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璀不爱自己,所以不管自己在他面前的模样是有多委屈无辜,他也不会多关怀一。

    “即使是这样,你也不打算向我解释一昨天发生的事吗?”天知道,当她一醒来,管家就拿着昨天的报纸过来,上面的内容,差点让她崩溃。

    她都无法拥有明赤璀的拥抱,为什么那个叫微安的女人却可以?

    还有那个当初和他一起出现的保镖,为什么成了第三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已经不顾自己未痊愈的伤口,不顾自己的矜持,主动跑来找他,已经低声气到一种祈求的程度,可是明赤璀却是不为所动。

    不爱自己,她知道。

    但也正因为这样,她才不甘,她爱他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描淡写,怎么可以不爱她……

    “解释?”明赤璀显然对这两个字非常不满,但也因为面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琳达,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沉静道:“我已经说了,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你不需要操心,你只需要养好身体然后回国就行了。”

    “赤璀,你就这么厌恶我在美国,在你的身边吗?”手,不断的紧紧握住,甚至嵌进手里,即使已经痛的不行,她仍让自己保持平静。

    明赤璀讨厌哭哭啼啼的女人,这些日子,她算是弄清楚了。

    “琳达,我还有许多公事要处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明赤璀间接的逐客令。

    琳达听的发笑,“呵,赤璀,即使我对你再一往情深,即使我爱你已经不顾自己的生命,你仍是对我如此冷漠,呵呵。”

    ……

    空气就在此刻静止,康乐乐看到明赤璀皱紧了眉,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开口,眉头也是慢慢松开。

    好半晌,琳达才再次开口,“好,你不欢迎我,我走,我想,我再也没有机会来这里了。”

    “琳达,你非要如此吗?”

    啪啦,房门突然打开。

    康乐乐就那么尴尬的站在门口,在这冷空气中显得那么的突兀,她本来正准备离开的,因为她听到明赤璀还在说话,所以并没有着急,谁知道,一个走神,琳达已经不回答明赤璀,径直离开?

    尴尬的勾动几唇角,康乐乐正想着现在该说什么时,却被琳达的眼神带走,只见她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报纸。

    意识的,康乐乐连忙将报纸放至身后,然后转身欲离开,不过却被明赤璀叫住。

    “进来吧!”

    主人发话了,她这个当属的只有服从。

    “是!”

    尴尬的越过琳达,康乐乐被身后那刺人的目光扫的不行,快速的走到明赤璀面前,本能的回头一看,琳达已经走了,不禁松了口气。第一时间更新

    同时也有些无语,她干嘛这么做贼心虚?

    她可没有做错任何事,真搞笑。

    “什么事!”

    如果说明赤璀对微安有些冷漠,但里面有宠溺的成份,对琳达也有冷漠,但至少还有无奈啊,轮到自己这里,简直就是仇人般的冰冷。

    虽然是大夏的天,康乐乐只觉得自己掉进了冰窖,正被层层的冰块包围着。

    康乐乐将报纸递了上去,“上将大人,我只是看到昨天的新闻,以为你还不知道,所以拿来让你瞧瞧的。”只是她慢了一步,这句话并没有说的意义了。第一时间更新

    她没想到,琳达居然如此心慌,这大清早的,看来她真的是万分的在乎明赤璀啊!

    明赤璀的确没有看过报纸,但一晃标题便知道大概的内容了。

    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他冷冷的说道:“你这么着急的跑来告诉我,是想说你的人生终于和我扯上关系了,还是要让我补偿你啊?”

    靠!

    明赤璀,拜托你撒泡尿照照自己行不行,虽然你有钱有势,但是姑奶奶就是不好这口,还和你扯上关系呢。

    “领导,如果可以,请相信我,这辈子我最后悔的就是进入拉斯维加斯。”

    如果不是在那里,她怎么会有这么悲催的后面,怎么会有这种不男不女的生活。

    “哦?你最后悔出现在那里?”

    不想和自己攀上关系,如果是别人说出来他可能不信,但从康乐乐嘴里说出来,他是非信不可啊。

    这个一心只想逃离他的女人。

    “领导,我刚才说了,如果可以,请相信我。”反正话说了,爱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没必要再问姐。

    “好吧,暂且不说这个问题,你拿着报纸来找我,你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很简单,本能反应,因为昨天你也是当事人,而且这报纸给欢欢看到了,我是来请求领导,如果可以尽量不要让我出现在类似的场景中了,我不想给欢欢幼小的心灵埋疑惑,更不想让她受到影响。”

    这个理由找的好吧?

