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意想不到的一幕,却在这一刻发生。

    醒悟过来,反应过来,也呼吸够了的康乐乐,抬手就是狠狠一耳光,明赤璀白皙的脸上瞬间就起了一道手指印,红红的,显得特别的突兀。

    明赤璀更是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敢动手打他。

    “混蛋,你以为你是上将你就了不起啊,凭什么强吻我,那次在电梯里还不够,现在还要强吻我,活该你的手要骨折。”

    嘭——

    康乐乐一拳头再打在明赤璀受伤的手上,要是在此之前,这样的举动她肯定想也不敢想,但被吃豆腐的她愤怒之,哪里还有什么冷静可言。第一时间更新

    一声脆响后,康乐乐才有点冷静过来,特别是看到明赤璀本来已经接好的手,现在有一块地方鼓了起来,似乎是又挫开了。

    “你……”

    想要问明赤璀有没事,但想着刚才的一幕康乐乐还是问不出来。

    而明赤璀被这重重的一拳打去,别提此刻手疼的是什么感觉了,当兵那么久,什么样的伤没受过,但像这种刚接好又二次伤的还是第一次,纵然他的忍耐力地眼强,仍是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康乐乐,你是不是想死!!”明赤璀双眼赤红的看着康乐乐,愤怒的咆哮着。第一时间更新

    他的手!!

    这个死女人!

    额头的冷汗越来越多,不停的往外冒出来,康乐乐也是看的吓了一跳,立即从床上蹦来,嘴硬心软的叫了句,“你凭什么吼我,如果不是你吻我,我会这样做嘛,活该!”

    话说这样说,她还是往外冲去叫军医。

    军医来后说伤势太重,要送到医院,来回折腾了好久,好几个小时才将明赤璀从手术室推出来。

    “上将的手不能再受到一点点的外力冲击了,否则这辈子就真的差不多右手废了。第一时间更新 ”明赤璀的私人医生一脸严肃的看着康乐乐。

    他虽不知道上将的手具体是为什么在短时间再二次伤害,但能多少知道一些和面前的这个瘦小的男人有关,所以很严肃的将后果说出来。

    本来也是愤怒的时候一个举动,康乐乐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早就愧疚死了,连连点头,“是的,我知道了。”

    “这件事非同小可,上将可不是一般人,如果上将因为你出了什么意外,你,还有你的家人,都脱不了干系,不要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害了身边的人。”军医再次出声警告。

    康乐乐只有应答的份,“是,我知道了。”

    “上将手术做完了,现在需要休息,最少要在医院呆上一个礼拜,你在这里好生照顾着,别再出岔子了,否则你可担不起这责任。”

    “是,我知道了。”

    现在除了这几个字,康乐乐不知道说什么。

    军医交待完后走了,只留康乐乐无言的的看着病床上麻醉还没过,静静躺着的明赤璀,也不知道是不是伤很疼,即使睡着了,他的眉头也是紧紧拧着的。

    看着康乐乐的愧疚,一路跟着来医院的欢欢则是一脸的担忧,双眼不停的两个大人的身上换来换去,最后拉着康乐乐的手,小声的道:

    “妈咪,你和叔叔在房里都做了什么,为什么叔叔的手又再次受伤了?”

    “还说呢,让你拿个饮料,你跑哪里去了?”想着和明赤璀之间发生的,康乐乐有些不悦的质问欢欢,如果她早一点上去,那现在的事也不会发生了。

    如果明赤璀真的出个什么意外,那她不但害了欢欢,可能连远在中国的父母都害了。

    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欢欢当然不敢告诉自家妈咪,其实她拿了饮料上楼的,但是看叔叔和妈咪单独呆一起,她不想当电灯泡,所以就跑去玩了。

    “妈咪……我去后觉得很困,保姆阿姨就带我去睡觉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唉!”

    自己犯的错,怎么能怪小孩身上呢?

