来,“你是不是被赤璀骂了?还是因为今天那个卡卡军长的事,没处理好,被处罚了?”

    “你少给我提那个衣冠禽兽,长的人模狗样的,简直就是搐生!”想到今天卡卡军长的想法,康乐乐就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本来可以控制的语句也在此时集体爆发了出来。

    真tm的流年不利!

    说实话,长这么大,龙行还真没看过如此‘娘’的男人,说她娘是因为一个大男人简直就像女人一样的抱怨,本来是个贬义词,但不知为何,这种很娘的做法在龙行身上,他却格外的有魅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她能平安的坐在这里,很显然,正如明赤璀所说,她一定会有办法,他自然也不会往那方面去想,只是为何,她的怒气这么大……很显然除了卡卡外还有别的原因。

    怎么办,他刚好没什么事,跑来这里串串门而已。

    “一个大男人,火气不要这么大,怨气也不要这么浓嘛!来,有什么事和我说说,我帮你。”

    “你帮我?”康乐乐一脸不屑,直接将头一侧。

    突然,一个想法闪过,康乐乐刚才还怒意满面的脸瞬间就改成笑脸了。

    “那个,残,领导,你刚才说……你帮我?”

    阴谋,这是残看到康乐乐转怒为笑后的第一反应。

    “帮你是可以,不过你先说说有什么事儿。”

    “没什么事啊,就是我人生地不熟的,想要出去玩玩罢了,但也没人和我一起,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带我出去走走吗?”硬的不行,软的还不行吗?

    残的身份可以说是一人之万人之上,而且和明赤璀又是好哥们,让她带自己出去总可以吧?

    只是,康乐乐还是忽略了一点,残既然能和明赤璀是好同事加好哥们,自然是很了解对方的,特别是这别里的安保更是他负责的。

    “这个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和赤璀还有点事说,你先去车库等我吧。”说完,残已经起身准备上楼。

    不过,却被康乐乐叫住,“诶,别啊,我自己出去多无聊,我还是在这里等你出来再一起吧,嗯?”

    “我进去可能要好一会儿的,你确定要等我,还是说,你可以去别墅外看看花花草草打发打发时间?”残也不点破,微笑着回答康乐乐。

    康乐乐哪知道他现在的小心思已被看破,还以为有机会出去呢,乐滋滋的,“没事没事,我就在这里等你。”

    “嗯。”

    残笑笑,然后转身上楼去了。

    再来时,康乐乐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不过好在这次她想着要出去,并没有熟睡,本想着是个开心的睁眼,却没想到……

    “付你工钱就是让你在上班时间睡觉的吗?”冰冷的身影从头底响起,因为躺着康乐乐现在是用仰望的目光看着居高临的明赤璀。

    明赤璀一如既往的面瘫,要不是他的五官真的帅到爆,康乐乐恨不能一拳打上去!

    不对啊,康乐乐后知觉才发现,不该是残站在她面前吗?怎么就明赤璀一人?

    很显然,她被卖了!

    擦!

    怎么可以聪明一时,糊涂一世呢!

    残是明赤璀的得力手,又是他的好哥们,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被明赤璀软禁在别墅里的,气死她了。

    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康乐乐!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