    她本来就是想来问明赤璀这到底怎么回事的,可是刚才琳达的一幕后,明赤璀的心情似乎并不美丽,她还是不在这时候惹他了。

    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却被明赤璀理解成了另一种意思。

    “你的意思是,你不要再当‘小/三’想要做正室?”

    “明赤璀!!”

    md,竟然敢在她的话里挑漏洞,真的是!

    正室,正你妹,姐就不想和你有一点点的关系!

    “你不是连你的女儿都拖出来了吗?不是这意思,难道还是我理解错了?”明赤璀一脸的讥笑,丝毫不掩饰他的猖狂。

    康乐乐真是深呼吸几百才忍住不骂人的冲动,“我来找你没事了,我先出去了。”

    “你不觉得,你该有些事感谢我?”

    “……我真不知道有什么事要感谢你。”康乐乐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感谢他,不杀他已经对的起她了。

    简直就是混蛋嘛,如果不是他,她和欢欢至于到现在都不能回自己家吗?呆在这里扮着男人。

    她是女人好吗?!!

    “嗯,呆会儿把那个叫康欢欢的女孩送走吧,我觉得这个别墅还是不适合……”

    “伟大的上将大人,非常感谢你能让欢欢回来住,非常感谢你能开恩让我和她呆在一起,真的很感谢你。”九十度,鞠躬。

    康乐乐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刚才还说没有,现在立刻就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变,真的是……

    忽然——

    嘭地一声大响,书房的门被猛然撞开,来人跌跌撞撞,急的满头大汗,“明上将,不好了,我家小姐割腕自杀了!”

    “什么?!”

    这个消息真的是晴空霹雳,这个人康乐乐认识,那次在琳达的别墅见过。

    这才多久,琳达就自杀了?

    “我家小姐不知道为什么回去后脸色不对,话也不说,管家放心不便上去看小姐,却发现小姐浑身是血的躺在洗手间,现在已经送到医院了,管家让我过来通知上将您!”

    “该死的!”

    明赤璀面色一紧,沉着脸起身,快步走了出去,那个管家立刻跟在后面。

    “你也一起去。”

    本来以为这没自己什么事,结果到门口明赤璀却扔这么句话,康乐乐一愣,反应过来非常不爽,想要为自己争取一,不过随便搞清楚自己现在是司机身份,主人要出去,她怎能不去呢!

    “妈……叔叔。”门口,一个已经穿戴好,仍未梳头的小不点正双眼水汪汪的看着慌忙出门的康乐乐,因为康乐乐是男装,她也不知道自家妈咪早已被识破,已经叫出的话瞬间改口,康乐乐的脚步顿在原地。

    一抹愧疚闪过,这些天,她明知道欢欢需要她,可是她却无能为力,和她分离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昨晚一起睡,还是在欢欢睡着后她才进去,母女俩还没说几句话.

    今天是个好好相处的日子,结果……

    小家伙迈着小短腿来到康乐乐身边,她真的好想妈咪啊,好想和她呆在一起啊,不舍的扯着康乐乐的裤腿,“叔叔,你又要出去吗?”

    “我……”康乐乐一脸的为难,真的有点不忍心说出让欢欢失望的话,无助的抬头去看明赤璀,不想与他的视线相碰。

    那是明赤璀第一次看到康乐乐母女同时用难过的看向他,也是第一次,他对这对母女无限柔软的开始。

    琳达自杀了!

    幸好发现的及时给抢救了回来,医院病房外,康乐乐带着欢欢坐在那里,明赤璀和罗残在里面看着刚坐手术室出来的琳达。

    “妈咪,那个阿姨怎么了?”欢欢的脸上写着担心,毕竟明赤璀她在那边呆了也有几天,听欢欢说琳达虽然病着,但叫人对她挺照顾的。

    小孩子的心理也不会想太多,一个个都是天使般的善良,在他们眼里躺在病床上的只能是生病,就需要关心。

    不想让她了解太多,康乐乐将欢欢搂在怀里,难得的温柔:“那个阿姨生病了,休息一就好了,不要太担心。”

    “嗯。”欢欢轻轻的哼了一声,双眼直直的盯着病房,小眼里有东西不停的闪着,看起来很伤心似的。

    “丫头,那个阿姨已经没事了,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如果你不放心,等她醒来我让你看看。”以为欢欢很担心琳达,康乐乐又将她搂的更紧了一些,并安慰的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

    她的宝贝女儿啊,怎么这么善良!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