    “欢欢对不起,妈咪刚才有些激动,你是不是睡到一半呼到声响被吵醒了啊?”这孩子,估计是见自己叫的太大声,所以给吓的从房门出来了吧,此时还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嗯。”

    康欢欢点点头。

    其实她真的是想要离开不当电灯炮的,独自回到房间想要等过去的她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再醒来,就是听到妈咪慌张的声音时跑出来的。

    然后直接跟着来到医院,等了好久,天都快黑了,她真的好困了。

    本来想让欢欢回别墅去睡,但又想着明赤璀呆会儿醒来没人照顾,眼见还有一个沙发,康乐乐便将欢欢抱起来走了过去,替她找了一个毯子,“你先在这里睡,呆会儿要回去的话,妈咪再叫你。”

    “嗯。”

    小家伙真的很困了,亲吻了康乐乐一然后很快就进入了梦香。

    明赤璀没有醒,欢欢刚闭眼,康乐乐干脆就坐在欢欢身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额头,希望给她咪温暖。

    半晌后。

    房门突然打开,一个人影冲了进来,着实吓了康乐乐一跳,见来人,她瞬间起身。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明赤璀的好友兼属的罗残,上午还在琳达的病房说让明赤璀去处理公事的,结果……

    “龙行,你……”罗残估计是知道是事实经过,进来就要咆哮康乐乐,却被她示意让欢欢和明赤璀休息,她起来跟着来到病门外。

    罗残气愤的跟在后面,一见他出来,康乐乐就主动的九十度鞠躬认错,“罗残领导,对不起,是我的错,你怎样惩罚我都可以,但请不要当着孩子的面!”

    “当孩子的面怎么了,你犯了这么大的错,还不能当着孩子了,怕丢脸吗?”罗残被气的不轻,说话直接的直。

    刚开完会的他出来就听到属说赤璀手受伤了,而且短时间内两次受伤,恢复不好会影响以后活动的,始作佣者居然是他的司机龙行。

    真相真是让他既然震惊,又好笑。

    “不是的,罗残领导,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会尽可能的赎罪的,我……”

    “好了,不要再讲了。”残无情的打断康乐乐的话,冰冷道:“你要怎样赎罪,今天早上琳达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是需要赤璀的时候,而且军区还有大批的公事要他处理,你认为只是你一句对不起就可以的嘛,伤筋动骨一百天,你不知道军人不能随便受伤吗?特别他受伤的理由还是这么的让人难以理解,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

    “对不起!”

    除了这三个字,康乐乐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就是急性子,脑子一热起来什么也没有思考,更何况她是在暴怒的情况,在那种情况,谁还会保持冷静啊!

    他们之间发生的具体的事罗残并不知道,他当然不会理解,见康乐乐只知道说这三个字,气的不行,“龙行,我顾你来,不是让你一次次的闯货的,以前也就算了,现在这重要关头,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接二连三的犯这种低级错误?”

    “这不是低级错误,我承认,我的做法太过了,但明赤璀……领导他也有责任,而且主要的责任在他,所以你不用在这里责备我,如果你觉得开除我是很好的解决,请你处置吧!”

    康乐乐心中虽有愧疚,但罗残的话让她有一丝离开的希望,明赤璀不让她离开,如果罗残开口了,她照样可以离开,所以她才说了这段让人感觉特别没良心的话。

    在军人的世界,服从就是一切。

    康乐乐做为明赤璀的属,不但没有做好自己的本份,反而让自己的领导三翻四次的出事,实在是不该留,虽然他平时真的很欣赏这个有个性的属,此刻听到康乐乐的话还是气的不轻。

    “你犯这样的错,能想到的就是离开?”

    “什么叫这样的错,我刚才说了,如果不是明赤璀太过份,我也不可能气的失去理智,打了他受伤的手。”康乐乐本来的愧疚也被罗残三言两语说的火大了起来。

    明赤璀是上将就了不起了,他受点伤就有多大不了的,她作为属被非礼就应该是的。

    “呵,你可真是有个性啊。”罗残直接被气的发笑,“那你说说,赤璀两冷受伤,第二次你可以说气极的失去理智,那么第一次是为什么,难道两次都是你在暴怒中吗?”

    “不是……”康乐乐的声音有点弱弱的。

    “既然如此,你最好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为什么会这样!”

    “没解释,我没什么好解释的,要怎么处置你说了算,我没有任何异议!”

    她被明赤璀强吻了,这件事,她能说吗?

    更何况,对方还是罗残,明赤璀的死党加属,她要一说,生为男人的他说不定只会觉得太平常,怎么可能理解她生为一个女人的心情。

    “……”

    气氛有片刻的僵,罗残就那样将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康乐乐,脸上的愤怒也不知何时不见了,整个人平静的就像大海的平面,看不到一点风浪。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